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客家女传奇:贫寒遇大道 百折志不移

一位中国普通客家女的历练人生

李东连在美国独立宫广场炼功。(本人提供图片)
人气: 204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7月02日讯】李东连,中国广东一个普普通通的客家人,在她四十多年的人生中,既经历了贫寒和疾病的折磨,也体验到了高德大法的神妙;既因坚守信仰而历经迫害,也有冲破牢笼重获自由的喜悦。她的历练人生是千千万万在中国大陆信仰者的缩影。

上天眷顾

李东连70年代中期出生在中国广东的一个山村,她是家中唯一的女孩。东连出生不久,因生活贫苦,母亲就下田劳动。当时早春天气寒冷,母亲就把小东连包在襁褓里,放在煮猪食的炉灶边取暖。谁知灶火引燃了灶边的柴草,眼看危及到东连。冥冥之中,在田里低头忙碌的母亲似乎听到有人喊“着火了”,竟看到自己家的方向在冒烟。东连母亲急忙冲回家,才救了小东连一命。父母暗想,这个娃儿一定是上天眷顾的孩子。

命是救回来了,不过随着小东连慢慢地长大,父母发现这孩子身体太弱了,感冒发烧是家常便饭,还患上了鼻炎、贫血、肝炎等疾病。5岁时,咳嗽咳到吐血,父母为她寻医问药,找偏方,给她喝符水,治病的方法都用遍了,东连小小年纪就成了个药罐子。

转眼到了80年代末期90年代初,东连的家乡依旧贫困,尽管家里分到几亩田和一些果树,但还是过着吃不饱饭的日子。东连说:“那时几乎一个月吃不到一次肉。初中毕业后,我便离开家乡去广州打工。”

打工的日子很辛苦,但毕竟能够吃饱肚子。在广州,东连结识了比自己大12岁的丈夫,丈夫的家境虽不富裕,但婚后对东连疼爱有加,东连的日子似乎是苦尽甘来。唯一的遗憾就是东连体弱,鼻炎、贫血、肝炎等旧病未愈,有添新病,又患上了宫颈炎。东连常常叹息,不知自己还要在寻医问药的路上走多久。

1998年7月的一天,东连的大姑姐告诉她,公园里有很多人在炼一种非常好的功法,叫法轮功。东连无法忘记1998年8月的一天,她在家附近的黄岐公园,幸运地找到了法轮功。

东连说:“那天在黄岐公园,我幸运地看到一群人在炼法轮功,我激动地走了过去,从那时起,我踏上了修炼的道路。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做人,短短几个月我就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快乐。修炼法轮功让我身心健康,道德回升。修炼的那些日子,我开心极了!我先生及全家人都为我高兴。”

铁笼磨难

然而1999年7月20日,在中国大陆,中共开始非法迫害法轮功。当时中共控制的所有媒体铺天盖地地污蔑法轮功。东连说:“为了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于1999年11月的一天自己去了北京,到了天安门后,看到有功友因为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就被警察殴打,带走。说实话我有点害怕,我也不想就这样被抓。回到旅馆后寻思:我不能白来呀,我要做点什么,我就出去买了一块黄色的布,和红色的油漆,写上‘法轮大法好’,半夜在靠近中南海的一个天桥挂了出去。”第二天,东连顺利地回到广州。

然而中共媒体对法轮功的污蔑一刻也没有停止,看着被谎言蒙骗的世人,东连和法轮功学员们深感痛心。他们开始用自己的积蓄制作发放传单,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并继续在公园炼功,希望世人能看到法轮大法的美好。

1999年12月12日,东连和十几个法轮功学员一起在广东佛山黄岐公园晨练,突然来了两辆警车,下来9个警察,把他们强行带到南海看守所。

在看守所,东连拒绝放弃修炼。有一天,一个狱警把东连从监室带到一个审讯室,东连吃惊地看到审讯室里有一个铁笼子,还没等东连回过味儿来,狱警打开铁笼的门,把她推进铁笼子里,铁笼子里有一个铁凳子,东连的双手被紧紧地分别铐在铁凳的两边。东连说:“当时手铐深深地凹进肉里去,疼得我冒汗。”警察把铁笼子门锁上,凶巴巴地对东连说:“你这是自找苦吃,国家不让炼,你就不能炼。”

在看守所被关押15天后,东连被放出。

强行堕胎

2001年9月19日下午,东连正要出去买东西,突然从一个面包车出来两个便衣警察,不由分说把她挟持到车上,绑架到白云区从化大尖山的洗脑班。

在洗脑班,街道办的人24小时监控东连,不许她炼功,强迫东连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上卫生间不许关门。东连当时已怀了第二个孩子,已经5个多月了。他们诱骗东连到广州市越秀区妇幼医院,说是给东连做孕检。

产床上,东连手脚被紧紧地绑住,这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的女主任示意计生办的人注射打胎针,东连挣扎着,质问那位女主任:“你们什么时候也管上计划生育了?”那女主任蛮不讲理地说:“我什么都管的。”

这时房间的门开了,东连看到一个护士拿了一支长20公分的针进来。东连拚命挣扎,但手脚被绑,并被周围的人按着,那根长针插进东连的肚子。东连开始阵痛,越来越痛,冥冥中,腹中5个月大的胎儿似乎知道发生了什么,挣扎着不愿离开。医生护士满头大汗,用尽各种手段,整整折腾了8个小时,可怜的孩子还是被吸了出来。

东连说:“我当时疼彻心腑,脑中一片空白……,后来很多年,直到现在,每当想起那一刻,我都不寒而栗。”

孩子被谋杀了,精神及肉体上巨大的打击,使东连整天郁郁寡欢。东连说:“那时我整个人都崩溃了,我夜夜哭,好多年沉浸在悲愤中。不知不觉中,修炼离我越来越远,身体上的毛病也越来越多。”

离开了修炼,东连身体状况变得越来越差,经常下体流血不止,去医院检查后医生说需要刮宫。但每次刮宫后,不到半年就开始流血,就再次刮宫,数次刮宫使东连的身体非常虚弱。

磨难中,东连周围的法轮功学员们没有忘记她,经常去看望她。2008年,东连终于又开始炼功了,修炼仅仅数月,东连的身体再次恢复了健康。

控诉江泽民

但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打压一天也没有停止。2015年,东连反思自己这十几年来经历的一切,是法轮大法给了自己新生!可是这么好的高德大法,却被污蔑诽谤,遵循真、善、忍的准则做人的法轮功学员们被非法抓捕、关押,甚至被活摘器官……始作俑者,就是中共党魁江泽民。东连写下了诉状,控诉迫害元凶江泽民,当年9月25日将诉状寄往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

2016年6月10日开始,“610”、社区民警伙同街道办人员对东连进行了6个月的跟踪,通过对电话监听确定到了东连的位置,在东连娘家(白云区太和镇)找到了她,盘问她诉江的细节。此后,对东连的骚扰就没有断过。

2018年7月16日早上11点,东连家门铃响了,东连以为是先生回来了,就开了木门。她透过防盗门看见,门口站了9个人,有“610”办公室、派出所公安2人,还有一人扛录像机,另外一人人拿着开锁工具箱。“610”人员要挟东连说她涉嫌违禁物品,并说不开门就砸门,修门的费用要自己负责。

东连反问他们说,“我所犯何事?你说的违禁物品是指什么?是指法轮功资料吗?”“610”人员凶神恶煞地说是,扬了扬手中的纸说是搜查令,命令马上开门。

这时东连的先生回来了,他与他们理论,但在他们的恐吓下,无奈开了门。他们进屋搜查了每一个角落,然后强行将东连带到松洲派出所,搜身,验尿,拍照,录指纹、掌纹,提取DNA。东连责问他们没有传唤证就把人带到派出所说:“你们这样是违法。”结果他们在放东连之前急忙补开了传唤证,说东连“涉嫌组织,教唆,胁迫,诱骗,煽动,从事邪教活动”,并在传唤证的签发日期上造假,写上7月13日。

远离故土

李东连(前排中)在美国独立宫广场炼功。(本人提供图片)
李东连(左一)在美国独立宫广场讲真相。(本人提供图片)

面对无休止的监控、骚扰,东连的先生对东连说:“离开中国吧,去一个能自由炼功的地方!”

东连说,“这么多年,风风雨雨,我没想离开中国。但看着一路走来陪伴我担惊受怕的先生,我尽管心中万般不舍,但还是选择离开。我相信黑暗终将过去,光明即将来临。”

2018年底,东连辗转来到了美国。在这个自由民主的国度,她又可以公开地实践自己的信仰。#

责任编辑:袁荣

评论
2019-07-05 4: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