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轮功学员丁国琴被成都龙泉女监迫害致死

2019年7月18日,近2,000名法轮功学员在华盛顿纪念碑下举起烛光,悼念那些因坚持信仰而被酷刑折磨致死的中国法轮功学员。(Mark Zou/大纪元)

人气: 64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7月22日讯】四川省泸州市江阳区分水镇农妇、法轮功学员丁国琴遭绑架、构陷、非法判刑,被劫持到成都龙泉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手脚不能动弹,生命垂危,于2019年5月21日在成都双流监狱医院含冤离世,终年69岁。

明慧网报导,她的家人要求把遗体带走,按当地的风俗土葬,监狱不许;家人要求拍一张遗照,监狱也不准许。家人只好捧着骨灰盒,把丁国琴带回老家。

噩耗传来

噩耗传来后,丁国琴的家人第二天一早就赶到医院。医生向丁的家人介绍她的“病情”,说她患过尿毒症、脑梗、心脏病……对家人和熟悉丁国琴的人来说,她得这些严重的疾病,是不可思议、不可信的事。如果她有这么些严重的疾病,监狱是绝对不会接收她的。那么,一个健康的人为什么进监狱不久就得了重病呢?仅10个月的时间就离世了呢?

丁国琴于2017年10月16日被泸州市江阳区分水岭镇派出所绑架、关押在看守所近一年时间,期间家人得不到关于她的相关信息。直到2018年8月下旬,才得知她已被非法判刑2年6个月,于2018年8月22日被劫持到四川成都龙泉女子监狱三监区。

按监狱的通知,家属要三个月后才能探视她。当丁国琴的儿女第一次去监狱探视时,见母亲是被人背着出来的,手脚都不能动弹。入监不到三个月,她已被迫害致四肢瘫痪。

不几天,家人接到监狱关于丁国琴病危的通知,并说她已经被送进了成都双流四川警察医院(监狱医院)。

2019年新年过后,丁国琴的儿子到监狱医院探视,看到被经过一番“救治”后的母亲是被人抬出来的,病情没有丝毫好转。那时她的头脑还清醒,还能隔着玻璃与儿子对话,嘱咐儿子要教育好自己的孩子,好好待父亲,父亲一天天见老。

不久,医院告知丁的家人,她的病情恶化。儿子到病房见到母亲正被输液,却已经昏迷不醒。儿子回家准备后事,棺材的油漆未干,两天后监狱打来电话说:人已走了。

喜得大法 脱胎换骨

丁国琴,泸州市分水岭镇农村妇女,以前人家常叫她“聋子”。她出生在贫穷的农村,8岁起左耳朵开始灌浓,长期流脓,夏天浊臭,不敢近人,几十年如此。发病时,疼痛难忍。左耳早已丧失听力,右耳也不太好使。

1999年6月底,丁国琴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仅两三天,耳朵干燥了、不流脓了,几十年治不好的左耳恢复了听力,“聋子”这个跟随了她大半辈子的名字从此销声匿迹了。

丁国琴本是个矮小个儿,全身肌肉松弛、人虚胖。修炼法轮功后,她的身体从里到外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面部、身体的肌肉变得结实、身材变得匀称、皮肤变得光滑;走路、挑担子,感觉像被风在推着一样轻松;她的个子长高了半个头。看她的锁骨就像一个结实的项圈,有位医生说这个骨架简直堪称标准骨架。

2010年,她的身体遇到一次大的关难,突然吃不下饭、全身发抖、心脏狂跳、浑身发黄,人从头到脚都萎缩了。丈夫与儿子吓得不行,非要把她弄到医院去。在县医院通过各种现代仪器检查后,她被确认肺癌晚期。医生说,情况好的话,她可能活二十天。她回家后,亲朋好友们都赶来见她最后一面。

那时家人正筹划着卖掉猪为她备棺材、办后事。女婿、外孙都来了,大家哭哭啼啼的。她安慰大家说:“没事,放心吧,你们都回去,我不会死的,是(法轮功)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

不几天,她这个被医院诊断活不了的晚期癌症病人就神奇地康复了,大家不得不说这是奇迹。

在丁国琴生前的最后几年里,她常背上背着一大背篼新鲜蔬菜,手里还挎着一个装得满满的大竹篮,到城里的市场上卖。她的蔬菜不打农药、不施化肥,成了一个品牌,熟悉的人都来买她的菜。她利用卖菜的机会还向人们讲述法轮功真相。

丁国琴曾说:“修炼大法18年,我度过了18年的快乐时光。从修炼起,我身体非常舒服⋯⋯”

然而,她这样一个健康的人被关进监狱不久就患了脑梗、心脏病、尿毒症。

被诱捕入狱 迫害致死

2017年5月,一个周一的晚上8点左右,泸州市江阳区分水镇派出所警察三人,闯进丁国琴家中一阵乱翻。其中的一个人在被追问下说自己姓王,其他人不敢报姓名。他们撕下丁国琴床头上有“真善忍好”字样的挂饰,撤掉丁国琴挂在自家房顶上的“真善忍好”条幅,抢走两本法轮功的书,不开清单,还叫丁国琴在一张空白纸上签字。

同年9月中旬的一天,丁国琴在镇上卖菜,分水镇派出所三个警察说要买她的腾腾菜(空心菜),讲好价钱后,叫她给送到派出所去。丁国琴送菜到派出所后便一去无回。后来分水派出所警察将丁国琴的背篼、菜钱20元和一双胶鞋送回丁国琴家中;再后来不知谁用电话口头告诉其家人说,她在看守所,可以给她送钱、送衣物棉被。

丁国琴的家人去找分水派出所要人,分水派出所推说是弥陀派出所抓的,弥陀派出所办的案;找弥陀派出所,弥陀派出所说案子已经交给江阳区法院了;找到法院,法院却说没有这个人的案子。

丁国琴被非法关押在泸州看守所近一年时间,没有人告知她的家人她被关押的理由,没有谁向其家人送达执法机关剥夺公民人身自由所必须出具的拘留通知书等等相关的法律手续和法律文书;至于丁国琴何时被逮捕的、何时被庭审,以什么事实,以什么法律依据判的刑,家人更是一概不知。

直到2018年8月下旬,其家人接到监狱打来的电话,惊闻丁国琴已被判刑2年6个月,于8月22日被秘密送到了成都龙泉女子监狱三监区。

大约同年10月下旬,丁国琴的儿女到监狱探视,见母亲是被人背着出来的,手脚都动不了了。母亲流泪,儿女痛哭,仅3个月内,精神、能干的妈妈被折磨成了这个样。

丁国琴的儿子曾与监狱签了字,给她办“保外就医”,但是被告知办“保外”很难,要层层调查、层层审批,还要经省级医院鉴定。不管等多久,大家都会觉得丁国琴有回家的希望,就有康复的希望。谁知时隔不久,“保外”还没办下来,丁国琴就死在了监狱的医院里。

监狱的罪恶

2018年8月22日,被非法判刑的丁国琴被秘密劫持到了成都龙泉女子监狱三监区后,几个月后,就被折磨致四肢瘫痪。详情目前还无人知晓。有人说,一天看见她被包夹押着上楼,吃力地扶着楼梯扶手,停歇在那里,向上迈一步都艰难。包夹还一边对人诬蔑说,看嘛,这就是炼法轮功炼成了这样的。

法轮功学员一被扔进监狱,就由监区长把其交到帮教、包夹,即(专门监管法轮功学员的)重刑犯手里。监狱要靠这些包夹、帮教在极短时间内“把人拿下来”(即达到强制法轮功学员转化的目的)。

包夹、帮教在密室里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的第一轮的暴力转化手段为:罚站、罚坐,迫令一动不动地盯着墙、或电视机屏幕,笔挺地站着、坐着,连续几小时、十几小时、甚至通宵;不准睡觉、不准大小便、冷冻、挨饿、拳打脚踢、搧耳光、吊、铐、捆……无所不用其极;不间断地播放谎言音像,高分贝的噪音分分秒秒刺激着人的神经,下流的辱骂声不绝于耳;不准拥有生活必需品,连手纸都不准使用……

法轮功学员在承受的极限中,身心受到毁灭性的伤害。例如:

泸州市合江九支镇40多岁的小学教师刘小林,因控告江泽民,于2016年被非法判刑5年,大约2016年年底被劫持到成都龙泉女监三监区。刘小林一天24小时白天黑夜地被罚站。

期间被暴打、被淋冷水,全身湿透也不准换,在风口处挨冻;不给饭吃,终日在极度疲惫、饥肠辘辘中煎熬。三个月严管的身心摧残之下,刘小林瘦得皮包骨,脱了人形;神情郁闷、恍惚,不说一句话。一个乐观向上、笑吟吟的优秀教师形象不见了。

2017年12月,成都龙泉女子监狱迫害死了胡霞、严红梅两名法轮功学员。充当帮教、包夹的犯人们,把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残、致精神病、甚至致死,不负法律责任,不受监狱监规处罚,反而得到中共监狱高额的减刑分。#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07-24 12: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