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章天亮:中共动用黑社会施暴 港人如何应对

2019年7月21日,香港民阵发起的反送中游行,晚间有示威者聚集中联办,并在其四周涂鸦。(余钢/大纪元)

人气: 657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23日讯】大家好,欢迎来到《天亮时分》之政论天下,我是章天亮。

7月21日,香港43万人再次走上街头参与反送中的游行,这次中共出动了黑社会元朗殴打记者,乃至老人和孕妇。而对于和平集会示威的民众,警方则再度用催泪弹和布袋弹镇压。这种情形,让人觉得香港已经沦为大陆的极权体制。黑社会见人就打,几乎与大陆城管无异,让人想起前公安部长陶驷驹九三年接受香港记者访问时,曾扬言“黑社会不是铁板一块,当中有些人也是爱国爱港的”。

何清涟女士在2006年的时候曾经出版过一本6万字的著作,《国家角色的嬗变――中国政府行为黑社会化趋势研究》,其中提到了一个重要现象,就是中共与黑社会的勾结。在征地、拆迁、截访等政府不方便直接出面的地方,黑社会就登场了。这些黑社会不过是中共的小弟,中共才是最大的黑社会。

我们知道中共是不能容忍在它之外,有任何不受控制的组织。即使是一个棋牌协会,都要找一个中共体制内的组织挂靠,纳入中共的领导之下。何况黑社会这样拥有越来越大的财力和暴力的机构?既然,中共允许这样的黑社会存在,那么这些黑社会挂靠在哪里呢?当然就是中共的相关部门,像什么警察、情报部门之类的。

这次元朗的袭击,已经有很多人提出了疑点,就是针对和平集会和示威游行,警察如临大敌,发射催泪弹和布袋弹予以驱散,还定性为暴动。但对元朗打人事件,包括老人和孕妇遭到殴打,警察在接警之后半小时不出现,知道打人暴徒散去后才来。警察不逮捕任何暴徒,反而说是当时发生了冲突。冲突应该是双方动手,孕妇和老人跟谁冲突?还有人拍到录像,暴徒打人后,登上了闪着警灯的大巴士,从容离开。

这里我要说,以黑社会治港,是港府瘫痪的表现。至少特区政府已经无法通过合法途径解决危机。这些暴徒的来源只能是三个。1、林郑月娥直接指挥暴徒行凶,并下令香港警察不得参与;2、香港警署自己指挥暴徒行凶,而林郑不加阻止;3、这些暴徒直接听命于北京,而林郑不敢阻挡。无论哪种可能,林郑的执政已经没有了合法性。

事实上,我更倾向于这群暴徒直接听命于北京。被暴徒围攻和殴打,并不仅仅发生在香港。在台湾、甚至在美国的法拉盛,都发生了同样的事,而受害者就是长期坚持非暴力抗争的法轮功。

2008年,在纽约的法拉盛,一批暴徒围攻和平抗议和揭露中共邪恶的法轮功学员。当时他们的做法就是抢夺和毁坏法轮功的横幅,殴打落单儿的法轮功学员,或者几个人围住一个法轮功学员高声谩骂。

后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打电话给中共驻纽约的总领事彭克玉。彭克玉亲口承认是他组织侨界,所谓侨界就是中共的外​​围组织了,出面做了这些事。我在这期视频下面,把追查国际的报告链接贴出来,大家可以看看彭克玉自己描述的中共的角色。http://www.zhuichaguoji.org/cn/upload/docs/overseapersecution/flushing_consulate20080619-cn-final.pdf

当然这毕竟是在美国,很快纽约的警察就行动了,对法轮功学员提供了必要的保护,联邦调查局也介入了调查。所以暴徒们的气势很快就衰落了。

但是在中共渗透更为严重的台北,暴徒们一直在骚扰和攻击101大厦前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这些暴徒属于所谓的爱国同心会。2013年10月起,同心会经常举团在台北101大楼广场、国父纪念馆、中正纪念堂等大陆游客必经景点骚扰,当众高呼“共产党万岁”、与“希望共产党早一点来”等口号、高呼批判法轮功的各种论点。这批人常用的方法就是先侵犯他人的自由,用言语暴力或者肢体暴力挑衅,然后再恶人先告状,叫来警察要求保护他的自由。

同心会和中华统一促进党关系密切,有时候联手行动。香港的凤凰网专门报导过统一促进党的前主席张安乐,这个人江湖上绰号是白狼,也是台湾最大的黑社会组织竹联帮的帮主。

在香港,则有青关会对法轮功的骚扰和殴打。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认为香港青关会的幕后操控者为中共当局610办公室,与香港特首梁振英关系密切。

《壹周刊》指协会成员亮刀恐吓并威胁记者和法轮功学员,拆走法轮功之横额,连警方到场也无可奈何。壹周刊前记者也指控,采访过程中曾遭该协会恐吓。青关会的头目有的就是中联办的前官员,还有的是前民建联的成员。

跟大家列举这些事实,是想说从中国大陆到香港,从台湾到纽约,中共动用黑社会压制反对声音是一贯手法。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香港人能怎么办?我们先说有利的方面:相比于大陆、台湾甚至美国,我觉得香港人对于中共的邪恶的认识是更清楚和深刻的。但香港的警察在中共的手上,这是对香港不利的地方。

我觉得香港人可以做几件事。

第一、香港人在抗议的时候一定不要落单,随时带着手机拍摄暴徒的行径,放在网上。需要专门的有心人加以整理,提交给国际组织,特别是欧美的情报部门,让他们了解在香港发生的真相。

有人说,你这不是家丑外扬吗?我要说,中共一直在通过国家机器抹黑香港的和平示威,甚至用了暴乱、暴动这样的词,我们要揭露中共的下三滥手法。国际社会有时很天真,有的官员也糊里糊涂地认为发生冲突的两派都是民间自发组织的,我们必须对国际社会以及中国大陆民众澄清这种抹黑。

第二、香港人一定要向香港的警察施加压力。我相信警察一定是接到了命令。但这种命令一旦下达,一定有警察受到良心谴责,我们需要这样的警察出来作证。为了防止这样的警察受到迫害,民间要协助这些警察,司法协助、经济协助,让他们讲出真相来。

第三、非暴力抗争的形势要多样化。我以前讲过,这里不再重复。但强调一点,就是这种抗争一定要通过可以信赖的媒体,系统而不间断地向全球发送,同时也成为香港人及时了解动向的渠道。我再次推荐港人阅读大纪元时报。

第四、香港人其实也明白,他们所面对的不是港府而是中共。因此香港人必须联合一切愿意非暴力抗共的组织一起行动。要结束中共对香港的压迫,就只有结束中共。而结束中共需要中国大陆人的抗争。

二十年来,在大陆,以柔弱之身顽强抵抗中共迫害,兼具韧性和规模的只有法轮功群体。香港人应该表达对大陆的法轮功的支持,并想办法支持法轮功学员开发的突破网络封锁的工具,把各种真相传入中国大陆。

2019年7月23日星期二

原标题:《中共在元朗动用黑社会暴打示威民众。香港人如何应对黑社会治港的趋势?》

以上是YouTube天亮时分频道的文字稿,视频地址:

#
责任编辑:李净

评论
2019-07-24 12: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