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轮功学员苏菊珍和邹桂荣在马三家遭的迫害

曾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的法轮功学员邹桂荣(左)、苏菊珍(右)。(明慧网)
人气: 88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24日讯】近期,一位当年与法轮功学员苏菊珍邹桂荣同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的法轮功学员,回忆当年这两位女性遭受迫害的情况,并投稿给明慧网。

法轮功学员苏菊珍,生前是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前所镇古城人,因修炼法轮功于1999年10月被中共警察非法劳教,在马三家劳教所女二所。她遭受了非人的残酷折磨及药物迫害,导致精神失常,于2006年4月8日含冤去世,终年49岁。

法轮功学员邹桂荣,辽宁省抚顺市新宾县公路段职工,先后被抚顺市教养院、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张士教养院、沈新教养院、沈阳大北监狱监管医院连续折磨两年,于2002年4月底死于抚顺市医院,年仅36岁。

回忆苏菊珍遭迫害情况

苏菊珍。(明慧网)

回忆录中说,2000年夏天,法轮功学员文莉(化名)被非法关押到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那里对法轮功学员的血腥残酷迫害前所未有。每一个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被两个犹大(曾修炼过法轮功,放弃修炼后转而监管和强制其他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监控。

在一次上厕所时,苏菊珍乘机和文莉说了几句话。她告诉文莉,自己在女一所被很多人毒打。

接下来的日子里,马三家开始了所谓的攻坚,警察扬言要百分之百“转化”(逼迫放弃修炼)法轮功学员,很快厕所就成了实施迫害的场所,因为那里最隐蔽,恶徒们在那里任意折磨法轮功学员。

在马三家的走廊上以及各个角落到处可听到犹大邪恶的游说声。苏菊珍被罚蹲,一般人蹲一会腿就麻了,她每天都蹲着,就是在一天只准一次上厕所的时侯,也必须蹲着去厕所。

每天汗水都浸湿了她的衣服,每晚犹大都不让她睡觉。连续四十多天,文莉没看见她上床睡觉过。她每晚都被罚蹲,但她从来不曾屈服过。

一次,狱警邱萍气急败坏地把苏菊珍叫到办公室去,用电棍电击她。苏菊珍回来时,她手上都是被电棍电过的痕迹。当天晚上,邱萍让犹大王春英(朝阳人)、陈肖玉(大连人)在厕所体罚苏菊珍,逼她半蹲;她蹲不住,她们就拿针扎她。

再后来,那帮人对苏菊珍实施更为残酷的酷刑“龙头扣龙尾”,恶徒们将苏菊珍的手指尖与脚尖扣一起,然后犯人坐到她背上去。

那一次是在半夜里,文莉听见苏菊珍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那是四十多天来文莉第一次听到她那么惨的叫声,她是特别坚强的人。

第二天,狱警邱萍非常高兴,因为她终于得到了苏菊珍的只言片语。但是苏菊珍就再也没有开口说过话了。

过了两天,邱萍就带苏菊珍去看病,回来后说苏菊珍是脉管炎。从此,一个健康的苏菊珍走路就瘸了,而且她再也没说过话,劳教所每天都逼她吃不明药物。

明慧网曾报导,在苏菊珍被非法关押在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期间,狱警用手铐将她双手背铐吊在铁床上,双脚离地,头朝下。她遭受蹲刑,整天整夜地蹲着,长达五个月之久。

她还被脱光衣服,电了一夜。脸上被电得全是大水泡,发肿,身上青一块紫一块。

狱警天天强制她服用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致使她精神失常。

被迫害后的苏菊珍临终遗照。(明慧网)

家人发现她的小便处有未愈合的伤口、身上有针眼。2006年4月8日早8点30分,苏菊珍含冤离世。

回忆邹桂荣遭迫害情况

邹桂荣。(明慧网)

文莉回忆到,邹桂荣经常被狱警邱萍体罚,撅着、半蹲,她的眼睛经常是充血的。在邱萍的授意下,犯人杨建红(音)经常殴打邹桂荣,把笤帚都打断了,并经常在大家面前讽刺挖苦她,试图瓦解她的意志。

像邱萍这样恶毒的狱警于2001年9月却被中共央视《东方时空》捧为“东方之子”、“邱妈妈”。

一次,邹桂荣告诉文莉,警察王树铮用四根电棍电她,还泼上水来电击她,而且是在冬天。后来她还告诉文莉,在(马三家教养院)第四次“政策兑现大会”上,有人说,这里的狱警像老师对待学生、像医生对待病人的时候,邹桂荣站起来说“不”,那些记者疯了似地骂她,其中有省电视台记者,还有中央电视台记者。

文莉说:“有这样的记者所以就会有《东方时空》恶毒的‘邱妈妈’”。#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07-26 1: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