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中共在“反送中”中“制造暴民”

7·21日43万人反送中大游行后,中共出动黑社会攻击示威者。图为香港白衣暴徒在元朗攻击示威人士、记者,多人受伤流血。(视频截图合成)

人气: 169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26日讯】《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一书提到,共产主义魔鬼“毁人之三十六计”中的第二十九计就是“制造暴民”,即“在共产国家里,把传统文化精英杀戮殆尽之后,魔鬼力图把杀不掉的人变成杀人不眨眼的‘狼崽子’,寻找合适的时机让他们把革命和暴乱输出到其它国家和地区”。

一个多月以来,香港因“反送中”游行所引发的多起暴力事件就是这一毒计所导致的恶果。按照施暴者的角色来进行划分,这些暴力事件大致可被归入两类。一类是以真假港警为主要施暴者的暴力清场事件,另一类则是以“疑是黑社会的白衣人”为施暴者的暴力殴打民众事件。与香港《南华早报》几日前报导的“北京当局目前的原则和方针依然是:避免流血”的说辞截然不同,在香港不断演变、升级的暴力事件的现场,分明就能看到不少普通香港市民“喋血街头”。

然而,对于这样的流血暴力事件,北京当局的喉舌们竟然只字未提。它们谴责的“暴徒”既不是警察,也不是“白衣人”,而是“以极其暴力的方式冲击立法会大楼”的“极端分子”和“公然围堵、冲击中联办大楼,破坏设施,污损国徽”的“激进示威者”。看来,中共连“流血”的事实都不敢对外公开。想来,被中共淫威了半个多世纪的中国人都心知肚明,能在中国境内、肆无忌惮的制造流血事件的暴徒,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共自己。

擅长搞阴谋诡计、以假面示人的中共在遭遇“外敌”时,向来不愿自己动手,因此才会对培养“狼崽子”、“制造暴民”乐此不疲。在正常社会,只有黑社会成员才有机会当“暴徒”,而警察则是除暴安良的正义化身。然而,在被中共实行“一国两制”的香港,“疑是黑社会的白衣人”突然夜袭的动力,竟然跟在大陆一样,是出于警匪一家。

白衣人群殴“反送中”民众的事件发生后,香港不少演艺界人士都质疑是中共在输出打手。当晚,杜汶泽就在脸书上写道,“港共政权已经试过找黑社会帮手”;“今日元朗,警黑合作,并不是新闻”。某演艺学院的一位管理者也忧心直呼,“香港警察同黑社会正式联手!香港正式沦陷!”从一句“元朗有黑社会打人,警察在哪儿”的反问就足以听出,香港人都不信,没有警察的庇护,暴徒敢如此嚣张?

如今,港民们终于发现,港共治下,警察与暴徒或早已是一对狼兄狼弟。而他们是否听命于中共,只看香港现在亦如大陆,已变成“党指挥枪”就可见一斑。在被剥夺了“真普选”的香港,港府要变成港共,那就是弹指一挥间的事儿。既然中共从一开始,就是仰赖“枪杆子里面出政权”,那么,主动接受中共领导的林郑月娥们也就只能前赴后继了。

中共豢养的“狼崽子”,除了任其利用、使唤的暴力工具——警察与黑社会之外,还有被其灌输了“战狼精神”与“恨”之后,在海外的“反送中”活动中逞凶、挑衅的中国留学生。

据海外的中文媒体报道,“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发生了香港学生与大陆学生因‘反送中’对峙的事件”。数十名香港学生只是在学校的“市场开放日”搭摊位来表达自己的立场,而中国留学生“没有和香港学生讨论‘反送中’是怎么回事”,只是聚集在摊位周围,高喊“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还用扩音器播放中国的国歌,并跟唱”。其中,有陆生“用便条写上‘港独滚回去’等字样,贴到连侬墙上”,还有陆生“去抢港生的横幅”,其霸道、野蛮行径令人侧目。

正如《共产主义终的极目的》所揭示的那样,“共产党以‘恨’立国,以恶治国,其大力宣扬的‘爱国主义’,其实是‘恨的主义’”;“中共利用教育、媒体、艺术等等手段,广泛散播这种‘恨’的物质,把学生和民众变成贪狠恶毒、没有底线的‘狼崽子’”。

“制造暴民”这条毒计,无论被中共临时或长期的用在大陆、还是香港、海外,其恶果都是让“中国人充满暴戾之气,任何时候、任何场合都可能爆发出来”;“其强度之大、表现方式之恶毒”,直接导致“人对人像狼一样,什么坏事都干的出来”。比如“中国大陆的新闻网站,经常看到这样触目惊心的报导:灭门、弑父(母)、杀妻、投毒、爆炸、砍人、幼儿园老师毫无人性的虐童、暴徒到幼儿园大开杀戒、强奸幼女、强拆、城管打人等等,不一而足”。

从中共不断向大陆以外输出暴力、暴徒就不难看出,这个“幽灵”处心积虑要搞乱的,不仅是曾拥有过五千年文明的中心之国,还有崇尚文明、信仰普世价值的西方各国。直奔着毁灭全人类而来的中共,如今还要找什么“乱港”之徒,这不是贼喊抓贼、滑天下之大稽吗?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9-07-26 5:0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