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晓辉:华春莹为中共作结 祸国殃民无好下场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曾入列被网民评选的“2013年度中国人渣榜”。 (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1498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7月27日讯对于香港民众近期的“反送中”运动,中共除了动用黑帮势力制造血案外,言辞上亦上怼持关切态度的欧美,下批香港民主人士,其“战狼式”外交彰显无遗。7月26日,刚刚升官的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其对历史的无知而得出的结论,无意中为其主子的下场做了定论。

在回答某记者提到如何评论香港“民间人权阵线”致信61个驻港总领馆和办事机构,呼吁对香港发出旅游警示时华春莹先是沿袭之前的陈词滥调,诬蔑港人“策划组织实施极端暴力违法活动”,诬蔑他们“严重危害香港安全稳定和秩序,严重损害香港形象”,其后指责上述之举是“企图挑动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对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施压”,并称“建议那些企图引狼入室的人好好读一下历史。历史上那些勾结外部势力、祸国殃民的人,哪一个有好下场?”

究竟是谁在香港策划暴力袭击,谁在元朗痛打香港民众,谁在破坏香港的法治,矛头和诸多证据业已指向中共,只是流氓耍惯了的中共是绝不会承认的,作为中共发言人、被洗脑多年的华春莹自然也是不会承认的,或者其从没有怀疑过中共会如此流氓。

至于“挑动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不过是中共“干涉内政”的另一个版本。在中共看来,发生在自家领土上的无论是打压、迫害异己,还是屠杀民众,都是“内政”,是自己的家政,他国绝不容置噱,否则就是“干涉内政”。

然而,就好比一个家庭中发生暴力事件,邻居或旁观者理应挺身而出,予以谴责、制止、乃至于将逞凶者送交法办一样,当一个国家政权内部出现残害民众、迫害人权等罪恶时,处在同一个星球上的人类也当拍案而起,予以谴责、制止、及至采取行动。因为这已不是什么“内政”问题,而是涉及到社会公理、法理和人类共同的尊严。这也是为何国际社会,尤其是西方国家,近些年来要干涉一些地区冲突。而不容中国人“干涉内政”的中共,对于西方国家和国际社会的仗义执言、批评和谴责,基本的反应就是暴跳如雷,恶语相向。这不是典型的流氓又是什么?

具体到香港问题,可以说1984年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迄今对中英双方都具有法律约束力。根据《声明》第3条中的承诺,如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一国两制”、香港社会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变等,仍然有效,并需要中共政府切实加以履行。这也是为何英国前首相特雷莎‧梅于6月12日称“香港的《逃犯条例》须符合中英两国在1984年签订的联合声明时所定下的权利和自由”的原因,为何英国前外交大臣亨特表示“香港是中国未来试金石,……英国会继续捍卫对香港的立场”。

此外,当年中共正是拿着《声明》游说各国承认香港是独立关税区和出入境管制区,各国才以实际行动支持。那么各国难道没有权利监察中国是否落实《声明》和《基本法》,以确保自己的利益有否受损?

对于《声明》内容和此前的历史,华春莹大概不知道吧?如果知道,还会和中共流氓绑在一起,为其狡辩,那只能说是善恶不分,自甘堕落。

不过,华春莹最后说的一句话倒很有道理,用在中共身上恰如其分,因为“引狼入室”,“勾结外部势力、祸国殃民”的正是中共,这样的中共怎么能有好下场?考虑到浸染在中共统治下的华春莹们被洗脑多年,很难了解真实的历史,所以给他们补补课。

明慧网刊登的掸封尘撰写的《中共是卖国党》中提到,中共成立之初,名义上是属于共产国际的一个“远东支部”,而实际上是以苏共为主子的卖国党。1921年7月23日,中共“一大”在上海秘密召开。参会者除了13位中国人,还有两位是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和尼柯尔斯基。马林代表共产国际致辞。他说:“中国共产党的正式成立,具有重大的世界意义。共产国际增添了一个东方支部,苏俄布尔什维克增添了一个东方战友。”

另据林辉撰写的还原中共历史的文章,称从中共作为苏俄亚洲支部成立之日起,就开始接受苏共提供的活动经费,并听从苏共指示,加入国民党“借壳发展”,同时发动暴动,阻挠国民党北伐以统一中国,并捍卫苏共主子的利益。

比如在1929年苏联趁国民政府忙于中原大战,出兵8万占领东北后,中共不但不予以谴责,反而公开违背国家和民族利益,提出了“武装保卫苏联”的口号,并于1930年在多省市策划武装暴动,“以造成全国革命高潮”。对于中共与苏俄的“里应外合”的武装暴动行为,就连当今的中共党史专家也小心翼翼地批评道:“武装保卫苏联,实际上是把国际主义与爱国主义对立了起来,它脱离了当时中国广大群众的实际要求,也不会得到人民群众的拥护。”

比如1941年中共公开赞同《苏日中立条约》和条约附件《前线宣言》,并为苏联开脱,而该条约中有这样的表述:“苏联根据宣言保证尊重满洲国的领土完整和不可侵犯性,日本保证尊重蒙古人民共和国的领土完整和不可侵犯性。”要知道,条约内容明显与1924年的中苏条约是相违背的,当时苏联承认中国对外蒙古的“主权”。对此,中华民国政府提出抗议,而中共的声明则表明支持苏联重于捍卫中国利益。无疑,为了得到苏联的支持,中共宁可牺牲民族利益,这样的中共不是卖国贼又是什么?

抗战结束后,中共在出兵中国东北的苏军的帮助下,迅速占领了物资丰富的东北。而苏联人送给中共最大的礼物是:日军的枪支十万支,大炮数千门及弹药、布匹粮食无数;20万满洲国军队。也正因为此,中共对苏军在东北的暴行置若罔闻。

为了继续得到苏联在军事上的进一步的支持,中共与苏联在这一时期签订了两个卖国条约,一个是1947年5月20日,中共代表林彪等和苏联代表米高扬等在哈尔滨签订的《哈尔滨协定》,另一个是1948年12月,中共在莫斯科与苏联签订的《莫斯科协定》。通过签署上述两个出卖国家权益的条约,中共获得了二战中美国援助苏联的、价值34亿美元的武器,获得了大量飞机、大炮、坦克,装备了11个现代化的师,训练了30万原汉奸军队,甚至使得部分苏联红军成为中共军队的“指挥官”、空军和坦克兵。这些举措,使中共的军事实力大增,可以与国民党军队进行较量。

建政初期,毛和中共担心美国协助退守台湾的国民政府反攻大陆,遂赶赴苏联,与其签订了《中苏同盟条约》以及两个秘密协定,其中包括正式承认蒙古独立,让苏联保持在中国东北的特权,战时允许苏军在华据守,中国海空军基地交给苏俄,东北各港口交苏军使用;中苏以货易货,中国土产,特别是粮食,应尽量输俄;苏联在中国享有特别贸易权、铁路管理权;控制矿权;在中国一些地区,苏联人有自由居住权;应征一千万劳工给苏联,压缩一亿“多余的人口”等。

秘密协定明显损害了中国的国家主权和利益。然而这并非是终结。1999年12月,中共党魁江泽民为了掩盖自己汉奸和苏联间谍的历史,与俄罗斯秘密签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中俄国界线东西两段的叙述议定书》,出卖了中国100多万平方公里的宝贵领土,相当于东北三省面积的总和,也相当于几十个台湾;此外,江还将图们江出海口划给俄国,封死了中国东北通往日本海的出海口。

毫无疑问,“卖国卖民”是共产党与生俱来的禀性,“卖国求权”也是其党一贯的方针路线,不仅苏共如此,中共也是如此。

除了将马列共产邪说引入中国,与苏共相勾结外,中共执掌政权后,还将自己大加赞扬的西方民主称为“邪路”,并通过“镇反”、“肃反”、“三反”、“五反”、“反右”、“四清”、“文革”、“反资产阶级自由化”、“六四”、“镇压法轮功”等一次次运动,摧毁中华传统文化,残害中国人民,至少八千万中国人冤死。说一千道一万,中共才是真正的祸国殃民。

国学大师钱穆曾在《中国思想史》中写道:“此刻在中国蔓延猖獗的共产主义,最多将是一个有骨骼有血肉的行尸。……大陆政权正如一块大石头,在很高的山上滚下,越接近崩溃的时候,其力量越大……三面红旗多恐怖,红卫兵文化大革命多恐怖,下面还有更恐怖的事。”是以,中共不除,恐怖的事情不会终止。

如今,历史大势已经渐显,而引起了人神共愤的中共政权,也走到了被清算的时刻。中共解体的下场已毋庸置疑,而追随中共的华春莹们可曾替自己的未来考虑考虑?奉劝还是莫作中共的陪葬品吧。#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9-07-27 5: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