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妈妈终于可以随心所欲了

嘈杂说的是沉默

作者:羊忆蓉

这个城市随时随地都有声音。但嘈杂并不仅仅由听觉而来。就算安安静静坐下来看报,也让人感觉这是吵吵闹闹的一个社会。(fotolia)

  人气: 208
【字号】    
   标签: tags: , , ,

不管你的神经是敏锐还是迟钝,大概同样会感觉到,我们的生活环境好吵,充满各种嘈杂的声音。

街上有汽车喇叭声、摊贩叫卖声、摩托车起动和紧急刹车声,还有商店里震耳欲聋的音乐和广播节目声音。

在家则有附近商家装修改建的敲击和电钻声;公寓窗口流泻出的麻将、电视、夫妻吵架和教训孩子的声音;平日有中、小学校扩音器的集合和训话声,周末则有台北市第一噪音来源——环保局资源回收车的〈酒矸倘卖呒〉的音乐和吆喝声。

这个城市随时随地都有声音。

但嘈杂并不仅仅由听觉而来。就算安安静静坐下来看报,也让人感觉这是吵吵闹闹的一个社会。

同一件事,政府官员、新闻记者、学者专家、市井小民,各人急急忙忙抢着发表意见,说不同的话——不但观点不同,连陈述的事实也不同。

所以有人说,报纸二版新闻和“给我报报”比起来,后者是编出来的笑话,前者说的却是真的笑话。看一份报,听那么多笑话,确实令人目眩耳聋。

这么多声音,如果象征这是一个“百鸟齐鸣”的时代,倒也是美事。但是,这么吵,人人有话想说,暗示着很多人沉默了很久,沉默着无处可发言。

做了一天家事的家庭主妇,在先生下班回家的那一刻,开始喋喋不休。嘈杂说的是沉默的心声。

最近由地下电台事件爆发的计程车司机聚众行为,引起很多人热烈讨论“听众直拨电话”对谈的传播方式。连“call in”都快成了常用字汇。

最初由地下电台带动流行的节目,渐渐有许多“老牌字号”的电视和广播节目也模仿跟进了。

地下电台都被取缔消声了的这几天,一回我在计程车上听一个显然是“地上”电台的主持人和听众的对话。听众很温和而清淡地抱怨了一下台北的公共建设太差,捷运花了太多钱。

主持人撒娇一般地回答:

“不会啊!台北有很多建设也满不错的。”

计程车司机和我同时笑起来,随即转了电台。

很多人也许没认真想过,直拨电话对谈的节目流行,除了因为这是一种现场交流的传播方式,更重要却受人忽视的一个关键,在于这种节目开发了一群过去少有发言机会的听众,一群在“中广、警广”节目里找不到代言人、得不到共鸣的听众。

当官员、记者、学者专家、意见领袖,乃至能够提笔投书的有知识的群众,各人都找到发言园地之后,还有一些沉默的阶层也在心中酝酿他们想说的话。

当每个人各得其所找到了发言的管道,这个社会就变成了现在这么嘈杂。

最近读一本书,美国作家艾伦瑞克(Barbara Ehrenreich)的《坠落的恐惧》,写美国中产阶级的内心世界。一般人以为的美国社会的面貌,其实只由这个中产阶级所代表。但他们既不了解众多沉默的工人阶级的生活,又难以跻身真正操纵政府决策的顶尖精英阶层。

蓝领工人阶级是少有代言人的一群,光鲜活跃的中产阶级却也是惶恐挣扎,恐惧坠落的一群。美国这个富裕民主的国家,知识分子自省且自我批判地提醒各种社会问题,为的是防止不满积蓄成滔滔怒流。

台湾社会,现在开始每个人都抢麦克风了。比起三家电视台联播节目的一致声调,现在多么吵。

嘈杂说的是长期以来的沉默。◇

——节录自《 妈妈终于可以随心所欲了》/ 联经出版公司

(〈文苑〉登文)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心情糟糕得像坨麦芽糖。现在终于懂为什么人家在烦躁的时候会用糊成一团的麦芽糖来形容了,把麦芽糖用力握住再放开的话,手不是会变得黏呼呼的吗?如果放着不管就会黏上肮脏的灰尘,就算用卫生纸擦也没用,若是不用肥皂彻底洗掉的话,那种黏腻感是绝对不会消失的。我现在的心情就是这样,真想用肥皂把心彻底洗过一遍。
  • 我想起佛陀传记中,佛出四门,目睹了人的生命过程中,无可逃离的生老病死……。恒河,似乎把生老病死活脱脱地俱现于眼前啊!
  • 这些年随着我们愈来愈独立,我渐渐看到那个真实的妈妈,她敏感、脆弱、幽默、大方,在文字的天地里总令我佩服,敏锐的体会与观察,加上细腻、真诚却充满意象的文字叙述,这个妈妈,总是一直在发光。
  • 没有真实情境,孩子怎么会有刻骨铭心的感受……热情不会来自教室,好文章常是孩子们用沾满泥巴的双手,从大地捧出来的。
  • 美国既是其安身立命之所在,也是观察现代西方文明的窗口,更是剖析一个帝国由盛而衰的最大社会实验室。
  • 赵子龙怀着幼主绝尘而去,那是野史传奇的世界里一个传奇的画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