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贸易战下 中国离金融危机有多远

受贸易战的影响,中国经济今年的增速可能放缓至6%以下;而放松信贷政策,允许银行向中小企业提供更多贷款,将注入更多的经济风险,中国的早期经济预警指标亮起的红灯越来越多。(STR/AFP/Getty Images)

人气: 631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编译报导)这些年,外界对中国经济预测有一条潜规则:大家可以说它有大问题,但不敢说它已“出”问题。不过,这次或许不同,因为中共面临贸易战。中共央行(中国人民银行)的暴跌保护队或调控人员有点应接不暇。

《福布斯》(Forbes)专栏作家肯尼斯·雷普拉(Kenneth Rapoza)周五(7月26日)撰文说,大多数投资银行都有一些专有模型,可以让基金经理了解潜在的危机。他引述野村证券(Nomura)的最新研究说,中国的红灯闪得最刺眼,意思是潜在危险最高。

野村的卡桑德拉(Cassandra)风险评估程序显示,有60个出现的早期预警指标中,香港占49个,中国占25个,而美国则为零。

野村证券驻新加坡的亚洲经济学家罗布·苏巴拉曼(Rob Subbaraman)表示,“中国(大陆)的(经济)预警指标排第二位。”

数月的香港民众抗议活动已让《逃犯法案》“寿终正寝”,但香港特首等高层的不称职行为已让抗议活动变成了对香港政府的抗议,美国很有可能取消与香港的贸易特惠关系。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假设华盛顿将香港纳入其中国大陆关税体制,那么港币将不再能成为中国大陆事实上的美元来源地。

3年内亚洲可能出现金融危机 中国尤甚

根据野村证券的模型预测,在接下来的3年中,面临金融危机可能性较高的国家都集中在亚洲。

而中国的问题尤为集中。中国过去几年的GDP增长主要来自商品库存、供应过剩以及固定资产投资,比如:道路、铁路和房地产等,而非个人消费支出。

雷普拉表示,当开车穿过中国的二线、三线城市时,有很多车道、但车很少。排成一行行的、外观上相似的公寓楼,但窗户没有窗帘,停车场的车也很少。

当中共追求“投资带动增长”时,中国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投资份额大于韩国和日本,在很大程度上GDP的投资份额由无法出售的制造业以及无人居住的房屋支撑。

如巴克莱资本6月发出的预测,由于关税,中国经济可能放缓至6%及6%以下,同时,中共正放松其信贷政策,允许银行向中小企业提供更多贷款。随着这些风险的增加,卡桑德拉对中国的早期预警指标将开始赶上香港。

野村证券表示,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卡桑德拉模型对30个新兴市场和发达国家(包括美国)的样本预测中,发出约三分之二的可靠金融危机信号。

卡桑德拉着眼于五个早期预警指标,包括:债务-服务比率差距(DSR)与历史平均水平之差;联合信贷与房地产价格偏离平均水平多少;联合信贷和实际有效汇率(REER)的差距;联合DSR和REER差距,以及上述三个信用指标的组合。

若其中一个阈值被打破,早期警告指示灯就会闪烁,这意味着三年内该国或地区可能出现危机。

从历史结果来看,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至少30个早期预警指标同时闪烁,才会出现一个违约主体。过去,共有17个国家出现30个或更多盏预警指标灯闪烁,而这些国家中有14个经历了金融危机,也有12个在紧接着的三年内出现国内需求的大规模下降。

中国经济不会因为规模太大就不会垮

这些年,学界对中国经济预测似乎存在一条潜规则:大家可以说它有大问题,但不敢说它已“出”问题。

但如果中国经济真的崩溃,谁能救它?2016年,美国之音采访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家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被问到一旦中国经济出现更为严重的“状况”,世界其它经济体会不会“救市”,克鲁格曼摇头回答:“不会。中国(经济)不会因为规模太大就不会垮,但会因为规模太大而到很难被救(活)。”

他随及补充说,中国经济领域一旦出状况,共产党政权有可能会再次依赖打压的手段来控制形势。“已经看到中共政府在政治开放领域向后退,到那时候,可能会退得更多。”

分析指,从历史角度看,中国朝代衰亡更替时,往往同时出现内忧外患,比如遭遇统治集团的内部危机、经济危机、社会底层反抗以及外敌入侵等。看当今中共治下的中国、游走在崩溃的边缘,数次能侥幸逃脱、都因为愈加收紧的专制控制,拚命摀住各种危机。#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7-27 11: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