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晓容:热水煮蛙——香港新闻自由在倒退

This still image taken from an AFPTV video shows Hong Kong journalists dressed in high visibility jackets and helmets during a police press conference to protest what they said was excessive force used against them during the June 12 clashes between police and protesters against a controversial extradition law proposal, in Hong Kong on June 13, 2019. - Hong Kong protest leaders announced plans for another mass rally on June 16, escalating their campaign against a China extradition bill a day after police cleared them from the streets using volleys of tear gas and rubber bullets. (Photo by AFPTV team / AFPTV / AFP)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AFPTV TEAM/AFP/Getty Images)

97主权移交后,香港的新闻自由逐年倒退,引发多方忧虑。图为2019年6月13日,身穿荧光背心、佩戴头盔的香港记者在警方的新闻发布会上。(AFPTV TEAM/AFP/Getty Images)

人气: 82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29日讯】新闻自由一向被视为香港繁荣的基石。然而,97主权移交后,香港的新闻自由逐年倒退。在北京“红线”的压力和政治渗透下,多家港媒渐失客观和公正原则,自我审查日益严重,采访权、表达权、发表和播出权日益萎缩。这种状况在近期“反送中”的新闻报导中有明显表现。有观点认为,“煮蛙”的温水已变为热水。

7月14日,香港记者协会、香港摄影记者协会、香港电台节目制作人员工会等七个团体发起了沉默游行,呼吁停止警暴,要求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履行竞选承诺,维护香港的新闻自由。这七个传媒工会在游行前一日发出声明说,《逃犯条例》修订争议触发尖锐社会矛盾,在示威活动现场,采访记者多次被警方无理驱赶、推撞、辱骂,甚至被警棍、布袋弹击中。声明还指出,最近行政长官多次出席活动都没有通知传媒,令人怀疑这是为了回避记者。

今年4月3日,香港记者协会联同十四个传媒工会、组织和个人发声明,反对修订《逃犯条例》。声明指出,香港、内地以至外地记者,在大陆采访受阻时常受阻,更有人曾被定罪入狱。修例将打开“缺口”,令在港记者可能因各式罪名被移送内地;条例一旦落实,恐怕会造成自我审查,香港言论、出版和新闻自由空间将严重倒退。

香港新闻自由指数倒退

2019年4月16日,香港记者协会公布了最新的(2018年)“新闻自由指数”,这份调查于今年一月和二月进行,分别针对公众和新闻从业员两个群体,彼时港府还未提出修例。

报告显示,公众评分创下历年新低,跌幅也是历年最高。81%受访新闻工作者认为,香港新闻自由的整体情况比一年前倒退,25%认为是大幅倒退。

超过93%的受访新闻工作者列出了具体的有损新闻自由的事件,其中大多与北京当局有关,包括:港府拒绝为马凯工作签证续期,香港民族党被定为非法组织,多家传媒被指在内地官员指示下删剪或修饰关于中央官员言论之报道,“大馆”一度拒绝为中国流亡作者马健提供演讲场地,以及北京和四川公职人员袭击香港记者。

2019年4月18日,“无国界记者”公布2019年度全球新闻自由指数,香港排名较去年下跌3位,排73位,属“问题显着”级别。“无国界记者”表示反对香港修订《逃犯条例》,担忧香港法治被侵蚀。

报告指出,香港有一半以上的媒体老板都是人大成员或中共政治团体成员,中联办控制《大公报》及《文汇报》,并以《金融时报》编辑马凯被驱逐出境为例,说明北京对香港的恶性影响令当地新闻自由度收窄。

英国记者被拒绝续发工作签证

2018年10月5日,英国《金融时报》亚洲版编辑、香港外国记者会第一副主席马凯(Victor Mallet)遭港府拒绝续发工作签证。10月7日,马凯再次入境香港,但只获批7日签证(一般英国旅客可在香港逗留6个月)。外界普遍认为,这是港府对马凯邀请港独人士演讲的报复行为,旨在制造寒蝉效应。

在香港,声援马凯的人士上街示威,谴责政府打压新闻和言论自由。多个记者组织前往政府总部递交了万人联署请愿信。欧盟、英国外交部、美国驻港总领事馆、香港美国商会等组织均发表声明,对香港新闻言论自由因此可能受到的影响表示忧虑。

《金融时报》发表社论表示,此史无前例的情况“向香港每个人传递出令人不寒而栗的讯息”,就是北京进一步收紧港人被《基本法》赋予的基本权利。

2018年11月8日,马凯以旅客身份访问香港,但被入境处人员扣留查问数小时后,不获准入境。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就此事回应称“这是很正常的事。”

香港知名时事评论员林和立对“德国之声”表示,外国记者协会在香港有数十年历史,邀请不同政治立场的人物前去演讲,是该协会的传统,是新闻自由的象征。而马凯事件是对香港言论自由环境的进一步粗暴干预。

中共喉舌《环时》对此事件评论称,“少一个马凯,香港的言论自由不会受损。”“何为道义,何为政治正确,不能由西方说了算。……所以还是请马凯乖乖地离开香港吧”。

2018年10月8日,香港记者协会主席杨健兴等媒体代表于香港政府总部递交关于英语记者马凯不被续发工作签证的请愿信。(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电台名嘴被无理解聘

李慧玲是香港知名传媒人,《明报》前新闻总监。她于2004年加入商业电台第一台,自当年10月起主持黄昏时段的“烽烟节目”《左右大局》,渐渐成为新一代名嘴。李慧玲经常批评香港和中国大陆时局以及官员作风,并声援被中共当局打压的异议人士。

2006年2月,李慧玲在节目里发起了“声音黄丝带”行动,呼吁香港公众关注被中共囚禁的记者程翔。这一声援行动一直持续至2008年程翔获释,是电台历史上最长久的节目环节。当时商业电台的高层称赞她说:你为香港做了一件好事,为商业电台做了一件好事。

2013年底,在电台换照之际,李惠玲突然从主持早晨节目被换到黄昏时段。当时所有合作的组员中,只有她一个人被调换。

2014年2月12日中午,李惠玲在外用餐时,接到电台通知:你被解雇了,不用回来收拾东西,公司会将你的物品送至家中。

2月13日下午,李慧玲召开记者会,她说:“我是百分之百觉得,这起事件是梁振英政府对新闻自由、对言论自由的打压,而商台、一个持牌的广播机构——在续牌的魔咒之下跪下来了。”她还表示,从香港新闻界最近发生的事来看,她被解雇并非单一事件,“如果今天我们仍沉默,明天就会全体被沉默”。

李惠玲曾谈到,香港传媒的很多老板都与中联办有交情,双方密切沟通,北京当局的影响潜移默化。中联办的官员每天打电话给有些报社的高层人员,有时只说一句话:“你懂我的意思了”。

资深媒体人被电台撤换

2011年11月,香港电台表示,2012年1月起,不与两名时事节目主持人吴志森和周融续约。吴志森在港台主持节目超过十年,倾向泛民立场,经常在报章撰文批评政府,因而多次受到亲中共传媒的点名抨击。他主持的电视节目“头条新闻”也受到部分建制派人士的猛烈批评。

吴志森不被续约事件令各界议论纷纷。港台高层以节目改革为由来解释,但是,浸会大学新闻系助理教授杜耀明认为这其实是“借刀杀人”。有议员质疑,港台突然撤换敢言主持是新闻自由倒退,事态严重且不寻常。

吴志森于报章专栏回应事件说,香港电台高层说撤换主持是应听众的要求,因为主持个人风格太强,说话也太多。吴并不认同电台的说法,他还表示,过去一年内,香港亲中共报纸对其指名攻击的文章多达70篇,其中多次提及要港台中止他做节目主持。

吴志森在2011年香港书展。(沙漠少年隆美尔/Wikimedia Commons)

第四权与新闻自由

新闻自由是公民的权利,包括应受政府和法律保障的言论、结社以及新闻出版界采访、报道、出版、发行等自由权利。

1974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波特·斯图尔特提出了“第四权”理论,强调新闻媒体在现代民主社会中扮演的作用是政府之外的第四权力组织,用以监督政府、防止政府滥权。

因此,新闻自由指数反映了一个国家的民主和法治程度;新闻自由的倒退往往起因于强权压制民意、限制资讯流通,且通常衍生人权迫害。维护新闻自由是保障人权的一个重要部分。

几十年来,来自香港的真实资讯以及港人的自由精神持续向大陆辐射自由的光波,对于信息封锁下的中国民众起到了重要的启发和激励作用。中共对这种正向能量心生畏惧,所以不遗余力企图扼杀。香港市民反对修订《逃犯条例》,是为了守护香港的法治、民主、自由等核心价值,避免自由权利的全面沦陷。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7-29 5: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