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学生谈投身反送中运动 落泪哽咽

7月28日下午大约4时,虽然大批市民已经离开遮打花园参加游行,但遮打花园很快被后来到达的市民挤满。(余钢/大纪元)

人气: 118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728日下午3点,香港学生和市民在中环的遮打花园举行集会,随后自发进行大游行,并兵分三路追究元朗白衣人攻击和警方的开枪事件,后均遭到警方暴力清场。

集会现场有香港学生向大纪元披露他们这两个月来的心路历程,其中有女生数度落泪,哽咽一度说不出话来,希望社会能理解,“我们不想香港成为中国底下一个没有自由的城市”。

遮打花园集会 年轻人披露心声

28日遮打花园主题为“追究元朗的攻击事件和上环的开枪事件”的集会是当天唯一获警方不反对通知书,活动时间下午3点至晚上11点。由于警方前一天拒绝港人光复元朗的大游行,所以人们以“一日游”方式前往聚集抗议,但却遭到警方催泪弹、海绵弹的清场,至少23人受伤11人被捕。

愤怒的港人以集会名义从四面八方聚集遮打花园内外,花园内的人流从遮打花园的二侧排队出去,与行走在遮打花园外的人流汇集成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警方批不批早已不重要,已经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挡香港人表达他们强烈的民心、民意。

香港遮打花园举行反送中集会,花园外壮观的游行队伍。(骆亚/ 大纪元)

集会现场一名打伞的陈姓大学生接受大纪元采访,谈了他对最近一段时间反送中系列抗争行动的思考与理解。

“最近两个月的时间,大家都看到香港社会先不说动荡吧,但是政府带动下这样一个管制危机。我们每个星期都出来游行,100万、200万的时候,还有几条生命失去的时候,他们(政府)还是那样一个居高临下的态度,完全没有回应过我们的任何一个诉求,还不断这样谴责,对于社会现在分裂到这种程度完全没有帮助。”

他表示,从小至大我们就被灌输遇到事情、遇到危机的时要找警察,“但是现在警察不保护市民,那我们到底可以找什么人帮助我们?现在可以说香港的警察是失行。不说解决问题吧,哪怕缓和一下都没有,现在大家的关系如此僵硬的时候。但警方包括昨天用子弹的底线已经不知道设到哪里了。”

他以警察署署长要求市民“给信心给警方”表示,对警察的信心不是说给他就有的。并重申“不是我们不给信心他,而是他正在破坏我们市民给他的信心。”

他说,由头到尾都是他们不断这样谴责我们这些和平的示威者。“可能有少量的冲击,但是很多时候,我看到的片段都是我们根本没有主动去冲击,而是他们不断将防线收窄,不断去制造混乱、制造恐慌。”

他以前一天元朗警方的暴行为例说,下午5点警方已经在放催泪弹了,但其实还有很多人都往朗平站走,准备参加那里“行街(游行)。几分钟前让我们撤离,当我们开始撤离的时候,几分钟之后,他们(警察)就有开始赶我们。元朗的西铁站只有一条的时候,我们还没来得及撤离,但他们又不断的赶,当他们放催泪弹的时候,那叫(我们)那些人去哪里呢?我相信今天发射子弹的时间都不会晚到哪里。

2019年7月27日,元朗大游行,下午5点后,警民对峙,警方施放催泪弹驱散人群。(庞大卫/大纪元)

他也委屈表示,“我们没有理由被他们按着打,当看到我们有稍稍反抗动作的时候,他们(警方)又觉得是一个袭警的行为,就会顺理成章的去用更加多的武力去镇压你,那我们怎么办?当我们有适当的反抗的时候,他们(警方)又觉得是很严重的冲击,那我们如何平衡到我们应该做的事呢?游行也游了。在立法会的那个柱子上印着,教我们游行是没有用的,所以我们唯有不断的去集会。”

学生承受压力很大 受访时数度落泪

目前香港社会民间大规模的反送中运动遭到警方的暴力打压,社会呈现严重撕裂,学生在抗议过程中付出很大,但也遭到一些指责和不解,因此香港学生承受很大的心理压力。

集会现场姓郑的女生向大纪元记者表示,“我们这个心里障碍,需要很大的努力去克服。例如在网上有很多反对我们行动的人士,例如来自警官,就是说要打死我们那种话。当然,一开始是不开心的。”

7月28日下午遮打花园反送中集会,香港学生谈一路走来心路历程。(骆亚/大纪元)

郑同学谈到这还动容落泪,一度哽咽。

她继续说:“可是想想,我们是尊重他们的意见,但我们不认同他们的意见。没关系,他们有他们说的,我们有我们自己做的。我们都是为了一个目标,那就是为香港好,我们不想香港成为中国底下一个没有自由的城市。”

泪水又再度溢出眼眶,她侧转身子控制一下悲伤的情绪。

政府公务员集体弹劾林郑 学生:港人越来越团结

近日林郑月娥的政府部门的行政主任近400人连署发公开信,谴责警方的行为并批林郑对强烈的民意置若罔闻,导致香港陷入困境。香港的政治新闻处的新闻主任也发致港人的公开信,认为当前香港局势保持中立和沉默等同支持施压者,向恶势力低头。他们指责官方新闻稿以激进及暴力冲击等字眼形容上环的示威者,但对元朗发动形同恐袭的白衣暴徒,只以有人聚集及冲突等字轻轻带过,混淆视听,侮辱港人智慧,行为可耻。

郑女生向大纪元表示,“香港人现在是越来越团结。现在,连政府的公务员都站出来,反对他们。那林郑月娥,是不是要站出来面对,和反省自己的过错?就是要撤回,不是要送中。”

“还有,警察使用暴力的行为,是不是要成立一个独立调查委员会,来调查他们。当然,不只是警察,我们有错的话,我们也会接受那个委员会的调查的。”

她还表示,面对压力和困难,她们还是会继续坚持下去,“就算9月开学之后,我们也会站出来。我们就是不想看到,香港成为中国另外一个没有自由的城市。”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环,警民爆激烈冲突。(宋碧龙/大纪元)

陈姓男生也认为,“现在社会上包括公务员等团体都出来发声,我是乐于看到这样的事情的,也希望他们出来支持一下大家,我希望有这样的一天。而不是每次集会完、游行完接下来就是冲击,是一个很恶性的循环,无助于解决这件事。”

面对香港的未来,他还蛮有信心说,“未来要比以前更加团结,现在已经不存在一个中立的表态了,要就是偏蓝,要就是偏黄。我看到很多言论都是偏蓝那边,就算我们多么的和平,他们都会拿着图片或视频片段告诉他们的朋友,这些一定是‘暴徒’的行为了。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怎么样去争取那一边的人,让(支持我们)那边成为大多数,以及未来11月的选举,希望可以做到票债票偿这样一个效果。”#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07-29 9: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