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晓农:华尔街为何不相信北京的承诺?

中美之间的贸易百日计划虽然暂时避免了将中共贴上汇率操纵国的标签,但是并没有扭转人民币贬值的预期。

中美之间的贸易百日计划虽然暂时避免了将中共贴上汇率操纵国的标签,但是并没有扭转人民币贬值的预期。(余钢/大纪元)

人气: 420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7月30日讯】最近,白宫对美中经济谈判的前景明确表示不乐观;与此同时,中共乐观地宣布,要加紧开放金融业,以期吸引更多外资;而华尔街的反应则十分谨慎,没有发出乐观的声音。华尔街的冷淡反应,不只是对美中双边关系的现状和未来不放心,也不仅是对中国的经济前景不看好,还与华尔街的金融精英不相信北京开放金融的政策承诺有关。

中共金融开放新承诺,调动华尔街精英助华?

7月20日中国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发布金融业对外开放清单,推出11条金融业对外开放措施。这11条当中,3条是希望外资评级机构介入中国的银行间债券市场,通过他们参与评级,便利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中国的银行间债券市场;还有8条则与部分开放保险业和金融资产管理业务相关,希望能吸引外资,为中国的保险业和金融业的理财产品注入大量资金。

当下时刻,发达国家里只有美国的经济还一枝独秀,欧盟国家和日本的经济都略显疲态。如此背景之下,北京的金融开放新政策无疑主要是面向美国华尔街运作的巨量资金,希望从中获得一块大饼,缓解北京缺钱的燃眉之急;当然,此举自然也希望通过调动华尔街对华投资的新热情,让华尔街精英对川普施加压力,令川普的对华政策刹车。根据马克思主义的教条,中共当局一贯相信,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客都是受财团和大银行操纵的,拉住了华尔街,何愁对付不了川普。所以,金融开放11条,貌似经济牌,其实也是政治牌。

客观地看,中共目前推出这组金融开放新政策,并非最佳时机,一是因为美中谈判陷入僵局,二是因为香港局势紧张,导致富人资金外移,投资人裹足不前。此时此刻向西方投资者发出号召,希望他们钱进大陆,似乎不合时宜。然而,中共还是信心满满地亮出了金融开放的“王牌”。

此举可能与两个考虑有关。其一,中共觉得,中国金融市场巨大的潜在诱惑力“奇货可居”,华尔街不可能不动心。虽然20年前加入WTO时中共信誓旦旦地承诺会尽快开放金融业而久不兑现,但中共相信,当下的中国太有钱了,即令最近中美关系不佳,面对这一直不对西方国家真正开放的“金融富矿”,华尔街精英们也会坐不住的。

表面上看,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人口大国现在似乎富起来了,房价高涨,有钱人的大量资产转移海外,中产阶层频繁出国旅游购物。惯于玩弄利益杠杆的北京当局以为,让西方国家钱进中国,有钱可赚,谁会拒绝这样的好事?虽然中美关系明显恶化,但通过为美国金融精英们提供挣大钱的机会,必定能让他们欢欣鼓舞,闻风而动,犹如“北京喜讯到‘墙街’(华尔街)”;只要华尔街积极响应,白宫和美国国会还不是言听计从,因此,无论是对美中谈判,还是对控制香港局势,金融开放新措施都可以起到“四两拨千斤”的助华作用。至于这一算盘是否打错了,下面再分析。

外汇储备之忧

中共为何急不可耐地在此刻宣布金融开放,还有另外一层不便明言的考量,那就是外汇储备之忧。很多人以为,如今中国的外汇储备稳坐全球第一,最近中美经贸谈判受阻,对美出口下降,但外汇储备总额仍然稳定在3万多亿美元之数,似乎地位稳固,全无可忧。其实,这是外行之见。

中共的外汇储备当中,绝大部分都不可随意动用,而是另有主人。一般人们认为,中共用1万多亿美元购买了美国政府的债券,这些钱怎么不能随意支配,对美国不满时,抛售一些美债,就会让美国政府恐慌。事实上,中共保有大量美国国债,只不过是把巨额外汇储备放进“保险箱”而已。世界这么大,只有美国国债的总量大到可以容纳中共的外汇储备,也只有美国国债不会突然因政府破产或下台而变成废纸。中共的外汇储备如果不买美国国债,改换任何一国的国债,或改买国际股市上的公司股票,都可能面临巨额亏损。比如,若现在改买德国国债,其收益率是负数,相当于倒贴德国政府。

更重要的是,中共虽然坐拥巨额外汇储备,也同时背负巨额外汇债务。这些债务首先是中国的政府、银行、企业向外国所借款项,到今年3月底总计19,717亿美元,其中相当大的部分(据估计占三分之二)是1到2年的短期债务,这属于一到期就必须立即偿还的外汇开支;其次是外资企业在中国的资产随时可能要兑换外汇转出,外汇储备中大约五分之一来自外商投资,约六千多亿美元,即使外企不同时撤资,而且当局最近几年一直在设法阻止外企这样做,但为了避免国际金融信用破产,对外企撤资和利润汇出所需外汇是必须准备好的;扣除上述两项,外汇储备只剩下几千亿美元可以动用,但那也有既定用途,每年都必须保证开支,即进口石油、粮食、制造业零部件等经济必须品的外汇支出,以及出国者所需外汇。

以前中国每年从对美贸易净赚三千亿到四千亿美元,因此而得以保持外汇储备稳定。今后对美出口下降,这笔来自美国的外汇来源就靠不住了。少了这几千亿,每年进口所需外汇就只能吃外汇储备的老本。而上述分析表明,顶多两年,就会吃掉准备给外企换汇的那一块当中的相当部分,造成令外企恐慌的局面。真正让中共担忧的不仅于此,问题还在于,世界上再也找不到一个如美国这么大的富裕的市场,可以让中国每年净赚几千亿美元。言及此处,北京的外汇储备之忧就显而易见了。既然出口净赚几千亿外汇的可能性不大了,要保证外汇收支大体平衡,就只能用金融开放来诱惑华尔街精英,若果能年年圈进上千亿美元,中共就多少有点放心了。

馅饼还是陷阱?西方金融界的冷淡反应

在西方金融界的眼中,北京的金融开放新政策,究竟是“天上掉下大馅饼”,还是“眼前一个大陷阱”?北京宣布金融开放已一周有余,无论是华尔街,还是其它欧亚发达国家,都没表现出喜不自禁的态度。观察与经济和金融关系较多的各国主要媒体,彭博社、路透社、法新社、《福布斯新闻》(Forbes)、《日本经济新闻》的反应都很冷静,把这组开放金融的新政策看成是北京应对中美贸易谈判的手法。《华尔街日报》则发表了一篇文章,《中国正在开放的新市场是投资者不应该进入的》,提醒美国投资者要保持警惕;而法瑟‧侯伟(Fraser Howie)和前英国外交官罗杰‧加尔塞德(Roger Garside)在《日经亚洲评论》上撰文指出,华尔街市场可能会成为美中贸易战的新战场,因为美国议员鲁比奥已经提出了加强监管中国在美上市公司的议案,还有一些美国政治家在考虑限制美国养老基金及其它资产管理公司投资中国企业的法案。只有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版刊登了一篇在德国商业银行工作的华人写的一篇不冷不热的文章,表示金融开放有改革意义,但将来情形如何,不可乐观。

为什么国际金融界的反映如此冷淡?当然首先是北京的盘算不靠谱。事实上,国际金融界对中国的经济和金融状况并不隔膜。中国经济下行,银行业危机潜伏,今日之中国,早已不是十几年前那个被称为“金砖四国”之首的淘金之地,这些中国的国内经济因素足以令华尔街金融圈望而却步。中共想钱想急了,以致于忘了一条金融业的铁律,即金融界从来喜欢做“锦上添花”的事,但很少去“雪中送炭”。因为金融界不是花政府拨款的福利机构或花民间捐款的慈善机构,金融界是拿客户的钱做投资,玩砸了,金融代理们就声名狼藉,再也没得混了,所以,稍有风险,他们就会犹豫。何况,对于华尔街金融机构来说,现在到中国金融业投资,唯一的保险就是中共遵守国际规则的承诺,但这样的承诺刚被北京用掀翻中美谈判桌子的举动撕得粉碎。因此,除了中国经济层面的上述风险,又多了一层将来“肉包子打狗”的风险。

中共的政策承诺值几多?

民主国家与集权国家的最大区别之一是法治还是党治。在法治国家,只要法不修改,哪一届政府都得依法行政,外国企业的投资安全就靠法治保障了。而在党治国家,高层的意图和政策决定一切,政权的安全高于一切,所谓的宪法、法律不过是党治的一层包装纸,党可随意修法,亦可令法无用。党治固然不能管治世界,但可以挟制它管地上的外企,那些投资中国的外企永远处在党治之下。对这一点,华尔街金融精英们自然心知肚明,如果他们大批到中国新设金融公司,开始运营,那么党治所造成的不确定型风险实在是太大了。前车之鉴,尚在眼前。美国议员鲁比奥之所以提出加强监管中国在美上市公司的议案,就是因为不少这样的公司财务作假、业务作假,但纽约的证券监管机构无能无力,因为中共为保护这些企业的金融欺诈行为,宣称中国在美上市企业的财务资料属于“国家机密”,于是几百亿美国投资人的血汗钱就这样被那个“国家”吞没了。

正因为如此,过去一年多来的美中谈判期间,美方一再要求中共把口头承诺的种种政策变化落实到法律上,因为那是美国唯一可以指望的中共体制下的制度型承诺。虽然党治之下法非可依之物,但是,若中国的法律真按美中谈判的中方承诺修改了,法律“变脸”至少比政策“变脸”难一些,法律也不像政策那样可以方便地玩“明”“暗”两张脸。所以,美方希望中共在谈判中的政策承诺有个升级版,即落实到法律承诺上,这其实是美方在质疑中方政策承诺的国际诚信度。

为什么中共在谈判中突然变脸?因为上述要求惹毛了中共,于是它掀翻了谈判桌。按照其官媒的解释,翻脸是因为美方的“极限施压”,为什么把政策承诺升级为法律版,就超越了中共的“可承受极限”?事实上,之所以中共非常恼火,是因为美方不相信中共的政策承诺,这意味着中共玩政策“变脸”的老把戏被看穿了;反过来说,中共在这场谈判中的自设底线就是,“政策承诺,法律虚应”,至于谈完之后的“政策变脸,暗盘推翻”,那就是它口中的“主权”了,不容干预。

美中谈判掀桌一事,并非白宫和中南海之间的颜面问题,也不是什么“主权”保卫战,而是国际诚信度考试,掀桌就相当于“撕碎考卷、砸场而去”。它给出的警号当然也冲击了华尔街。白宫谈判无果,华尔街哪家银行或投行敢打赌,北京今天的金融开放新承诺,不会因其经济形势之变而变相缩水,或者“钱进容易,钱出不易”?

中共不但把国内法律视为党治的工具,连国际法也同样会玩弄于股掌之中。比如,签署了世界知识产权逐项公约,却堂而皇之地践踏之;又如国际海洋法规定,涨潮期间没于海平面之下的礁石并非任何一国的领土,而中共藐视海牙国际法庭的裁断,硬是把南海不少暗礁填沙筑成了军事基地。迄今为止,西方国家当中,只有美国对这些问题明确提出质疑,而其它国家则多半默认了国际法规“中国例外版”的存在。北京的金融开放承诺确属“内政”,外企在中国的投资安全,并无国际法规可以保障,也没有哪个国际机构可以对北京当局实施有效约束;一旦再度“掀桌”,华尔街徒奈其何?中美谈判里被损毁的国际诚信度,现在正反噬着北京的金融开放新承诺。

(大纪元首发,转载须经授权)#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9-07-30 1: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