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轮功反迫害20周年系列采访报导

几个法轮功案例 揭中共迫害人权冰山一角

在华盛顿DC举行的反迫害游行中,法轮功学员手捧相片,悼念在中国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明慧网)

人气: 128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律生综合报导)中共对法轮功学员长达20年的迫害,让千千万万个家庭支离破碎,幼儿、少年在恐惧惊吓中丧生;青、中、老年被非法判刑或被迫害致死,或被活摘器官。而这一场残酷的迫害至今仍未停止。

幼童在恐惧惊吓中夭折

“爸爸、妈妈,我不让你们走。”山东莱芜市苗山镇3岁幼童王淑杰哭泣道,眼巴巴地望着即将被苗山派出所所长等人抓走的父母。那是2001年8月14日晚。

这犹如一场梦魇。

2000年7月19日,当时年仅2岁的淑杰和家人都在大伯家,可是全部被一群警察暴力抓走,淑杰当时被吓得都不会哭了。2000年12月3日,淑杰和爸爸王子科被带到官寺派出所审问,警察苏国建边说话,边用书向淑杰爸爸王子科脸上打,淑杰当时就被吓昏过去,醒来后,淑杰发烧出汗、坐立不安、头直往墙上撞。

4岁幼女王淑杰在被惊吓中夭折。(明慧网)
4岁幼女王淑杰在被惊吓中夭折。(明慧网)

警察三番五次去淑杰家抓人,导致淑杰在一次次的惊吓中受到很大的伤害,身体状况一天不如一天,连吃饭都成困难。

可是,当地警方仍不放过。在距离淑杰去世的前5个月,即2002年2月1日,天刚亮,近20个警察围住了淑杰家的院子,翻墙进屋要绑架淑杰爸爸王子科进洗脑班,淑杰当时吓得尿了床,又大声地哭喊。

2002年2月14日,淑杰和姑姑去洗脑班看爸爸,回来后,她还提醒妈妈,不要忘记外公的生日。妈妈看着瘦弱而乖巧的女儿眼中噙满了泪:淑杰吃不下饭也睡不着觉,已瘦得皮包骨,还是两年前的身高,即85cm。家人只好带她四处寻医。

2002年7月11日,家人带淑杰到了齐鲁医院,经检查,头颅内有良性水泡,需要手术。手术后淑杰没有好转,反而开始抽筋、发烧到42度。4天后淑杰停止了呼吸,永远地走了。

由于伯父伯母都修炼法轮功,淑杰的堂姐王婧被学校开除学籍、停发毕业证书、也不准考大学,王婧从此失学。

在淑杰去世的前一年,2001年3月,堂姐王婧,为法轮功鸣冤到北京上访却被绑架,被关进当地看守所一个月,又转移到拘留所关押。在王婧刚满16周岁时,莱芜警察就将她送到济南浆水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王婧不仅被洗脑迫害,还被要求超强度劳役;曾因睡眠不足,被缝纫机的针头将手指扎透。

而与淑杰和其家人有类似经历的孩童、少年还很多。明慧网2013年6月9日《中共对少年儿童的摧残》一文,收录了法轮功学员遗孤346人事迹,其中,父母双亡25例。事实上,由于网络封锁等因素,还有很多真实情况无法得知。

而据明慧网报导,吉林省延吉市法轮功学员金明花十来岁的女儿雪梅,在历经母亲被数次暴力抓捕、警察一再骚扰下,出现精神分裂状况,且每况愈下,直至疯了。

金盼盼:爸爸妈妈,我想你!(明慧网)
金盼盼:爸爸妈妈,我想你!(明慧网)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金有峰、姜春梅夫妇和刘知渊、申春花夫妇于2003年被非法抓捕、2004年双双被非法判刑10年以上后,金有峰一岁多的幼儿金盼盼、10岁的儿子金禄易和刘知渊一岁多的幼儿刘双双、3岁的儿子刘成成就成了孤儿。

黑龙江双鸭山市法轮功学员吴月庆离开人世后,他的儿子吴英奇彻底成了孤儿。吴英奇10岁时,母亲因车祸去世;13岁时,即2007年12月23日父亲含冤去世;唯一的监护人他的姑姑吴月霞,于2007年9月28日被非法绑架后送往佳木斯非法劳教;饱尝人世间苦难的吴英奇,在14岁时被寄养在佳木斯孤儿院。

辽宁丹东福春少年唐诗雨,由于父母屡遭迫害,又经受五次非法抄家,其精神上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痛苦,导致心脏病复发,2003年5月25日含冤离世,年仅14岁。而当时,他的爸爸唐义清还在监狱遭迫害,连儿子的最后一面也没见到。随后,他的父母又多次被迫流离失所或被非法判刑。

时年上高一的黑龙江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陈英,于1999年8月16日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结果被当地警察押解返回,陈英不愿受其迫害,跳车逃生,却再次被警察抓捕,送往丰润医院。当晚6时左右,佳木斯市公安李政委说:“看不能活就拔了氧气!” 随后陈英被直接推进丰润火葬场冷冻。

被毁容的高蓉蓉遭迫害致死

她又渴又饿,身上插着导尿管,左腿打着牵引。恐怖、疼痛、饥渴包围着她,向不同的方向拉扯,企图把她撕碎。

沈阳鲁迅美术学院的出纳员高蓉蓉就这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她是一名法轮功学员,也是家中最小的女儿,于2005年6月16日在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急诊室去世,年仅37岁。

高蓉蓉的姐姐高微微参加2016美国首都华盛顿DC的7‧20烛光夜悼。(李莎/大纪元)

她的死,与鲁迅美术学院一名研究生的妻子有关。

2003年6月20日,高蓉蓉和这名研究生谈话,讲到中共对法轮功的构陷等。这名研究生把听到的事情告知了妻子,妻子随即向鲁迅美术学院告发了高蓉蓉。

随后,学院的领导、沈阳市公安局十处,还有市科教工委书记一起找高蓉蓉谈话。第二天早上,高蓉蓉被沈阳市公安局十处、她的住地所属派出所以及鲁迅美术学院,联合劫持到派出所。

2003年7月8日,沈阳市和平区公安分局非法判高蓉蓉劳教3年,把她送到沈阳市龙山教养院。一连串的噩梦就此开始。

2004年5月7日下午3点,高蓉蓉被该教养院二大队副大队长唐玉宝、队长姜兆华等叫到值班室,被连续电击6至7个小时。当时她的面部严重毁容,面部肿胀后眼睛只剩一条缝,嘴肿得很高变形,连与她朝夕相处的犯人都认不出她来了。

可迫害她的副大队长唐玉宝却大叫:“经文(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写的文章)从哪里来的?还不说?今天往死里整你!看看到底是你够刚,还是我够狠!”

当晚,她想:“我不能等死,我要把身上的伤带出去,让人们看到教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证。”她发现,身后的窗户上并没有加封铁条,拖着被迫害伤残的身体,努力从狱警二楼办公室跳下。但其被值班警察发现,从沈阳市军区总医院,辗转到公安医院;后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高蓉蓉从公安医院被转送到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五楼骨二科。当时高蓉蓉骨盆两处断裂,左腿严重骨折,右脚跟骨裂。

高蓉蓉曾留下录像:“今天是2004年5月25号,我现在身受重伤,在沈阳第一医科大学骨科二病房。现在门外有4个警察在看着我。”

经历3个多月的痛苦煎熬,从2004年8月9日起,高蓉蓉开始尿血、不能进食进水,眼窝塌陷,眼皮闭不上,人已经脱相。医院称其随时有生命危险,并一再下病危通知,但龙山教养院的上级主管部门沈阳市司法局拒不放人,声称死了也不让回家。

2004年10月5日,高蓉蓉被法轮功学员救走了!在严加防范下,居然让一个受了重伤的女子走脱了,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一听汇报,顿时气炸了,亲自插手实施报复。中共公安部将高蓉蓉走脱事件定为“26号大案”,因参与营救高蓉蓉而遭中共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受了残酷迫害。

2005年3月6日,高蓉蓉再遭绑架,其后高蓉蓉被送往马三家教养院。6月6日,她被马三家教养院从沈阳大北监管医院送到中国医科大学。6月12日,高蓉蓉的父母才得到通知,当时高蓉蓉已经昏迷不醒,全身器官衰竭,戴着呼吸器,骨瘦如柴。

据目击者说,高蓉蓉在医大抢救期间,很多不明来历不知道是哪个部门的人把医大所有的门都把守得严严的。2005年6月16日,高蓉蓉去世。

而在马三家教养院等辽宁各市教养院被非法判刑、或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不止高蓉蓉,甚至还有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2019年最新报告显示,中共仍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而且“活摘”罪恶正向全社会蔓延。

追查国际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月1日,十多年来对大陆移植医院的几十万份公开媒体报导、医生论文、医院网站备份和数据库资料的多轮搜索和分析论证,上万通电话调查,查获涉嫌参与活摘器官的有891家医院、9519多名移植医生。其中,全国二十多个医院医生亲口承认使用法轮功供体等。

另外,仅据明慧网披露出来的,截止2007年6月,已有4000多名法轮功学员曾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截止2013年迫害致死101人(不含张士教养院迫害致死6人,被列入洗脑班迫害致死的统计),迫害精神失常60人,迫害致伤、致残数百人,性虐待逾百人。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大连王云洁、赵飞,盘锦市盘山县李宝杰,抚顺秦清芳、邹桂荣,锦州张桂芝等。

2000年10月,中共前政法委书记罗干在马三家劳教所蹲点之际、薄熙来任辽宁省委时期,马三家劳教所的恶警,将18位女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任他们强奸,导致至少5人死亡、7人精神失常、余者致残。

许多女学员告诉亲人:“你们想像不到这里的凶残,邪恶……”辽宁本溪的法轮功学员信素华曾被绑架到这所邪恶的马三家劳教所二所迫害,她在揭露马三家劳教所的罪恶时,这样写到:恶警强奸女法轮功学员,狠狠地踹阴部,用三把牙刷绑在一起,刷毛冲外,在里面来回刷,电棍放入里面电等。

周向阳、李珊珊的故事

只有三面之缘,因为感动,不顾断绝父女关系的威胁,她选择了他,开始了不平凡的人生,也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2004年8月9日,33岁的天津法轮功学员周向阳,被非法判刑9年后劫持到天津市港北监狱。期间,经历关小号、轮番洗脑、强迫不让睡觉、用“地锚”(如图)等酷刑迫害,周向阳已被折磨得精神恍惚。

 “地锚”酷刑示意图。(明慧网)
“地锚”酷刑示意图。(明慧网)

此前,2000年初,周向阳因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而被劳教一年半,受尽折磨。这次被判刑,是2003年5月31日其再次被抓后。

周向阳一家都是法轮功学员,可当时他的老父老母被迫流离失所,大哥被非法判刑9年,嫂子被非法判刑3年,姐姐也被关过看守所,只有一位姐夫支撑着整个家庭探监的重担。

22岁的李珊珊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因被这一家人坚持真理的无畏精神所感动,李珊珊决定承担起到监狱看望周向阳的责任。

可是她与周向阳没有任何关系,除了都是法轮功学员,她被挡在了外面。由于被告知只有亲属才有权接见,李珊珊做了一个重大决定:和周向阳结婚,以亲属身份见向阳。

李珊珊的举动震惊了监狱,也震动了那些冷漠的人心。自法轮功被迫害以来,监狱接到的从来都是离婚诉求,这结婚诉求还是头一遭。

连续5个月的坚持,监狱终于让她以未婚妻的身份接见。李珊珊带着玫瑰花去见了那个刚毅的男子,她的未婚夫周向阳。虽然坚持每个月都来看李向阳,可李珊珊每次还是受到狱警的百般刁难。

狱警收走了李珊珊的玫瑰花,却没给周向阳,周向阳则看到了珊珊的一颗真诚善良的心。获得自由后向阳曾说:“那支玫瑰不只是代表着情感,那里包含着多少无私和勇气,多少理解和支持,多少光明和希望,我也没有什么语言再去形容我的感受。虽然我没能看到那支玫瑰,但她已经永远盛开在我的心里……”

2006年1月,中共将迫害的魔爪伸向了李珊珊。她被国保警察跟踪,骚扰恐吓不断。3个月后,天津南开区国保大队长带人无故抄家,并将她刑事拘留30天、转监视居住15天,后被非法劳教一年3个月。

时年25岁的李珊珊虽经历着劳工奴役和暗无天日的寂寞难熬的日子,但她无悔,因为“想的是(在)为向阳这样的好人讨还公道”。

这是李珊珊第三次被抓。第一次是在1999年7月20日之后,19岁的珊珊和妈妈一起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非法关进唐山市拘留所,几天后神奇走脱。后来,李珊珊又被抓回看守所,关了将近一年时间。

2007年5月7日,李珊珊劳教到期的前一天,天津国保局头目到劳教所找珊珊,逼她放弃对周向阳的帮助。珊珊郑重地表明自己的态度:“从人道讲,作为普通朋友有难还要去帮助,更何况我现在是他的未婚妻。”

李珊珊的父亲,由于害怕女儿有危险,三次以断绝父女关系,逼迫她放弃这段感情,但李珊珊始终坚持。

她说:“我坚守着这份美好的情感,心无旁骛。我坚信,为向阳这样诚实、稳重、有信仰、坚忍高尚的人,付出再多也是值得的。”

周向阳已于2006年底,从港北监狱转到天津市第一监狱,2008年6月30日又被送回港北监狱,一再经历关小号、24小时“地锚”等酷刑迫害,同时禁止任何家属见面。周向阳连续绝食了一年多,经历了四季。冬天,有时狱方不让他穿棉衣,有时给他特别脏的被褥,上边血渍、尿渍、脓渍到处都是,散发着恶臭。

2009年4、5月,周向阳两次被送往新生医院和监狱内部医院急救,最后在奄奄一息的情况下被保外就医。2009年7月28日,周向阳被接回家,176cm的他,当时体重只有七八十斤。

经过阅读《转法轮》(法轮功主要书籍)、炼功,一个多月后,周向阳体重增加到103斤。经历了九死一生的周向阳,出狱后仍是质朴、忠厚,很快得到了亲朋好友,特别是李珊珊父亲的认同。

2009年10月26日,周向阳和李珊珊办理结婚登记,这对患难青年终成眷属。李珊珊没有跟周向阳提任何物质上的要求,为了节约钱,他们甚至连婚纱照都没照过。

法轮功学员周向阳与李珊珊夫妻。 (明慧网)

两人格外珍惜这段姻缘。因经济情况不大好,李珊珊不舍得给自己花钱,但给周向阳买东西都是买质量好的;工作时间比丈夫长的李珊珊偶有时间时,给李向阳做一点好吃的,李向阳吃饭快,每次吃完一半,总留一半给妻子,妻子则把多出的一半拨回,非叫丈夫吃完不可。

没想到,2011年3月5日,唐山市国保大队便衣警察突然上门抄家,将他们夫妻双双抓走,并抢走现金13,000元和价值10,000多元的个人物品。

李珊珊被拘留15天后转到当地“洗脑”班;周向阳被刑讯逼供,并下落不明。2011年3月24日,李珊珊被释放;周向阳则再次被送往天津港北监狱。港北监狱副监狱长李国宇说,周向阳一直不吃饭,由于之前身体未恢复好,胃、脾、肾衰竭,尿血,随时有生命危险。

李珊珊一边独自经营着摊位,一边又开始了为周向阳申诉,并写下了感动社会的公开信——《一对年轻人的苦难经历:七年等待 九年冤狱》,引发秦皇岛昌黎县2300名民众的联名救助。

2011年10月29日,唐山国保警察把李珊珊劫持到丰润洗脑班监禁,后又将她非法劳教2年。

4个月后,周向阳出狱。 2012年5月24日,周向阳和律师赶来石家庄看望李珊珊,劳教所却阻碍见面。从那一天起,向阳又走上了为妻子申冤的道路。明白善恶的家乡人为营救她签名按手印的达5291人。

2013年10月28日,李珊珊本该被释放,但是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却说,11月8日才会释放李珊珊。

为营救儿子周向阳,王绍平与丈夫周振才穿状衣鸣冤。(明慧网)

可是苦难远没有结束,2015年3月,他们短暂的团聚再次被打断。这次,周向阳被诬判7年,被关入天津滨海监狱;李珊珊被诬判6年,被关入天津女子监狱。

这次被抓后,周向阳一直绝食抵制迫害长达3年半时间。每天,包夹(全天贴身监控法轮功学员的刑事罪犯)用担架抬着周向阳去监狱的医院灌食。长期的绝食和强制灌食,2018年年满45岁的周向阳看上去苍老、虚弱。

李珊珊母亲多次去监狱探望女儿,却因她也是法轮功学员而被狱方刁难,不许见面。有一次,不修炼的父亲被允许和女儿见一面。李珊珊出来时,身边有两个包夹跟着。

2017年8月6日,周向阳的母亲王绍平在赶集时告诉他人法轮功的美好以及自己一家人被中共迫害的经历时,遭警察绑架。周向阳的父亲周振才也被非法绑架,后因高血压,体检不合格,才被“取保候审”回家。

八旬老人被迫害致死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从幼儿到少年,再到青年、中年,最后到老年,都不放过。

明慧网2019年1月16日报导,2019年1月11日上午,山东省招远市82岁的法轮功学员郭振香,因在一公交站讲法轮功真相,遭梦芝派出所警察非法绑架。11日大约10时,郭振香的家人接到派出所电话,叫去派出所一趟。

家人去后,派出所警察告知家人,郭振香已去世。而郭的遗体已被派出所警察私自送到招远殡仪馆。警察还追问家人,郭振香老人的真相资料是从哪里来的,平时都和谁联系等,以此威胁家人,还让家人在所谓的“口供”上签字。

5月16日,来自欧洲、亚洲、南美洲、北美洲、非洲、大洋洲六大洲的逾万名法轮功修炼者,聚集在纽约曼哈顿,游行庆祝法轮大法洪传27周年。(爱德华/大纪元)

家人听后无法相信。郭振香早晨出门时,还身体健康、一切正常,仅仅几个小时就失去了生命?!

警察称是老人自己得病死的。可事实上,郭振香老人从修炼法轮功以来,身体一直健康无病,被抓到梦芝派出所的当日毫无有病的迹象。若真是“因病去世”,为什么不及时通知家人去医院看望?为什么老人去世后,也不通知家人去料理后事?

郭振香老人的死,是梦芝派出所的警察直接导致的。

郭振香老人在世时,曾多次被非法绑架、抄家。2018年9月,郭振香在城东大秦家集市上讲法轮大法好的真相,遭便衣警察绑架,当天回家。

2016年12月21日上午,招远国保大队警察到时年80岁的郭振香家进行非法抄家,把郭振香老人家的电脑、她儿子的电脑、几本法轮功书籍、多本台历、若干真相资料等私人物品强行拿走,还逼问资料的来源。

2016年12月16日上午,郭振香和65岁康延美两位老人在街上给人讲法轮功的真相,被招远市泉山派出所警察绑架。康延美被非法关押到招远看守所;在非法抄了郭振香女儿的家后,郭振香老人被放回了家。

2016年6月10日,郭振香和康延美在公园向游人讲真相时,被泉山派出所警察绑架。郭振香当天被释放,康延美被劫持到招远市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

除了郭振香,还有其他老年法轮功学员含冤而死。山东济南市87岁的法轮功学员王洪章老人于2019年1月21日含冤离世。这位饱经风霜的老人,熬过了冤狱酷刑折磨,却因生活困顿、精神压抑而辞世于家中。直至去世,这位济南钢铁集团退休工程师也没得到应有的待遇。

重庆社会工作职业学院(前重庆市民政学校)副教授张鲁元,因修炼法轮功屡遭中共迫害,曾被非法劳教一年,遭受到残酷折磨、伤痕累累,多次被骚扰、非法抄家、洗脑迫害等,致使她常年处于惊恐、惊吓之中,身体每况愈下,于2018年5月左右含冤离世,终年76岁。

据明慧网信息统计,在2018年被中共绑架的4848名法轮功学员中,至少有403名是65岁以上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年龄最大的90岁。在4217名被中共骚扰的学员中至少有180名是65岁以上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年龄最大的91岁。

2016年上半年至少有32名70岁以上老人被中共非法判刑。如因诉江辽宁朝阳市凌源79岁的刘殿元被非法判重刑11年;河北涞水县82岁的老太太杨术兰被判2年,缓刑2年;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80岁刘淑珍被非法判刑3年;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75岁的张心鉴被判刑5年。

再例如,黑龙江齐齐哈尔的赵秀芝(78岁)、李桂芝(76岁)、李凤琴 (72岁)、彭淑容(70岁)等人,因在小区内贴了几张“法轮大法好”和“全民起诉江泽民”的黏贴,被非法判刑3年到3年半。#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9-07-08 9: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