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没组织不恐惧 香港年轻人成抗争中共主力

示威者在没有任何组织领导的情况下,自动地发起形形色色的抗争活动,其主体为年轻人,甚至是1997年之后出生的新一代。(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212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7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周慧心采访报导)香港6月初开始的反送中运动持续升温,除了香港民阵发起的几次大游行外,示威者在没有正式的组织和领导的情况下,自动地发起形形色色的抗争活动,其主体为年轻人,甚至是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后出生的新一代。

这些抗议活动包括:短时间筹集几百万港元在国际媒体购买头版广告;到多国领事馆请愿;包围立法会、警察总部;围堵税务局大楼等等。

这些抗争都是没有正式组织、没有领导的自发行动,示威者通过网络平台响应号召,组织和参与行动快速的示威活动。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对大纪元记者表示,现在香港学生都有加入社交群,比如Line、WhatsApp,或者是Telegram,他们在这些群组中进行讨论。

6月21日晚上,当包括学生在内的一万多名抗议者包围香港警察总部时,许多人收到了一系列的Telegram信息,其中一则是建议抗议者保持冷静,不要使用暴力,另一则是提醒大家警惕:“要小心360度的监控录像头”。

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徐洛文(Lokman Tsui)表示,在香港最近的抗议活动中,Telegram是抗议者主要的通讯和传播工具。“这是进行群聊最有效的平台,可以同时吸引成千上万的参与者。”

陈姓大学生对BBC表示,在这些群组中,有的发言者可能背后有政治力量,但他们认为参与者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才作出行动的,不会轻易被煽动。

香港土生土长的周同学对BBC表示,这是她第一次参加社运,“有些前人的经验是很有用,例如大家讨论眼睛中椒(胡椒喷雾)怎么办,被人拘捕的时候要怎样做,每次示威需要什么物资等等,很多较年长的示威者,看起来都很熟练。香港人愈来愈会抗争,我们每个人都变成抗争专家。”

一位香港商人刘先生对大纪元记者说,这批走在抗争前线的学生,大都是成长于主权移交后的香港,对港英时代几乎没有印象。他们感受到本来属于他们的权益正在不断地被剥夺,看不到未来,忍无可忍,故奋起反抗。

“香港的学生,是世界上最文明的群体之一,故他们抗争的手法,亦令前辈大跌眼镜,自叹不如。学生与示威者没有暴力。抗争以来,没有一家店铺、车辆被砸,进入立法会后保护图书、文物,付款后取饮品。”

他说:“港人已经付出三条年轻的生命,也有政治犯在监狱里或流亡中,冲击和最后留守立法会的是一批年轻的‘死士’,连前途、家庭、生命都可以不要,何惧秋后算账?人在做,天在看!”

香港年轻人不惧怕中共

王军涛认为,香港毕竟跟中国大陆不同,它有自由的网络、媒体,更重要的是,香港人的饭碗没有被中共控制。

他认为,1989年六四运动被中共镇压住的不是坦克,而是“饭碗”。他说,当时中共把坦克开上主要街道的时候,事实上它激起更大的民愤,老百姓开始在各个方面酝酿更大的反抗。

当时,大陆主要是国营企业,被中共控制,很多北京人是靠这个“铁饭碗”的,单位如果不发工资就会把人给卡死了,他说:“那时候住房还没改革,住房都是共产党控制的,所以你要不想没饭吃,没房子住的话,你就得到共产党这儿来接受它的调查。”

他表示,香港是个国际大都市,大部分的工作跟大陆没太多关系,香港人自己挣钱吃饭。另外,长期在港英管控下的香港人,养成了跟人类文明接轨的政治文化,他们的政治素质比较高,“说实话,即使最英勇反抗的(大陆)人,在骨子眼里对中共的镇压都有一种深深的恐惧,也就是说,做什么事都要想它会不会镇压。香港年轻人就不会。”

另外,开放的网路、发达的自媒体,让香港的年轻人更容易了解真相,认清中共的邪恶,他们知道只有远离中共才能自由。#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9-07-04 2: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