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709”律师谢燕益与妻子原珊珊

一个被监控15年的中国家庭(3)

作者:郑仁禾

“709”律师谢燕益近照。(原珊珊提供)

“709”律师谢燕益近照。(作者提供)

人气: 2241
【字号】    
   标签: tags: , , ,

他依法去起诉一个违法之人,从此被这个国家监控。

妻子给他看了网上的一张照片,没想到所引发的事件,成为“709”大抓捕的导火索。他因此被监禁酷刑,而他的妻子和家庭,长期处于严密监控之下。

走过“709”,监控打压依旧,但走出伤痛的他们,也走出了恐惧。这对夫妻的经历说明,任何以国家之力的残酷镇压,无论多么貌似强大,都无法征服人性中的良善与勇气,正义必将昭然。

续前文: 二、如果你是谭嗣同的妻子,你怎么办?

这次,他们监控的是珊珊和孩子

恐惧的不只是珊珊,整个朋友圈都特别恐惧。提到谢燕益,有的不说话,有的退群,还有的,把谢燕益的号从群里踢出去了。

“他触犯了那一条法律?”珊珊问谢燕益的律师朋友,不知道。她问谢燕益的母亲,她是老律师了,也不知道。“他们把我儿子弄到哪去了?”谢燕益的母亲经常自言自语。

抄家那天,邻居都知道了。每次出门,上下楼按电梯之前,珊珊都会看电梯控制盘上的数字是否在动,如果动就是有人在上下电梯,她就躲起来。等人走了以后,她再进去。

深夜,她下楼找个黑一点的地方,她认为没人看到的地方,一个人坐着,吹风。她感觉自己就像一块木头,或是像一块石头,风吹到身上,她感觉都能够弹过去。

谢燕益消失了,楼下的国保多了起来,这次,他们监控的是珊珊和孩子。

2016到2017年,谢燕益家地下车库里的监控人员及无牌照车,原珊珊手机拍摄。(作者提供)
2016到2017年,谢燕益家地下车库里的监控人员及无牌照车,原珊珊手机拍摄。(作者提供)

儿子很小就知道“国保”这个词了,看到警车、警察,他们就会拽住珊珊的衣服或手,比平时跟得更紧。

他们很难理解:“警察都是抓坏人的,那爸爸为什么被抓了?”

当妈妈的面,儿子们从来不哭。一次,学校里有同学说“你爸爸被抓了,你们家是坏人”,睡觉时,哥俩聊起这事,就在被窝里哭了。

2016到2017年,谢燕益家楼道里的监控人员,原珊珊手机拍摄。(作者提供)
2016到2017年,谢燕益家楼道里的监控人员,原珊珊手机拍摄。(作者提供)

三、“他这样的人,就应该多有一些孩子”

睡觉的姿势是被规定的

他睡觉的姿势是被规定的:必须平躺,双手放在被子外的身体两侧,不可以握拳,脚必须露在外面。如果不符合规定,就不允许睡了。两名武警,各站在他的头脚两侧。排大便时,也是一个站厕所里面,一个站外面。

对警察来说,他身体的任何反应,都是非常重要的情报。眨一下眼睛,打个哈欠,一个表情,都会被记录在本子上,五到十分钟记录一次。

禁止随意走动。禁止说话。24小时都关着窗帘。

狱医说:“你血压高”,于是谢燕益被强迫吃药。不吃就灌,每次吃完药,狱医就要把手电照进口腔,“咽下去了吗?”

一次,谢燕益要求修改笔录,被扇耳光。因为不同意官派律师,谢燕益每天必须坐墩子16小时,双手被要求放在膝盖上,后背挺直,双脚并拢。很快他的下身就肿了,大小便都很难排出来。

自杀是不可能的。桌角、床脚、椅子都包成圆形,连牙刷把和勺把都是球形的橡胶制品。只有写自己罪状时,才可以碰软包的桌子。

武警也是被监控的,他们向外传递信息,都是对着监控器,打专用的一套手势。在高清监视器后面,无死角摄像头24小时监视监听。

每次专案组人员进出后,门便像冷库的门一样,无声地封闭了这个软包四壁的小房间,这就是所谓监视居住。

担心父母,担忧怀孕的妻子,谢燕益非常后悔自己当时的态度,担心“很傻很天真”的妻子会把孩子打掉,“那是杀生啊”。他不被允许写家信,经过72小时的绝食抗争,他才争取到给妻子写信的机会,他请求妻子原谅,鼓励她把孩子生下来。

原珊珊与三个孩子。(作者提供)
原珊珊与三个孩子。(作者提供)

“他这样的人,就应该多有一些孩子”

珊珊根本就没有接到这封信。

几乎每个人都劝她打掉孩子。房无一间,地无一垄,什么都没有,丈夫又失踪了,还要生孩子!而且已经有了两个儿子了,再来一个,生活压力太大了。

但珊珊觉得,有正义感的人,就应该多些后代,支撑这个社会。他关心的都是珊珊从来没有想过、没有听过的:社会哪哪不公平了,谁不依法了,哪制定的法律违反宪法了等等。身边的人,还没有一个像谢燕益这样的。

“谢燕益这样的人,就应该多有一些孩子。”她觉得对谢燕益最大的支持,就是把孩子生下来。

其实,更多时候,她也是没精力去考虑孩子的事,没能力去应付不断变化的身体,每天,她只是机械地满足身体的必需。

谢燕益失踪四十天后,谢燕益的母亲突然离世,之前没有查出过任何病症。

第二天,珊珊请求谢燕益回家奔丧,无果。她就穿上孝服到了天津市公安局,孝服上写着“谢燕益不孝罪死罪 回家见母最后一面”。在大门口,她站着,期待能有“领导”路过看到,过问此事,至少,她能知道谢燕益的下落啊,人到底在哪儿?

几个警察拖她进了警车,她被带到天津越秀路派出所做笔录。之后她又被带进一个没有监控的房间,三十多个警察把她围住了,骂她不要脸,“要是文革,你这样的就直接拉出去毙了!”

在接待室的一张椅子上,她被看管了三天,第二天没有水,没有饭,也不让她上厕所。直到婆婆遗体火化了,才让她回北京。那时她怀孕二个月,警察是知道的。

她想不起来自己是个孕妇,回家还要骑着电动车去买菜,两个儿子早上去上学,中午还要回家吃饭。

怀孕过程中,她吃饭都不按时。有时儿子给她拿水果吃,有时儿子还给她弹琴,“妈妈,我给妹妹做胎教。”

在儿子面前,她从来不哭。儿子看不见时,她一扭头,像变脸一样,瞬间满脸就都是泪了。(待续)@* #

2016年5月,泪流满面的原珊珊在天津第一看守所接待室。(作者提供)
2016年5月,泪流满面的原珊珊在天津第一看守所接待室。(作者提供)

点阅《一个被监控15年的中国家庭》全文。

责任编辑:苏明真

评论
2019-07-09 9: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