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晓辉:中共炒作的这个英国人有何背景

法轮功学员参与今年香港七一大游行,队伍中“解体中共 结束迫害”的巨型向天横幅震撼人心。(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856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7月05日讯】在中共媒体开足马力,竭力诋毁香港民众7月1日的抗议行为,并将极有可能是中共利用黑恶势力破坏立法会内设施的行为栽赃给香港民众之时,在国际社会纷纷声援港人、并有目击者披露中共特务的丑行之际,心底发虚的中共当局找来了一位所谓的英国“政治家”为自己站台,为自己的行为辩护。

7月4日,大陆多家网站以及中共海外媒体凤凰网、《星岛日报》,相继报导了英国人乔治·加洛韦(George Galloway)的说辞。报导指,加洛韦在7月1日接受俄罗斯RT新闻网采访时表示,香港一直都是中国的,从来不是英国的,也从来没有合法成为英国的一部分,因此香港问题是中国内政。“没有任何人会容忍本国立法机关遭冲击、插上外国国旗。”他还称,“非常确定香港一系列事件有外国势力参与其中,这是一场‘颜色革命’。”加洛韦声称,英国的确参与及介入了这次运动,目的是制造麻烦。

如果将加洛韦的名字和国籍隐去,他所言完全与中共的调子一模一样。而加洛韦所批评的乃是,英国外交大臣亨特(Jeremy Hunt)“干涉”香港事务,支持“暴力违法者”。

的确,香港历来都是中国的。不过,加洛韦大概与中共一样,不仅选择了故意的失忆,即有意忘记香港当年是在怎样的条件下回归(主权移交)的;而且也选择了缺乏可信度的诬蔑之词。不妨重温下亨特7月2日的声明:“英国1984年签署了具有国际约束力的法律协议,确立了‘一国两制’规则,确立了香港人民的基本自由。我们坚定地支持那项协议,坚定地支持香港人民。如果具有国际约束力的法律协议得不到尊重,将会有严重的后果。”

“一国两制”原则难道不是中共同意的?相关的法律协议难道不是中共当局签署的?邓小平说的“五十年不变”,现在才多少年,就要剥夺香港人的自由民主的权利,强行推出《逃犯条例》,难道邓小平当初说的是假话?香港人在行使民主的权利,为何北京当局非要将他们的和平抗议视为“暴力行动”,并动用警察和中共便衣过度使用武力?英国政府要求北京当局尊重协议,有何问题?

显然,无理的是中共当局,而坚定站在中共立场的加洛韦又是何许人也?

资料显示,加洛韦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英国第一个愿意与“爱尔兰共和军”政治组织“新芬党”领袖亚当斯当众握手的国会议员;也是英国国会中唯一的一个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和巴勒斯坦领袖阿拉法特的忠实支持者。

“9·11”事件发生后,他还撰文坦言“世界上某些地区的人们认为,‘9·11’事件完全是美国自食其果”。此文一出,立即激怒了所有的美国人和不少亲美的英国人,他因此被斥为“恐怖分子代言人”。

不仅如此,加洛韦还是英国公认的“萨达姆的老朋友”。1994年,他冒着被英国工党开除出党的风险飞到巴格达,与萨达姆见面握手,并且当面称赞萨达姆说:“先生,我向你的勇敢、你的力量和你的洞察力致敬!”这话随即在整个西方掀起了轩然大波。

2002年8月加洛韦又跑到巴格达地下50米深处与萨达姆见面,萨达姆表示他决不会投降,而对于“侵略者”,伊拉克人民会从“街头、房顶上狠狠打击”。95分钟的长谈让加洛韦感受颇深,他回国后立即撰文,称他替伊拉克说话是为了伊拉克广大民众的利益,并非为某一政权。让他失望的是,萨达姆在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中,非常狼狈地被美军俘虏,2006年被绞死。

2003年,英国《每日电讯报》曾经援引一份伊拉克官方文件,指加洛韦从伊拉克石油产业中每年至少非法获利37.5万英镑。加洛韦因此受到了多方财产调查和媒体的追击,并被暂停了工党议员的资格,接受党内的调查,看他是否损害了工党的名誉。10月,他被开除工党党籍。

2005年5月,加洛韦自组反战的“尊敬党”赢得了一些选民的支持,而重新成为议员。不久,美国参议院调查委员会连续公布了两份报告,指责萨达姆政府当年以提供石油份额的形式,贿赂一些国外高级官员以换取他们的支持。加洛韦就在受贿者的名单上。报告指,加洛韦是作为得到好处的回报,才始终支持萨达姆政权,并在20世纪90年代多次会晤萨达姆,反对联合国对伊拉克实施制裁。对于上述指控,加洛韦坚决否认,并前往美国大闹美国国会。

2009年3月,加拿大联邦法庭作出裁决,支持加拿大边境服务局拒绝英国议员乔治·加洛韦入境的决定。理由是加洛韦向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领导的加沙当局提供物资,而哈马斯在加拿大被列为恐怖组织。

被中共媒体大肆宣扬的加洛韦是怎样的人物,至此大致有了一个基本轮廓,那就是他是世界“恐怖分子代言人”,支持古巴、哈马斯、萨达姆。因此,他支持与上述同属一丘之貉的中共政权也就丝毫不奇怪了。

2017年11月10日,网上一篇题为“对乔治·加洛韦捍卫共产主义的分析”(An analysis of George Galloway’s  defence of communism)的文章解析了加洛韦所为的背后。

文章以加洛韦先生出现在BBC的周日政治访谈节目,为苏联革命辩护作引子,称他的客户名单看起来相当虚弱:苏联解体了,萨达姆让他很失望,卡斯特罗也死了,而古巴沦为一个乞丐国;叙利亚的阿萨德和伊朗的领导人势力正在减退;(前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躺在坟墓里,而他的同胞则正在挨饿。

在这种情况下,加洛韦需要一个新的赞助者,“像一个喝醉酒的妓女一样前进”。而他新的目标正是中国(中共)。加洛韦认为,中国(中共)在俄罗斯革命中证实了自己的力量,其惊人的增长就是其成功的证据。(不要介意中国和苏联之间的旧分裂,不要介意共产主义对中国混合经济的批评;不要介意历史。)

文章指出,身为左翼的加洛韦,之所以宁可忽视百万饥饿、受折磨和杀戮的工人,而赞美极权政权下的经济,是因为他与欧洲著名的左翼、自称“不悔改的共产主义者”的霍布斯鲍姆的观点近似,即如果再创造一个共产主义国家还有2000万人死,那么2000万就是值得付出的代价。

替中共站台的加洛韦与中共究竟有怎样的瓜葛,其本人最为清楚。只是炒作加洛韦的中共此时不清楚,现在拉加洛韦出来站台,这恰恰预示了中共自己离倒台不远,这一定是大概率事件,毕竟他的那么多客户都一个接一个地玩完了,中共还能例外?冥冥中自有天意。#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9-07-05 6: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