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709”律师谢燕益与妻子原珊珊

一个被监控15年的中国家庭 (6)

作者:郑仁禾

2019年7月,刚刚搬家的谢燕益一家。(作者提供)

2019年7月,刚刚搬家的谢燕益一家。(作者提供)

人气: 1981
【字号】    
   标签: tags: , , ,

他依法去起诉一个违法之人,从此被这个国家监控。

妻子给他看了网上的一张照片,没想到所引发的事件,成为“709”大抓捕的导火索。他因此被监禁酷刑,而他的妻子和家庭,长期处于严密监控之下。

走过“709”,监控打压依旧,但走出伤痛的他们,也走出了恐惧。这对夫妻的经历说明,任何以国家之力的残酷镇压,无论多么貌似强大,都无法征服人性中的良善与勇气,正义必将昭然。

续前文» 五、“他监控我,比我还恐惧”

六、“我一定要做,哪怕再进去”

“我一定要做,哪怕再进去。”

国保走了,朋友也走了。晚上,在两张床拼起的大床上,孩子都睡了,他们一夜未眠。

谢燕益搂着珊珊。黑暗中,珊珊紧张地看着丈夫,听他一字一句地说了在里面的经历及听到的酷刑,“我回来的目的,就是要曝光酷刑,哪怕再次被抓”。珊珊一阵阵起鸡皮疙瘩。

他说在里面他对自己有个承诺,一旦出去,一定要第一时间披露酷刑,否则,他觉得对自己没有办法交代。如果因为这个事被抓,希望她和孩子的心理正常,对他不要付出太多。

珊珊感到,恐惧又来了。

其实下了决心之后,谢燕益自己也非常害怕。出来之前,他受过无数次威胁:不准见记者,不准曝光,不准写文章,“如果你曝光和乱说乱动,还会把你抓回来!”

一家人的团聚来之不易,选择确实是艰难的,他感觉,又要一个人去面对一个世界了。

曝光酷刑 接受采访

三天后,还没有走出恐惧的谢燕益,向外界曝光了酷刑的事情,“任何代价都不能用良心来交换吧,这是我最终做出决定的理由。”

国保经常约谈;在他家不到六米的正对面,住进了大批不明身份者,24小时透过猫眼张望;他家出门的必经之路,也有人员盯梢。

在监控下,谢燕益在小区空地教女儿学习走路。春天的风很大,阳光也很好,女儿不断跌倒,不断地又爬了起来。

“709”律师谢燕益和女儿近照。(作者提供)
“709”律师谢燕益和女儿近照。(作者提供)

BBC采访。记者到家不到十分钟,楼下就迅速围了三十多人,离开谢家时,这群人围住了摄制组的车,他们用力敲打车窗,喝令开车门。警察赶过来了,一个小时后,摄制组终于被允许自由离开了。

丈夫的变化

珊珊还是发现了丈夫同以前不一样的变化。

洗澡水烧开了,她让他赶紧关上,要不然烧开锅了!他说:会不会烫着我呀?他以前一直用这个热水器洗澡。“他把外面生活的这些东西,全忘了,都不记得了。”她说。

现在谢燕益雷打不动的,就是每天打坐二个小时,回来三年,从未间断。

谢燕益认为,以前他只是天性中的一种正义感,经过“709”这个大劫,律师这个职业,已经被他看作一个生命的选择,一个信仰的持守了,“这是一个要不断放下很多东西的过程”。

谢燕益也发现了妻子同以前的不同,自“709”之后,“她像换了一个人”。

参加“709”家属“我可以无发,你不能无法”剃头活动后的原珊珊。(作者提供)
参加“709”家属“我可以无发,你不能无法”剃头活动后的原珊珊。(作者提供)

妻子的变化

谢燕益不愿意妻子抱着女儿到处去抗争,作为父亲和丈夫,他希望各种纷争尽早结束,希望她回归家庭,跟孩子们过平平静静的生活。但现在,他也知道这几乎是奢望了。“709”最后一位律师王全璋还在监禁中,自己的律师执照也被注销了,社会不公每天都在发生,纷争何时能结束?

他越来越相信善的力量,相信爱的力量,他为女儿起的名字是谢信爱,信仰的信,博爱的爱。老大、老二的名字也是谢燕益起的,一个叫谢乡仁,一个叫谢仁来,主要是取了一个“仁”字,就是仁者、仁爱、仁心,他觉得这个“仁”字应该贯穿在人生的整个过程。

如今,珊珊的微信头也用了丈夫的座右铭:“人生的一切磨难乃至生死,不过是修行觉悟的契机。”

自己关注的一张照片,竟然引发了涉及几百位律师的全国大抓捕,和谢燕益一样,对此珊珊也从未后悔。她终于明白:如果你不关心政治,无所不在的政治就会关心你。

徐纯合的老母亲后来死于车祸,这让珊珊非常难受,想起福利院的那三个孩子,他们心里一直非常愧疚,因为已经无力帮助他们争取更好的生活了。

只要我们家五口在一起,哪都是家

从2003年国保搬沙发在家门口睡觉,15年来,换了几茬的国保,已经被谢燕益叫成“国保兄弟”了。门口监控的居委会大爷大妈,也已经成了这个家庭生活的一部分。

2016到2017年,谢燕益家楼道里的监控人员,原珊珊手机拍摄。(作者提供)
2016到2017年,谢燕益家楼道里的监控人员,原珊珊手机拍摄。(作者提供)

就在谢燕益对监控习以为常、熟视无睹时,他们又被逼迁了。

2019年6月28日,珊珊在微信上发布了帖子:《老公,你要是看到这个帖子,不要着急啊》。她述说原房东在片警压力下,逼她马上搬出,一天都不能延。而她定好的房子,已经搬进去,房东又逼她把东西搬回。她再联系中介找房,得到了统一回复,“片警通知:不许把房子租给谢燕益、原珊珊一家。”楼下,又出现了居委会安排的大爷大妈,监控跟踪她和孩子的行踪。

出差在外的谢燕益,不得不放下手中工作,深夜往家赶。家里狼藉一片,满地都是被搬走又被搬回的大包小裹……小女儿见到爸爸,显得异常亲密,两个儿子瞪着眼睛追问:爸爸,怎么办?我们往哪儿搬?

2019年7月,刚刚搬家的原珊珊和三个孩子合影。(作者提供)
2019年7月,刚刚搬家的原珊珊和三个孩子合影。(作者提供)

虽然身体行为被监控着,我们的思想却是自由的

在网友帮助下,他们启用了一个新号码,联系到一租房人。第二天一大早,珊珊骑着电动车,穿过监控的大爷大妈,在密云区跑了四十分钟,甩掉盯梢,然后才去与新房东成功签订合同,拿到钥匙后迅速入住。没想到二十分钟后,居委会的人,又推开了她新家的门……

虽然来回搬,来回搬,但珊珊认为,“现在怎么也比原先好多了”,睡的床虽然还是房东的,但被子是他们自己的,他们还有了最贵的一个家具——钢琴。

家的含义对珊珊来说,并不是那种固定的房子,“我们五口人在一起,无论在哪,哪都是家!哪怕是吃顿饭,那个饭店都可以成为我们的家。只要我们家五口在一起!”

“709”律师谢燕益一家五口近照。(原珊珊提供)
“709”律师谢燕益一家五口近照。(作者提供)

不管别人日子过得怎么样,珊珊觉得自己很幸福。现在她才明白以前丈夫常说的,他所努力的,“也是让她和孩子将来有更大的空间,过得像一个人”;而且,虽然仍处于这个国家无所不在的严密监控中,“但我们的思想,却是自由的!”@*

(全文完)

点阅《一个被监控15年的中国家庭》全文。

责任编辑:苏明真

评论
2019-07-13 5: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