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省府石油公司互相指责 卑诗油价何时下跌?

Vancouver

温哥华汽油价高居不下,令驾车人士叫苦不迭。图为温哥华市区车辆。(Mark Woodbury/flickr)

人气: 13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陶子丰温哥华综合报导)温哥华地区居高不下的油价,让驾车人士叫苦不迭。油价最高时甚至冲到每升1.70加元,长期在每升1.50加元到1.60加元之间波动。卑诗省的油价也是全国最高。只要看看晚间油站关门前的折扣时间里,各油站前大排长龙的车队,就知道这个民生问题已经多么严重。

为什么卑诗省的油价如此疯狂地波动?随着普通汽油的价格在5月中旬攀升至每升1.70加元,省长霍谨(John Horgan)坐不住了,下令进行调查,省政府遂要求卑诗公用事业委员会(BC Utilities Commission, 简称BCUC)调查油价问题,多家燃油和天然气公司被要求提供数据。但情况并不是那么简单。

4月20日,大温哥华地区的油价再一次打破几天前创造的纪录,达到了$1.729/升。图为ESSO加油站当天的油价。(童宇/大纪元)
4月20日,大温哥华地区的油价再一次打破几天前创造的纪录,达到了$1.729/升。图为ESSO加油站当天的油价。(童宇/大纪元)

石油公司拒绝卑诗省府调查要求

据本地英文电台News1130报道,卑诗公用事业委员会在调查时,要求石油和天然气公司“提供自2015年1月以来每升汽油和柴油的月平均利润信息(如果可能,按等级提供)”,但是,帝国石油(Imperial)、壳牌(Shell)和 赫斯基(Husky)这些石油公司都拒绝透露各自的零售利润数据,借口是这些都属于各自的“商业敏感信息”。

帝国石油的回应是:“鉴于这些信息的商业敏感性,以及披露该信息对帝国石油市场竞争力产生的可能的影响,帝国石油恭敬地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壳牌公司也做出礼貌恭敬的回应:“……由于此类信息具有商业敏感性和保密性,壳牌公司无法接触同行的数据,也不能提供壳牌公司自己的数据。”

在乔治王子城(Prince George)炼油的赫斯基加拿大公司(Husky Canada),不但不给数据,还把油价高涨的责任推给了劳动力成本与水电价格的同时上涨,同时还指责省府推行的新雇主医疗税以及信用卡费、房地产和租赁费用等,也推高了成品油的价格。

虽然7-11和Super Save 给出了他们的数据,但这些信息已经在提交给卑诗公用事业委员会时被做了“编辑”,可想而知,就算有公司提供相关信息,在商业保密的要求下,也只能是“编辑“过的数据。

省长解释碳税与汽油价关系

反过来,许多石油生产商都指出卑诗省实行严格的低碳要求是油价高涨的一个因素,而燃料税偏高也是导致汽油价格偏高的一个因素。

省长贺谨在接受采访时对此做出辩解。他告诉记者说,每升汽油只增加了1分钱(0.01加元)的碳税,而加油站售出的成品油的价格却上涨了4毛钱(0.40加元),也就是说,油价上升的幅度是碳税的40倍!

根据汽油价格分析师近期预测,9月14日这个周末温哥华地区汽油价格将出现小幅下跌。(Shutterstock)
卑诗油价和碳税,究竟是什么关系?数据显示,油价上升的幅度是碳税的40。(Shutterstock)

居民认为省府大可不必调查

本月3日,卑诗省就业、贸易及科技听厅长赖赐淳(Bruce Ralston)在得知大多数石油公司拒绝与政府合作之后,表示他“感到失望”。赖赐淳说,人们有权知道为什么燃料成本会出现这种“剧烈波动”,“我敦促大家与BCUC的调查充分合作,因为委员会已承诺保护商业敏感信息。”

为此,记者在油站采访了家住列治文的专业人士刘先生。刘先生认为,这几个月的油价飙升,有冲上每升两元的趋势,给他造成不小的心理压力。究其原因,他觉得是政府和石油公司两方面的责任。他认为政府大可不必调查石油公司,依赖其完善的税收制度, 就可以了解油价的价格构成,如成本、各项税赋和利润等。

专家分析卑诗汽油价的税额

油价分析专家Dan McTeague的研究报告说:卑诗省对汽油所加的税额在全北美最高。司机在卑诗省每购买一升汽油,需缴纳以下各类杂税:省级燃油税7.75分,卑诗省碳税8.89分;卑诗省交通财政局(B.C. Transportation Finance Authority)征税6.75分;大温地区运联(TransLink)公交税,7月1日起又上涨1.5分至18.5分。此外,还有联邦消费税10分,以及最后在总价上征收5%的商品与服务税(GST)。

各类赋税叠加后,大温地区所售的每升汽油仅税额便已高达50多分。

伴随着每次的政府加税,便是石油和天然气公司更大幅度的加价。现在面对油价高居不下造成的民怨,政府和石油公司却是互相指责。

省民至今仍看不到油价下降的希望。#

责任编辑:李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