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残酷的迫害手段 他们被毒针折磨致死

中共使用毒针、毒药以及精神病治疗手段系统迫害法轮功学员,震惊国际社会。(明慧网)

人气: 432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06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Joan Delaney报导 / 吴蔚溪编译)在精神病院被注射毒药,是中共政府用来遏制所谓的“严重干扰公共秩序”和“扰乱社会稳定”者的非常可怕的方法之一。对于法轮大法修炼者、政治异议人士等人,中共只要将这些标签贴在他们身上,就可以“合理”地将他们关在精神病院里。

自从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大法修炼者后,中国大陆精神病院的数量不断增加。2004年9月,中共公安部发布公告,要求没有精神病院的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尽快建精神病院。

截至2014年3月,明慧网,一个披露中共迫害法轮大法的第一手资料的网站,发表了大约7,700篇关于法轮大法修炼者在精神病院遭受迫害的文章。然而,由于难以从中国进行调查和获取信息,这些统计数据很可能远远低于真实数字。

在这些精神病院和其它关押学员的地方,中共当局强行对法轮大法修炼者施以精神药物,以摧毁他们的意志并迫使他们“转化”,即放弃修炼法轮功

中共所针对的其他群体也受到这种折磨,例如异议人士、民主活动者和维吾尔族穆斯林人士。

被迫害群体的成员报告说,他们在被注射了未知的精神病药物后长期处于幻觉状态。一些人因被注射的药物而使其中枢神经系统受到严重损害。还有一些人因政治原因被关进医院,入院时他们身心健康,然而,在被“治疗”之后变得精神错乱,甚至死亡。

以下七个精神酷刑案例阐明了中共这一令人发指的做法对受害者所造成的巨大痛苦,这种做法受到世界精神病学协会(World Psychiatric Association)和其它此类组织的强烈谴责。

被注射不明药物 常永福在极度痛苦中死亡

2004年7月,黑龙江省木兰县44岁的法轮大法修炼者常永福被送往哈尔滨市的一家精神病医院,在那里他被强行打毒针。两年后,他被允许回家后,他精神失常,他的脸和鼻子都肿大流血,他眼睛几乎什么都看不见。他晚上无法入睡,昼夜无眠,语无伦次地大喊大叫。在他恢复一些知觉,意识清楚时,他告诉他的家人他在精神病医院被注射了不明药物,导致整个身体疼痛得厉害。后来,他的鼻子变得越来越肿大,不断流血。

当常永福于2007年1月18日去世时,他的鼻子里仍积满血块,口中也有血块,双耳、眼角都在流血。

“她像疯了一样地挣扎”

张付珍是山东省的一名法轮功学员。她于2001年被捕并送往洗脑中心。被指派监视张付珍的孙福祥(音译)目睹了她去世前发生的事情。

“警察把张付珍的衣服扒光了,并且剃光了她的头发,”孙回忆道,“他们折磨并侮辱她。她被绑在床上熬鹰。她不得不在床上大小便。然后他们给她注射了一些不明的、有毒药物。她立刻感到无法忍受的痛苦。她像疯了一样地挣扎着,然后在极端的痛苦中死去。”

被强行注射7次药物,从此成了植物人

山东胶州马店镇的的法轮功学员王维和于2000年被警方带到一家精神病院。这家医院给精神病人使用的一个月一支的针,给法轮功学员却一天打一针,这样的针剂注射进去,立即就可让人昏死过去。

有一天,医生将王维和踢到地上,然后将他绑在铁床上。在折磨他一段时间之后,医生给他打了一针,然后又打了他一通。该过程持续了11个小时,王维和总共被打了7针。结果,王维和成了植物人,不断流口水,生活完全不能自理。

24岁女子因不明药物全身剧痛死亡

湖北法轮功学员王玉洁于2010年3月被捕,被关押在劳教所中一年,然后被转到武汉市的洗脑中心。

就在她被释放之前,王玉洁被洗脑班的人注射了不明药物,回家后她开始口吐白沫,严重呕吐。她什么都不能吃,甚至不能喝水。全身剧烈疼痛,眼也失明了,耳朵也渐渐听不到声音了,她的双手变形了,在遭受了四个月的痛苦折磨后,于2011年9月含冤离世。享年24岁。

“他们给我注射了某种药物”

2007年4月13日,吉林东丰县第四中学法轮大法修炼者魏风举从一个长春市的劳教所中被释放出来,她在那里遭受了身心折磨。她非常瘦弱,几乎什么都吃不了,也无法照顾自己。出院一个月后,她开始出现严重的腹泻,她全身疼痛,体重急剧下降。她还有视力问题和精神错乱。她于当年7月去世。她曾告诉她的家人,“我无法治愈。他们(劳教所的警察)给我注射了某种药物。”

“改变情绪的药物已造成影响”

在被警方称为“精神病患”之后,乔忠林于2010年3月20日被警察强行送进上海长宁区精神病院。过去9年里,74岁的老年民运活动家乔忠林穿梭在上海三所独立的精神病医院间。乔忠林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视为“反革命”,后来加入了民主运动。

根据现在居住在美国的乔忠林的前精神病医生马金春(音译)的说法,由于乔忠林被强行注射了精神药物,他的健康状况已经大大恶化。 “改变情绪的药物已经对乔忠林产生了影响,导致他的手和嘴不断颤抖,”马金春说, “他还患有高胆固醇,记忆力减退和其它症状。他的情况非常糟糕。”

精神和肉体的酷刑,毒药

在2018年9月以前,维吾尔族穆斯林Gulbakhar Jalilova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的一个全女性集中营营地实习了15个月。

在那段时间里,她看到被囚者每天都被注射不明药物,并且,每个月还会被注射一种物质,旨在“麻痹你的情绪”,“该针剂让你感觉你没有记忆。你不想念你的家人,你不觉得自己想要出去。你什么感觉也没有——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她说。

她目睹一名妇女在吃了有毒食物后倒在地上。“那位女子口吐白沫……她瘫痪了。”她说。她还看到一名被拘留者“被催眠了,睡着了……她被针剂注射杀死了。她就在我面前那样死了。”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9-07-06 3:1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