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渗透台湾系列报导——政治篇(上)

中共十大白蚁手段 腐蚀台湾民主政治(上)

人气: 508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钟元台湾台北采访报导)中共在大陆窃取国民政府政权,很大因素是使用间谍渗透,中华民国政府退守台湾后,至今70年来中共持续渗透台湾。面对2020台湾大选即将到来,如何防范中共政治渗透、干预台湾选举,台湾亟需强化应对能力。

“小心匪谍就在你身边”,这一句话曾在台湾家喻户晓。然而,随着1987年两岸开放交流以来,中共也通过台海交流积极渗透台湾。

台湾立委王定宇告诉大纪元,不管从美国的调查报告还是台湾内部国安调查及社会的实证,中共确实利用各个管道渗透台湾各个阶层,来形成有利中共并吞台湾的言论与准备。现在是建构一个民主自由防线的重要时刻,“我们希望国际上民主自由的国家,美国、日本、纽澳、法国、欧盟等和台湾并肩合作,资讯交流揭露中共的渗透,以及法治上如何防范的提升,共同保护住民主自由的家园。”

中共对台政治渗透,通过利诱、威逼、女色、陷阱等手法,吸收中华民国政府机关公职人员窃取政府机密,以及吸收台湾政治人物或政治工作者,推动有利中共统战的法案,或塑造有利中共的舆论气氛,他们渗透、侵蚀台湾民主政治至少有十种手法:

一、以利诱、色诱等吸收共谍,渗透总统府、地方政府等窃取政府机密

中共间谍对台湾渗透严重。根据统计,从2002年至2017年,台湾破获的共谍案有60件。有国安官员表示,过去破获的共谍案,几乎集中在军事机构,一般行政机构仅6件,但政府被渗透情况并非比军方少。以下为台湾近年非军事共谍6案例:

案例一:2007年9月调查局官员林羽农共谍案。台北市调查处士林站调查员陈志高离职后,到上海经营商旅的友人的杂志社工作,被中共情治人员发现他曾在台湾当过调查员,中共方面以查税为由对陈进行刁难及恐吓,后来被中共国安局吸收当共谍,并回台吸收调查局经济犯罪防制中心专员林羽农,将调查局内部组织概况等情资,交付中共情治单位。林羽农、陈志高分别被判刑有期徒刑6年、3年。

中共渗透台湾政治严重
台湾检调侦办总统府专门委员王仁炳涉泄密及国安法案,搜索总统府并约谈王仁炳到案。调查局2009年1月14日傍晚将王仁炳移送北检复讯。(中央社)

案例二:2009年1月中华民国总统府共谍案。台湾检调发现中共情报机关安排一名美女,色诱已婚的立委助理陈品仁包养二奶,中共情报部门再威胁要公布其丑闻,陈品仁当共谍后,吸收总统府专门委员王仁炳当下线,涉嫌刺探并搜集上百件国家机密,包括陈水扁与第12届总统马英九交接事宜等逾10件总统府机密公文,交付给陈品仁转交大陆。最高法院分别判处王、陈,有期徒刑2年、8月。

案例三:2011年9月警察大学教授吴彰裕共谍案。检方查出2006年间吴彰裕前往中国,认识北京巿台办专员张志刚,吴回台后利用昔日学生、现职警员等为中共进行情搜。检方指出,吴于2008年至2010年期间,将法轮功及中国异议分子崔卫平等资料,泄漏给张志刚,并获得人民币3万元。高等法院判处吴有期徒刑6月,得易科罚金18万元(新台币,以下同)。

案例四:2012年10月澎湖广播电台前台长陈益瑞,因业务往来被中共吸收,涉嫌向澎湖县政府等单位套取中共需要的资讯。陈益瑞与友人成立澎湖湾电台,他多次应邀前往大陆参访旅游,经介绍认识中共情报部门人员后,他被要求吸收记者与现役军人担任线人。他被控涉嫌以媒体名义,意图向公务人员行贿,为大陆地区收集情报,并协助搜集法轮功、民运人士等团体在台活动情资。

案例五:2016年10月海巡署官员叶瑞璋,遭中共国安官员吸收在台刺探、搜集交付情报,并收受报酬及免费旅游等招待。前警总上尉情报官崔沂生2004年间前往中国经商,认识山东张姓国安官员,对方允诺帮他在当地经商,但要他引介台湾军党政人士搜集情报。崔沂生被中共吸收后,引荐退役中校李庆贤加入,李庆贤还游说同袍叶瑞璋加入组织,叶瑞璋涉嫌多次刺探海巡机密交付中共。

共谍案疑用媒体串证 台高院裁定周泓旭禁见
大陆人士周泓旭(中)来台读硕士,毕业后以港商经商名义来台,替中共发展共谍组织,涉犯国家安全法案,资料照。(中央社)

案例六:2017年3月陆生周泓旭共谍案。政治大学企管研究所毕业的大陆籍学生周泓旭,以港商经商名义来台,涉替中共发展组织,因诱使外交部官员至日本交付外交机密资料遭举发。周泓旭被控涉及两案,吸收外交人士未遂部分,最高法院判刑1年2月。另外,他还涉嫌利用新党青年军王炳忠等人成立“星火秘密小组”、“燎原新闻网”在台发展组织。

民进党立委王定宇。(陈柏州/大纪元)

王定宇说,共谍渗透到立法院、国防、军事、情报及各级政府机关,引诱招募政府公务员和军方人员为他们工作。有些以结婚方式、有的以学者或商务人士身份潜伏在台湾。他表示,中共也直接在台湾设置代理人,比如有香港商人在台设办公室,周泓旭来台发展组织就是利用港商的身份,港商唯一的生意就是发展共谍。

他表示,中共落地招待以金钱为诱惑,有人会从对岸拿钱回来给特定人士。“过去国台办跟海协会给钱,里面就有很多上下其手,中共官员还要贪污一笔,中纪委查办的案件,包括中箭落马的国台办前副主任龚清概,及陈云林的太太赖晓华都被检讨。”

台湾智库咨询委员董立文。(陈柏州/大纪元)

台湾智库咨询委员董立文表示,台湾目前的《国家安全法》是全世界最简陋的法律,只有10条,其中界定间谍行为的只有1条。以中共而言,《国安法》有84条,《反间谍法》有66条,加起来有150条,所以王炳忠案若发生在中国大陆,早就触犯好几十条法律。 “当然我们不能跟极权国家比,但台湾的《国家安全法》法条,跟美国比也少太多。”

二、招待政治人物前往陆港澳,过程中利诱、色诱等,致其回台后帮中共说话、挡子弹

王定宇说,中共色诱、性招待,到政治人物居住的房间里面去秘录,变成有小辫子掌握在中共手里,不得不听话,这个传闻一直都有。“台湾很多政治人物到最后,面对中共的态度会跟以前不一样,是不是有什么把柄、小辫子,抓在人家手里,这是一个合理的推测。”

学者:中国茉莉花 暴露中共内部非常脆弱
台湾青年反共救国团创办人、资深评论员林保华。(钟元/大纪元)

台湾青年反共救国团创办人、资深评论员林保华说,两岸开放交流后,台湾人面对共产党,“接受了一些招待,觉得对我还蛮客气请吃饭,甚至找女人给你,认为过去反共教育过头了,不晓得这本身是一种统战,让你失去警觉松懈了,就是共产党的两岸一家亲,但是你以为可以白吃白喝吗?台湾有政治人物到大陆去开研讨会,被中共抓到把柄要你做什么,你不做就威胁你。”

中共侵蚀台湾民主政治十大手法(上)
桃园市议员王浩宇。(王浩宇脸书)

桃园市议员王浩宇则透露,2014年他刚出任议员时,因为是首次选上议员的绿党党员,且绿党还一次拿下两个席次,“中共就有找人来接触我们说,你们只要承认两岸一家亲,就可以到中国去接受落地招待,就是我们只要买机票,可以去参访中国的一些设施,他们会退机票钱给我们做零用金”。王浩宇说,因为他对中共长期就不信任,所以他们都没有去中国,“这是中共渗透政治人物常用的方式”。

陆企捐款合影布条惹议 国中校长坦承思虑欠周
台湾苗栗县南庄国中接受中国大陆企业赞助60万元营养午餐经费,支票看板上原本印制的中华民国年号被遮蔽,改为“2019”,捐赠仪式布条也出现宣传大陆酒商字样,引来批评,校长詹吉翔(右)5月9日坦承“当下思虑欠周”。(中央社翻摄照片)

南庄国中接受大陆酒商赞助60万元营养午餐经费,因捐赠仪式布条疑为中共宣传,甚至遮蔽“中华民国”,引来非议,最后校方退回捐款平息纷争。其后国民党籍苗栗县议员郑聚然在苗栗县议会质询时提到此事,并脱口而出“不管谁统战,谁给我钱就是老大、就是爸妈”。

郑聚然的这番言论引起网民一片哗然,不少网民到他脸书留言批评。时代力量议员曾玟学在脸书发文提到,“用经济绑架进行统战,是中共惯用的手法 ”。

成功大学政治系教授梁文韬。(陈柏州/大纪元)

成功大学政治系教授梁文韬分析表示,在台湾当过市长、立委的人,“中共会从你身边的人入手,给他们利益让他们做游说,如果你是一个严守分际的政治人物,应该跟部属或长期跟在身边的人讲清楚,要明确制止不要私底下跟中共接触,防范他们利用人性的弱点, 以各种嘘寒问暖的方式笼络,因为当你受过恩惠就很难大声说要反共”。

三、通过台商政治表态,利用台媒为选举造势拉拢、扶持台湾政治人物

与中国市场往来频繁的企业界领袖,也经常是中共试图干预台湾政治与选举的介入途径。

hTC宏达电董事长王雪红曾力倡“支持九二共识”,以及将hTC定位在中国品牌。2012年总统大选投票前,王雪红召开记者会,发表“支持九二共识”宣言,此事被视为影响总统选情的因素。王雪红旗下的威盛电子,也曾被台湾《壹周刊》报导,其生产的晶片被揭露藏“后门”程式,协助中共监控法轮功。王雪红还被指与中共前党魁江泽民长子江绵恒是紧密的生意盟友,两人曾一起投资公司。

2009年2月,《天下杂志》以“报告主任,我们买了中时”为题,披露旺中集团董事长蔡衍明在2010年12月5日面见时任中共国台办主任王毅的过程,会谈中蔡说明收购中时集团,希望借助媒体力量,推动两岸关系进一步发展。王毅当场表态,“如果集团将来有需要,国台办定会全力支持”。

旺中集团的母集团旺旺集团在2006年收购中国电视公司,并于2008年收购《中国时报》和中天电视台。

王定宇说,旺中集团下的媒体,每天在台湾告诉你中共多强大,对你多优惠,却不敢报导中共经济的凋蔽;对香港的反送中、中共迫害法轮功都不敢报,还将当年六四天安门事件的新闻报导全部删除,旗下有记者公开辞职,不愿意再跟他们为伍。

台湾首富、前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4月17日宣布参选中华民国总统选举后,外界担忧他有80%资产都在大陆,如何不受到中共要挟?对此,郭台铭曾回应:“给我几个月,一定搬到更有竞争力的地方。”他称未来会把鸿海在大陆及海外的投资搬回台湾。根据《富比士》估计,郭台铭身家资产约2,300亿元,如果他参选,如何进行利益回避,与鸿海集团做切割,恐怕也是一大难题。

此外,台湾网路媒体也遭中共渗透。本月9日至少有23家台湾网路媒体同步刊登标题、内容一致的文章,而这篇文章最初是发表在国台办旗下的“中国台湾网”。

王浩宇表示,中共会收买、补助台商,共产党擅长“以商逼政”,对于一些比较大的台资企业,都会受到中共的资金、各方面的箝制。

梁文韬表示,经济部投审会6月26日认定,得标双子星案的南海控股集团主席于品海与大陆市场渊源及关系极深,因此驳回开发案申请。他说,于品海入股阳信银行被认定是港资,“政府应该就同一套标准,不能因为南海控股持有阳信银行仅2.86%就不是中资。”

董立文表示,中共透过港资来向台湾渗透,没有被阻止的是于品海入股阳信银行,“中共的资金渗透成功,就会慢慢控制这个产业,或改变产业的忠诚度,就跟香港模式一样‘以商围政’,香港的股票80%都是中资,所以香港大企业都要支持中共的‘一国两制’政策,就是改变政界的政治取向。”

四、政治人物当选后力推“两岸交流”、开放中共资金进入等政策,甚至在图书馆引入中共统战媒体

王定宇表示,有些候选人要选乡长、代表、议员、立委,大大挂起红色政策,比如中共要求“一国两制”,他就帮忙表述一下。“其实所谓的红色政策,就是中共并吞台湾的政策,还好台湾人民对中共有了解,这些候选人得票率都不高。”

王浩宇说,中共一直落地招待,让政治人物每年去大陆;至于媒体方面,除了台面上的主流媒体外,还有很多广播电台、地下电台都会受邀。中共还邀请宗教界、宫庙界到对岸,“很多人慢慢都会被洗脑,变成对中共态度比较友好。”

脸书粉丝团“闻贱会文创”日前爆料,高雄某图书馆分馆的架上,竟然有一本中共的《祖国》杂志,其封面标题还写着要“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有网友表示“我自己在图书馆工作,真的很多统战的东西会自己寄来,还有两岸犇报。”“这种杂志其实连学校图书馆都有。”

 五、政治人物一旦不配合,中共则通过白手套断金援,或用把柄要胁

王定宇说,中共通过白手套切断政治人物的金援,一种方式是斩断你的“奶水”,另一种则是把你的“奶水”揭露,让你在台湾活不下去,“一旦你把脖子伸进中共的圈套,你就变成它的囊中之物,所以当你不听话或有危难时,中共就要修理你,比如你讲话让中共不喜欢,就用央视来批斗,揭露你在中国的情况,或在中国个人的隐私,达到威胁的目的,然后在台湾的应声虫,就会跟着批斗你。”

王浩宇表示,台湾很多政治人物,对民进党的态度都很强硬,可是对中共的态度就软趴趴的,“我们观察就会觉得很奇怪,因为以个性来说,应该不会对不同人,有不同个性的表现。”

他强调,“大家会对政治人物有疑惑、会去思考,为什么对中共的态度慢慢变了?其实台湾很多政治人物都这样。”

六、通过外包商、网军窃取台湾公务员等个资,投其所好,达到干预台湾政治的目的

2014年3月10日国安局提出“国家情报工作暨国家安全局业务报告”,立委披露在报告中,国安局指包办新户政系统的资拓宏宇公司,把该软件程式外包给中国的网络公司。

台北市卫生局2018年9月间,发现70几个资讯系统,遭骇客入侵,被窃走298万余笔市民个资,在国外论坛进行兜售。铨叙部今年6月24日表示,22日接获外部情资知悉国外网站揭露疑似铨叙部掌理的个资59万笔,内容包括姓名、身份证字号、服务机关、职务编号、职称等,影响范围从2005年1月1日至2012年6月30日,实际影响人数高达24万多笔。

台文官个资惊传外泄 铨叙部:影响逾24万人
中华民国铨叙部6月24日表示,22日接获情资知悉国外网站揭露疑似铨叙部掌理的个资59万笔,实际影响人数高达24万多笔。(Getty Images)

7月19日再传出1111人力银行的20万笔求职者个资,包括使用者ID、姓名、生日、电子邮件、手机号码、地址、工作公司名称等资料,遭国外网站外泄在骇客的“突袭论坛”(RaidForums)兜售。

梁文韬表示,中共想要台湾民众的资料,像拍卖网站“虾皮购物网”,以不用手续费的手段与同业恶性竞争。虾皮母公司SEA集团由大陆腾讯持股超过39%,依法已应认定为陆资,SEA集团假借新加坡商名义,隐匿其中资身份,经济部应处以罚款,并命该公司撤资。

林保华说,中共收集台湾民众个资,有大数据就可知其喜好,像淘宝网可能被搜集个资。比如你喜欢看蓝营或绿营的东西,判断是亲绿还是亲蓝,就可以干预台湾选举。

王定宇说,卡式台胞证其实也不安全,中共不只对内强化对中国人的控制,对台湾也开始强化,“你如果要赚中国的钱,出卖的就是你的安全及自由,在中国境内有监控录影机会监控,还有天网系统掌握每个人走路的样态,包含社会积分的制度,中共想要达成全面的监控。”#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