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国经济学家:重温我们最宝贵的权利

作者/马克.亨德里克森(Mark Hendrickson) 编译/李扪心

2019年7月1日至2日,纽约公共图书馆展出了罕见的美国《独立宣言》手写副本。(唐诚/大纪元)
人气: 144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09日讯】(编者按:本文作者马克亨德里克森(Mark Hendrickson)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他是一位美国经济学家,甫从格罗夫城市学院(Grove City College)退休,仍保留该学院信仰和自由研究所的经济和社会政策研究员职位。)

7月4日,是一个令全美国上下人心振奋的日子。在这个日子,我们庆祝《独立宣言》的发表。《独立宣言》由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起草,至今仍然在鼓舞着无数世人。

7月4日,美国总统川普和第一夫人梅拉尼娅在华盛顿林肯纪念堂前参加“向美国致敬”的国庆活动。(Charlotte Cuthbertson /大纪元)

独立宣言》是具有革命性的一份宣言。它并不是通过勾勒出一个权力结构——政府,然后再去确定民众可以享有哪些权利和自由。相反,《独立宣言》采取了完全不同的方式,它的最根本出发点是,每个(自由)公民都有上帝赋予的、不可剥夺的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独立宣言》把个人自由提升到至高无上的地位,然后又确定政府权力的唯一合法用途,是用来保护、捍卫和维护这些权利

我们享有追求幸福生活、自由、快乐和财富的权利,并不排除享有额外权利(正如“宪法第九修正案”明确规定的那样)。其中最宝贵的其它权利之一,就是杰出的最高法院法官路易斯.布兰迪斯(Louis D. Brandeis)所说的“文明人类所拥有的最全面的权利和最有价值的权利”——“独处的权利(不被打扰的权利)(the right to be let alone)”,尤其打扰是来自于侵入性政府。

注意,这并不是说美国人可以完全忽视政治。那种假设把国家事务留给别人,一切会很好,并且也不会被打扰,这是危险的幻想。正如柏拉图很久以前所警告的,“好人对公共事务漠不关心的代价,就是被恶人统治。”热爱自由的美国人早就明白了这些格言的智慧,“永恒的警惕是自由的代价”。

许多欧洲人移民到美国就是想要不被打扰(可以独处)。他们试图摆脱宗教的迫害、经济上贪婪的政府、以及政治精英们为扩张而进行的恐怖战争。在美国,他们找到了他们祈祷和梦想的答案。联邦政府在很大程度上让他们可以独处而且不受打扰。他们可以在想要做礼拜的地方进行祈祷,他们可以合法地赚取更多的钱,而不需要政府对他们的收入征税(甚至假设不会去问他们赚了多少钱)。

联邦政府在我们共和国早期的历史上发挥的作用是如此微小,以至于直到1820年的选举年——在我们的共和国成立了30多年之后,还没有一个反对党打算推出一名候选人,与詹姆斯.门罗(James Monroe)竞选总统。

但今天,情况则完全不同了。政治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的作用显得尤为突出。它无处不在,在我们面前,而且无法避免。对此的解释是显而易见的:因为我们不再拥有由建国先父们规划的、受到严格限制的政府。

令人惊讶的是,美国政府曾经用了60年的时间才花掉了第一笔10亿美元资金;但现在,政府每天就花费130亿美元。

现在,我们日常生活中那些曾经被认为是不属于公共领域的部分,政府也参与其中。私人领域和公共领域之间的分界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今天,政府参与到我们的童年、我们的生活、我们的事业、我们的教育、我们的医疗保健,我们的退休,以及您能想到的任何其它事情。

与建国先父们的构想相反,私人财富被随意操纵在多数人的意志之下,我们正在进行一个长期的政治斗争,决定可以保留多少财富、拿走多少,不管这些财富得来不易。

数以万亿计的美元被重新分配给了具有政治影响力的特定企业和人群,但是这些人却想要更多。支付账单的人已经厌倦了,许多人担心政府对我们的孩子所施加巨大的债务负担。紧张和冲突是不可避免的。

这种转变是如何产生的?总之一句话:进步主义。进步主义的意识形态支持已故历史学家克拉伦斯.卡森(Clarence Carson)所说的“淑世主义”(社会改善主义)。这种观念就是,联邦政府应该超越仅仅维护我们的权利和自由,并积极地为公民提供经济利益。

正如我在其它地方所写的那样,进步主义是一个长期扩展政府的开放式计划。毕竟,如果我们接受政府有责任帮助A先生和B女士的前提,那么它帮助C、D、E等不也“公平”吗?如果政府应该为美国人的食物或住房付费,那么为什么不可以为他们提供医疗保健、日托和交通等等呢?

由于政府不可能补贴每个人(最终,一些公民还必须提供政府发放的财富),我们当代的政治制度会产生经济上的赢家和输家。在这样做的过程中,它违反了一些公民不被打扰地享有“不可剥夺的”财产的权利。每一次选举都是一场疯狂的人人有份、为所欲为的选举,以决定谁更厉害。这是社会不和谐的一种方式,而不是和谐。

现今的政治将我们的利益对立起来,并且还在不断地这样做。就像布兰迪斯大法官所说的那样,美国人已经几乎没有剩下什么“独处”的空间了。事实上,我们的《独立宣言》中提到的个人权利,今天正面临着切实的威胁。

进步主义已经演变为其逻辑的高峰——社会主义。无论是否假扮成“民主”,社会主义都认为政府不仅应该只关注一些人的需求,而是应该关注所有人的需求。但不幸的是,它能做到这一点的唯一方法,就是它对我们的财产拥有巨大的权力,这当然也意味着对我们生活、自由和追求幸福拥有巨大的权力。

今天,我们被邀请来重新学习一个关于人性和政治的重要课程。再次引用布兰迪斯大法官的话说,“对自由的最大危险,潜伏在热情的人的阴险侵略中,有意义但并不理解。”

多么可悲的是,在今年7月4日,上帝赋予我们权利的最大威胁来自于我们的同胞——那些相信美国的光明未来取决于他们有权力强加据称完美和公正的经济秩序给我们。

愿1776年爱国精神永远保护我们免受这种错误的危害。#

责任编辑:连书华

 

评论
2019-07-10 12: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