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微信如何从内部渗透西方政治和大选(下)

腾讯微信作为中国最大的通讯软件,控制了海外华人的新闻来源,让人身在海外,还要听中共的、看中共的以及按照中共想的行事。(RICHARD A. BROOKS/AFP/Getty Images)

人气: 482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采访报导)腾讯微信作为中国最大的通讯软件,不仅控制国内民众的新闻来源,连身在海外的部分华裔也深受其影响——听中共的、看中共的以及按照中共想的行事。

美国智库以及中国问题观察家指出,微信受中共政府审查及其不透明,恐正从西方社会内部影响政治,如特洛伊木马般对西方构成新威胁。

微信目前已经介入西方民主国家民选官员与华裔选民之间的正常沟通。首先,中共控制微信上的政治新闻及消息源传播,将其导向亲(中)共的西方政党及政界人士。其次,为拉拢华人选票的西方政界人士亦一唱一和,进行自我审查。

微信在香港多处地方打出广告。(志愿者提供/自由亚洲电台)

西方政客在微信上回避中共官方的禁忌议题

微信除可能用来压制对中共强硬的政治人士外,也在企图推动西方政客向中共靠拢。

为争取华人选民,澳大利亚、加拿大和美国的许多政党组织和政界人士都有在微信上开设账号,与选区内的中国移民保持密切联系。

不能回避的是,微信无论是中国境内或境外使用,都同样受中共当局的严格审查、且存在后门等不安全性问题。大赦国际对即时通讯软件进行的安全性评估,满分是100分,微信因不采用端对端加密技术,且留有“后门”,最后的得分是0。

但更严重的是微信让西方政客进行隐蔽的自我审查。

以2019年5月18日的澳大利亚联邦大选为例,各候选人均在大选前加大力度在中国社交媒体微博以及微信上争取华人选民。

“当澳大利亚政客试图通过微信与华裔澳大利亚选民进行沟通时,他们自动成为了北京审查机构的一部分,”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的网络研究员弗格森·莱恩(Fergus Ryan)告诉澳洲国家广播公司(ABC)。

“这意味着北京不喜欢人们讨论的某些敏感话题将无法被讨论。”莱恩说,“如果有人想向他们选区的议员或候选人询问这些问题,他们就无法轻易回答。”

比如:工党领袖比尔·肖顿(Bill Shorten)3月27日在微信上和华人社区进行直播问答,当被问及有关中国电讯巨头华为、中共在澳洲的渗透和干预、红顶富商和政治捐款人黄向墨,以及对中国共产党比较负面的观点时,他没有回答其中的任何一个。

另一方面,中共也利用微信的审查机制有意将华人选票导向亲共的政治候选人。

根据澳洲国家广播公司(ABC)调查组5月9日刊出的一份调查研究,从去年11月至今年3月的5个月期间,跟澳大利亚相关的47个访问量最大的微信公众号共发表2,057篇文章,但几乎没有一篇抨击工党以及领袖肖顿,但对自由党(现执政党、对中共态度偏强硬)却是明确的反论调。

这47个微信公众号中,有29个是中共组织的相关账号,跟中共政府联系紧密。

“我们的证据表明,与中国(中共)政府联系更紧密的那些账号有一个清晰的反自由党(政府)的论调。”其中一位研究人员告诉ABC。

原中共驻悉尼总领馆的一等秘书、2005年出走的中共外交官陈用林也向大纪元证实:“中共对澳洲这边有个计划,要引导向一个方向去,基本上他们是不希望自由党继续在台上,希望工党上。”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高级网络安全专家汤姆·乌仁(Tom Uren)告诉《世纪报》,微信令人担心的地方不仅在于它受中国(中共)的审查和控制,更在于它在推动一些涉及控制公众舆论的问题。

腾讯微信作为中国最大的通讯软件,控制了海外华人的新闻来源,让人身在海外,还要听中共的、看中共的以及按照中共想的行事。(新唐人亚太电视台截图)

微信控制了海外华人的新闻来源

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的中国研究员王亚秋2月在《华盛顿邮报》上讲了一个小故事,让人深思。

2016年9月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她的一位中国朋友在微信上分享了一个中国网站链接,说要用这个链接观看希拉里和川普(当时还是总统候选人)的辩论直播。

这名朋友来美国读研,当时住纽约。他不打算开电视或上YouTube,反选择要在被中共政府严格监控的中国互联网观看这场在美国的实时辩论。

“为什么?因为他平常获取的所有信息,包括关于他移居的国家(发生的事),都来自(中国)那里。而且他并非特例。”王亚秋写道。

海外华人虽身在境外,却仍被中国(中共)政府控制住他们接收的大部分信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的一项研究指出,中国第一代移民中有不少微信使用者,微信向他们传送了不少错误资讯与极右派的阴谋理论。

在加拿大,微信还一度封锁 2018 年 12 月 1 日华为首席财务长孟晚舟被捕的新闻。

在中共操纵华人信息源的情况下,就很容易解释部分海外华人在人权、政治等议题上为何总是与中国(中共)政府保持一致。

所有跟敏感政治问题的讨论和对中国(中共)政府的批评言论都会遭到系统的快速删除,就连微信用户之间发送的私人消息都被监视和审查。

有时候,即便一些已发布的帖子也只能存活几秒钟,就遭删除,还有一些信息被中间拦截——没有显示发送失败,但其实对方根本没收到。

以人权为例,凡短信或帖子中含“敏感词”,如:六四天安门屠杀、法轮功,以及香港近期的数百万人反送中游行,都无法通过微信传播。

“微信不仅是另一种联系特定人群的社交媒体工具,也是一种容易被一个人权记录恶劣的政府为其本身需要而上下其手的平台。”王亚秋说。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2016年的一项研究更发现,微信实施“一App两制”,对大陆用户及海外用户采用不同审查准则,而身处海外的大陆用户受到更严格的审查。

只要微信账号不变,大陆用户哪怕改用海外电话号码注册,也照常会被微信按照大陆标准审查。

澳大利亚华人侨民新闻消费的一项最新研究发现,微信账号专为中国移民发布的新闻,与澳大利亚政府特殊广播服务公司(SBS)发布的普通话新闻存在显着差异。

SBS上有很多政治新闻,但微信相关频道却几乎不转发澳洲的政治新闻,而少数跟中国(中共)政治报导相关的文章也与中国境内新闻机构发布的报导雷同,内容一贯反映中国(中共)官方立场。

还有一项针对澳大利亚普通话使用者的调查发现,60%的受访者说,微信是其新闻和信息的主要来源,只有22%的人表示,他们经常阅读澳大利亚主流媒体,如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和《悉尼先驱晨报》。

美国的调查结果跟澳洲的也基本相同。2018年“塔尔数字新闻中心”研究员人员张驰(音译)对美国华人微信用户的调查研究发现,79%的用户表示,新闻来源来自微信聊天群;还有71%的用户参加了100人以上的聊天群。

纽约时事评论员朱明表示,对于许多海外华人而言,微信的便利以及跟中国国内的联系,短期内难被其它手机应用程序代替;但对普通老百姓而言,在哪个国家都是靠勤劳、靠自己养家糊口。

“到了海外就要融入正常社会、去掉中共那套党文化思维方式,学会用普世价值看中国,这是每一个海外华人都不得不走的‘必修路’。”他说,“海外华人接纳身边的不同信息、进行批判性思考,以及减少对微信的信息依赖将是第一步。”

中共政府靠着对微信的审查,可阻止外国民选官员在自己的国家向华裔选民发声,让外国民选官员在微信上自我审查。(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警惕特洛伊木马 微信从内部渗透西方政治

微信作为美籍华人社区的主要新闻来源,如同特洛伊木马,恐从内部影响西方政治。

2017年9月,加拿大国会议员关慧贞(Jenny Kwan)曾就香港雨伞运动发表声明,称赞香港年轻人“为坚持理念和改良社会而挺身奋战”,但微信在极短时间内就删除了这条帖子。

关慧贞2018年12月回信给人权研究员王亚秋说:“在微信管理部门删除之前,有100人查看过,1人喜欢,还有3条评论。直到您来函询问,我们才发现它早已被删除了。”

王亚秋指出,中国(中共)政府靠着对微信的审查,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悄悄阻止外国民选官员在自己的国家向(华裔)选民发声。

“倘若中国(中共)政府决定在更大范围妨碍这种对话,后果恐不堪设想。”她说。

美国智库加州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2018年11月发表的重量级报告(题为“中国影响与美国利益,提高建设性警惕”,Chinese Influence & American Interests: Promoting Constructive Vigilance)也明确指出,微信对美国的潜在危害性。

“庞大而重要的美国(华裔)社区从微信上获得大部分新闻,且通过它进行大多数的日常沟通,而这个平台却被一个反对言论自由的外国政府审查,再加上这个外国政府还被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列为美国最大的长期安全挑战。”报告说。

报告表示,微信根据中国共产党制定的规则审查新闻和评论,在美国就跟在中国一样。

“但它(的潜在威胁)还不止于此;对许多身在美国、中国和世界各地的(华人)用户而言,微信是一个无处不在的数字生态系统,它构成了一种生活方式——能决定(华人)一天的生活节奏。”报告写道。

参与撰写这份胡佛报告的学者多是对中国怀有深厚情感的知名学者,他们曾盼望中国(中共)政府进行自由化改革,但发现希望破灭。

报告更警告说,中共现在已有能力利用微信在美国从事活动。“微信的‘新闻频道’营造的反美情绪导向一种亲中(共)的民族主义怨恨,而这种恨已经成熟,可供中国(中共)政府利用。”报告写道。

这种怨恨可通过海外华人群体传递给西方政客一个明确信号——不得对中国(中共)强硬,那是“反华”、“仇华”——会影响到他或她的华人选票。

悉尼科技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冯崇义教授告诉大纪元,“微信平台本身是中共操作的一个平台,是审查、删贴、过滤功能很齐全的一个平台。”

他强调,“微信上的舆论是被制造出来的,这个平台不是一个自然的、中性的舆论平台,这样对澳大利亚的民主政治会造成混乱,在选举过程用这样的平台,就会扭曲民意、扭曲整个舆论场,选民对两个政党造成误判”。

评论员朱明也表示,微信引导华人支持或反对哪位西方国家的政客,严格讲,应被视为中共在介入西方民主事务,介入民选官员与华人选民之间的正常互动。

他建议说,各国政府应关注和调查中共政府借助微信介入西方政治的程度。

作为西方政客,选择通过华人惯用的媒介进行接触,本身值得鼓励,但无法回避的是微信自身的严重隐患。

人权专家王亚秋建议,西方政界人士应加倍努力,通过不受中国(中共)当局控制的渠道,以自己的方式接触海外华人──否则将难免无意中陷入中国(中共)审查机器的牢笼。

澳洲查尔斯特大学的公共伦理学教授、《无声的入侵》的作者克莱夫·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也对澳洲SBS表示,澳洲政客应该发展自己与澳洲华人沟通的渠道,而不应该依赖受到中国(中共)监控的媒体平台。(完)#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7-12 7:1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