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清涟:2020大选将决定美国未来国运

ORLANDO, FLORIDA - JUNE 18: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is seen during his rally where he announced his candidacy for a second presidential term at the Amway Center on June 18, 2019 in Orlando, Florida. President Trump is set to run against a wide open Democratic field of candidates. (Photo by Joe Raedle/Getty Images)

6月18日川普总统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的安利球场宣布竞选连任。图为川普在集会现场。(Joe Raedle/Getty Images)

人气: 4095
【字号】    
   标签: tags: , ,

美国2020大选在即,由于民主党候选人首轮辩论一、二场都欠缺亮点,美国主流媒体不免着急,接连出台民调,证明川普除了经济政策之外,非常不受欢迎。根据选情分析网站538对近70年来的总统大选民调汇总分析,发现在初选时期两党候选人未确定时进行的假设性民调,准确度偏低,跟最终大选结果平均相差11个百分点。世界记忆犹新的是2016年大选中美国90%以上的民调都错得离谱,所以,只有媒体对民调津津乐道,大多数人现在都对民调姑妄听之。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次由于民主党竞选人的主张多趋极左,两党竞选主张的分歧与冲突较2016年更甚。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场大选关系美国未来走资本主义道路还是走社会主义道路之争,直接决定美国国运。

选择川普还是民主党,关系到美国国运

在克林顿时代与小布什时代,不管是选择民主党还是选择共和党,更多是一种政治与经济政策的选择。选民主党的选民,多是赞成高税收,大政府,增加福利;选共和党,则赞同相对低的税收、相对小的政府,保持美国立国以来的基层自治。加上两党都想争取中间那20%多的人,在有些主张,比如对同性恋的态度上甚至趋同,两党更不会去触动基督教——基督教虽然不具备国教地位,但美国中西部大部分地区是圣经地带(Bible zone),人们信奉上帝帮助自助者,排斥毒品,对婚姻的态度保守认真,具有家庭责任感。加之中西部地区地广人稀,个人拥有持枪权是生活安全所需要,可以在适当的时候保护自己及家人不侵犯。但经过奥巴马之后,美国政治与青年人的思想观念发生极大变化。

奥巴马参加总统竞选时,使用的关键词是Change,许诺给美国带来改变,但未说明是朝什么方向。奥巴马将八年任期中的改变当作能够进入历史的丰功伟绩,他竭尽全力支持希拉里竞选总统,就是因为希拉里承诺全面继承奥巴马的“政治遗产”。

细数奥巴马的主要“政治遗产”

一、奥巴马留下的政治遗产当中,最重要的部分是以肤色为代表的新身份政治,按人的肤色给予不同的待遇。严重撕裂美国种族与警民关系的“黑命贵”运动(Black Lives Matter),因奥巴马发言的严重倾向性而推向高潮。一位名叫“Ziad Ahmed”的穆斯林青年,因为在考卷上一口气写了一百遍“黑人命贵”不仅因此被斯坦福大学录取(耶鲁大学与普林斯顿大学也努力延揽入学),还获得奥巴马白宫接见(2015年)。佛罗里达州、维吉尼亚、威斯康辛州的大学甚至出台根据学生的肤色给分的荒谬决定。

历史有时候非常吊诡,奥巴马的当选曾激发美国人实现种族平等的更高期望。但实际情况是,奥巴马离任时,美国的种族冲突,以及黑人与警察的冲突,远比他上任时更严重,这与他在冲突发生之后的一些不当表态有关。

二、重新构建美国历史。奥巴马主政时期,美国倡议反种族主义的社会运动团体,否定南北战争,焚烧各种与南北战争有关的纪念物的暴行在全美都有发生,人称“美国的文革”。在北卡州小城Durham,左派把一尊纪念南北战争时期一个战士的雕像(文物)推到、摧毁:新奥尔良市议会通过决议,将本市仅存的四座南北战争时南方军将士的文物雕像全部移除。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弗逊是撰写美国《独立宣言》的作者,主张宗教自由、是撰写美国宪法的重要作者,在美国建国时期起过相当重要的作用,备受尊崇,可以说,美国历史离开这个人物将无法解说。但因他曾经是个大奴隶主,一直成为左派攻击的对象,2019年6月,弗吉尼亚夏洛茨维尔市议会投票取消这位大奴隶主杰斐逊的生日庆祝。

2019年7月3日,2020年民主党人候选人贝托·奥内克(Beto O’Rourke)宣称,1776年象征北美十三州的贝琪罗斯(Betsy Ross)旗帜是白人民族主义的象征,另一位候选人朱莉安·卡斯特罗(JuliánCastro)也将这面旗帜与“痛苦的”邦联(Confederate)标志相提并论,两人都认为这面十三颗星的旗帜是仇恨的象征——事实上,奥巴马的第二次就职典礼上,这面象征美国建国初期十三州团结的旗帜被放在特别突出的位置上。

马克思标榜无产阶级没有祖国,在共产主义出现以前,任何一个国家都看重自己的历史传承。中国有句古语:欲亡其国,先灭其史,美国独立战争为立国之始,如果北美十三州的旗帜被这些社会主义左派如此否定,美国走向何处,真是个问题。

2019年7月4日是美国独立日,纽约革命俱乐部(NYC Revolution Club)——一个自称要在全世界实现共产主义、以拉美裔美国人为主的极左组织,在推特上号召人们参加在华府焚烧美国国旗的活动,他们认为美国国旗是奴隶制的象征,美国是人类的祸害,川普是法西斯,主张无国界世界大同。

正是这种氛围中,川普总统“让美国伟大”的主张成了左派眼中的罪孽——试问,除了美国之外,还有哪个国家有如此诡异的政治氛围?

三、重新构建美国人的宗教观。套用乔治·奥威尔在动物庄园里的名言“所有动物都平等,但某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平等”,就是“所有宗教都平等,但某些宗教比其他宗教更平等”。在对待基督教牧师与穆斯林神职人员对待对方的经书一事上,奥巴马的态度截然不同。居住于佛罗里达州、被称为“疯狂牧师”的特里·琼斯曾于2010年声称,将于911那天焚烧《古兰经》 ,从奥巴马到联合国秘书长,从欧洲到中东,全世界都在抨击琼斯以及他所属的佛罗里达州50人小教会。2013年911那天,美国佛罗里达州警方宣布:特里·琼斯宣称要焚烧三千册古兰经,警方以犯有刑事重罪的罪名逮捕了这位牧师。在同一时期,2012年9月11日,埃及穆斯林神职人员Abdullah带领两个团体在美国驻埃及大使馆前游行,并公开烧毁一本《圣经》,还在抗议中宣称,他已经计划让他的孙子在《圣经》上撒尿,奥巴马对此不置一词。

2019年4月21日是复活节,斯里兰卡发生了一系列由伊斯兰极端势力发动的恐怖袭击,造成290人丧生,450人受伤。前美国总统奥巴马、前国务卿希拉里,发表悼文时,对死者避称“基督徒”(Christians),改称为“复活节崇拜者”(Easter worshippers),引起英语世界公愤。对此,时政评论人陶杰在《政治正确大反智》嘲笑说,“政治正确玩到这种极端,难怪奥巴马一度被美国保守派怀疑为伊斯兰内奸。希拉里也被指有叛国行为。看来真有几分眉目。被炸死的人,在复活节去教堂礼拜,当然是基督徒。基督徒是一个堂堂正正的身份,不是妓女之须改称‘性工作者’,不必视为冒犯,也毫不敏感,不必鬼鬼祟祟、遮遮掩掩,另称什么复活节崇拜者。”

至于奥巴马的中东政策与业绩,主要是被动参与阿拉伯之春,最后成就了ISIS,造成了席卷欧洲等国的难民潮——本文论不及此。

2020年大选决定美国未来

从美国的主流媒体与自相矛盾的民调中,人们只能看到它们努力展示的前景:美国人不喜欢川普,喜欢民主党。但民主党的首轮竞选辩论第一、二场均已落幕,让民主党建制派更着急的是:尽管20多位民主党竞选人在辩论台上展开了唇枪舌剑,战况极为激烈。但在他们热衷的几个话题,例如全民医保、边境移民、控枪这些最热点的问题,鲜能听到有力的举措。

我生活在美国,已经很清晰地感受到极左派正在用他们极不宽容的政治正确禁忌强行推行其主张:

人人都发生活费、政府包办医疗——不劳动可得钱,不交费可得无限保障。但他们从来不问钱从何而来,仿佛美联储可以无限制印钞。

性别种类无限制扩张。奥巴马在任期的最后一年签署了一项严重违背伦理与常识的跨性别厕所令,规定在全国的公立学校,人们可以按心理性别认同选择洗手间与更衣室。纽约现在法律规定的性别多达31种,纽约人权法院还颁布了各种性别的称呼,称呼错将受惩罚。如果说性别选择是个人自由,但法律规定任何商业机构若不尊重,或不为某人所选择的性别身份提供便利,将有可能触犯纽约人权委员会订立的条例,招致六位数字(美元)的罚款,这就是要求特权了。

极左派还主张,这些改变性别的费用与所有妇女的堕胎费用全由联邦政府负担。毒品无罪化,许多蓝州现在大麻合法化,开设了各种大麻店为吸麻者提供服务——以上各种主张,都是主张纵欲而无须个人负责,让其他纳税人为其买单。

人类历史上,只有社会主义等极权国家产生禁忌话语,迫使人们自我审查或缄默。美国的左派采用政治正确禁忌话语让自身的一切主张处于不能挑战的地位,并限制他人的言论自由,凡有人公开表达意见不赞同他们的主张,就实施集体围攻——最典型的表现就是卡瓦诺大法官任命表决时,民主党组织人员在参议院进行骚扰性激烈抗议(被共和党参议员斥之为“暴民”)。最近的事例就是一位8岁小女孩因摹仿民主党新科议员AOC,其家人受到左派的死亡恐吓而被迫关闭视频。

2020大选,对国际社会来说,希望民主党当选,无非是让民主党继续奥巴马的国际政策,继续出钱出力当个名义上的世界领导者。但对美国国内来说,则关系到美国国运。

鉴于民主党已经严重社会主义化,民主党竞选者的主张也越来越极左化,选民主党就意味着美国将社会主义化,奥巴马时期留下的政治遗产将更极化。就连民主党的铁杆也开始担心,纽约时报专栏作家Bret Stephens在《民主党人的悲惨开端》(A Wretched Start for Democrats)一文中评述,民主党竞选人的主张表明,这个党漠视选民利益,但有兴趣帮助除了美国选民之外的所有人。因此对美国人来说,选川普还是失去国家方向感的民主党人做总统,一是选择走资本主义道路还是走社会主义道路;二是选择合乎常识还是反常识的生活方式。

川普与所有民主党竞选人一样,并非完人,但选总统不是选道德完人,而是选能够保障选民利益之人。选川普,就是继续走过去两年多来的道路:减少失业,阻止非法移民,加强美国国力(军队),回归常识,尊重法律与秩序。选民主党,就是让美国迅速社会主义化,并颠覆美国人传统的家庭婚姻观、国家认同与宗教观。

所有的选择都有后果,2020年尤其不同。在这两条道路当中,美国选民们,你们想好要走哪条路了么?#

(大纪元首发,转载需经授权)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9-07-10 12: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