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维州奶业濒临崩溃 未来或难买到本地鲜奶

奶农们警告说,随着全州产量急剧下降,也许很快人们就难以买到从当地采购的新鲜牛奶。(Pixabay)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宋清宁澳洲墨尔本编译报导)维州奶农们因为激增的水费和饲料成本正在被迫杀掉牛只,并试图卖掉资产。维州的牛奶供应面临着枯竭的风险。

奶农们警告说,随着全州产量急剧下降,也许很快人们就难以买到从当地采购的新鲜牛奶

过去20年中,维州北部的牛奶产量下降了一半以上,从2001-02财年的30亿升降至如今的14亿升。

北维州荷斯坦协会(Northern Victoria Holstein Association)主席、奶农丹尼尔(Phillip Daniel)对《太阳先驱报》说,未来维州人会发现很难买到维州本地鲜奶

“我想大多数城里人会很吃惊这个时间点实际上有多接近。”

维州奶农联合会(United Dairyfarmers of Victoria)主席芒福德(Paul Mumford)警告说,维州的奶业危机已经冲击到零售层面,Coles超市正在寻求从农民手中直接购买牛奶。

“这显示出明显的压力,零售商们现在开始担心他们的鲜奶将来自哪里。”他说。

今年2月,Coburg区的Bega Cheese奶酪工厂宣布关厂;5月份,牛奶加工巨头Fonterra宣布将于11月关闭其位于Dennington的工厂。

维州北部的奶农们表示,如今灌溉用水的价格比两年前高出6倍,他们已无法再继续养牛。

现在北部大多数家庭拥有的奶牛场在挂牌出售。虽然Gippsland和维州西部地区的现状没有如此糟糕,但前景并不乐观。

澳洲奶农协会(Australian Dairy Farmers )表示,过去两年中,超过350名维州奶农离开了该行业。

维州北部曾被视为澳洲乳制品行业“王冠上的宝石”,如今放弃经营的家庭农场数量处在历史最高水平。

丹尼尔说,农民们因为成本激增和企业的贪婪而被逼上绝路,抑郁和自杀成为一个日渐严重的问题。

这位两个孩子的父亲说:“这个行业将会崩溃。我还没有遇到认为未来有希望的人。”

“商品价格高得让人无法承受,水费也高不可攀,目前的价格是每兆升630澳元。我们(的收入)在过去至少5年中,每年都在倒退。”

四个孩子的父亲菲利普斯(Andrew Phillips)说,自己在做了30年的奶农后,于去年卖掉了最后一批牛。

他说:“我是世界上最后一个想停止挤奶的人,但这是一个必须离开的问题。我们无法继续留下来承受损失。”

芒福德说,很多农民都已经“受够了”,灌溉水的成本完全超出了大多数人的承受范围。

维州农业厅长赛姆斯(Jaclyn Symes)说,政府知道奶农们在面临着“非常严峻的挑战”,“我们在通过旱灾援助计划提供协助,并在可能的情况下提供额外的用水,以及确保水务公司通过援助计划减轻农民的账单压力。”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