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渗透台湾系列报导——艺文篇(上)

冠上“台独”紧箍咒 中共封杀艺人六大手法

将台湾艺人冠上“台独”,是中共打压台湾影视业惯用手段。图为示意图。 (Oli Scarff/Getty Images)

人气: 675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8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江禹婵台湾采访报导)中共近年来斥资打造绚丽舞台,包含顶级音响、乐团配备,影视业皆采大型制作、场面气派不已。在光鲜亮丽的背后,台湾艺人到中国大陆演出,却受到诸多限制。而对近日香港“反送中”游行抗争的态度,更成为到中国发展的港台湾艺人审查指标。

日前北京影视圈流传一份中国(中共)文化部寄发的“封杀名单”,多达55名台湾艺人在列,显示中共对台湾影视产业人才采取的“三光政策”,即挖光、挤光、堵光。例如跨年晚会,台湾所有重量级明星都跑到中国大陆跨年就可见一斑。

中共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发布的“31条惠台措施”,简称“惠台31条”,表面上对文化内容产业“更敞开门”,包括中国大陆引进台湾制作的电影与电视剧将没有数量限制,台湾人士参与电视、电影制作可不受数量限制,以及简化台湾进口图书的审批流程等。

但对于这些看似开放的惠台政策,台湾业者坦言是“吃不到的糖果”,因交流的前提都必须跨越“反台独”这项门槛,才能享受中共提出的交流红利,而“台独”在缺乏具体定义的情况下,业者只能“自我审查”。

不仅是对台湾,中共在2016年实施“限韩令”,全面禁止进口韩国文创产品,并且封杀韩流明星在华商演,也是中共在影视界惯用的手法。

中共渗透台湾影视界,封杀艺人有六大手法。

手法一:“能不能销中国”成了写作的一把尺

在台湾戒严期间,执行白色恐怖任务的特务机构“警备总部”(简称警总),让许多文化创作者小心翼翼,深怕创作内容触怒当局而锒铛入狱。曾获威尼斯影展国际影评人周最佳影片、金马奖年度台湾最佳电影等大奖的导演郑文堂,在接受大纪元专访时谈到,这就是所谓的“心中有警总”,即使现在警总不见了,但是依旧存在心中。

中国大陆因处于专制体制之下,艺术创作极度受限,连带着台湾影视人才,在进入中国市场前也开始自我设限。郑文堂说,现在最夸张的已经不是敢不敢写的问题,影视界最大的问题,是艺术创作者迫于经济考量,剧本题材必须“自我规避”敏感题材不要写。

即使现在台湾多元开放,每次作品被打回票的理由都是“不要啦!你这销不了大陆”、“这个片子你只能在台湾卖喔!你要吗?”他坦言,在写剧本创作时,甚至跟人家谈案子,脑袋都在盘算这些事情,变成一个基本的标准,从出资者到剧本内容的设限,以及作品的未来等等,影视界现在几乎都是这样谈判。

手法二:挺反送中 艺人“按赞”遭锁定

此外,演出过港台爆红的连续剧《延禧攻略》的港星佘诗曼,因近日被发现在脸书上对“反送中”游行帖文“按赞”,而在微博上遭五毛炮轰“一个大陆捞钱,下一秒就港独,真是演戏演这么久有两副脸孔”。为了要保存自己在中国大陆未来的发展之路,逼得她赶紧发文解释,强调自己是爱国爱香港,希望有心人士别再从中有过多的解读。

港星梁朝伟在脸书上写一个“唉”字,也被有心人士质疑梁朝伟是针对反送中议题,逼着梁朝伟急着删文澄清。此外,台湾艺人许玮甯被看到给一篇讽刺中国大陆的帖文按赞,就被疯狂洗版,最后只能出面道歉平息。为了人民币折腰,让港台艺人只能“口是心非”。

手法三:被贴“台独”标签 封杀如滚雪球

为追寻更好的发展,跨过海峡争取对岸市场,成为台湾演艺人员更上层楼的选项,但付出的代价就是需要接受意识型态审查,自我创作空间受限,有任何与中共思想抵触的言论,动辄就被封杀。

近年来已有多名台湾艺人被指支持“台独”而遭中共封杀。其中以2016年“周子瑜事件”最引发关注。因周子瑜在韩国综艺节目中拿中华民国国旗,被台湾统派艺人黄安在微博举报为“台独”。周子瑜录制公开视频道歉作结,结果引发台湾民众怒火,因视频公开后隔日就是台湾九合一选举,最终让民进党以压倒性优势取得执政权,更拿下立法院过半席次。

此外,不少艺人、导演因表态支持“太阳花学运”,陆续被中国网民举报为“支持台独”,扬言要封杀他们。台湾导演戴立忍遭大陆电影剧组换角;台湾名导吴念真亦因挺偏绿的时代力量,盛传其高居封杀名单首位。

台湾师范大学政研所教授范世平谈到,大陆封杀台湾艺人早已不是一两天的事,但这种政治力量丝毫不足以影响台湾特有的文化。尽管封杀如滚雪球般范围越来越大,香港不少艺人仍是毫无畏惧。

港人反而相当羡慕台湾能有这些不受政治、市场影响的独立音乐,创造出像“灭火器”这样的团体,他们在太阳花学运时,创作的歌曲《岛屿天光》,坚持反映出台湾的独特文化现象,完全不受大陆政治影响,更无惧市场打压。

威尼斯影展或柏林影展,很多得奖作品都来自亚洲,甚至当年台湾电影《悲情城市》都能在威尼斯影展发光发热,范世平认为,应多重视台湾独特的多元文化,别因大陆的“三光政策”而屈服。

手法四:签署反台独承诺书 否则名字被消失

此外,有消息称在中国大陆上映的台湾电影,演员须签署“反台独”承诺书,才获批准。台湾艺人陈意涵升格当导演后,在中国大陆执导的网路剧《爱情的拉斐尔》,遭爆出制作方要求演员签署“反台独”保证承诺书,否则名字登不上大陆版本的片尾。

凭着电影《我的少女时代》而出名的艺人宋芸桦,遭大陆网友质疑是台独分子,她紧急在微博发文强调“台湾是我的家乡,中国是我的祖国”,引起两岸网友疯狂炮轰。宋芸桦的脸书一夜间被灌爆,原本拥有百万粉丝也暴跌到仅剩9字头。

“被台独”的升级版是,只要家人被冠上台独,就“连坐法”式地成为台独。近年来在中国大陆发展的台湾艺人欧阳娜娜,其父欧阳龙为中国国民党发言人,因过去演员时代拍摄戏剧里,有提到“反共”情节,就被大陆网友拿来大做文章。

随后她表态“我是中国人”希望化解敌意,但随后遭到大陆网友在微博贴出,欧阳娜娜3姊妹和妈妈傅娟,2010年欣赏神韵艺术团表演的报导,一家人再度遭到五毛攻击。由于中共近年来在国际上,不断阻扰神韵艺术团演出,因此外界认为,这才是欧阳娜娜遭横祸的主因。

对于欧阳娜娜曾看神韵艺术团演出而遭到五毛攻击事件。著名ACM时政节目《周周侃》主持人沈度谈到,中共常提到神韵演出是拿国外基金反华,这完全是错误的指控。他提到,神韵艺术团是非常成功的演出,在北美各城市巡演,几乎座无虚席,票卖得非常好。观众也是以国外主流社会为主,许多当地政要、市长、议员观赏完也都会接受采访,反应非常热烈。与中共派出来的艺术团,只针对华人有很大不同。

他透露,中共每年都会派出国内顶尖艺术团到国外来,打着中国传统文化大型演出(的旗号),专门和神韵艺术团打对台,但在市场上影响力跟神韵艺术团完全不能比,不仅表演场地小,还是靠送票来维持观众,完全收不回成本,外国主流观众也不买单,“这根本完全不能比,是真正的大外宣”。

沈度感叹地说,观赏现今中国国内艺术演出,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僵化,虽然技术看似高超,但是就是欠缺一股生气,就像看春晚一样。

手法五:对演出设限——只要北京不能去 台湾演出就被排除

除了审查赴中国发展的台湾艺人思想,中共干预手法,更从活动源头就让主办单位自我设限。在国际享有高知名度,且获奖无数的“闪灵乐团”,才刚获得第30届金曲奖“最佳乐团奖”,乐团主唱林昶佐(Freddy)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谈到,国际音乐流行市场有一套自由机制,不过随着两岸交流密切,却破坏了整个市场游戏规则。

林昶佐是前时代力量立法委员,曾担任“国际特赦组织”台湾分会理事长,为各领域弱势发声并营救国际难民。长期在国际上策划音乐活动、演唱会的他谈到,过去演唱会的市场,只要与亚太地区流行音乐市场接触,包含日本、香港、澳洲、泰国等合作,所有机票、饭店等行程费用、表演形式都会相对好协商。例如台湾硬体设施与韩国合作,这是流行音乐里的长久惯性,只要商业上觉得合理,没有人会去审核艺人的意识形态。

现在的状况却出现根本性的转变。由过去“亚太区”概念,转变为北京、上海、台北、香港等“大中华区”,只要北京、上海等城市不能去,就不会请来台北演出,因为直飞台北不划算,林昶佐强调,只要融入这样的经贸体制里,在前端邀请时就会先自我审查。

手法六:专找财困创作者下手 出资左右内容

凭借时代剧《一把青》,获得2016年金钟奖6项大奖的台湾导演曹瑞原,接受大纪元专访时谈到,之前剧组曾面临资金缺口高达6000万台币,险些难产,当时被中资相中,愿意挹注大笔资金,条件是女主角朱青必须拥有共产思想。面对坚持创作初衷,以及市场与成本的两难下,最终曹瑞原忍痛拒绝,坚决维持原创,以还原那个时代故事为首要任务。

中共对台湾影视业打压频频,曹瑞原认为,这就是两岸政治角力下所造成的影响,但自己如何去理解,要有很清楚方式。许多国外影视产业近年来在试台湾的能力,他举出,HBO、Netflix,更多境外OTT开始陆续跟台湾制作公司合作,就可看出端倪。

他分析,会选择台湾的原因,在于中共政治不稳定,这些外资在找寻基地时,想找一个能长远稳定合作的对象。他说:“他们可能对中国目前政治、经济状态有点不知所措。”

现在网络资讯无远弗届,当外资OTT平台,想找一个制作基地时,一定是找能放眼世界,又创作自由的地方,现在华人市场备受重视,台湾就是一个好的选项。他说,中国大陆近两年影视产业也低迷不振,这跟中共政治权力变动有关系,此时正是台湾最好的机会。#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9-08-03 1: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