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银发族三递信 吁警方“放下屠刀 ”

银发族民众在警察总署门前递信 (右一:区议员梁耀忠)。(大纪元)
人气: 2118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8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王文君香港报导)8月10日上午,香港百余名“银发族”民众自发出游,分别聚集在湾仔警察总署、中环律政司司长办公室及金钟特首办三处共递交三封信,促请警方莫忘就职誓言“不畏惧、不徇私、不怀恶意、不敌视他人”。递信民众打出“万岁吁警 放下屠刀”横幅,活动获得多位立法会议员到场支持。

银发族递信活动发言人谭国新表示,面对香港警察执法越来越偏离就职宣言,7‧21白衫人元朗无差别打人,警察视而不见,警方使用过期催泪弹等问题,他呼吁香港警方,“勿把年轻人对追求公义的灵魂摧毁,勿把香港逼上死路,勿忘当日离开警校时的信誓旦旦‘竭诚依法,以不畏惧、不徇私、不对他人怀有恶意、不敌视他人及忠诚、努力的态度行使职权,执行职务’”。

他并表示,希望“香港警队能恢复全亚洲最优秀警队美誉,令我们市民能够生活在一个安定谐和的环境,不需要担心今日穿什么衣服”。

对于传闻有刀手潜入香港,他质疑,为何香港人会生活于这样的环境?他希望大家能坚持抗争到底,为免除恐惧的自由,同时,“不是为希望而走出来,走出来是为了创造希望”。谭国新并直指特首林郑月娥是整个事件背后的始作俑者,他促请特首和律政司司长下台。只有实行双普选,香港才会有希望。

警察总署和律政司司长办公室分别派人出来接信,而特首办则无人回应,银发民众将信贴在特首办门外的水马上后,纷纷和平散去。

律政司司长办公室派人接信。(大纪元)
警察总署派人出来接信。(大纪元)
70岁市民钟先生忍受腿痛之苦走出来。(大纪元)

70岁市民钟先生忍受腿痛之苦走出来,他说,每次游行都有出来,特别是“反送中”运动,“每一个香港人都应该站出来”。“特首根本漠视民意,一百万,二百万民众走出来,‘和(平)理(性)非(暴力)’表达诉求,她都看不见,好令人心痛。”

提到年轻人为“反送中”冲在前线,钟先生哽咽表示“她(特首)无珍惜过年轻人!其实我们的要求好简单。”

民主党成员林咏然就林郑月娥昨日(9日)见传媒回应表示,“她依然对五大诉求无回应,平息不到现时的社会纷争。起码她要回应五大诉求,哪些她能做到,哪些做不到,或者哪些可以怎样做。但她完全不做回应,只是将政治问题放一边,继续用警力镇压,强调示威者的暴行。这些是解决不到事情的,只会令社会气氛每日都更加对立。”

他认为,林郑龟缩多日终于肯出来,并将恢复行政会议,或是因为她得到港澳办及中方机构的支持,才够胆出来,但却依然害怕听到反对的声音。

银发族陈先生感触表示,“从6月9日开始,香港能够有今天,全靠年轻人了!”他说,走出了,是为“支持年轻人,信赖年轻人!也都信赖香港市民。”

从事电脑工作的李先生自制标语并挂在背囊上,“官逼民反 苦了孩子”。(大纪元)

从事电脑工作的李先生自制标语并挂在背囊上,“官逼民反 苦了孩子”。

他说,每次游行都会走出来,是因为“政府太过分了,日日讲大话,打压市民。前线的孩子们为公义发声却被用那么暴力的手段对付,打压市民”。他为7‧21元朗黑社会出来无差别打人,至今政府都无一个公正的裁决而感到气愤,“如此选择性执法,你说怎么能不出来为他们发声?!”

他说,香港目前所经历的,是每一个香港人都要面临选择的问题,“不理你是什么立场,红白蓝黑都好,是非黑白要清楚。那些白衣人无差别打人,怎么可以类似工联会民建联那些建制派,保皇党一点都不谴责白衣暴徒打市民?你就知道那些人多么丧心病狂!”

他认为,真正的暴徒是这个政权,是那些打市民的警察。

李先生说,自己虽然没有小孩,“可是看到香港的孩子被打,都觉得心痛,他们都是港人的一分子,在大是大非面前讲出是非黑白,为何政权这样对待他们?”

“打他们就如同打自己的孩子一样”,他说,从伞运开始,他就选择了支持为公义发声的香港人!支持这班年轻人。#

市民自制标语。(大纪元)
有年轻人制作心意卡,对长者的支持表示感谢。(大纪元)
有市民戴上自制“反送中”道具,寓意《逃犯条例》有如枷锁,而生猪肉代表肉在砧板,任人宰割,大蒜则象征催泪弹,指警方在清场过程中不停对示威民众施放催泪弹。(大纪元)
有大学毕业生在实习期间,趁假日自发设立送水站,为长者送水解渴。(大纪元)
有年轻人制作心意卡,对长者的支持表示感谢。(大纪元)
特首办无人接信,银发族民众将信贴在特首办门外的水马上。(大纪元)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9-08-11 4: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