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更新】港人8.11再游行 警狂发催泪弹

2019年8月11日,警察在湾仔射击催泪弹。(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724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11日讯】(大纪元香港记者站报导)香港“反送中”运动持续进行。民间发起今日(8月11日)在港岛东及九龙的深水埗游行,但遭到警方反对。而8月9日起的“万人接机集会”也进入到第三天。

医管局表示,截至今晚9时30分,共有9名伤者送院,包括6男3女,年龄介乎17至56岁,其中1人情况严重,数字未计算疑被布袋弹打爆眼球的少女。

【港岛东集会游行】港岛东游行原本计划由维园起步游行至北角渣华道游乐场,但遭警方反对,港岛东游行改为下午1时至5时在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举行集会。

不过,港岛一带,警方已加强布防,原订路线途经的北角警署挂起几层楼高的白色纱网,又设置大型水马和加固地砖。西环中联办外亦继续有大型水马围封,有警员在场驻守。

另外,盛传今日将有福建帮派出动袭击港岛东示威者,外界忧虑重演7.21元朗恐袭事件。香港福建社团联会昨日(8月10日)已举行“止暴制乱,反独保家”誓师大会,扬言“人若犯我,我必自卫”,让区内笼罩恐怖气氛。

下午5时45分左右,集会人士开始游行,到达铜锣湾轩尼诗道后,一批示威者向湾仔方向前去。晚上6时半后,警方在湾仔地区不断发射多枚催泪弹。

深水埗游行】至于深水埗的游行,原定下午2时半在枫树街球场集合,并在下午3时开始出发,步行至深水埗运动场。

虽然警方反对集会游行并驳回上诉,但相信仍会有民众聚集。深水埗警署门外已放置巨型水马戒备,也有商铺表示会提早关门或休息。

接近下午2时半分,大量市民陆续抵达原定游行的起步点达枫树街游乐场;大约下午3时15分,在深水埗枫树街球场聚集的市民开始游行。下午5时08分起,深水埗警方多地、连续多次释放多枚催泪弹。接近晚上7时,部分早前在长沙湾集结的示威者转到尖沙咀。警方依旧不停地释放催泪弹。

【北角】原定港岛东大游行终点北角一带,下午有不少打扮不像本地人的男子在街上徘徊,部分人衣服印有“我是福建人”的字句。北角英皇道富临皇宫酒楼,大批白衣、蓝衣和红衣人在新都城百货外聚集。

【机场集会】中午过后,“万人接机集会”人数增加并不时高喊口号。

00:00(8月12日)

沙田警署被围 警方展示黑旗后施放催泪弹。其后有一批街坊装束的市民聚集在沙田警署外的丰顺街,指骂警察,不满警察在民居附近施放催泪弹,令居民吸入不适。

23:30

防暴警夜访黄埔,过百街坊再与警方对峙。

23:00

西湾河,多名街坊与警察对峙,逾百名防暴警察及速龙在场。期间于西湾河桥上拘捕两名市民。

22:30

港铁太古站,防暴警冲入C出口驱散及搜捕示威者,多人被捕。速龙小队在站外拘捕多人。部分警员配备长枪,并一度用长枪指着已被制服地上的人。

铜锣湾,警方在轩尼诗道清场,多人被按在地上拘捕。还有人乔装示威者,身穿黑衣、戴口罩,突然手持警棍冲前殴打拘捕多名示威者。

尖沙咀,警方继续发射催泪弹,暴力驱赶示威者并抓人。

8月11日晚,尖沙咀聚集很多示威者,警方暴力驱赶和抓人。(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8月11日晚,警方在尖沙咀发射催泪弹。(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2:00

医管局表示,截至今晚9时30分,共有9名伤者送院,包括6男3女,年龄介乎17至56岁,其中1人情况严重,数字未计算疑被布袋弹打爆眼球的少女。

葵兴,一些示威者转到这来。葵芳飞站,很多警察还在站内。警方已经多次放射催泪弹。

示威者在葵涌警署外聚集,又架设路障,警方向警署外施放催泪烟。葵芳邨附近疑有人放烟花。

葵兴,一些示威者转到这来。(骆亚/大纪元)
一些示威者转到葵兴。(骆亚/大纪元)

北角,夜深,大量福州帮出来,英皇道驻入大量警力。

北角英皇道驻入大量警力。(宋碧龙)
8月11日晚,北角英皇道驻入大量警力。(宋碧龙)
8月11日晚,北角英皇道,大批福建帮聚集。(宋碧龙)
8月11日晚,北角英皇道,大批福建帮聚集。(宋碧龙)
8月11日晚,北角英皇道驻入大量警力。(宋碧龙)
8月11日晚,北角英皇道驻入大量警力。(宋碧龙)
在北角,一位蓝衫人和记者冲突。(宋碧龙/大纪元)
在北角,一位蓝衫人和记者冲突。(宋碧龙/大纪元)

21:30

8月11日晚,一年轻女孩经过北角被黑帮和警察联合欺压 。

8月11日晚,年轻女孩经过被黑帮和警察联合欺压 。(余钢/大纪元)
8月11日晚,年轻女孩经过被黑帮和警察联合欺压 。(宋碧龙/大纪元)
8月11日晚,年轻女孩经过被黑帮和警察联合欺压 。(余钢/大纪元)
8月11日晚,年轻女孩经过被黑帮和警察联合欺压 。(宋碧龙/大纪元)

在北角的福州帮开始闹事,被警察保护到离开 。

8月11日晚,福州帮闹事 。(余钢/大纪元)
8月11日晚,北角聚集着福州帮在闹事 。(宋碧龙/大纪元)
8月11日晚,福州帮被警察保护到离开 。(余钢/大纪元)
8月11日晚,北角的福州帮被警察保护到离开 。(宋碧龙/大纪元)

21:00

北角,有身穿黑衣的市民、香港电台两名记者,在英皇道近新光戏院对开一段行人路,被十多名男子围殴。

受伤记者表示,曾向在场警员求助,但警员要求记者自行到警署报警,其后现场有警员记录记者资料,但表示不用录口供。该台严厉谴责暴力行为。

葵芳港铁站,警方多次放催泪弹,驱赶聚集的示威者,浓烟攻入车站大堂。示威者喷洒灭火器,并后退到商场方向。近D出口,发现两枚疑似橡胶子弹弹壳。

Pro-democracy protesters react from tear gas fired by the police during a demonstration against the controversial extradition bill in Sham Shui Po district in Hong Kong on August 11, 2019. - Empty hotel rooms, struggling shops and even disruption at Disneyland: months of protests in Hong Kong have taken a major toll on the city's economy, with no end in sight. (Photo by Manan VATSYAYANA / AFP)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8月11日入夜,香港深水埗警方释放催泪弹,示威者仍在抵制。 (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30

尖沙咀,警方在弥敦道清场,拘捕至少10名示威者。在弥敦道戒备,警方几次转入内街,包括加连威老道等,有市民被多名警员包围及搜身。

有目击者表示,其中一名被警方包围的男子,当时什么事都没有做,只是向警方大叫,然后就被警方制服。

8月11日晚,尖沙咀的一名示威者被抓。(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8月11日晚,尖沙咀的一名示威者被抓。(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8月18日晚,尖沙嘴,警察发射催泪弹驱赶并抓捕示威者。(余钢/大纪元)
8月11日晚,警方在尖沙嘴清场,发射催泪弹驱赶并抓捕示威者。(余钢/大纪元)
8月18日晚,尖沙嘴,警察发射催泪弹,有市民受伤,示威者帮助清洗。(余钢/大纪元)
8月11日晚,警方在尖沙嘴清场,发射催泪弹,有市民受伤,示威者帮助清洗。(余钢/大纪元)

20:00

北角,有人被打伤,晚上近8时,一名身穿黑衫年轻男子坐在英皇道新光戏院对出地上,额头有瘀伤和口部流血,他报称被身穿红衫的人士打伤,有警员到场了解,并将伤者带入一间银行的柜员机中心,等候救护车到场。

北角富临皇宫,聚集着福州帮,但附近不少警力看着。(宋碧龙/大纪元)
8月11日晚,北角富临皇宫,聚集着福州帮,但附近不少警力看着。(宋碧龙/大纪元)
北角富临皇宫,聚集着福州帮,但附近不少警力看着。(宋碧龙/大纪元)
8月11日晚,北角富临皇宫,聚集着福州帮,但附近不少警力看着。(宋碧龙/大纪元)

深水埗,警方多次发射催泪弹,示威者将催泪弹扔掷回去。

8月11日,香港深水埗,群众将警方发射的催泪弹扔掷回去。
8月11日晚,香港深水埗,示威者将警方发射的催泪弹扔掷回去。(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8月11日,香港深水埗,示威者将警方发射的催泪弹扔掷回去。(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19:40

警方在尖沙咀柏丽大道释放多枚催泪弹,并快速推进,又拘捕多名示威者。被抓捕的示威者双手被塑胶带勒住,年龄大概在十几岁至二十几岁之间。

尖沙咀有女示威者怀疑头部中流弹受伤,现场救护为其包扎并送上救护车。

北角有五名男子围殴一名身穿黑衣、戴口罩的年轻人。另有港台记者被殴,脚架被抢走。在场警察不断要求记者走上行人路。

19:30

警方晚上近7时,继续在湾仔轩尼诗道一带施放多枚催泪弹,驱散示威者,警方的防线由警察总部对出的位置向铜锣湾方向推进,示威者在湾仔港铁站对开位置,与一街之隔的防暴警察对峙。

8月11日晚,大批示威者聚集在湾仔。( 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8月11日晚,大批示威者聚集在湾仔,警察放催泪弹驱赶。( 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8月11日晚,警察上到湾仔天桥上驱散民众。(宋碧龙/大纪元)
8月11日晚,警察上到湾仔天桥上驱散民众。(宋碧龙/大纪元)

随后,警方于湾仔电脑城外轩尼诗道施放多枚催泪弹,有示威者拾起催泪弹投向警方。有女外籍旅客于修顿球场外因吸入催泪烟感到不适,一度跪地。

2019年8月11日夜,湾仔有一女外国人被催泪弹催到跪着。(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夜,湾仔有一女外国人被催泪弹催到跪着。(宋碧龙/大纪元)

有示威者晚上7时半前,在铜锣湾信和广场对开的告士打道往湾仔方向,架设路障堵塞,有一条行车线开放疏导车辆。7时半后,湾仔轩尼诗道警方继续施放多枚催泪弹,一片烟雾弥漫。

另外,接近晚上7时,大量示威者聚集于尖沙咀柏丽大道,堵塞尖沙咀柯士甸道和梳士巴利道之间的弥敦道。防暴警察已施放多枚催泪弹。

7时半后,警察在尖沙咀不断释放催泪弹,并快速推进。

此前,示威者从深水埗警署外聚集后撤退,入夜后有市民聚集,不少居民不满警方做法,包围警员。

现场有居民指骂警察,并高叫“黑社会”口号,一名男士用电筒照射警方。警员与居民对峙数分钟后,警员后退并离开,期间街坊高叫“深水埗市民不欢迎你”的口号,又两次向警员投掷杂物。

2019年8月11日,警察在湾仔射击催泪弹。(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警察在湾仔射击催泪弹。(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警察在湾仔射击催泪弹。(宋碧龙/大纪元)

18:50

6时45分左右,湾仔警察总部的防暴警察发射多枚催泪弹,并沿骆克道向前推进,当时示威者已全部离开骆克道的防线。几分钟后,轩尼诗道也发射了多枚催泪弹,现场烟雾弥漫。有示威者在轩尼诗道投掷怀疑汽油弹。

2019年8月11日,在湾仔,警方多次举起黑旗,警告会发射催泪弹。(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在湾仔,警方多次举起黑旗,警告会发射催泪弹。(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警察在轩尼诗道发射了多枚催泪弹。(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警察在湾仔射击催泪弹。(宋碧龙/大纪元)

18:40

部分早前在长沙湾集结的示威者已抵达尖沙咀,开始占据弥敦道向尖沙咀方向行车线,包围尖沙咀警署,警署内有警员举起黑旗。下午6时43分,有人试图用水马堵塞警署大门之际,警方突然在铁闸后向该示威者发射催泪弹。另外在警署后门,也有警员举起黑旗。

在施放催泪弹后,有一名协助救援工作的人员不适倒地。

18:30

下午6时许,一批黑衣示威者用胶围栏、杂物等封锁湾仔警察总部附近的骆克道,警署外有大型水马和少量防暴警察,双方遥相对峙。有路过车辆需要掉头。

2019年8月11日,下午6时许,一批黑衣示威者用胶围栏、杂物等封锁湾仔警察总部附近的骆克道。(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湾仔警察总部警署外有大型水马和少量防暴警察戒备。(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在湾仔,有持长牌的防暴警察戒备。(宋碧龙/大纪元)

18:00

在北角,大批白衣、蓝衣和红衣人在新都城百货外聚集,期间不时指骂记者和要求不要拍摄。下午近6时,有蓝衣人怀疑动手打记者,警方调停并将其带走,引起在场记者鼓噪,质疑警方欲放走打人者。

2019年8月11日,北角新都城百货外现场。(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北角新都城百货外现场。(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北角新都城百货外现场。(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北角新都城百货外现场。(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北角新都城百货外现场。(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北角新都城百货外现场。(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另外下午5时许,一批示威者快闪前往湾仔金紫荆广场,用黑色油漆在雕像前地上喷上“警黑合作”、“天灭中共”等字眼,又在雕像上贴抗议海报。

2019年8月11日,一批示威者快闪前往湾仔金紫荆广场,用黑色油漆在雕像前地上喷上“天灭中共”等字眼。(庞大卫/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示威者又在雕像上贴抗议海报。(庞大卫/大纪元)

17:52

长沙湾警署内下午5时52分发射多枚催泪弹,大批示威者沿长顺街向长沙湾方向后退,地面也有防暴警察举起黑旗向前推进。示威者随即回到长沙湾道大马路,有示威者受伤要由救护人员抬入荔枝角港铁站。大批示威者也随即进入港铁站。

17:45

铜锣湾维园出发的示威者,占据铜锣湾轩尼诗道后,一批示威者向湾仔方向进发。下午5时40分左右,一批示威者聚集在告士打道和卢押道对开,商讨目标去向。

在长沙湾警署,警方警告示威者勿再用雷射笔照向警署,多次举起黑旗警告将放催泪弹。示威者在防线后打开雨伞戒备,并试图将防线再向警署方向推。

2019年8月11日,港岛区游行较早时经过鹅颈桥附近。(宋碧龙/大纪元)
港岛区游行较早时经过鹅颈桥附近。(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港岛区游行队伍抵达湾仔。(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有示威者在游行到轩尼诗道,接近湾仔修顿球场位置,架设障碍物封路。(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有示威者在游行到轩尼诗道,接近湾仔修顿球场位置,架设障碍物封路。(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有示威者在游行到轩尼诗道,接近湾仔修顿球场位置,架设障碍物封路。(宋碧龙/大纪元)

17:30

在深水埗警署,警方继续向钦州街方向发射至少5枚催泪弹,其后在荔枝角道也出示橙旗和黑旗,并发射催泪弹。警署内的冲锋车一度响警号,但未有进一步行动。

下午约5时20分前,持长盾的防暴警察沿荔枝角度一路向深水埗警署方向推进,举起黑旗示意将施放催泪烟,警署内平台则举起警告开枪的橙旗。附近行人路上仍有大批街坊看热闹;示威者继续在钦州街路障后面集结。

下午5时26分,警方再次向钦州街开枪发射催泪弹,有催泪弹射中天桥反弹,天桥上市民纷纷退入西九龙中心。之后防暴警察快速向前推进,示威者纷纷后退。有人被多名警察制服在地上,撤下口罩、头盔,并用索带索上双手。

5时30分,深水埗警署外荔枝角道也施放多枚催泪弹,一路向前推进一路射弹,示威者离开路障向后撤退。

17:10

下午5时,九龙的深水埗警署外钦州街一带、长沙湾道荔枝角段,港岛区的铜锣湾轩尼诗道都有示威者堵路的情况。

2019年8月11日,在港岛,有市民沿轩尼诗道游行。(章鸿/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在港岛,有市民沿轩尼诗道游行。(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在港岛,有市民沿轩尼诗道游行。(宋碧龙/大纪元)

距离深水埗警署约50米,示威者5时左右继续在钦州街加固路障,警署平台上有防暴警察在围版后观望。附近行人路和天桥的站满了看热闹的街坊。

下午5时09分,深水埗警署内发射出多枚催泪弹,在场记者和市民纷纷走避。

2019年8月11日,深水埗警署内发射出多枚催泪弹。( 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深水埗警署内发射出多枚催泪弹。( 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深水埗警署内发射出多枚催泪弹。( 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深水埗警署内发射出多枚催泪弹。( 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深水埗警署内发射出多枚催泪弹。( 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深水埗警署内发射出多枚催泪弹。( 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深水埗警署内发射出多枚催泪弹。( 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深水埗警署内发射出多枚催泪弹。( 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而在北角,虽然未有黑衣的反送中示威者,但英皇道行人路上有不少红衣、蓝衣和白衣的人士在街头徘徊集结,聚集在富临酒家。

铜锣湾轩尼诗道全线继续被示威人士占据。示威者在接近5时重新起步,往湾仔方向前进。

16:50

下午4时45分左右,一批黑衣示威者从红磡港铁站走出红磡海底隧道九龙出入口,涌上马路中心堵塞收费亭,让车辆免费通过,暂未堵塞道路。他们不久即结束快闪行动,离开现场。

16:40

在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集会的市民,下午4时半左右开始陆续离开维园,向铜锣湾方向前进。其后他们走出铜锣湾崇光百货对出的轩尼诗道,占据全部行车线。有黑衣示威者正设置铁马阵及路障。

2019年8月11日,在港岛,有市民走出铜锣湾崇光百货对出的轩尼诗道,占据全部行车线。(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在港岛,有市民走出铜锣湾崇光百货对出的轩尼诗道,占据全部行车线。(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在港岛,有市民走出铜锣湾崇光百货对出的轩尼诗道,占据全部行车线。(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在港岛,有示威者走出铜锣湾崇光百货对出的轩尼诗道,在正设置铁马阵及路障。(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在港岛,有市民走出铜锣湾崇光百货对出的轩尼诗道,占据全部行车线。(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在港岛,铜锣湾崇光百货对出的轩尼诗道,示威者散开两边巴士让通过。(宋碧龙/大纪元)

16:30

在深水埗,钦州街长沙湾政府合署对出有游行人士聚集,将路边铁栏扎成三角形路障阻塞道路,车辆无法行走。

示威者距离深水埗警署仍有一段距离,不过据报警署内已有警员在平台上举起黑旗(警告施放催泪弹)和橙旗(警告开枪),又有警员以大声公宣布:“警方将于稍后时间可能会施放催泪弹,请于位钦州街、大南街、荔枝角道、基隆街、西九龙中心行人天桥附近停留或居住的住户,请关好门窗及尽快离开”。

附近街上仍有大批市民围观。

另一批示威者则在荔枝角长沙湾道架设路障,现场有人呼吁前往深水埗警署。

 

2019年8月11日,一批示威者在港铁荔枝角站D2出口外的长沙湾道架设路障。(林卓楷/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一批示威者在港铁荔枝角站D2出口外的长沙湾道聚集,现场有人架设路障。(余钢/大纪元)

16:15

在港岛区,原定港岛东大游行终点北角一带,下午有不少打扮不像本地人的男子在街上徘徊,部分人衣服印有“我是福建人”的字句。

北角英皇道富临皇宫酒楼,约4时有几名红衫人士追打一名男子,男子逃出酒楼,警员将其中一名涉嫌打人男子带上警车带走。

下午3时许,香港电台一名摄影师助手在酒楼外,拍摄多名身穿写有“福建人”红色上衣的男子时,被在场人士包围指骂,有人被疑一度用拳头袭击摄影师助手。当时,酒楼外有多名警员在场。

2019年8月11日,下午4时许,在维园集会的市民已站满超过2个足球场。(宋碧龙/大纪元)

16:00

深水埗自发游行的“龙头”,已经过原定游行终点深水埗运动场,继续往美孚方向前行,龙头已到美孚葵涌道天桥;至于起点的枫树街游乐场、钦州街及长沙湾道交界仍有源源不绝的市民加入游行。

一批示威者抵达长沙湾警署外抗议,高呼警察是“黑社会”,警署内有警员持枪站在围墙上。向示威者举蓝旗警告,要求在场人士尽快离开。

15:30

在深水埗,虽然警方早前和深水埗游行发出“反对通知书”,但接近下午2时半分,大量市民陆续抵达原定游行的起步点达枫树街游乐场,部分人坐在足球场的观众席等候。警方则透过警车的扬声器广播,呼吁游乐场内的市民离开,在场人士没有理会广播,有市民高呼“香港人加油、黑警可耻”。

大约下午3时15分,在深水埗枫树街球场聚集的市民离开足球场,自行沿长沙湾道往长沙湾方向前进。他们沿途高叫“五大诉求 缺一不可”及“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等口号。

警员没有阻挠,但在场拍摄。

2019年8月11日,有参加深水埗游行的市民举起反送中标语。(余钢/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深水埗游行队伍经过长沙湾游乐场外的长沙湾道。(余钢/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深水埗的游行队伍经过长沙湾广场外的长沙湾道。(余钢/大纪元)

15:20

2019年8月11日,东区议员黎志强在维园集会现场。(骆亚/大纪元)

东区议员黎志强上台发言,他说,中华儿女最出色的一群,就在中国大地南方的一个小岛,这里有一群为自由民主人权法治不断奋斗的人,“你们是中华儿女里面可敬可爱的一群。”

他赞扬香港抗争者的耐心,香港民主运动从80年代起,到07、08年、2012年争取双普选、2014年雨伞运动,到今天反送中条例,香港人已忍了3、40年,“这个惨痛争取民主我们历历在目。”

黎志强赞扬年轻人的忍耐可敬,“我们上年纪的人非常佩服,所以从你们的行动中,我看到了香港的明天,明天将会是你们的!”

他表示特首林郑月娥很邪恶,“这个离地的特首不是我们选出的,她是777,全港选民有420万,她的票值是0.00018%,即万分之一。她有何资格做香港人的特首?立法会里面不断DQ合法的议员,不断捉教授去坐牢,还有分组点票,将民主代议制度完全歪曲,完全是霸道行政。”

他续说,比不民主选举制度更可怕的是,警方跟黑社会合谋,“现在政警公安合作,所以有这么多人受冤屈,所以我们要撑这些受冤屈的人。”

黎志强呼吁港人,坚持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则,因为有战略上的需要,“100万人的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可以引发200万人出来,将来还有300万、400万人。”

他说,要理性地让市民知道他们需要民主的政治,也需要民生;更要非暴力、珍惜生命,不做无谓的牺牲。“林郑和黑警,我们一定要对付,要抗争到底,不抗争社会便不会改变。我今年70多岁,要跟你们走到最后一口气为止。香港人加油!”

黎志强又呼吁,11月24日区议会选举,记住一定要踢走保皇党。

2019年8月11日,约有千人聚集出席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的“反送中”集会。(梁珍/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在维园的聚集的市民越来越多。(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在维园的聚集的市民越来越多。(宋碧龙/大纪元)

14:50

旺角游行不反对通知书申请人伍永德在台上发言。他表示,香港面对的所有事情,已经超出我们对荒谬的认知,因为每天都在刷新纪录。不过无论多么荒谬,庆幸还有香港人站出来。

他在一次游行看到一位母亲背着不足一岁婴儿行毕全程,“那一刻我想,到底是谁逼到一个母亲带着不足一岁的BB出来游行?是谁逼到我们的学生小朋友站在前线吃子弹、被警察打?是我们荒谬的香港政府。还有一群人说他们是蟑螂,要用仇恨的态度对待他们。”

伍永德希望香港人,在未来每一场战役都要去帮助年轻人,“记住,是香港政府逼到他们在最开心、最无忧无虑的年纪,走上最前线的战场,是政府真真正正失去了这一代。”

他呼吁未来无论有没有不反对通知书,香港人也要每一次都出来站在学生身边,跟他们一起面对。

2019年8月11日,维园集会举行了超过一个半小时,在维园的聚集的市民越来越多。(宋碧龙/大纪元)

14:40

2019年8月11日,“中学生反修例关注组”成员Mickey。(骆亚/大纪元)

“中学生反修例关注组”成员Mickey,明年中六,准备考中学文凭试(DSE),她表示,这个暑假剩下的时间已不多,但身边很多中学生都付出时间去“发梦”,尽管这场梦最终可能没有结果。

她表示,这场反送中运动分工清晰,有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也有勇武,还有更多香港人走出来,互相鼓励支持,拒绝冷漠,“我们看到很多敢于发声的人渐渐失去权利,不能回大陆、去澳门,我们不能让这些变成习惯,政权正想用白色恐怖令我们噤声,不再去发表政府不喜欢的话。”

她表示,虽然中学生能做到的事非常有限,没有太多时间和资源,但都尽量去守护我们尚有的自由、权利。“此刻,政府还说我们中学生是暴徒,我们明明只是用自己的权利走上街,警察却首先用武器驱散人群⋯⋯历史会证明我们做的事是对的,虽然此刻政府不听我们诉求,但我们要继续努力争取我们本应有的自由。”

Mickey说,学生在9月酝酿罢课行动,呼吁香港人和中学生并肩作战,“希望中学生和家长一起响应,迫使政府回应香港人的声音,不再将我们中学生的声音视若无睹。”

14:25

2019年8月11日,“社工复兴运动”成员刘家栋。(骆亚/大纪元)

“社工复兴运动”成员刘家栋,于7月27日在元朗示威期间被捕,他上台发言时多次哽咽,台下不时为他欢呼“加油”。他表示,当日用身体阻挡警察(拘捕示威者),被控阻差办公,被扣留超过64小时,“警方用尽所有权力,将一个社工拘捕,还用5、60名警员全天候监视我,最快速度将我送上法庭,控我阻差办公。相信香港警察的暴力,在座每一个人都看到,是否每个人都想阻止警察的暴力?”众答“是!加油!加油。”

他说,相比起自己的辛苦,更担心被控暴动罪的40多位抗争者,“可能这场运动里面,大家没办法认同每一个人的行动,但是在鸡蛋与高墙之间,我们永远都会站在鸡蛋的一边。”

刘家栋表示,在拥有社工身份之前,他是一个香港人,“前线的社工如今已经做好被捕的准备,跟年轻人一起站在前面,社工有责任和使命,要跟市民站在一起⋯⋯我可能面对坐牢风险,失去社工的工作,但问我后不后悔,我跟前线年轻人一样,我不后悔!我可以为香港牺牲前途,但香港不可以输!”

他最后强调,每一个走出来抗争的都是有良善、有良知的香港人,但香港政府完全看不到我们6位手足的牺牲。“他们付出生命控诉政权,大家千万不要忘记生命的重量,要留下有用之躯对抗政权。”

2019年8月11日,约有千人聚集出席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的“反送中”集会。(宋碧龙/大纪元)

14:00

下午2时,主办单位宣布集会开始,主持人呼吁全场为反送中运动中不幸过身的死者默哀。

集会现场挂着“撤回恶法”、“痛心疾首”巨型直幡,还有“回应诉求 还我香港”口号。也有市民举起“同舟共济”、“谴责警黑勾结 无惧白色恐布”等标语和海报。

2019年8月11日,维园集会主持人呼吁全场为反送中运动中不幸过身的死者默哀。(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不少市民无惧高温出席维园集会。(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维园集会现场海报。(余钢/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维园集会现场海报。(余钢/大纪元)

13:35

下午1时半左右,维多利亚公园约有千人聚集。

港岛东游行申请人谢礼楠对记者表示,原本预料有一万人参与集会,但由于警方一路拖延不反对通知书的审批手续,令主办方只有2天时间筹备和宣传,时间非常匆忙。但目测现已有过千人参与集会。

被问到是否担心再有参与集会人群冲出马路,他表示不会过问市民离开维园后的行动,但表示“香港人加油,万事小心!”

谢礼楠说,主办方敦促警方严正处理社区黑势力的威胁,防止无差别方式袭击市民的事件再次发生。同时,他不担心示威市民的行动会造成危险,“因为每次真正造成危险的都是警察和那些黑帮黑势力。”

2019年8月11日,港岛东游行申请人谢礼楠。(梁珍/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港岛东游行申请人谢礼楠。(梁珍/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维园集会现场再次挂起黑底白字的“撤回恶法”巨型直幡。(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维园集会现场再次挂起白底黑字的“痛心疾首”巨型直幡。(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维园集会市民举起各种海报和标语。(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谴责警黑勾结 无惧白色恐怖”是今次维园集会其中一个热门标语。(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维园集会上,有市民在背包挂上重申五大诉求的海报。(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11日,维园集会上,有市民在柱上贴上“全民集结 还我香港”的标语。(宋碧龙/大纪元)

香港国际机场大堂举行的“万人接机”集会今日进入最后1日。中午过后,集会人数增加并不时高喊口号。

2019年8月11日,港人在国际机场大堂继续“万人接机”集会。(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港人在国际机场大堂继续“万人接机”集会。(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港人在国际机场大堂继续“万人接机”集会。(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港人在国际机场大堂继续“万人接机”集会。(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港人在国际机场大堂继续“万人接机”集会。(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港人在国际机场大堂继续“万人接机”集会。(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港人在国际机场大堂继续“万人接机”集会。(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港人在国际机场大堂继续“万人接机”集会。(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港人在国际机场大堂继续“万人接机”集会。(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港人在国际机场大堂继续“万人接机”集会。(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港人在国际机场大堂继续“万人接机”集会。(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港人在国际机场大堂继续“万人接机”集会。(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责任编辑:萧律生

评论
2019-08-12 1:4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