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8.11游行遭武力清场 港岛九龙警黑暴力升级

港铁站内放催泪弹捉人 少女眼中枪 警扮示威者捉人惹众怒

8月11日,警察湾仔发射多枚催泪弹后,现场烟雾弥漫。(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1428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12日讯】(大纪元香港记者站报导)过去一个周末,香港上演反送中运动以来最遍地开花的示威活动,昨日(11日)遭警方反对的港岛东深水埗游行,照样有数以万计市民上街,重申五大诉求,控诉党警黑合流的打压令港人退无可退。

示威者其后分多路在港九多处堵路,警方武力进一步升级,分别在长沙湾、深水埗、湾仔、尖沙咀,甚至葵芳港铁站内施放催泪弹,有少女眼部中枪流血不止,据报右眼可能永久失明;速龙小队冲入太古港铁站捉人,扑倒白发苍苍的婆婆;铜锣湾更有便衣警戴上“猪嘴”面罩混入示威者捉人。北角则有疑似福建帮多次袭击记者和黑衣市民。

从万人接机集会、银发族递信、守护孩子未来的亲子游行,“反送中”浪潮在过去的周末继续席卷香港。警方向四个地区——大埔、黄大仙、港岛东和深水埗游行发出反对通知书,仍无阻大量市民上街力争五大诉求,周六演变成反送中运动以来范围最大、最遍地开花的示威。

维园集会后 示威者快闪到多地

继周六的七区游击示威后,原本周日举行的港岛东大游行,在警方反对下改为下午1时在维园举行反修例集会,参加者高峰时站满3个足球场。

集会不反对通知书申请人谢礼楠表示,警方拖延申请程序影响出席人数,但仍要坚持争取五大诉求,撤回恶法和追究警方镇压。

对于游行原定终点的北角一带有传出将有福建帮打人,他表示,正因为黑势力肆虐,港人更要站出来,告诉全世界政权、警队和黑社会勾结的真相,“香港人无论如何,也不会再跟这些恶势力屈服。”

大律师公会前主席余若薇在集会上发言,强调香港人没空伤心沮丧,也不用担心害怕,因为“我们没有做错,不需要低下头在这里哭⋯⋯我们要昂首阔步告诉全世界,我们香港人自己在救香港。”

她反驳特首林郑月娥称示威者在社会“无位置(no stake)”一说,强调香港“我们每个人都有份,所以我们会努力、骄傲坚持下去。”

退休公务员:邪不能胜正

参与集会的退休公务员年先生夫妇,几乎参加了每一次反送中游行,“为了香港好,为了下一代好⋯⋯因为政府不听我们讲,也不听那些年轻人说,我们很心痛,所以一定要出来参加。”对于黑势力的威吓,年太笑言:“我们这么有正气,邪不能胜正。我不担心。”

至于示威市民被抹黑成暴徒,年太认为(大陆当局)把新闻用于歪曲事实,“他们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我觉得真理是无法改变的,他们都会明白真相的,惟有用我们的真诚来感动他们。”

警方不守法成记者最大威胁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杨健兴则表示,警方用武力或不合理阻止香港记者采访的情况,包括用催泪弹的情况越来越严重,甚至不分示威者和记者。“有很多记者身体受到各种各样的损害,包括呼吸系统或者皮肤表面(损害)。”

他批评警方没有依规定执法,“我们最担心是政府不守法,警方用武力不守法⋯⋯他们好像是不希望我们监察他们的权力,这是最大的威胁。”

“未闻催泪弹 不算香港人”

21岁的阿星在外国读书,暑假回港发现家已不成家。以往暑假的行街看戏食饭,变成每个周末都会出来。他说:“感到心痛。因以前没见过会骂人是‘曱甴’或‘狗’,但可怕的是,现时的警察也会这样骂市民,某程度上是政府同意这样的行为观点。”

这个暑期,他尝到最多的是催泪弹,“现时催泪弹或警棍等武力已如大众所言:没闻过催泪弹,就不能说香港人。”就算现在不上街游行,也会吸入催泪弹,或被误打,但他强调不能被警黑打压和元朗暴力等白色恐怖吓倒。

集会人士“快闪”至多地

下午4时许,维园集会人士开始陆续离开维园,部分人前往红隧九龙出入口“快闪”占领收费亭,未有全面堵塞道路。

大部分人则转往铜锣湾,走出崇光百货对出的轩尼诗道占据全部行车线,设置铁马阵及路障。

一批示威者快闪前往湾仔金紫荆广场,用黑色油漆在雕像前地上喷上“警黑合作”、“天灭中共”等字眼,也在雕像上贴抗议海报。

便衣戴猪嘴扮示威者捉人

至5时许,数百人向湾仔方向前进,用铁马、杂物等封锁湾仔警察总部附近的骆克道。警方在傍晚6时45分左右开始在骆克道和轩尼诗道施放多轮催泪弹,也有示威者投掷燃烧物品,示威者向铜锣湾方向散去。

8月11日,警方在湾仔开枪清场。(宋碧龙/大纪元)
8月11日,警方放射催泪弹,湾仔街头催泪烟四起。(宋碧龙/大纪元)
8月11日,警方放射催泪弹,湾仔街头催泪烟四起。(宋碧龙/大纪元)

现场浓烟滚滚,有外籍女子不适跪地呕吐,也有孕妇怀疑中弹由救护车送院。

8月11日,湾仔有一外国女子被催泪弹催到跪着。(宋碧龙/大纪元)
8月11日,湾仔有一外国女子被催泪弹催到跪着。(宋碧龙/大纪元)
8月11日,一批示威者快闪前往湾仔金紫荆广场,用黑色油漆在雕像前地上喷上“天灭中共”等字眼。(庞大卫/大纪元)
8月11日,一批示威者快闪前往湾仔金紫荆广场,用黑色油漆在雕像前地上喷上“天灭中共”等字眼。(庞大卫/大纪元)

至晚上,警方继续在湾仔、铜锣湾一带清场。晚上10时许,一群戴上粉红猪嘴面罩的便衣警员,突然在铜锣湾希慎广场外扑出拘捕示威者,多人被制伏。

有目击者指该批警员混入示威者中挑起打斗,身上疑有绿色荧光棒为记认,质疑作法无耻。有在场市民质疑混入示威者的警员有无委任证,除了拘捕还有没有投掷砖头?

铜锣湾有戴猪嘴口罩的便衣警员混入示威者中,其后拘捕多人。(Now新闻截图)
8月11日,铜锣湾有戴猪嘴口罩的便衣警员混入示威者中,其后拘捕多人。(Now新闻截图)

速龙队冲入太古站捕市民

另一方面,鲗鱼涌太古港铁站都有警民对峙,其中速龙小队在晚上10时许突然冲入太古站内扶手电梯处制伏示威者。多次参与反送中示威、手持英国旗的白发婆婆也在站内被警察扑倒在地上,要由在场记者照顾,她激动高呼“警察可耻”,其后要由救护员送院治理。

北角城市花园社区主任仇栩欣晚上近9时疑在拍摄直播遭警员制服在地,现场消息称她涉袭警被捕。

北角城市花园社区主任仇栩欣晚上近9时疑在拍摄直播遭警员制服在地,现场消息称她涉袭警被捕。(宋碧龙/大纪元)
8月11日,北角城市花园社区主任仇栩欣晚上近9时疑在拍摄直播遭警员制服在地,现场消息称她涉袭警被捕。(宋碧龙/大纪元)

九龙多区暴力清场

九龙方面,虽然警方早前向深水埗游行发出“反对通知书”,但接近下午2时半,大量市民陆续抵达原订游行的起步点枫树街游乐场。

约下午3时15分,市民开始自行沿长沙湾道往长沙湾政府合署方向前进,沿途高呼“五大诉求 缺一不可”及“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等口号。警员没有阻挠,只是在场拍摄。

部分示威者行到钦州街,开始拆除铁栏架设路障,向深水埗警署方向推前防线。警署内有装甲车戒备,警员在天台警告会施放催泪弹及开枪,大批市民在行人路及天桥上看热闹。

5时许,警方开始向钦州街、荔枝角道不断发射催泪弹,示威者和市民纷纷走避。也有警察向天桥射弹,导致记者受伤。之后防暴警察高速向前推进,将多名示威者制服在地上。

8月11日,警方在尖沙咀清场,发射催泪弹驱赶并抓捕示威者。(余钢/大纪元)
8月11日,警方在尖沙咀清场,发射催泪弹驱赶并抓捕示威者。(余钢/大纪元)

尖沙咀女子眼睛中弹大量出血

另一边厢,一批示威者在荔枝角的长沙湾警署外集结和架设路障,又堵塞长沙湾道来回行车线,同样遭到警方以催泪弹等驱散。其后大部分示威者乘港铁离去。

傍晚六时许,长沙湾示威者已转战佐敦,堵塞弥敦道和柯士甸道交界,当示威者试图用水马堵塞尖沙咀警署正门时,遭警员从内射催泪弹,其后又在柏丽大道施放多轮催泪弹,警方速龙小队冲前追捕示威者,有逾十人被捕。

有女示威者眼部中弹大量流血,要由救护员送院治理。消息指她右眼眼球破裂,恐致失明,被送往伊利沙伯医院治理。

8月11日晚在尖沙咀,一女孩面部中弹,大量流血,严重受伤。(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葵芳站内施催泪弹市民中招

一批示威者转到葵涌警署外抗议,尝试设置路障,一批防暴警察冲出,又施放催泪弹,另一批警察更在葵芳港铁站内施放催泪弹,站内多名市民中催泪烟不适,怒斥警方作法离谱,罔顾市民完全。

港铁宣布不停葵芳站。其后有街坊在警署外大骂防暴警察放毒;警方至晚上11时继续放催泪弹驱散警署外市民。

民权观察成员王浩贤批评,警方在港铁站内施放多枚催泪弹做法危险,不合法亦不恰当,如催泪气体累积到一定浓度可以致命,外国便曾发生致死个案。

至深夜,沙田、西湾河、黄埔花园等地都有街坊指骂警察、包围警车和零星警民冲突。

福建帮北角滋事 屡击记者黑衣人

英皇道富临皇宫至新都城一带下午起有大批人士聚集,多次发生打人事件。(宋碧龙/大纪元)

北角昨日有众多大汉在附近徘徊,未知是否传闻中的福建帮。(宋碧龙/大纪元)

北角城市花园社区主任仇栩欣晚上近9时疑在拍摄直播遭警员制服在地,现场消息称她涉袭警被捕。(宋碧龙/大纪元)

在港岛区,在原定港岛东大游行终点北角一带,盛传昨日将有福建帮派出动袭击港岛东示威者,香港福建社团联会早前也已举行“止暴制乱,反独保家”誓师大会,扬言“人若犯我,我必自卫”,令区内笼罩恐怖气氛。

虽然昨日示威者并无游行至北角,但下午已有不少打扮不像本地人的男子在街上徘徊,英皇道富临皇宫至新都城一带多次发生打人事件。

8月11日晚,北角英皇道,大批福建帮聚集。(宋碧龙)
8月11日,北角英皇道富临皇宫至新都城一带,下午起有大批人士聚集,多次发生打人事件。(宋碧龙/大纪元)
北角昨日有众多大汉在附近徘徊,未知是否传闻中的福建帮。(宋碧龙/大纪元)
北角昨日有众多大汉在附近徘徊。(宋碧龙/大纪元)

下午3时许,香港电台一名摄影师助手在酒楼外拍摄里面多名身穿写有“福建人”红色上衣的男子时,遭在场人士包围指骂,有人怀疑一度用拳头袭击摄影师助手。酒楼外当时有多名警员在场。

下午4时许,富临皇宫有几名红衫人士追打一名男子,男子逃出酒楼,警员将其中一名涉嫌打人男子带上警车带走。

傍晚,大批人在新都城百货外聚集,期间不时指骂记者和要求不要拍摄。下午近6时,有蓝衣人怀疑动手打记者,警方调停并将其带走,引起在场记者鼓噪,质疑警方欲放走打人者。

到晚上8时,再有穿黑衫青年疑遭围殴受伤;《立场新闻》记者拍摄期间遇袭被抢走脚架,有人疑再用该脚架袭击香港电台英文台一名记者的手臂。

当时附近有大批警员,却未即时制止,事后也无人被捕。香港电台对于一日内有两名记者采访遇袭深表愤怒,严厉谴责所有暴力行为。◇

责任编辑:杨亦慧

评论
2019-08-12 3: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