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曾慧:中共是流氓政权 

美国驻中国大使馆的官方微博在2日的贴文中,把中共与流氓政权并列。(取自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官方微博http://tw.weibo.com/usembassy)

人气: 96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12日讯】贰千零壹年二月中旬,我和三个同修在北京住所深夜被警察抄家,并绑架至北京海淀公安局的分局看守所。海淀看守所警察每天晚上审问我,我一直保持沉默。
二十七日下午约五点,狱警在海淀分局女区一楼筒道里一喊我名字,号里的人听到,便把我推到门口,女警打开铁门,我被推出101号铁门。监号里的人把两个脏臭的被子扔给我说:你要转走了。

这里关押的人很熟悉看守所的情况,警察喊谁名字,谁就要转到别的地方去了。我却一无所知,也不知道转去哪里。
一个值班的女狱警说:抱着被子,跟我出去。

我抱着被子走出看守所关押区的门来到看守所的大院。大院门口停了十多辆白色的小警车和几辆依维客车,一群不明身份的武警及便衣在这里等候。

两个武警拿着闪亮的手铐走过来厉声对我吼道:把被子扔地上,伸出手!

他们反铐我的双手,把我拽到一辆白色警车旁,迅速把我塞进车尾及按坐在车板上,然后用刚才号里那两个脏盖棉被从头顶罩住我的整个身体。

随即严肃命令道:坐车板上,不许动,不许向外张望,不许出声。

两个便衣男士坐在前排车座准备上一路押送我。

我在车上听到外边隐隐约约的嘈杂声,大约半小时,可能其它的车也塞好人。这时北京可能天黑了,这不明身份的人及车队出发了。

我不知道这些人是干什么的,也没见过这样鬼秘而紧张的场面,心里有些担心。我想起电影里土匪抢劫和绑架的镜头,他们趁着天黑要把我押送到哪里去。

最前面的车一直笛鸣开道,这车队一路上没有停歇。半小时后车队慢下来,听到外边站岗的吆喝声,然后听到车队开进了一个大院。

警车停下来一会后,一个男士打开车门把我从车里拽出来,嚷道:下车,不许说话。

这男士拽着我的胳膊往前推,我罩着棉被看不到任何东西,感觉被推进一个楼里。男士用力按着我的肩,厉声命令我:蹲下。我实在不能容忍他们邪恶的行为,用力甩掉头顶的棉被站在那里,我想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我看见这是一个大楼一层的走廊,走廊里蹲着好些罩着棉被的人。我想:棉被罩着的人一定是从海淀分局一起秘密押送来的法轮功学员。

一个男警把我拽进小屋,瞪着眼睛怒骂到:在这站好,不许动,现在挨个登记,最后才叫你。

登记室喊名字逐个去登记,我隐约听道几个熟悉的名字:曹*,李**,刘**。我很想和他们说话或者看上他们一眼,但都不可能。
晚上八点多才叫我的名字,让我登记物品,我从海淀分局的转过来的物品,只有一个女式小包,里面有一把钥匙和一个小电话本。随后一个带眼睛着便衣的人把我带进二楼的一个审讯室。他戴着眼镜,佯装关切的说:我很同情你,把你的情况都说说。

我想他没穿警服,难道是提供援助的律师。我心里升起一份喜悦,急忙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胡某某严肃的说:这是北京市局,七处。

我心里纳闷:北京市局又是什么地方,我在北京待了几年没听说北京市局!

胡某某接着说:“610”及国保的人,不用穿警服。谁教你炼法轮功的,什么时候开始炼的。

我心一下凉了,原来他是警察这伙的。

我说:海淀分局每晚提审我,我一直没有休息,我现在要休息。他看我困的睁不开眼睛的样子,知道一下子也问不出什么来。于是说:让提审的警察送你去号里。

两个男警,把我押入一栋多角型大楼,大楼门口有两个持枪站岗的年轻武警,他们冲我怒吼着:蹲下、抱头。我站在那儿没有理睬。

站岗武警端起长枪,瞄准我骂道:想死,崩了你!

我想:中共邪党迫害大法,迫害信仰,我不会抱头蹲下。

胡某某站在预审楼下,急忙走近站岗的武警说:她是法轮功,比较特殊,让她进。

站岗武警气愤的放下瞄准我的枪,收起安全杆,让我随同押送的男警进入看守所大楼。

这里一至四层为男管区,第五层为女管区。女区有十七个监号,每个监号关押约十五人,其中约约二百来名女大法弟子关在这里。进了女区的铁栅栏门后,五十多岁的女狱警李把我带到走廊中间一个门缝处说:每个人必须得脱光衣服检查……

我非常尴尬的站在那儿,这是室外。她把我的衣服撕下来了,并迅速的把我衣服及鞋子上的拉链和扣子全部扯掉。我裹着上衣,提着裤子,光着脚被她推到五一六监号铁门前。

狱警李朝我喊:蹲下、抱头。我很气愤仰着头故意不理睬她。她打开两道监号铁门把我推进去。女牢头被叫出去,她们嘀咕一会儿。李狱警恨恨的扫了我一眼,说了一串难听的话: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夹着尾巴做人吧。她“砰砰”锁上铁二道铁门,得意的扬长而去。

事后,我知道这个便衣名叫胡某某,约1961年北京生人。后来取登记物品时,我女式小包里多了一些照片,其中还有一个男同修的照片。警察胡曾说:他们想造一个我的事件,弄来照片后又改主意了。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8-12 2: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