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三部分 另一个欧洲:共产主义的牺牲品(57)

《共产主义黑皮书》:苏联坦克进入匈牙利

作者:卡雷尔‧巴托赛克(Karel Bartosek)

大纪元获得授权翻译、发行《共产主义黑皮书》中文版。(大纪元制图)

人气: 103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8月15日讯】苏联的坦克首次进行干预是在1953年6月17日的东德,镇压工人们在东柏林和其它城市自发的起义,抗议政府在工作场所制造的困难的条件。根据最近的研究,在骚乱中和随后的镇压中至少有51人死亡:其中2人被坦克碾压、7人被苏联法院判死刑、3人被德国法院判死刑、23人由于在冲突期受伤不治而身亡,还有6名安全部队成员丧命。截至6月30日,有6,171人被捕,另有7,000人随后被捕。

在苏联共产党第20次代表大会之后,苏联领导人下令进行了两次更为强烈的军事干预,分别是1956年在匈牙利和1968年在捷克斯洛伐克。这两次使用武力,都为粉碎一场民间的反极权主义的暴动。

在匈牙利,苏军已经就位,其部队采取了两次行动:第一次是10月24日凌晨2点在布达佩斯,后在30日撤退;第二次是在11月3~4日的晚上。最激烈的战斗在11月6日结束,郊区有一些抵抗持续到11月14日,还有在美切克(Mecsek)山区的暴动分子。与军队的对峙一直持续到12月,和街头的抗议相呼应。12月8日在绍尔戈陶尔扬(Salgotarjan)有131人在苏联和匈牙利部队的交火中丧生。

因此在这数周内,暴力死亡是匈牙利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战斗中有近3千人死亡,其中三分之二在布达佩斯,还有近1.5万人受伤。好在档案已开放,历史学家也得以确定施加镇压一方丧生的人数:在10月23日至12月12日之间,秘密警察(AVH)、苏联和匈牙利军队以及匈牙利内政部登记了350人丧生;AVH、警察和军队有37人未经审判就被处决,一些被枪毙、一些人被处以私刑。据一些历史学家解释,这些是“革命的荣誉被玷污”。

直到1957年初,苏联军警在匈牙利革命被粉碎后的镇压中都在发挥重要作用,有超过10万人受到影响。成千上万的人被关押在12月12日正式设立的营地中;3.5万人被起诉、大约2.5人被判入狱。数千名匈牙利人被驱逐到苏联,有229名暴动分子被判死刑并被处决,还有20万人去国移民。

镇压遵循的是久经考验的模式。特别法庭以“人民法庭”和“军事法院特别分庭”的形式设立起来。对纳吉的审判在布达佩斯的人民法庭进行。纳吉很早就成为了共产主义者,在战时曾移居莫斯科。他于1948年被剥夺实权,后于1953年成为总理,到1955年再次下台,然后又在革命政府中担任领导职务。对纳吉和其他同案被告人的审判于1958年6月结束。其中两名被告缺席。罗松什(Geza Losonczy)是共产党的记者和前抵抗战士,他从1951年到1954年被监禁,曾在纳吉的政府内任部长,于1957年12月21日在狱中丧生,几乎肯定与审讯他的人有关。斯洛伊(Jozsef Szilagyi)也是一位老共产党员,战时曾参与抵抗运动,还坐过牢,1956年升职为为纳吉内阁的负责人,在1958年4月22日被判处死刑,两天后被处决。根据现在能看到的文件,斯洛伊以极大的勇气反抗,反复告诉控告他的人,与共产党的监狱相比,霍尔蒂(Miklos Horthy,译者注:匈牙利军事独裁者)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的监狱简直就像医院一样。

对纳吉的审判于1958年6月9日开庭;判决在6月15日完成。对三名被告的死刑在宣判次日即被执行。除了纳吉外,被判死刑的还有马莱泰尔将军(Pal Maleter),他在二战期间是一名抵抗战士,1945年后成为共产党员,在1956年的革命政府中担任国防部长;另一位是共产党记者基迈什(Miklos Gimes),他在革命失败后创立了一份地下报纸。其他五人分别被判五年到无期徒刑。

纳吉的审判是东欧集团国家最后的几个重大政治审判之一,证明了由苏联军事干预支撑起来的共产党政权不可能不诉诸这种终极形式的镇压。但是,大型作秀审判的日子也结束了:对纳吉的审判,是在位于布达佩斯中央监狱的警察总部里,一个经过特别改装的房间里拍摄的。1958年,拒绝认可苏联干预和卡达尔(Janos Kadar)夺权的合法性、作为人民暴动象征的纳吉和他的同伴们是不可能活下去的。

新的研究强调了这些镇压的残酷性,并把这个时期认定为恐怖的一类;但也揭示了这一时期矛盾的特质,以及与1947至1953年期间的差异。1959年,在对叛乱分子进行第一次审判时,(当局)已经宣布部分大赦。在1960年,已经通过法令颁布的非常措施开始逐步被取消,拘禁营被关闭。到了1962年,在拉科西时代曾捏造过证据的秘密警察人员被清洗;拉依克和其他190名受害者的名誉被彻底恢复。1963年宣布大赦,但不适用于被定为“杀人犯”的叛乱分子。暴力镇压告终。然而,纳吉及其追随者直到1989年才被恢复名誉,甚至在1988年,布达佩斯的警察还殴打了纪念他去世30周年的示威者。

有两个外部因素影响了这个转变。第一个显然是在苏联内部对斯大林统治的批评和各个斯大林主义领导人的被边缘化。第二个是伴随着东西方和平共处的理念而来的国际关系的解冻。匈牙利不是唯一感到这些变化的影响的国家。

1952年12月捷克斯洛伐克处决了在斯兰斯基审判中被判死刑的11名被告之后,尸体被火化,骨灰随便被撒在了布拉格周围的冰冻道路和田野上。六年后,焚化尸体似乎已不再是共产党当局的做法。人权律师多恩巴赫(Alajos Dornbach)在1988年要求重启纳吉的案件,并提供了以下关于处置尸骸的信息。

纳吉及其同伴被处决后,他们先被埋在Kozma街上举行审判的监狱里一层厚厚的混凝土下面。但是,把尸体埋在一个亲属不知道的地方成了麻烦事。1961年夏天,他们的尸骸被挖出来,在夜里极为秘密地被埋到了布达佩斯主要的公共墓地里,在罗松什和斯洛伊这两位同案中被判死刑的人的墓地附近。棺材从墙上运进来,墓地员工对这三具尸体被埋下来一无所知,三人被起了假名。死者的家人用了30年来寻找埋葬地点而徒劳无功。基于零碎的信息,他们开始在公共墓地的第301号墓地竖立墓碑;但是当他们来探望时,警察就来威胁,而且几次击倒石碑,还放马来践踏。

1989年3月,尸体终于再次被挖出来。对罗松什的尸检显示有数根肋骨骨折,其中有一些骨折发生在死前3到6个月,另一些则更晚些。政府随后命令一些年轻军官对坟墓的位置开展调查。不少人拒绝协助调查,其中包括一直负责纳吉审判,并在1988~89年担任匈牙利驻莫斯科大使的日艾耐(Sandor Rajnai)。(待续)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译者:林达而,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9-08-16 4: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