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补充陈述起了副作用 华女政庇被拒

判决书中直言 补充通常是提供更详细或填补遗漏的内容 但其补充与之前所述自相矛盾

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 (By Bjoertvedt/wikimedia)

人气: 67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8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一名以计划生育迫害为由申请政治庇护的华人,因其补充陈述和证词相互矛盾而被拒批,上诉后于8月13日被纽约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直接裁决败诉。所谓的补充不是没用,而是有副作用。

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在判决书中指出,虽然“庇护申请人不需要列出每一次迫害事件”,但是从孙女士的申请中,法庭可以合理地得出结论认为该申请人缺乏可信度。

事实上,孙女士的申请和证词“事件相同而描述不同”。孙女士最初描述她的堕胎,缺乏额外的信息说明她的堕胎是被迫的,她的最初信息也没有提出申请庇护。

判决书中说,孙在初步声明中声称她是在前男友父母的压力下堕胎,完全没有提及计划生育官员对事件的任何参与。然而,她在补充声明和证词中声称,有两名计划生育官员来到她父母的家,把她“拖”到当地医院,并且用人力强迫(physically compelled)她进行堕胎。

判决书中直言,补充通常是提供更详细或填补遗漏的内容,而如此相矛盾的内容,都不能称之为“补充”。

针对她的补充陈述和证词相互矛盾,孙解释说,因为她由律师代理案件,她不知道自己最初的申请中包含哪些细节,又说她原本还讲了她母亲在1999年被计划生育官员强迫堕胎的事。但她的这些话,法院并不采信。

相反,移民法官很重视她提供的2007年堕胎的医疗记录,并由此得出结论,该医疗证明并没有说明或暗示孙的堕胎是非自愿的。而孙的母亲、朋友和前男友的证明信,证明力也很有限,因为没有人可以进行交叉检查。

此外,这些证明信中,只有孙的前男友说计划生育的官员迫使孙进行堕胎,而孙的母亲和朋友都没有说明堕胎是强制还是自愿。

孙的庇护案于2017年2月3日被拒批,上诉后,案子在2017年8月16日又被移民上诉委员会(BIA)拒绝;她继续上诉至纽约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法庭本周二直接判她败诉。◇

责任编辑:家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