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湾跨党派议员摆坛 吁政府下架红色媒体

由十多位跨党派新生代议员、民间团体共同发起的“抗中保台踩红媒大联盟”,8月15日在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外举办“普渡红鬼”行动,呼吁揭露受中共资助红色媒体的真面目,并要求NCC即刻停止喂食“红媒”,让人民有拒买旺中等红媒的权利。(陈柏州/大纪元)

人气: 303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吴旻洲台北报导)选在中元普渡当天,由十多位跨党派新生代议员、民间团体共同发起的“抗中保台踩红媒大联盟”,选在NCC(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门口前举办“普渡红鬼”行动,除了呼吁揭露受中共资助红色媒体的真面目,并要求NCC即刻停止喂食“红媒”,让人民能有拒买旺中等红媒的权利。

此次活动包括WeCare高雄“罢韩30行动”发起人尹立、青年抵制假新闻阵线发起人吴奕柔;高雄市议员高闵琳、李柏毅、邱俊宪、何权峰、简焕宗;台北市议员苗博雅、吴沛忆、简舒培;新北市议员戴玮珊、张志豪、张锦豪;基隆市议员张之豪;桃园市议员余信宪;新竹市议员刘崇显等人都到场串联支持。

现场除了延续拒用旺旺食品普渡外,也罕见以“疏文”形式禀告祈求众神明,保佑台湾不再遭受恶质红媒洗脑。与会者也于现场高喊“香港反送中、台湾反旺中”等口号,并共同签署、发表“联盟宣言”,要求NCC“还给人民下架红媒的权利,即刻停止喂养旺中。”

由十多位跨党派新生代议员、民间团体共同发起的“抗中保台踩红媒大联盟”,8月15日在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外举办“普渡红鬼”行动,并于现场高喊“香港反送中、台湾反旺中”等口号。(陈柏州/大纪元)

台湾基进战略企划部主任颜铭纬表示,台湾目前有500万有线电视收户,在现行“吃到饱”统包所有频道的方案下,却只能继续被迫以平均一个月523元的价格付费,已经成为“喂养红媒洗脑大众的温床”,民众连“选择不购买红媒的权利都没有”。

他表示,NCC早在2017年就制定了“分级分租”机制或“消费者单频购买”等方案,但却一再延宕,食言又失职。导致这个由庞大利益组成的分赃结构,让红媒可以夹带庞大资本之势,渗透分化台湾的言论市场。

颜铭纬强调,NCC称对红媒重罚100万,其实“根本不痛不痒”,因为红媒一台每月有线收费就可以分到5,000万以上。红媒恶意操纵台湾舆论已是全民共识,国台办收买红媒、插手报导也已获国际媒体认证,身为有线电视消费者和红媒假新闻污染受害者的国民,必须联合起来反抗。

踩红媒社团发起人、高雄市议员高闵琳(前中)8月15日表示,若台湾再不遏止红媒的夸张行径,台湾将成为下一个“一国两制”的受害者。(陈柏州/大纪元)

再不制止红媒 高闵琳:台将成一国两制受害者

踩红媒社团发起人、高市议员高闵琳指出,为了不让明年的台湾变成今年的香港,“踩红媒”是最重要的第一步。中共之所以不计成本收买台湾媒体,无非是要塑造有利中共的舆论氛围,让中共属意的总统候选人顺利当选。若台湾再不遏止红媒的夸张行径,台湾将成为下一个“一国两制”的受害者。

高闵琳强调,香港反送中运动已经证明,一国两制或和平协议都不可能是台湾未来的选项。当中共透过资讯战散播对立,利用红媒洗脑台湾之时,台湾人更要清楚意识到,唯有共同团结在“对抗中共、保护台湾”的大旗下,台湾才有战胜中共的可能。

新北市议员戴玮珊8月15日表示,红媒长期配合中共,不仅为中共说好话,还不断打击台湾政府、甚至也打击国民党,目的是想制造台湾内部混乱、不信任与社会的对立。(陈柏州/大纪元)

红媒蓝绿都打 戴玮珊:企图制造台湾对立混乱

新北市议员戴玮珊表示,红媒长期配合中共,不仅为中共说好话,还不断打击台湾政府、甚至也打击国民党,目的是想制造台湾内部的混乱、不信任与社会的对立,这是中共首要达成的目的。

她表示,对于红媒对台湾的影响,基层民众都感到不安与害怕,已有大量民众要求NCC要有所作为,NCC虽然有对旺中进行裁罚,但金额太少、不成比例,过去十几年来,旺中不知拿了多少中共的资源,小小的罚款无法阻止它们继续伤害台湾。

她强调,若NCC不敢有更强力的作为,至少把选择的权利还给人民,不要再用包裹式收看的电视频道,让民众有选择的权利,当媒体在伤害台湾时,民众至少可以用自己的遥控器进行抵制。

红媒吹捧造神 苗博雅:严重扭曲台湾言论市场

台北市议员苗博雅则说,红媒最严重的影响,就是扭曲台湾的言论市场,透过大力报导吹捧造神,让选民无法获得公平、正确的资讯,进而导致选举结果的扭曲,这也是为何要推“外国代理人”的相关法案,透过揭露媒体资金的来源,对媒体报导的公正性进行最基本的行政管制。

台北市议员苗博雅8月15日表示,红媒最严重的影响,就是扭曲台湾的言论市场,透过大力报导吹捧造神,让选民无法获得公平、正确的资讯,进而导致选举结果的扭曲。(陈柏州/大纪元)

她表示,当前NCC可用的行政工具,包括“分级分租”机制,让消费者有自由选择的权利,至少有抵制红媒的选择,但NCC却迟迟不愿执行;第二、NCC拥有媒体审照、撤照的权力,但却从不敢执行,连旺中违反审照时承诺的事项,NCC也不敢给予行政处分。

她说,这次NCC审查执照时,其实可以要求旺中集团公开金流;而公平会也可对公共场合付费绑定频道的情形,进行行政的调查,但相关机关却通通没有作为。#

由十多位跨党派新生代议员、民间团体共同发起的“抗中保台踩红媒大联盟”,8月15日在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外举办“普渡红鬼”行动,呼吁揭露受中共资助红色媒体的真面目,并要求NCC即刻停止喂食“红媒”,让人民有拒买旺中等红媒的权利。(陈柏州/大纪元)

责任编辑:吕美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