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医生搞“假捐献”被抓在掩盖什么?

2019年4月6日和7日,独立人民法庭在英国伦敦再度开庭,听取有关中共大规模强制摘取良心犯器官的证词。(Simon Gross/大纪元)LONDON, UK Saturday 6 April 2019
人气: 187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8月16日讯发生在数月前的“安徽一死者肝肾被‘假捐献’,6名医护人员涉侮辱尸体罪被捕”之事,突然于近日被大陆官媒拿出来翻炒。据报道,搞“假捐献”的始作俑者,直指安徽某县人民医院的ICU主任杨某。

从披露的细节来看,这位杨主任造假的过程极为诡异。当他发现患者李某“处于脑死亡状态”时,就“告知家属随时有心跳骤停可能”。由于“患者家属表示理解,要求放弃治疗”,他对李某“停用呼吸机”,导致其“心跳停止”。然后,李某被“宣布临床死亡,开始行器官捐献”。

从杨主任提供的照片上看到,李某的丈夫和女儿在一张“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上签了名,但事后才得知母亲捐了肝肾的小儿子却对这张登记表起了疑心。因为在这张有其“父亲、妹妹的签字和手印”、表示他们“同意并完全代表捐献者作出死后无偿捐献(器官)”的登记表上,“登记单位”和“编号”都未填写,“印章”处也是空白。随后,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也证实,李某的“器官捐献,红十字会人员没有参与,且未通过正常渠道进行”。

可见,李某家属同意捐献其器官这一幕,几乎就是由杨主任一人自编、自导、自演出来的。李某丈夫和女儿是否真的同意“捐献”,从杨主任撒谎说“捐献器官的话国家补助20万”,并将不知从哪儿弄来的20万转到家属的账户上就足见真相。正如李某的小儿子所说,这是犯了“涉嫌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

堂堂人民医院ICU的主任,竟然策划“假捐献”、还私自贩卖器官。况且他手法如此娴熟,足以让人怀疑他或许不是初犯、而是惯犯。此情此景足以暴露出:

其一、中国的器官捐献者并不像官方吹嘘的那么多;相反,是少之又少。否则,杨主任为何要花钱买“捐献”呢?说人们“不敢捐、不想捐、不能捐”导致中国出现“器官捐献困境”,或许还比较贴切。

其二、在中国,这种非法的器官买卖决不可能只是几个混混、黑帮所为。为了从买卖、移植中获利,主刀的医生自己“揽活儿”岂不更方便?然而,颇值得玩味的是,如此明显的非法交易却没能入了司法机关的法眼。当地检察院非得以“侮辱尸体罪”,对这位杨主任和另外5名医务人员批准逮捕。难道说医生“出卖人体器官”,就这么难以启齿吗?

就算不说,这摆在眼前的事实也让人细思极恐。假如人民医院的主任医师是非法贩卖器官的惯犯,医院的领导又怎会不知道?杨主任如此卖力的搞“假捐献”、卖器官,这是否像极了公司里为了冲业绩的销售人员?可见,杨主任也极有可能是在院长的一声令下,才一跃成为倒卖器官的行家。中国的“人民医院”,不是二甲就是三甲,其上级卫生部门不可能听不到风声。于是,这就不难解释为何检察院会顾及医生、医院的颜面,决口不提“出卖人体器官”之罪了。

那么,“出卖人体器官”为何会让卫生部及其背后的中央大佬感到颜面无存呢?这恐怕还得从杨主任能随意将“脑死亡”患者直接变成“心跳停止”的死者的过人本领说起。当“死者肝肾被‘假捐献’”成为热点新闻时,当杨主任声称,患者是在“临床死亡”之后,才“开始行器官捐献”时,一个巨大的漏洞就这样被掩盖住了。

那就是,“心跳停止”的死者被摘取肝肾,几乎是不现实的。2012年,大陆媒体《中国新闻周刊》曾撰文披露,“只有在脑死亡的情况下,进行器官移植才有可操作性”;“如果人心跳停止、死亡几分钟以后,血块完全凝结,器官就不能用于移植了”;“这时候的尸体已经根本没有摘取其器官的必要了”。可见,杨主任以及陆媒所说的“死者肝肾”被摘,这本身就是谎言。

此外,由于“中国对于‘脑死亡的标准’尚无立法”,因此,“在脑死亡标准没有确立的情况下,被器官移植的人可以被认定为有生命的活人”。这么一来,杨主任搞“假捐献”,一下儿就变成了“为需求而杀人”的“活摘”了。

难怪有不少网友都在说,杨主任“极有可能涉嫌谋杀”。还有人大胆猜测,“说不定故意不治疗、或者放弃治疗”。而获赞最多的评论也写道,“如果从一开始就是欺骗,李某根本没有脑死亡,是停止了生命维持才导致的死亡,细思极恐”。

也就是说,摘取“脑死亡”患者的器官,不过只是“活摘”中的一种。为了获取器官,中国各大医院的医生完全有可能见死不救、甚至杀人害命。但颇具迷惑性的是,如今,大陆官媒用具体的案例,来揭露这类“活摘”,却并不是为了讲述真相。喉舌们这样宣传,只是为了替中共的那些刽子手们漂白、掩盖另一种更真实、更血腥的活摘。

加拿大前亚太国务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在去年第5届“奥斯卡自由人权奖”的颁奖典礼上发言时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及良心犯器官的恶行仍在继续”。他与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在其惊世之作《血腥的活摘器官》(Bloody Harvest)中,“揭露了中共政府认可的、包括众多医院在内的中国公安、监狱、军队、法院等联合参与的这一丧尽天良的邪恶罪行”。

这两位2010年被提名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的作者并非法轮功学员,他们自费奔走于联合国和几十个国家,用无可辩驳的事实,竭尽全力为法轮功群体和受害者伸张正义,促使这一“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罪恶”全面曝光。

今年6月,调查“中共活摘器官”的国际独立“人民法庭”在伦敦做出宣判,“中国(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行为已存在多年,并仍然存在,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应的最主要来源”。如今,整个国际社会都在聚焦“中共活摘器官”。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最残酷、最血腥的手段,是中共暴力治国的继续和升级。中共犯下的反人类罪行,引起世界的公愤,面临被追究罪责的巨大压力。中共惧怕罪恶曝光,政权垮台,所以极力掩盖,漂白自己。

另外,从安徽医生被抓也可看出,活摘医生继续行恶,必遭恶报。中共为掩盖罪恶,杀人灭口,充当杀人屠刀的活摘医生,很可能被中共卸磨杀驴,结局很惨。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9-08-16 5: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