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土豆和住房不可得兼? 一些城市开发或减缓

土豆是新西兰人的主食之一,它对于新西兰人来说,就如同大米和面粉在中国人的生活中那么举足轻重。政府在周三发布的一份国家政策声明草案,把‘土豆’和‘住房’这两个民众日常生活必需品联系起来,旨在减缓把高产农田用于建房和城市发展,保护农业用地免受城市发展的影响,确保新西兰人能有足够的良田、生产出自己的粮食和蔬菜。(李心然/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16日讯】(记者李扪心综合报导)土豆新西兰人的主食之一,它对于新西兰人来说,就如同大米和面粉在中国人的生活中那么举足轻重。政府在周三发布的一份国家政策声明草案,把‘土豆’和‘住房’这两个民众日常生活必需品联系起来,旨在减缓把高产农田用于建房和城市发展,保护农业用地免受城市发展的影响,确保新西兰人能有足够的良田、生产出自己的粮食和蔬菜。

不过,这项草案也引发很多人担忧,担心保护农田会不会阻碍和减缓一些地区本来就滞后的住房发展,让新房建造雪上加霜,加剧奥克兰等地区的、已经陷入困境的住房短缺问题。

政府:住房和土豆都要

环境部长大卫.帕克(David Parker)和农业部长达米安.奥康纳(Damien O’Connor)共同发布了这项政策草案,对各地区政府在决定批准在农用土地上进行城市开发时,提出一些要求。

在拟议修改的最重要部分,各地区政府审批住房开发项目或其他使用耕地的发展项目时,必须遵照以下要求:

-不允许在高产土地上开发,除非是为了满足住房短缺,并且还必须通过长期成本效益分析来支持这一点,同时还要考虑开发的替代方案;

-根据一系列具体规则,制作出“高产”土地地图;

-改变地区计划,为生产用土地提供更多的保护,并优先考虑将其用于初级产业的生产,比如农业(包括种植土豆)和园林(包括种植水果)等;

-改变规则,以避免分割生产性土地。

帕克说,“它建议地方政府必须确保现在和将来有足够的高产土地用于初级生产,并保护它免受不适当的再分割、使用和开发等的影响。”

“这是因为扩大的城市和不断增加的田园房产区域的压力越来越大,”帕克说,“我们不能失去我们最高产的土地。它们会给我们带来显着的经济效益,包括为附近社区提供就业机会,并为新西兰的主要部门增加重要的产值。”

新西兰有一半的收入,来自于使用约一半土地的产业,这些产业,如农牧业、园林等,都依赖于新西兰肥沃的土壤。

农业部长奥康纳表示,“在考虑城市扩张是否应该占用那些于种植粮食和蔬菜、以及其他初级产业的高产土地时,市政府需要对替代品、效益和成本进行全面分析。”

高产农田流失严重

去年政府发布的一份关于土地和土壤状况的重要报告发现,新西兰每年有2亿吨土壤流失,主要是因为城市向外延展,导致了全国一些最富有生产价值的土地被侵蚀、占用。

根据政府的标准,目前全国大约只有14%的土地被认为是“高产”土地。这份报告显示,新西兰10%的最佳“高产”土地,被用于田园房产区块,其中35%的良田,被用于奥克兰的城市外延和住房开发。

从农业部的生产土地分布地图上看,全国最高产的土地,主要分布在北岛的南奥克兰地区、怀卡托、丰盛湾,和旺格努伊-马努瓦图地区;南岛的高产土地,则分布在坎特伯雷地区(Canterbury)和东部沿海平原,以及南端的南部地区(Southland)。而北岛最重要的蔬菜水果生产地区——南奥克兰、包括普基寇伊(Pukekohe)及怀卡托(Waikato)地区,恰恰就是目前和未来几十年将要开发的新住房区。

这张地图显示出三种不同等级土地在全国的分配,这三种土地都被认为是可用于初级产业的高产土地。按照颜色划分,颜色越深,土地/土壤级别越高,越高产。来源:新西兰农业部。

自1998年以来,奥克兰每年有5800个新的田园房产区块被市政府批准。在奥克兰南部的新西兰主要蔬菜种植区Pukekohe,这个问题尤其严重,那里的住房开发,已经侵占了大片肥沃的土地。

Pukekohe种植者巴拉特.巴纳(Bharat Bhana)对政府的此举表示欢迎,并表示需要采取措施阻止新西兰最高产的土地,在为时已晚之前转变为建筑物。

“我们只是土地的看护人,我们必须留下一些这片美丽的土地,因为我们后面还有很多代人。”

巴纳说,近年来,Pukekohe的住房和轻工业的开发,已经造成了150公顷良田的消失。

土豆对抗住房?

尽管奥克兰市长Phil Goff赞成政府的草案,认为“政府的草案政策符合奥克兰统一规划的规定。”

但新西兰地方政府(LGNZ)组织表示,担心这项政策会对需要更多住房的地方当局产生很大影响,政府提出的解决方案,是“处理一系列相当复杂问题的一种太过简单的方式。”。

“我们需要仔细评估和平衡保护高产土地和促进城市发展之间的权衡,”LGNZ总裁兼达尼丁市市长戴夫.卡尔(Dave Cull)说。

“在奥克兰和汉密尔顿这样的地方,民众住房负担能力危机最为严重,这些城市唯一可以扩大绿地开发的地方,恰恰就是政府在这项草案里希望保护的地区。”

卡尔建议将这些保护措施纳入已经在审查的《资源管理法》的框架中。不过,由于实现预期结果需要“很多年”,所以这个选项被排除在外。

“无论采用哪种机制,都需要围绕如何解决冲突进行讨论,并讨论什么是高产土地、住房需求的尖锐性的界限等等,我们只是认为会有太多意想不到的后果,”卡尔说。

“政府实际上正在将‘土豆’与‘房屋’隔离开来,我们认为讨论文件并没有充分考虑这种影响,”卡尔说。

政府不久还将发布一份关于城市发展的单独政策声明,帕克表示这将会创造出一个平衡。

帕克说:“我们既需要有足够的住房来安置我们的人民,同时还需要有足够的食物来养活他们。”

保护良田 确保优良食物生长

新西兰园林协会(HortNZ)的自然资源和环境经理迈克尔.桑德斯(Michelle Sands)表示,良好的规划和缓冲区,能够让建房和园林产业共存,这很重要,因为种植者可以充分利用可用的土地,并且可以迅速地将新鲜农产品推向市场并获得需要的工人。

桑德斯表示,目前糟糕的规则,阻碍了新的蔬果花园的建立,奥克兰就因为住房开发而占用了大量优质土地。

“我们知道我们国家需要建更多的房屋。但是,目前的情况意味着,用于园林产业的土地一旦用于住房开发,就再也没有土地能够取而代之了。”桑德斯说。

“新西兰需要确保能够种植所需的所有新鲜健康食品,因为气候变化将导致新鲜食品难以进口。”

在过去10年中,仅奥克兰地区就有超过200名种植者,因为重新分区和划分而卖掉土地,结束种植产业。

新西兰园林协会(HortNZ)和联邦农民(Federation Farmers)一直在推动一种机制,试图阻止城市建地的再分割和田园区块的划分、吞噬掉主要的用于生产的土地。

行动党党魁大卫.西摩(David Seymour)认为,政府的声明将进一步限制城市发展,因为目前迫切需要的是更宽松的方法。而这些规则限制,只会导致奥克兰房价上涨。

“我们不需要在住房危机中,产生限制发展的另一层官僚机构,”他说。

“新西兰只有不到百分之一的城市化用地:人们在宝贵的园林土地上建房的唯一原因,是因为有许多限制,令他们无法在其他任何地方建房。”

面向公众的征询从现在开始推出,截止到10月10日。

责任编辑:上官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