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援港人士澳墨尔本集会遇暴徒骚扰 警方介入

2019年8月16日晚,援港人士在墨尔本举行集会。(Rebel Jom)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赵亨义澳洲墨尔本采访报导)8月16日晚7点,为呼应当日港人向英美领事馆请愿集会,维州香港专上学生联会(Victoria Hong Kong Tertiary Student Association,简称VHKTSA)联合悉尼、阿德莱德、布里斯本民众,在墨尔本市中心州立图书馆(State Library)前举办“全澳同行,主权在民”集会,为香港争取“普选”、“港人自治”的基本权利。

在集会现场,数百名香港学者、学生以及民主人士手持“FREE HK(让香港自由)”、“SOLIDARITY with HK(与香港和衷共济)”等标语,表示坚决支持“反送中”的决心。

集会上,香港学生提出三项诉求:“首先,我们支持今晚香港的‘主权在民’游行;第二,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以及各国政府,特别是澳洲政府,敦促香港、中国政府回应抗议者诉求;最后,我们想向香港以及中国(中共)政府说明,无论你尝试如何暴力镇压香港人,施加多大压力,我们都不会屈服于暴力与恐吓。”学生们强调“永不屈服”,引来人群欢呼。

此外,学生们重申港人五大诉求——撤回《逃犯条例》修订;收回暴动定义;撤销被捕人士控罪;追究警队滥权;立即实行民主制度。

7点30分左右,援港民众先后唱响英语及粤语版歌曲《问谁未发声》,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将“主权在民”的心愿融入在坚定的歌声中。

2019年8月16日晚,援港人士在墨尔本举行集会。(Rebel Jom/大纪元)

集会期间,学生还搭制投影仪,以播放视频的形式向民众概述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以及《中英联合声明》内容,声明中提到,香港所拥有的言论自由、新闻出版自由、集会自由以及法律制度在香港主权移交后会受到保护,而现在却遭到中共政府全盘否认。中共坚持认为这是一份“历史文件”,否认英国在这项双边条约中的权力、义务和责任。

当晚的集会受到数百亲共示威者的骚扰,他们甚至与媒体摄影师发生肢体冲突。集会最后不得不在警察的干预下提前结束。

Pro-Hong Kong rally Melbourne
2019年8月16日晚,援港人士在墨尔本举行集会,受到大批亲共示威者骚扰。(Rebel Jom/大纪元)

然而在集会进行中,随着一个亲共示威者展开五星旗,一群亲共者冲进香港抗议人群之中,双方发生肢体冲突。

一名女子和一位澳洲广播公司(ABC)的摄影师受到推搡,之后警察介入,将人群分离开。

一排警察齐刷刷面对亲共示威者站立,防止他们进行攻击,只有少数几名面向援港团体。

Pro-Hong Kong rally Melbourne
2019年8月16日晚,援港人士在墨尔本举行集会,受到大批亲共示威者骚扰。(Rebel Jom/大纪元)

亲共示威者大唱中共国歌,并用中文和英文高呼“一个中国”和其它侮辱性言辞。亲共团体的人数在晚间不断增加,声音有时盖过香港抗议者。

亲共团体聚集在斯旺斯顿街(Swanston Street)的西面,《时代报》报导说,他们不愿意透露姓名,也不愿意接受录音采访。

2019年8月16日晚,援港人士在墨尔本举行集会,受到大批亲共示威者骚扰。图为一名亲共男子攻击媒体摄影师。(Rebel Jom/大纪元)

香港抗议者聚集在图书馆草坪的北面,唱着歌并高呼“free Hong Kong”(让香港自由)。

一个亲共示威者喊道:“如果你不喜欢就离开这个国家。”挺港人士回应说:“我们是在澳洲。”

上述遭到推搡的女子名为卡米(Cami),她虽然受到惊吓,但没有受伤,她对《时代报》记者说,她来自香港,来参加集会是为了“拯救我们的城市”。

“我来自香港。抗议活动是因为《引渡条例》(又称《送中条例》)开始的,但现在我们没有民主。我们来到这里来拯救我们的城市。”

墨尔本市民布拉德福德(Richard Bradford)对《大纪元时报》说:“看到那边那个团体假装支持中国大陆,而实际上是在支持那一小群暴力分子,这真令人失望。”

“这群暴徒已经证明自己就是暴力压制者。”

“当你看到(中共)在天安门广场所做的事情(六四事件),你真会担心他们要对香港做什么。”

“我们希望澳洲能全力支持香港抗议民众。” “希望中国能获得自由。”

2019年8月16日晚,援港人士在墨尔本举行集会,受到大批亲共示威者骚扰。图为前来支持香港抗议者的布拉德福德(Richard Bradford)。(Henry Jom/大纪元)

周五白天,支持香港民权运动的人士也在悉尼和布里斯本举行集会,期间亲共示威者也与他们发生了冲突。#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