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宋征时:中共出兵香港兵棋推演(2)

——2019年8月11日增订版

美国总统川普于8月13日发推文表示:“我们的情报告诉我们,中国(中共)政府正在向香港边境调动军队。”图为8月15日,深圳湾体育中心外,有大量军车集结。(STR/AFP/Getty Images)

人气: 1179
【字号】    

【大纪元2019年08月16日讯】(接上文)提请读者注意:本兵棋推演所依据的事件及香港形势截止于2019年8月11日。

兵棋推演四:出兵顺序

各路赴港部队大规模进入香港特区,时间上估计会大致形成三个阶段:

(1)驻港部队于1997年先期进入香港,长期驻扎于所在地“打前站”;

(2)在大规模镇压前夕,大陆警察和武警赴港部队断断续续隐蔽进入香港(估计近50%的部队已经于8月11日抵达特区内指定位置隐蔽待命);

(3)在临镇压当口(“第四阶段”末尾),来自各不同集团军的解放军部队会在短时间内先后越界或同时并肩平行越界,经罗湖、沙头角、落马洲、文锦渡、皇岗等口岸迅速进入香港特区地界。这与大陆警察和武警逐步渗入香港的方式不同。另一批解放军部队会经由连接香港、珠海、澳门三地的港珠澳大桥进入香港特区,其先头部队的“开路先锋”可能是珠海驻军(广东省军区海防部队第2团)。解放军赴港部队应不限于陆军,还应该包括其他军兵种,如空军的空降兵部队、战略支援部队的特种分队,等等。估计会有陆军航空兵的直升机大型编队进入香港特区上空。

参照“六四”期间14个集团军进入北京的情况,如果在罗湖海关至尖沙咀这条由北而南贯穿九龙半岛的高速公路主干线上出现长达10公里以上的军用车队由北向南行进,应该属于可能之事。这样长蛇阵般的车队应该会包括坦克、装甲车、装甲运兵车、自行火炮、防空导弹发射车、短程战术导弹发射车、电子侦察车、电子干扰车、指挥车、通信雷达车、装备牵引车、医疗救护车、军用炊事车、运输卡车,等等。

以上只是大陆警察、武警、解放军三大类武装力量开赴香港的大体顺序,而实际情况应该会纷繁复杂得多。换言之,以上顺序并非“刚性结构”。可以设想,驻港部队深圳基地内待命的巷战特种分队,有可能在赴港戒严部队完全占领香港、基本控制特区局势之后,才受命赴港,肃清“残敌”。大陆警察赴港的人数曲线波动的实际幅度也有可能较为平缓,不同于以上分阶段估计。若干武警部队也可能在临镇压当口,与解放军各部队一起蜂拥越界。在临镇压当口(甚至时间上略超前),驻港部队对香港国际机场实施控制和军管几分钟后,空降兵部队即可能在机场跑道上实施机降,抢占先机。南部战区第74集团军(原广州军区第42集团军)准备用于南海海域和台湾海峡方向的两栖作战旅(近似于海军陆战队),也完全有可能在大规模镇压行动开始前一夜率先在香港特区内(如香港岛浅水湾一带)隐蔽实施登陆行动。

兵棋推演五:制服着装

在大规模镇压时,除任务比较特殊的部分人员穿着便装之外,各武装力量的制服着装可能会表现出以下特点:

(1)解放军赴港部队全部或部分穿解放军制服,也可能部分或全部穿武警制服、大陆警察制服、香港警察制服。

(2)武警赴港部队全部或部分穿武警制服,也可能部分或全部穿大陆警察制服、香港警察制服。

(3)赴港大陆警察全部或部分穿大陆警察制服,也可能部分或全部穿香港警察制服。

(4)香港警察全部穿香港警察制服。

(5)驻港部队任务最为多样化,所以制服着装的不确定性最有可能显现。

总体倾向是:军事化程度高的武装力量穿着军事化程度低的武装力量的制服。反之不亦然。

兵棋推演六:突击抓捕

“六四”后大批学生运动骨干经由“黄雀行动”帮助或其他途经而安全出逃海外。估计中共高层会吸取这一教训,布署对香港反对派人士实施提前抓捕。至迟在赴港大部队越过深圳河进入香港的同时,甚至提前一两天,数十支抓捕行动小分队就会根据上级下发的名单分头抓人。每一支抓捕行动小分队都针对一位特定的反对派人士定向设置,小分队成员一般应为30至50人,由驻港部队、香港警方、北京特派人员(国家安全部、政治工作部、政法委等)三方面组成。这些人中间应该包括狙击手、开锁专家、黑客、速龙小队成员等。

列入中共黑名单的无疑会包括已经遭受中共媒体疯狂攻击的下列人士:黎智英、李柱铭、梁家杰、陈方安生、何俊仁、黄之锋、罗冠聪、彭家浩、张昆阳,等等。如果这些人士现在不立即紧急呼吁国际社会和国际组织(包括联合国、国际刑警组织)提供保护措施,恐怕会凶多吉少。

兵棋推演七:开枪顺序

如果没有极其特殊的情况,开枪镇压一般会表现出以下顺序:

(1)香港警察首先开枪;

(2)大陆警察和武警赴港部队开枪;

(3)解放军赴港部队开枪;

(4)驻港部队最后开枪、零星开枪或无需开枪。

6月12日,开枪行动已经由香港警察通过使用警用低杀伤性武器作试探性实施。若干新型警用武器如海绵弹发射枪(7月28日首次使用)等,操作人员为乔装港警的大陆警察或武警的可能性较高。

军用杀伤性武器一般会在大规模镇压时才投入使用(朝天鸣枪示警等不计)。

如果真的发生赴港大军实施大规模镇压,届时香港警察、大陆警察、武警部队、解放军赴港部队都会使用军用杀伤性武器(主要是步兵轻武器)开枪,与北京“六四”差不多。如零星开枪示警等不计在内,驻港部队一般会最后实施开枪镇压。

兵棋推演八:开枪数量

一旦实施镇压,以开枪数量(或步兵轻武器弹药消耗量)计,依次为

(1)开枪最多者估计为武警部队;

(2)赴港解放军次之;

(3)大陆警察次之;

(4)香港警察又次之;

(5)驻港部队开枪最少。

估计武警部队开枪多于解放军,主要依据是时间延续长度。武警开枪一般会早于解放军。武警开枪延续时间长,发射子弹数量自然较后者为多。仅就步兵轻武器而言,装备解放军的武器略优于装备武警的,但两者差距总体上很小。

估计解放军开枪多于大陆警察,主要依据是任务性质。与武警一样,解放军的主要任务是实施镇压,而帮助维持实施镇压后的当地秩序则是次级任务;大陆警察虽然加入实施镇压的行列,但其主要任务是维持镇压过后的香港社会秩序。大陆警察平时较少配备步兵轻武器,赴港前临阵配备的武器型号一般相对陈旧,属于解放军、武警更换新型号武器后“退役”的“老字号”。

估计香港警察开枪少于大陆警察,主要依据是武器配备比例。港警不太可能全部配备步兵轻武器或者说军用杀伤性武器。之所以不让他们如大陆警察那样“全数武装”,主要是为了防范他们作为粤语区当地人而同情港人抗争,甚至阵前倒戈。

估计驻港部队开枪比香港警察还要少,主要依据是其任务性质。驻港部队主要任务并非直接实施镇压行动,而是为镇压行动提供情报、引导、协调、参谋、特种通信等各类支援。

兵棋推演九:武器装备

(警用低杀伤性单兵武器从略,警用水炮车、警用装甲车等装备从略)

赴港武警和解放军部队会携带使用各类型号的步兵轻武器,以及新型武器激光枪等;小范围、局部性用火焰喷射器攻击示威人群的可能性约达1%。

各类军用战斗车辆包括坦克、装甲车、装甲运兵车等;还有用于防止兵变的自行火炮、防空导弹发射车、短程战术导弹发射车。其中防空导弹发射车作为北京地区戒严部队的武器装备曾经于1989年6月4日开进天安门广场就地部署、进入高度戒备的实战状态。估计当时有情报显示空军部队或有兵变迹象,且可能会空袭天安门广场以及包括人民大会堂、中南海在内的周边区域。

估计中南海不会像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那样动用空军轰炸机攻击地面示威群众;但有可能出动歼击机掌握香港特区上空的制空权,以震慑可能发生的赴港部队兵变或各部队之间互相火并;动用陆军航空兵直升机群攻击地面示威者群体则不无可能。1989年“六四”期间,北京地区戒严部队指挥部曾有军头一度提议用直升机攻击堵住街道的抗议人潮,以保证受阻的某集团军及时向天安门广场强行推进。

装备包括电子干扰车(军警通用,用于切断局部地理小范围内的所有电子通信,造成手机无法使用)、电子侦察车(军警通用,移动型人脸识别装置)、指挥车、通信雷达车、装备牵引车、医疗救护车、军用炊事车、运输卡车,等等;以及陆军两栖作战部队的登陆装备如气垫船(艇)等;还有无人机(军警通用)等。

以上为笔者所设想的香港全面军管时赴港部队的部分武器装备。

兵棋推演十:后勤保障

兵法云:“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说的是后勤保障对于军事行动的重要性。粮养兵,草秣马,古代军事行动的后勤保障物资数量上最主要部分就是粮草。现代军事行动的后勤保障则要远为复杂得多。2016年,解放军为此组建了一个新的(军)兵种——联勤保障部队。

如果北京当局对香港实施全面戒严或大规模镇压,驻港部队8,000至10,000人的兵力,加上解放军、武警、大陆警察共70,000至80,000人的兵力,其总体规模达约八万至九万人。除了这些兵力之外,还应当再加上香港警察约30,000人。如此庞大的武装力量超过十万之众,一旦出现于香港特区狭小的地理范围内,当属史无前例。与此同时,其后勤保障的任务压力也会很大。

仅以驻港部队的库存,即使处于满贮状态,仍然无法满足包括各现代化军兵种和香港警察在内的十万多大军的大批量、多样化后勤保障需要。除联勤保障部队的作业之外,赴港解放军、武警部队后勤保障的压力相当部分要由广东省军区来承担,其中或包括常用型号弹药、运输车辆、燃油、食物、医疗救护等等。军兵种专用武器装备(如直升机、坦克、装甲运兵车、通信侦察车、新型单兵轻武器)以及弹药基数和备用件,则应由各路赴港部队自行负责携带。

兵棋推演十一:香港地下党

中共在香港的地下党人数肯定超过香港总人口的1%。在北京当局对香港实施全面军事管制和大规模军事镇压之际,香港地下党的活动极其活跃,这是完全可以想见的。虽然人们很难详细了解这些秘密活动,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香港假若真的会有所谓“彻底回归祖国怀抱”之日,就是中共在港地下党悲剧的揭幕之时。

中南海与平时一样,在政治上并不完全信任解放军各战区、各集团军、各军兵种及其赴港部队中的任何一个。“六四”期间,原第38集团军军长徐勤先少将抗命,拒绝镇压人民。作为解放军陆军头号王牌部队,原北京军区第38集团军(现中部战区第82集团军)由中南海最信任的集团军一度成为最遭防范和最受监控的集团军。中南海也不完全信任武警各机动师、各省级武警总队及其赴港部队中的任何一个。2012年3月19日周永康策动政变时,动用过武警部队包围中南海。

对于广东省军区下辖部队和广东省公安厅下属人员,中南海的这种不信任感尤其强烈。这与中共自1949年建政后约50年间多次搞反对“广东地方主义”运动有关。反“广东地方主义”往往搞“人人过关”,至少上万名广东省、广东籍、广东省兼广东籍的干部先后程度不同地受到迫害、清洗、牵连、牵累或连累,甚至连叶剑英、方方、古大存、冯白驹、叶选平等那样的高官亦未能幸免。近年来,中共力图推行“废粤语”的语言文化政策,其实也是反“广东地方主义”的延续。广州、香港等地“撑粤语”的民间举动,都被中共高层视作对国家安全的威胁,并设立了针对“港独”及“粤独”的部门机构。

1966年至1976年“文化大革命”期间,广东和全国的中共地下党被打成“叛徒”、“特务”、“阶级异己分子”者更是不计其数,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案例成千上万。

由此,中南海对香港地下党必然更加不信任,认为香港的大部分中共党员靠不住,甚至作为骨干力量的香港各级党内干部也未必靠得住。因为他们长期生活在如此自由化的政治氛围和社会环境中,思想上必然会不符合专制政权对人民思想控制的标准和洗脑的要求。

从历史经验看,毛泽东在中共建政伊始便确定了对建政前主要活动于国民党统治区的中共地下党人士的“十六字方针”:“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从1949年至1979年这半个世纪里,中国共产党残害了无数自己的地下党同志(包括位高权重的骨干、中坚),无论规模、手段、迫害烈度、受害人数都不可思议地远远超过其当年的政治对手、内战敌方国民党;更不用说中共还推行国民党并不实行的株连家人野蛮政策。上述反对“广东地方主义”重点打击的目标中,广东地下党首当其冲。

2005年,前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兼前国防部长迟浩田上将在《战争离我们不远,她是中华世纪的产婆》讲话中说过:将来中共军队使用生物武器对美国发起突然袭击时,同时杀死亲共的华人(其中自然包括中共地下党)也在所不惜、不足多虑。为什么呢?迟浩田解释说,“在美国的华人,大多数是我们的负担,他们受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熏陶惯了,不容易接受我们党的领导。如果他们生存了下来,我们以后还要搞运动对付他们,改造他们。我们不要忘记了,我们打倒国民党解放中国大陆时,有那么多资产阶级和知识分子都举双手拥护我们,但后来我们还不是要搞‘镇反’和‘反右’来重新清理和改造他们?有些人隐藏很深,到了文革才被挖了出来。”

据上文所述中共国防大学徐焰少将2018年的讲话,香港人口的“三个三分之一”即百分之百(或近乎百分之百)是敌对势力或同情敌对势力的异己力量。所以“香港的社会基础是中国最坏的,比台湾都坏。”把这些“敌对势力”一网打尽之后,香港地下党无疑会随之落网。

因此我们不妨设想:一旦中共对香港实施军管和大规模镇压,并且得逞的话,那么在镇压过后,香港的大部分中共党员首先会暂时成为“党的最得力依靠力量”来作稳定当地社会秩序、挽回海外负面影响等方面工作;然后,他们中“部分同志”的“香港地方主义”(或另一名称)倾向会受到批评处理;再往后,反对“香港地方主义”和肃清“党内殖民地思想残余”(或另一名称)的政治运动就全面铺开了,其惨烈程度或许超过上述的反对“广东地方主义”。

结语:联合国维和部队

香港人民和平示威,手无寸铁。他们所面对的中共则武装到牙齿,并且不排除后者实施“超限战”的可能性。双方力量悬殊,大规模流血的概率在增长。

笔者认为:当务之急是呼吁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立即进驻香港。

联合国维和部队是得到国际社会认可的、有法律授权的、有官方权威性的武装力量,应尽快作为非当事者的第三方介入香港事务。

在联合国香港维和事务及行动中,联合国维和部队内部的中国籍官兵,作为当事方的一部分,应该回避。

在争取外援的同时,香港人民应该迅速实行战略调整,把自己的抗争由主要靠人员数量规模的“准单一街头抗争型”逐步转变为战法多样化、更具有打击精准度、令中共防不胜防的“多路奇兵全线无规律出击型”。但不排除或放弃街头抗争,并不时运用,只是在频率和节奏上适度调整。

香港人民要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抗争,避免暴力。

论暴力,中共有军队、有武器装备、有训练。

以暴制暴,人民没有胜算。因为这是以己之短,击敌之长。

香港人民要坚持持久战,坚持以己之长,击敌之短。

附录

“反送中”与“六四”比较

香港,2019年,反送中

(以下事件按时间顺序排列)

北京,1989年,六四

(以下对照事件不按时间顺序排列)

2019年6月9日 1989年4月27日
香港人民“反送中”大游行,100多万人上街 20多万学生走上北京街头游行示威,反对《人民日报》“4.26”社论(《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数十万北京市民围观、声援
2019年6月中旬 1989年4月18日
香港市民向特区政府提出五大诉求:

  • 1)完全撤回“送中”条例
  • 2)收回“6.12”暴动定性
  • 3)撤销“反送中”抗争者控罪
  • 4)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追究警方滥权施暴
  • 5)全面落实真双普选
北京学生向中共政府提出七项要求:

  • 1)中央重新评价胡耀邦的功过是非
  • 2)新闻立法,开放报禁
  • 3)公布中央领导人及家属的财产和收入
  • 4)否定“清除精神污染”和“反自由化”运动,为由此蒙冤的公民平反昭雪
  • 5)取消北京市“关于游行示威的十项规定”
  • 6)增加教育经费,改善知识分子待遇
  • 7)政府应肯定学生此次举行的悼念活动
2019年6月16日 1989年5月23日
香港人民“反送中”大游行,200多万人上街,坚持五大诉求 100万至200万学生和北京各界人士走上街头游行示威,抗议北京戒严令
2019年7月14日 1989年5月4日
香港7个传媒工会和组织发起新闻界静默游行,要求警方不干扰新闻工作、尊重新闻自由 近500多位北京新闻工作者首次发起游行,拉起“首都新闻界”横幅,打出“不要逼我们造谣”、“新闻要说真话”等标语
2019年7月22日 1989年4月26日
《人民日报》发表评论员文章《中央权威不容挑战》 《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
2019年8月7日 1989年5月19日
港澳办和中联办召开有关香港局势座谈会,张晓明讲话指香港局势有“颜色革命”特征,王志民讲话称中共面临“生死战”、“保卫战”。港澳办和中联办表示已经“退无可退” 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召开中央和北京市党政军干部大会,李鹏讲话称“人民共和国的前途和命运,已经面临严重的威胁”。此前几天,以“八老”为代表的一批中共政治老人表示已经“退无可退”
2019年8月11日 1989年5月13日
一位女性示威者被警察用布袋弹击穿护目镜并击中右眼,导致失明。这一事件引起香港社会各界的广泛同情,引发对警方和有关当局的声讨 为抗议中共拒绝与学生代表对话,北京高校2000多位学生开始绝食抗议,引起全社会各界的广泛同情和声援,引发对当局的责问
2019年(?)月(?)日 1989年5月20日
本栏内容有待填写(?) 李鹏宣布北京戒严令。北京市民开始阻挡军队进城

(全文完)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8-17 2: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