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友群:中共在香港问题上与整个自由世界为敌

2019年7月1日,香港七一大游行,很多市民自制标语参加游行。(余钢/大纪元)

人气: 295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19日讯】香港,曾经有一个响亮的名字——“东方之珠”。2019年的今天,香港,成了中国黎明前的黑夜里的“希望之灯”,成了全球反抗中共暴政的前沿阵地,成了未来自由中华的催生地,成了宇宙正邪大战的人间试炼场。

今年6月以来,香港反送中运动,举世瞩目。8月18日,170万香港人冒着滂沱大雨,在维园举行“煞停警黑乱港、落实五大诉求”集会,感天动地。这一天,全球至少33个城市举行声援香港民众的集会游行活动。对香港民众的合理诉求,美国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许多国家政要,都表达了关切。

但是,至今为止,中共与港府不仅一直拒绝回应,而且将这场运动扣上“港独”、“暴乱”、“颜色革命”等大帽子,持续打压。凡是支持港人正当诉求的国家,都成了中共“战狼外交”攻击的对象。

一、美国

香港有85,000名美国公民和1300多家美国企业;290家美国公司的区域总部设在香港;香港的自由、民主、法治、人权,与美国息息相关。美国政要关注香港局势理所当然。

目前香港危机的根源在于中共和港府。然而,中共却颠倒黑白,把中共支持港警和黑社会分子制造的“暴”和“乱”,归咎于美国等外国势力。7月30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说,香港近期的暴力事件是“美方的一个‘作品’”,“奉劝美国趁早收回他们在香港伸出的黑手”。对此,美国国务卿斥之为“荒谬”。

8月8日,针对中共恶意攻击正常履职的美国驻港澳总领事Julie Eadeh,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奥尔塔格斯说:“将一名美国外交官的私人信息,包括她的照片、她的孩子们的姓名等公开,这不是官方抗议行为,这属于流氓政权的行径。”

8月13日、14日、15日、18日,美国总统川普就香港问题接连发了8条推特,3次接受记者采访,表达他在香港人的安危的高度关注。8月13日,川普写道:“我们的情报告诉我们,中国(共)政府正在向香港边境调动军队。每个人都应该(保持)冷静和安全!”

8月14日:川普写道:“如果他(指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想尽快且人道地解决香港问题,我毫不怀疑他能办得到。来个私人会面吧?”同日,川普写道:“中国(共)政府想要达成(贸易)协议。让他们先人道地解决香港事件!”

同日,针对中共军队在香港边境聚集,川普对记者说:“我希望(香港问题)能够和平解决。我不希望有人受伤,也不希望有人丧生。”同时,希望香港人能得到自由。

8月15日,川普写道:“如果习主席能够与(香港)抗议者直接和亲自会面,那么香港问题就会有一个美好和开明的结局。我毫不怀疑!”

同日,当被问及是否担心中共对香港进行暴力镇压时,川普说:“我很担心,我不希望看到暴力镇压。”记者问他是否准备和习近平直接通话时,川普表示:“我们很快就会和他通话。”希望习近平“以非常人道的方式”解决香港问题。

8月18日,川普再次重申:“我希望香港问题能以非常人道的方式解决。我希望习主席能够做到。”如果香港发生“天安门事件”(1989年“六四”事件),如果北京当局在香港制造暴力事件,“我就难签署(美中贸易)协议”。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共和党人麦卡锡,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众议员恩格尔,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人麦康奈尔,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民主党人舒默,美国国会暨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两位主席——众议员麦戈文、参议员卢比奥,共和党参议员科顿,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美国众议院前议长金里奇等,都以不同方式表达对香港民众的支持,对中共暴力镇压的关注。

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特别指出:“假如美国为了商业利益而不为中国人权发声,我们就要丧失在其他地方发声的道德权威。”

如果中共在香港重演“六四”屠杀,美国政府的预案早就有了。美国“应对当前中国危险委员会”副主席吉弗里说,早在今年3月,撤销美国《香港政策法》的议案,已经提交给川普总统,国会两党议员对此已没有异议。如果美国撤销《香港政策法》,香港独立关税区的地位将不保,美国向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将立即适用于香港,港币将不能自由兑换美元,香港作为世界第三大国际金融中心的所有优势将在一夜间消失,香港将变成中国的一个普通城市。

二、英国

1997年7月1日,英国将香港交到中共手上时,香港是一座高度繁荣的自由港和国际大都市,与纽约、伦敦并称为“纽伦港”,是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重要的国际金融、贸易、航运中心和国际创新科技中心,也是全球最自由经济体和最具竞争力城市之一。

那时的香港,以廉洁的政府、良好的治安、自由的经济体系及完善的法治闻名于世,被誉为“东方之珠”,是“亚洲四小龙”之一。香港700万人口中有一半人口(约350万人)拥有英国国籍,其中约340万为英国国民(海外)护照(简称BNO)持有人。

当初,中共向全世界承诺,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五十年不变。然而,中共统治香港仅仅22年,已经把香港折腾得面目皆非。周六周日本是家人休闲、聚会、娱乐的时间,但是,今年6月以来,香港人却不得不为捍卫他们1997年以前就已经得到的自由、法治、人权而几十次走上街头,作最后的抗争。

7月2日,时任英国外交大臣亨特说,他本人以及英国谴责所有暴力,但是,支持港人享有自由的权利。如果中共不遵守《中英联合声明》,将会有严重后果。

7月3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说:“英方对回归后的香港一无主权,二无治权,三无监督权,根本不存在任何所谓‘责任’。”言外之意,中共在香港杀人放火,谁也管不着!耿爽还破口大骂亨特“厚颜无耻”! 中共驻英大使刘晓明竟然瞪着眼睛胡说亨特“支持暴力违法分子”!

7月3日,英国外交部召见中共驻伦敦大使刘晓明,称中共就香港问题对英国政府的指责是“不可接受的”,提醒中共不要以少数抗议者的不当行为给其迫害(绝大多数)香港人找借口。

7月24日,鲍里斯.约翰逊成为英国新首相后,他所领导的政府在香港问题上与前政府的态度完全一致。8月9日,新任英国外交大臣蓝韬文亲自打电话给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表达他对香港局势的看法。中共对此非常恼火,称蓝韬文此举绝对是“错误的”,英国必须停止“干涉(中国)内政”,别再对香港事务“煽风点火”。

8月10日,英国脱欧党领袖法拉奇表示,中共在考虑“是否制造另一个天安门事件”。如何应对中共的暴行,对西方社会来说,已成为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他认为,全世界都要坚定地支持香港抗议者。

三、德国

德国是香港在欧盟成员国中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德国有600家公司长驻香港。

今年7月,德国自民党主席林德纳率自民党代表团访问了香港、上海、北京。在香港期间,为全面了解香港情况,林德纳会见了不同派别的政治人物,包括积极支持“反送中”的泛民派立法会议员。这件事令中共非常生气。从上海乘高铁到北京的途中,林德纳就被告知,多个预先安排好的与中共高层的会见被取消,只剩一个党对党的会谈。在与中共中央外联部副部长郭业洲会谈中,郭业洲从头到尾花了半小时谈香港问题,批评德国舆论对香港示威者的支持,以及德国政府去年对两个香港异议人士提供庇护,“刺激了港人暴力强闯立法会”。

参加会谈的德国联邦议员基尔-萨莱回忆说,郭业洲根本不听林德纳的解释,而是一味地指责,“仿佛德国在直接支持香港的示威者、支持中国动乱。按照原先的计划,作为两党之间的会谈,还应该讨论香港之外的其他话题,比如经济合作、全球贸易等,但是,会谈全在争执香港问题,最后不欢而散,双方甚至都没有握手。”

基尔-萨莱说,自民党关心的不是“接待态度是否友好”,而是中共对外呈现的姿态似乎越来越“自负”,在人权、法治等议题上,几乎听不进任何外部意见!“现在只要一提到这些话题,中方立刻就会掐断。”

德国联邦议院人权委员会代表团原计划9月访华。6月27日,德国联邦议会人权委员会主席严森等9名议员,就香港百万人抗议“送中条例”发表共同声明《香港特别行政区自治权不容磋商》。就因为这个声明,中共竟然拒绝给代表团成员发放签证,这个访华计划被迫取消!

德国联邦议会数字化议程委员会原定8月底访华。代表团中有一位绿党议员鲍泽,中共要求将她排除在外。原因是鲍泽最近在香港问题上连续发声,支持香港民众。该委员会坚持将鲍泽留在代表团名单上。但是,中共固执己见。该委员会最后决定,取消访华议程。

德国自民党很重视与中国的经贸关系,德国绿党有可能成为德国未来的执政党,德国议会数字化议程委员会,对华为在德国的前途有重要影响。但是,仅仅因为德国政要在香港问题上没跟中共“保持一致”,中共竟然如此傲慢无礼,专横跋扈。

四、法国

香港是亚洲法国人最多的城市。法国商会和法国驻港澳总领事馆估计,至少有2.5万法国公民生活在香港。

6月12日,香港警方动用橡胶子弹、布袋弹、催泪弹、警棍、胡椒喷雾等,镇压反送中示威者,导致至少81人受伤。

警方甚至向记者射击。当时,一名在高处拍摄的法国记者朝警方大喊:“嘿!你们在向媒体开枪!你们在向记者开枪!混蛋!”港警回喊:“你们立即给我离开!”法国记者连说 3 个“NO!”。警方竟做出准备向这名法国记者开枪的姿势。法国记者毫不畏惧,大声说:“你打呀!你打呀!你打呀!”同时提醒港警:“这里是香港,不是中国(大陆)”。“

近日,法国《费加罗报》记者访问了在香港浸会大学任教的法国学者高敬文。高敬文认为,“反送中运动”发展到7月1日左右,已转变为香港全面民主化运动。习近平的操作空间很小,他不能置之不理,但是,如果干预、任命一名中共的党委书记来治理香港,那会是什么情况?到时候,大家都会想离开香港,甚至可能出现乘船出逃的难民。

8月15日,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网刊登《法国黄背心和香港反送中有无可比性?》。作者认为,两者相比,后者要求保障自由民主权利的目标更伟大更高尚,方式更和平更理性。

法国黄背心运动后期,一些激进分子常常会烧车砸店,投掷石块,破坏公共设施。但法国政府并未将其定性为“恐怖主义”。

相反,在香港反送中运动两个多月的抗争中,没有一辆汽车被烧,没有一家商店被砸被抢。有些香港商家甚至愿意接纳反送中人士,而不欢迎警察进入。

早期的100万,200万香港人上街和平游行,令世界赞叹,却不被中共媒体报道。由于香港政府迟迟不接受“五大诉求”,不与民众对话,把解决矛盾的责任推给警察,把一个政治协商问题变成警民冲突和社会秩序问题,使抗争运动持久化。

法国媒体向所有“黄背心”人士敞开,请他们讲述自己的诉求和不满。由于他们的主要诉求在经济方面,所以,法国总统也较早拨出重金救助低收入者。这之后,法国总统亲自出马参与各地的全国性大辩论,讨论体制性难题,回答各界人士质询。

8月11日晚,法国国民议会议员赛沙里尼在推特上发布一份给20位议员署名的给北京领导人的公开信。信中写道,在此刻香港发生的事件之前,无法保持沉默。所有盲目镇压都不曾促使社会进步,只会削弱采取镇压手段的一方。对话胜于暴力,希望中方听取人民意见。

五、加拿大

加拿大是海外港人的第一大聚居地。香港则是亚洲加拿大人最多的城市。因此,加拿大人与香港人之间的关系不一般。当香港人受难时,许多加拿大人感同身受。

8月17日,加拿大外长方慧兰与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发表联合声明,支持维护香港的自由和自治。“(港人)包括和平集会权在内的基本自由,以及香港在‘一国两制’原则下的高度自治,都载于《(香港)基本法》和国际协定内,必须继续得到维护。”

加拿大联邦保守党领袖希尔8月14日发出声明表示:“随着北京在香港边境聚集军队,现在是所有致力于民主、自由、人权和法治的人与香港人站在一起的时候,其中包括30万住在香港的加拿大人。现在及未来的日子里,我们都是香港人。”

近期,加拿大3大英语报纸《国家邮报》、《环球邮报》、《多伦多星报》,接连发表挺香港民众的评论。8月8日,加拿大最大报纸《环球邮报》的社论指出,香港人在过去22年里已经厌倦了一个听命于中共的政府。迄今为止,中共并未排除武力镇压。假如这真的发生,将是一场巨大灾难。包括加拿大在内的民主国家,都需要支持香港人抗议政府,并敦促北京保持理智。

自从去年12月1日,中共华为公司副董事长兼财务总监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后,中共对加拿大采取了一系列报复行为,比如,逮捕两个加拿大公民,将一名“贩毒的”加拿大人从判15年徒刑改判死刑,阻止加拿大油菜籽、大豆、豌豆、猪肉、牛肉出口到中国,中加两国关系降到了冰点。

香港反送中事件发生以来,中共在香港的倒行逆施,令加拿大人对中共的邪恶本质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据报道,《环球邮报》报道,Nanos在7月底进行的民调显示,90%的受访者对中共持负面看法。

英语世界有一个说法:如果你跟加拿大做不成朋友,大概就和谁都做不成朋友了。中共对香港人的镇压,对加拿大的报复,只能使越来越多的国家远离中共。

香港与以美国为首的所有西方国家持有相同的价值观,这就是自由、民主、人权、法治。这些价值观将香港人与整个自由世界紧紧联系在一起。

中共破坏香港的自由与自治,实际上,是与以美国为首的整个自由世界为敌。

香港人!加油!

如今的香港,类似于当年东西方冷战时的西柏林。东德建立的柏林墙,类似于今天中共建立的专制的高墙。香港反送中运动,类似于一场推倒中共专制高墙的运动。它来得如此突然,又如此猛烈,令中共措手不及,令世界心潮激荡。

香港人在这场运动中表现出的理性、智慧与大善,感动了无数的人。8.18,一个身穿蓝色雨衣的小男孩,站在天桥上一遍又一遍高声大喊:“香港人!”,下面游行的大人们,一遍又一遍齐声应答“加油!”这是我今年听到的是天地间最和谐、最美妙的声音。

香港人,加油!全中国,全世界,一切热爱自由的人们,跟你们站在一起。让我们同心协力,共同推倒中共这堵墙!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8-19 1: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