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旅欧专家:中共渗透德国 尽在情报局掌控中

国际人权协会( 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Human Rights)理事会成员吴文昕先生(Mr Man-Yan Ng),在2019年3月19日欧洲议会在布鲁塞尔举行的“关于中共再教育营和对少数民族团体迫害的问题”的研讨会上。(大纪元比利时记者站)
人气: 497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黎平报导)德国人权组织“国际人权协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Human Rights)理事兼中国问题专家吴文昕,近日接受大纪元采访,揭露中共渗透德国无孔不入,但都在德国情报局的掌控之中。

无孔不入的渗透

吴文昕表示,中共对德国的渗透由来已久。

十多年前,德国宪法保卫局官员对我说,过去让他们整天疲于奔命的是前苏联KGB,现在是中共的间谍特务,他们更猖獗。中共派来的间谍数量远比KGB多,这是一大特点。吴文昕说。

当时,保卫局官员向吴文昕透露,从北京飞来法兰克福的每一趟航班里,至少混有一名特工,他们是中共国安派来的。

2011年德国情报部门估测,中共国安部有一百多万名工作人员,其中派往海外的间谍有六十万。

第二个特点是中共对德国的渗透无孔不入。

苏联当时没能做到在各行各业对德国的渗透,而中共在各行业没有一个漏掉的,全面渗透。”这是德国情报官员对他说过的话。

吴文昕表示,中共特务乔装成科学家、学者、企业家、商人、学生来这里学术交流,项目洽谈,谈生意、留学深造,甚至有来当难民的但他们都在德国情报机构的视线之内,并对他们实施反间谍行动。

例如,一位活跃的人权活动人士非要回大陆。从德国飞往北京之前,宪法保卫局来人忠告他;你不要回去,我们知道他们要对付你,你将有去无回!

吴文昕表示,这是德国情报机构通过自己的反间谍手段,获取了中共要杀害人权活动人士的阴谋。例如给他制造车祸,让他在地球上消失。如果没得逞,可以美国间谍、台湾特务等罪名重判收监。

这说明,德国情报机构不笨!他们的反间谍系统能获取准确情报及时提供给当事人,避免谋杀发生。吴文昕说。

最近,德国报纸报导宪法保卫局官员对媒体揭露,中共对德国的渗透无孔不入。吴文昕说,他们对此非常清楚。中共驻德使领馆、中国学生会、孔子学院、中德商务会、侨界联谊会等等,都安插有他们的耳目,其中刺探“五类人士”(民运人士,藏人、维吾尔族人、穆斯林少数民族、家庭基督徒或忠于罗马教廷的基督徒以及法轮功修炼者)的情报是重点任务。

安全局掌控中共如何渗透德国法轮功学员

吴文昕列举,发生在德国的中共“610”间谍案,是德国宪法保卫局成功破获的一个案例。

20063月,中共“610”副部级高官陈斌(译音)一进入德国,宪法保卫局就盯上了他,用了4年的时间跟踪调查后收网。这个案子,让中共打压法轮功的核心机构“610办公室”在海外浮出水面,在国际社会曝光。

他说,中共对海外法轮功学员,经常趁你回大陆时,要求提供法轮功情报。如果配合他,会得到一个电邮,通过那个渠道给中共提供法轮功的情报。要求报出你所知道的所有法轮功信息,如学员名单,他们的住址、工作、家庭、朋友,甚至谁是他最好的朋友,参加的活动、经常去哪等等。

如果不配合中共,就威胁亲人家属,逼你就范。

吴文昕认识的一个法轮功学员因拒绝了“610”的要求,遭国安恐吓:你老妈老爸遇到麻烦的话就别怪我们啦!

还有另一上海法轮功学员登机前,国安威胁:如果你不按我们的要求汇报,你的大姐就会失业。她对你有恩,而你却知恩不报等等。

近几年,中共特工利用社交网络搜集情报,招募线人十分猖獗。

2017年宪法保卫局警告德国公众:中国间谍利用虚假的身份账号,在搜集情报。有超过一万名德国公民遭到中共情报机构锁定。

半年后,媒体报出一个具体案例,中国特工利用社交网路差点招募到德国联邦议会议员做线人。就在这位议员要访问华前,宪法保卫局告知议员,他的网络朋友王经理很可能是中共国安部的特工。

中共如何渗透产业科技领域

德国作为欧洲最大经济体,在世界科技领域占领先地位。所以,想以巧取豪夺迅速崛起称霸世界的中共,时时在觊觎德国的高科技,并在德国重兵部署,大肆窃取。

对中共的产业间谍和在他们德国产业科技领域的渗透,曾任职德国ABB公司自动化部门副总裁的吴文昕,耳闻目睹了很多。

他说,中共为能派出大批工业间谍来德国,并深入到产业领域,他们常用的做法,就是借项目合作,要求派员来德国接受培训。

双方合同中,有允许中方派若干技术人员来德国培训的条款。对于中方想学习提高,西方公司认为理由正当,一般不予拒绝。

合同不但允许中方的批量工程技术人员来培训,还允许他们参与项目建设。于是,中方各类专业人员名正言顺地参与项目,得以深入各个环节,包括那些技术核心部分。

如果签成了一个上亿欧元的大项目,那么合作期也相应长。

一些大型设备从设计到组装、安装,一般要花费一、二年时间。中方来人就全程参与一、二年,进入外国公司上班。因此,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和机会获取这一项目的所有技术情报。吴文昕说。

后来发现,这些中国人经常不待在自己办公室里,到处乱窜,不知道都跑哪去了,却经常出现在他们不应该去的地方,比如人家的实验室,一些敏感区。他们会装作迷路了,好奇啦,或者不知道是禁区等等。

他们当中有些人,行动目标明确,意图清楚,明显是受过国安培训的特工。

这些产业间谍往往瞄准那些技术主管,接近他们,投其所好,请客送交,交朋友拉关系,套取对方有价值的资讯,甚至游说他们长期合作成为线人。

吴文昕表示,还有一种特务,他不一定是为了钱,而是要为中共的强大做贡献。

他说,中共用篡改了的历史,给他们洗脑,长期灌输狭隘的民族主义,煽动对美帝和西方列强的仇恨。这种人在偷人家东西时没有廉耻之心,甚至没有怕心。这种特务是让西方人最头痛的,也是最可悲的。从中不难看出中共的邪恶。

忠告中共间谍特务快收手

德国情报机构对中共的渗透是知情的,对中共在情报领域的邪恶非常了解。

前宪法保卫局局长马森说,中国、俄罗斯是极权主义国家,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在法治下开展情报服务。所以,对于中共对德国的渗透,不但严加防范,而且全面启动情报机构的反间谍系统,跟踪调查。

吴文昕说,产业间谍都有很深的背景。对被锁定的在德公司,往往只能看到表面文章,而德国情报部门想知道在它后面是谁?是哪家中国公司?这家中国公司的背后又是谁?他们会顺藤摸瓜,而不轻易打草惊蛇。往往水落石出后,待机突然收网,一网打尽。

德国高新科技研究院是中共特工瞄准的重点目标。

吴文昕有个朋友是德国的一位重量级科学家,他认识张首晟,对在张身上发生的事细思极恐。他相信张曾以收购高新技术公司和各种盗窃手段,把西方的高新科技转到中共的手中。他不排除张的死是因为被美国FBI盯上后引起中共恐慌而遭中共灭口所害。

这位德国科技界顶尖人物对中共有清醒的认识,他告诉吴文昕,他的研究院对大陆来的研究人员一直以来都特别小心注意

中共对张首晟这样对其有贡献的国际知名科学家尚且如此,那么为中共做坏事的一般小喽啰,随时被卸磨杀驴是不在话下的。”吴文昕警告:在德国的中共特务,不要以为德国安全部门在睡大觉,不知道你的特务勾当。

吴文昕说,德国拟定新法,将对这些人有司法管辖权,即对在德国作恶的中共特工可以司法判决,所以不要心存侥幸。如果你有了德国国籍,就更难于规避德国法律制裁。

随着美国川普政府对中共的制裁,在华的德企开始撤资,德国企业的中国梦已经开始破灭。

吴文昕表示,当不受利益束缚时,德国企业巨头们会对德国宪法保卫局说:现在放手抓吧!那时候,中共的间谍就大祸临头了!

他说,如若想解决面临的法律追究,首先要金盆洗手不干了,然后向德国司法部门自首,以得到宽大处理。#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08-20 12: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