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拍案惊奇】民主党初选二辩 20人竞争激烈

7月31日,民主党第二轮辩论的第二日,拜登树大招风,以1敌9。(Scott Olson/Getty Images)
人气: 214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8月02日讯】在华人圈子里,香港的消息太热,把几乎所有关注点都吸引过去。但在今天新闻拍案惊奇的节目里,我们先喘口气,静待香港局势的进一步动向,先来关注另一个战场:美国2020年的总统选战。

现在,美国2020选战还在初期。根据美联社统计,在野的民主党有24个人宣布参选总统,今天的节目,我们会主要谈民主党的初选第二轮辩论。现在先说说共和党,因为这边川普一家坐大,情况比较单纯。

共和党两参选人 自由派“进党”挑战川普

早在今年1月,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就信誓旦旦表态,向川普效忠,说是全党无分裂地支持川普竞选连任。但是到2月份,一个自称是共和党的老牌政客,突然宣布参选共和党的总统提名人,挑战川普。他是现年74岁的前麻萨诸塞州州长威廉‧威尔德,1991到1997年担任麻州州长。

乍看上去,这个威尔德是太不识时务了,川普在共和党内声望是很高的!虽然有反对声音,但那些人啊,掂量掂量发现自己根本不行,也就放弃了挑战川普的机会。那威尔德咋就敢站出来呢?

我们一查他的履历就会发现,这个人在2016年以前,还有2019年之后,是共和党,在2016年到2019年之间这三年,他其实已经注册成了自由党。美国除了民主、共和两大党,还有很多小党,但是在美国,没有足够的竞选捐款,没有足够的选民支持,是没有机会的。

那自由党就是无数的小党之一,他们有机会宣布参选,但也仅此而已啦,真正能冲出两大党包围的,在现代选举中一个都没有过。所以在美国,主要就是民主、共和两大党,分别包揽一左一右,维持这个政治的平衡。

威尔德以前做共和党州长的时候,他的经济政策是保守的,社会问题上,是属于自由派,所以他支持堕胎和同性恋。其实像他这样经济上保守、社会上自由的这类人,在美国不在少数,他们赞成川普的经济政策,但是不满意川普政府的社会政策,比如对同性恋和堕胎的态度。

那话说回来,这个威尔德呢,后来他的思想越来越左,2008年他还是共和党的时候,就开始支持奥巴马选总统,直到2016年正式离开共和党,加入自由党,还说自己是终身的自由派。

他2019年之所以又回到共和党,就是想从共和党内部打击川普。按他自己的话说,这是挑战川普的唯一方法。其实他就是个披着共和党外衣的左派人物。但至少现在看上去,他基本没什么机会。

那说到这,简单科普一下。有的大陆朋友可能会问,这个威廉‧威尔德怎么一会儿是共和党,一会儿是自由党,一会儿又是共和党呢?跳来跳去也太随便了吧。美国的政党跟中国共产党不一样,它没有严密的组织体系,也不是统治工具,大家说来就来,说走就走,随意。

美国的政党,可以说,主要就是为了“选举”而存在,不同观点的人走到一起,共同为同样的政治目标努力竞选。公民自由注册,比如这次选举,我喜欢共和党,我就注册成共和党,下次选举,我又喜欢民主党,我就注册成民主党,你也可以哪个党都不注册,那你就是无党派的独立选民。川普以前就是民主党,后来注册成共和党。但有很多人,是多少年立场都不变,那就是那个党的忠实成员。

民主党24参选人 角逐党内提名

好,共和党那边的情况很简单,我们说完了,就川普和威廉‧威尔德,他们哥俩。民主党这边可就复杂了,24个人!

2016年希拉里参选,几乎所有民主党人都给她让路,包括当时的副总统拜登。大家都认为,克林顿家庭的希拉里,台前的、幕后的,都在支持她,民主党都快成希拉里的家天下了。只有一个不知趣的倔老头伯尼‧桑德斯跟希拉里对着干,后来也不了了之了。但是呢,大选结果我们都知道,希拉里输了!民主党惊讶得下巴都掉了,到现在还没捡起来。

2020大选开始,2016年憋着劲没出来的,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一下子蹦出来20多人,他们唯一的共同目标,就是挑战川普。

现在,2020选举的初选早就开始了。初选就是美国各个党派选出自己的总统提名人,电视辩论会就是筛选参选人的形式之一。参选人们各自提出不同的主张,然后要打击对手、彰显自己的主张多么多么好。

民主党因为这次参选人多,辩论会举行的比较早。今年6月底在佛州迈阿密,第一轮辩论已经结束。前两天的第二轮辩论,7月30 、31号,在密歇根州的底特律举行,是CNN电视台主办。每次主办的电视台都不一样,但基本上是美国几个大的电视网轮流坐庄。每次辩论,也是各个电视台赚广告费、赚收视率的好机会。

民主党的前两轮电视辩论,门槛都比较低,就是为了给更多参选人展示自己的机会。但第二轮辩论还是筛下去4个人,所以有20个人参加辩论,但是舞台也放不下,时间也会超,所以分两天进行,每天10个人。

第二轮辩论首日 中间派与民主派爆路线之争

第一天的电视辩论,民主党就显示出了严重的内部意见分裂。来自麻萨诸塞州的联邦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还有弗蒙特州的联邦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就是之前跟希拉里对着干的那个老爷子,他们两个的主张都属于极左派。其他8个人是立场相对温和,立场中间偏左的民主党。

当天的辩论主要是在这两派民主党之间进行,沃伦和桑德斯2对8 。最受关注的议题就是健保。沃伦和桑德斯都主张“全民医保”,其他几乎所有人都反对。他们认为这是激进的主张,会消耗中间派选民的选票。温和派解决分歧的主要方案是,保留公民的选择权,就是大家想进入全民医保系统的就进来,不想的,那还可以去私营保险公司自己买保险。

2020美国民主党初选辩论,中间与激进派“路线之争”,全民医保成焦点之一。图为伯尼·桑德斯(左)和伊丽莎白·沃伦( 右)。(Getty Image)

但是呢,沃伦和桑德斯这两个激进派就说呢,别人的主张都弱爆了,不足以激励足够多的选民出来投票,难以战胜川普。他们想用激进的、旗帜鲜明的主张来达到目的。这有点像川普2016年提出来的“边境墙”主张,沃伦和桑德斯认为这个主张也是激进的,但刺激到很多选民出来支持川普。所以他们也想用类似“全民医保”这样的激进主张,来刺激选民。能不能达到目的那是另一回事哈。

美国为什么还没有“全民健保”?

其实“全民医保”,很多发达国家都在这么做,有一种说法是,美国现在是唯一一个没有“全民医保”的发达国家。那为什么现在有人提出来还有争议呢?这有几个原因。

1)首先,这跟美国特殊的国情有关。本土的美国白人,很多人观念还比较传统,他们支持美国传统里那种小政府的概念,政府你不要干预我生活太多。我的生活不要依赖政府,大家自由,健保我想买就买,想不买就不买。而且我想买的时候我还可以货比三家,挑我喜欢的公司,充分的个人自由、充分的市场竞争机制,这是美国人喜欢的。

你搞成全民医保,不仅像大政府,还有点像“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那一套,很多美国人,特别是中西部的美国人,对共产主义这东西还是非常反感的;

2)其次,美国的全名叫美利坚合众国,意思就是它是由众多的州组成的,每个州都有自己的法律、自己的规定,包括医保制度,自由度很高。你们联邦政府搞全民医保,等于也是在干预各个州的事务,手伸得太长,也有伤美国的国体;

3)另外,全民医保,意味着要加税。很多人会想,我没有病,我很健康,我不需要买健保,我为什么还要替别的病人分担一份钱呢?而且美国啊,其实对老人、小孩、残障人士、穷人等,美国已经有福利保障了,也就不需要全民医保来保证他们了。

当然还有其他的具体的原因,这里就不赘述啦。

所以沃伦和桑德斯的全民医保主张,其实在大多数的民主党人中,也没有市场。在当天辩论上,反对他们的代表人物,是民主党参选人中的一匹黑马约翰‧戴兰尼,他是来自马里兰州的前联邦众议员。

他的批评很直截了当,说民主党不可能带着全民医保这种烂政策,还有很多激进左派的空头支票战胜川普,那会吓跑中间派选民。也有人说呢,这些激进主张是把2020大选的胜利用联邦快递送给川普。

第一晚的辩论,中间派民主党和激进派民主党,显示出深深裂痕,但是参选人之一的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South Bend)市长皮特‧布蒂吉格,则呼吁找到平衡点,致力党内团结。

有评论认为呢,综合表现,沃伦是第一晚辩论的佼佼者。她和桑德斯立场相近,两人在辩论中避免直接交锋。另外呢,黑马约翰‧戴兰尼也表现不俗。

如果说第一晚的辩论,是民主党中间派与激进派的交手。那第二晚的辩论,则是美国前副总统拜登“舌战群儒”的个人秀。

拜登拥有丰富的从政经验,是最有希望获得2020民主党总统提名的参选人。在2009到2017年,奥巴马执政的8年间,他一直是美国副总统。在那以前,从1973年到2009年,他做了几十年的德拉华州联邦参议员。拜登今年4月25号宣布参选后,一直是民主党参选人中的领跑者。

第二轮辩论第二日 拜登以1敌9

第二晚的辩论,拜登树大招风,成了其他几名参选人重点攻击的对象。因为拜登是最有威胁的竞争者,只有把他撂倒,其他人才有机会。大家都看到了这一点。

其中,加州联邦参议员贺锦丽与拜登的交手最受瞩目。贺锦丽在第一轮辩论中,外界普遍认为她的表现最好,但这一次,明显是拜登占了上风。

第二晚7月31日的辩论,拜登(右二)树大招风,成了其他几名参选人重点攻击的对象。(Scott Olson/Getty Images)

在辩论中,贺锦丽从健保、移民、种群关系和气候变化等议题,向拜登发难。拜登也不像六月底第一次辩论那样温和,他这次辩论前就说,自己会避免过于礼貌。

比如在健保议题上,他回击主张全民医保的贺锦丽说,健保问题是美国公众面对的唯一最重要问题,摸不着头脑的计划打不赢川普。拜登主张改进和加强原有的奥巴马健保,他还用丰富和具有深度的政策制定经验来说服和回击对手。

说到这,需要插一个小贴士。拜登也比较反对全民医保,因为他属于中间派民主党,中间偏左。但是呢,现在的民主党已经不是90年代那个纯粹的、温和的中间偏左的政党,就算跟三年前拜登卸任副总统的时候相比,也不一样了。最近两年多,民主党内激进派势力抬头,现在,美国民主党正面临着是要更左还是要保持中立的路线之争。目前中间派还是占多数,但是激进派的势头,也不能轻视。他们不仅提出全民医保,还有人提出了《绿色新协议》这种要全面废除化石能源的激进主张。

这种民主党内的路线之争,会威胁到他们的2020年大选的成绩。而外界最期待看到的是,代表激进派的沃伦和桑德斯,与代表中间派的拜登一决高下;有的选民还提出建议,如果拜登以后拿到民主党提名,应该选择同样是中间派的约翰‧戴兰尼作为搭档。

好,小贴士就到这里。

话说回来。第二晚辩论,在台上的另一名参选人,纽约市长白思豪把几乎全部火力,用来进攻拜登,特别是移民和种群关系上,但外界评论不是很给分,认为白思豪并没有给拜登带去伤害。

其他在台上的参选人还有新泽西的联邦参议员科里‧布克,他与贺锦丽都是非洲裔,属于有色人种,所以种群关系是他们手上的一张牌。

还有台裔美国人杨安泽,他的民调不是很靠前,但他的主张也是比较激进的,就是全民基本收入计划,他说当选后,要每月给每一个美国人发1000美元,作为基本收入,每个月1000美元。杨安泽胜出概率不大,但是他这个主张是常被媒体拿来谈。

民主党下场电视辩论 9月休斯顿登场

民主党的下场辩论,计划是9月12、13号两天,在德州的休斯顿进行。具体时间待定。这是第三轮辩论,民主党提高了准入门槛,24个参选人,截至周四我们录节目,只有7个人满足条件,拜登、沃伦、桑德斯、贺锦丽,这些主要的参选人都在里面了。其他人要赶紧在8月28号以前达标,才有机会参加辩论。门槛主要设置在民调支持率和选战捐款两个方面。

(满足条件的7个人:
Former Vice President Joe Biden
New Jersey Sen. Cory Booker
South Bend, Indiana, Mayor Pete Buttigieg
California Sen. Kamala Harris
Former Texas Rep. Beto O’Rourke
Vermont Sen. Bernie Sanders
Massachusetts Sen. Elizabeth Warren

门槛:Candidates must meet both a polling and donor threshold: At least 2 percent in four national DNC-approved polls and at least 130,000 unique donors, coming from at least 400 unique donors in 20 or more states. The deadline to reach the qualifications for the September debate is August 28. )

好,民主党第二轮辩论的基本情况就是这样。第一晚伊莉莎白‧沃伦表现最好,第二晚是拜登。其中,拜登是硬的党内提名的最大热门。但我们今天只是在说他在民主党内的表现,初选后,任何人成为民主党提名人面对川普,都不会是一场容易的选战。

特别是拜登,已经被川普点名批评多次,包括他背负的奥巴马时代的政治包袱,他对待中共较弱的立场,还有他跟女性互动的时候,一些不雅的动作,都可能成为他竞选路上的障碍。

好,今天的拍案惊奇就到这里,拜拜!

新唐人《拍案惊奇》制作组 #

责任编辑:李昊

评论
2019-08-02 11: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