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华人记者撑港民 遭亲共小粉红网上威胁

2019年7月24日,布里斯本部分香港留学生在昆士兰大学举行的反香港送中条例的和平抗议活动遭到数百中国留学生的围攻,期间有人暴力袭击和平抗议者,导致警方出面维持秩序。(杨裔飞/大纪元)
图为:香港留学生在昆士兰大学举行的反香港送中条例的和平抗议活动遭到数百中国留学生的围攻,期间有人暴力袭击和平抗议者,导致警方出面维持秩序。(杨裔飞/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8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天睿澳洲悉尼综合报导)批评中共、支持香港民众争取人权的澳洲华人在网上遭到大批“小粉红”的辱骂,甚至是死亡威胁。一名遭受攻击的华人记者表示,中共在挑动这种行为。她呼吁澳洲大学负起责任,向留学生讲授何为民主,唤醒他们。她说她的亲身经历证明这的确可行。

香港反送中抗议活动出现在世界各地的华人聚居地,在全球关注香港局势的同时,在反送中集会上闹场的亲共团体让西方社会“大开眼界”。南澳阿德莱德大学和墨尔本图书馆前声援香港的集会上,去闹场的大陆留学生和亲共团体集体整齐划一地飙脏话。

在网络上,撑港华人也同样遭到大批小粉红的辱骂、死亡威胁和人肉搜索威胁。

曾在纽约时报报社工作过的华人记者许秀中(Vicky Xiuzhong Xu,译音)报导了上周六悉尼集会上亲共者对着撑港人士大吼“滚出去”的一幕,之后她在网络和微信上遭到辱骂和威胁。而一向对微信政治言论管制非常严格并严禁集会的中共审查制度对这种行为放任自流。

许秀中在推特上发布的图片显示,攻击者不仅侮辱她本人、侮辱她的家人,还骂她是“叛徒”,呼吁对她进行人肉搜索。

她对《悉尼晨锋报》说,中共官方和国家媒体在鼓励这种激进的民族主义行为,中共“绝对”要对这些谩骂行为“负责”。“不幸的是,我预计还会有更多这种丑陋的场面在澳洲上演。”

8月20日,遭到大批小粉红谩骂的许秀中在《悉尼晨锋报》上发表评论文章,呼吁外界不要对这些“民族主义者”放弃希望,因为,来自中国大陆的她曾经就是他们当中的一员,如今,她已经成为一名为保护人权而发声的记者。

三年前,许秀中在课堂上为朝鲜政权辩护,当老师说她被洗脑的时候还被她投诉。当她作为学生记者采访一名因为政治迫害而流亡海外的中国难民时,受害人亲口讲述的被残害经历和她亲眼看到的伤痕,让她真正开始反思自己。

许表示,她的亲身经历证明,了解真相后的人是可以对中国(中共)做出自己的判断的。

“人权和民主支持者们应该利用这个机会去理解他们和与他们对话,给他们提供教育,让他们自己做出对于中国的判断。”她写道。

她还表示,“我们的大学应该有责任教育这些留学生,让他们知道什么是民主价值、言论自由和礼貌。我很幸运的学习了政治学,我接触到的信息推翻了我之前的观点。但许多学习商科或工科的大陆学生没有我这样的经历,他们需要他们的教授、同学和公众给他们填补(这些信息)。”

“我希望像我一样,他们会了解他们自己的国家,得出自己的结论,真正享受在一个民主国家生活的时光和言论自由。在过去几年,证据显示中共官员和领事馆在澳洲精心安排了许多亲共集会,2017年的一次就煽动了6000人参加。如果我们能用我们自己的同情心帮助那些年轻学生找到他们的同情心,那么,下一次的亲共集会但愿会少一些人参加。”

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网络安全分析师赖安(Fergus Ryan)表示,中共媒体经常鼓动这类网络上的攻击行为,而鼓动民族主义行为的目的是恐吓那些与中共政见不同的人,让他们噤声,制造“寒蝉效应”。

如果这些身在海外的撑港人士遭到人肉搜索身份暴露,中共很有可能派国安或国保去找他们在中国大陆的家人,上门威胁。

赖安对悉尼晨锋报说:“对于那些勇敢(在海外)发出自己声音的人来说,后果可能很严重。如果他们被人肉搜索,他们在中国的家人和朋友会陷入到真正的危险中,这并不只来自那些‘自干五’们的威胁,还有来自国家(中共)的威胁。”

一名昆士兰大学的大陆学生参加了支持香港人的抗议活动后,中共当局派人威胁和警告了他在大陆的家人。

20岁的昆士兰大学学生帕弗罗(Drew Pavlou)表示,他参加了抗议中共的活动之后,他的脸书、推特、Instagram等社交媒体账户突然收到数百条骚扰信息。“我大概收到了几十条死亡威胁短信。”#

责任编辑:简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