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思敏:北上广深加在一起也难以取替香港

人气: 24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21日讯】中共先前在深圳操兵演练恐吓香港“反送中”,近日又传将加速发展深圳金融,取代香港。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香港国际机场客运量达7470万人次,创下年度新高;现行机场设施应付未来运力提升,游刃有余。深圳机场2018年旅客输送量4935万人次,已经超载负荷,但今年第3条跑道才获批,尚未动工。

中共把深圳经济特区当作建政业绩,但40年时间就机场建设仍落后香港,即便GDP领先香港又如何,如今的北京、上海、广州、深圳GDP均超过了香港,上海GDP更是超过香港已经10年,至今,这四大一线城市就是替代不了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如果只用一件事说明香港名副其实的全球金融中心,那就是这个城市的IPO规模,香港发行的股票全球第一,连年与美国纽约争锋,很多真正想做好企业的公司宁愿去香港或者美国上市。香港股市对全球资本的吸引力是上海股市、深圳股市根本望尘莫及的。不仅是跨国企业,就连中石油、中烟草等国企央企纷纷登陆香港股市,国内行业巨头如腾讯、小米也前赴后继到香港IPO,就连阿里巴巴集团也打算从美国改道香港IPO,而不是上海科创板。

虽然阿里巴巴传出因“反送中”而推迟香港IPO,也有观点认为这场抗议活动伤害香港经济,但根据台湾媒报导,部分中国投资人似乎对港股“愈跌愈爱”,透过沪深港通买进的热情并未见减退。《彭博》汇编的数据也同样显示,中国投资人透过沪港通已经连续17天增持香港股票。这说明在中共文宣系统强力抹黑香港这场抗议活动下,仍有国内资本用脚投票拥抱香港。

香港除了股市能与美国争雄,上海、深圳无法取代,还有汇市也是上海、深圳无法取代的。就以大陆主流财经媒体的看法:即便香港在直接融资领域被上海抢去生意,光靠全球最大的离岸人民币资产池,就能靠资管业务继续养活这座城市。就以点心债(香港人民币债券)总额来看,基本是一个爆炸增长的态势。在2007年点心债总规模才不到100亿,14年已逼近6000亿。对北京来说,北京一方面可以利用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推动中国大陆的金融和货币改革;另一方面港陆区隔又可发挥防火墙作用,不需要担心一旦改革失控会冲击中国自身的金融稳定。站在北京的利弊视角,之所以选择香港作为人民币离岸中心,背后正是由于香港拥有这个上海和深圳所无法取得的缓冲优势。

中共喉舌宣传洗脑民众,“香港经济好都是中国给的”。其实,中国经济的“第一桶金”来自于香港,大陆媒体《财经》报导:在香港主权移交之初,中国资本市场还处于一个稚嫩的阶段,国内优质企业融资,以及国企改革等资本层面的运作上,香港就成了最佳通道。而同时,中国大陆大量大型企业登录香港股市,也极大的活跃了相关股市,提高了其市值规模,也给了全球投资者投资中国企业以便利的通道。

既有事实证明,如果香港能够轻易被取代,早就已经被取替代。金融是信用交易,信用是金融的基础。对国际金融机构来说,香港所能提供的核心价值“信任”包括了自由,法治,网络、媒体开放等“产生国际金融中心的基本条件”,而这些恰恰都是中共始终极力打压的。北上广深至今无一能取而代之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反映的正是全球金融对中共政权的强烈不信任。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8-21 7: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