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班农:美中贸易战 中共谎话连篇(下)

班农接受新唐人专访,他表示, 镇压香港将使中共垮台。(新唐人)

人气: 19389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8月22日讯】在香港的民主运动进行得如火如荼、美中贸易谈判处在十字路口之际,新唐人《世事关心》节目记者萧茗采访了白宫前首席战略顾问史蒂夫· 班农先生。班农谈论了香港的未来,美中贸易战的前景,各有关方面的利益所在,还有首当其冲的这场大冲突的本质,同时还赞扬了《大纪元》的巨大影响力。

班农认为,香港人的抗争在全世界独一无二,堪比美国开国者。而中共因恐惧自由民主在大陆蔓延,对香港恐吓、欺诈、警黑暴力等无所不用其极,让西方国家越来越看清其本质,正在形成共识,中共是个恐怖组织。他表示,如果武力镇压香港抗议者,共产党将覆灭。

对于中美贸易战,班农表示,中共谎话连篇,而川普是近几十年来第一个向中共说不的总统,中共为所欲为的日子结束了。美国一直喜欢中国人,但从香港事件再次看到中共残酷对待人民,而北京不思悔改。他认为,黑帮才害怕法治,而中共就是黑帮心态。

以下是访谈录:

接上文:专访班农:香港若重演“六四”中共将灭亡(上)

萧茗:让我们谈谈美国中国的贸易战。你知道,嗯,我的笔记。那么你对美国中国贸易战的根本想法是什么?你认为这会重新平衡两国之间的贸易关系,还是会重新调整美中关系?

中共谎话连篇 川普:不会继续下去

史蒂夫·班农:这是休战,中共和全球的金融界和商界精英沆瀣一气,在过去的20到25年里,一直在和工业化的民主国家打经济战。现在休战,这就是为什么原来谈了一年多的协议涵盖了七个方面,其中包括对国有企业的补贴,有关于网络入侵,强制技术转让等问题,所有这些都是很艰深的技术性议题。

这就是为什么贸易代表莱特希泽、首席经济顾问彼得.纳瓦罗与刘鹤以及其他中方谈判团队成员谈了超过一年的原因。

这个文档长度超过200页,在很多方面都做了技术上的高要求。比如要求完全透明,责任明确和完全可执行。它与过去美中之间的协议都不同,也不再是西方过去搞的那种充满谎言的对华贸易协定。让我们在这里彻底坦诚。

中共每次开口讲话就一定是谎话连篇。过去他们曾经对西方的承诺没有一个实现的。他们告诉你他会如此这般,结果是按他们自己的意愿为所欲为。川普是第一位美国总统表示我们不会这样继续下去。

莱特希泽也足够聪明。回顾过去,双方有协定。这个协定就是将中国的经济融入世界经济体,并且脱离像奴隶般使用中国劳力。中国就是这样对待他们劳工的。他们打击压制中国劳动者。

中美贸易就是在这样的基础下起步的。这就使得中共的强硬派以为,尤其是在他们开启一带一路以后,像王岐山这类政客更加认为他们成功蒙骗了美国。

中共想成世界霸主 川普第一个说不

史蒂夫·班农:中共觉得有一带一路,有中国2025, 还有华为。中共认为这些可以令他成为世界霸主, 在世界上处于经济领先地位。然而,(面对)世界主流,中共审定世界主流的标准很简单。

中共认为西方资本家给他们提供了资金,公司企业提供技术。世界不在乎中共如何对待法轮功。世界不在乎中共如何对待地下基督教组织。世界不在乎中共如何对待达赖喇嘛,西藏人士,佛教徒。这些西方主流很贪婪, 不是吗?中共觉得西方主流给他们想要的,然后西方主流就会让步。

中共认为,到时候中共就可以成为世界霸主,而主流国家都要让步。川普总统是第一位出来说不的人。这就是我们要从这个协议的根子上梳理源头的原因。这次的协议谈判已经超过一年了。

史蒂夫·班农:习和这些人知道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 我想在这个世界上,刘鹤是个有智慧的人。他从不对其他人隐瞒什么。这是众所周知的,一直如此,但是最后,当中共终于明白了协议的内容的时候,其强硬派就讲了:“没门。我们宁愿与西方社会对抗,就是现在。”你已经看到中国经济发生了什么。

中共为所欲为的日子结束了

史蒂夫·班农:所以这场战争,这场经济战有三个主要方面,贸易战只是其中一个。还有科技战和货币战。就在今天早上,当我们开始采访时,川普总统原本一直在谈论要全面废掉华为。 但是美国商务部刚刚宣布将再给华为90天,另外90天延期。

然而华为只是贸易战中的技术部分。还有货币。两周前我在CNBC接受采访时说过,人民币贬值已经破七,突破了人们的一个心理防线。首先,在9月1号,假如我们不推迟这个日期,中国出口货物将100%被加关税。这在人们的心理上是个阻碍。现在我们将这个问题摆上桌面。

其次是货币,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在人民币贬值破七之前两天我就说过,人民币会突破最后心理防线实现破七。所以我认为我们现在正处在货币战争的开启阶段。我们也在技术争端的开启阶段。我们已经身处贸易战。

我之前就对中国人说过,中共是无法在贸易战中获胜的。之所以中共能撑到现在就是因为西方的一些资本家,华尔街,伦敦,以及部分大企业主,一些精英人士,我把这些人统称为达沃斯派系(著名的达沃斯会议Davos),是他们一直在出资金扶持中共。也是他们给中共提供了西方技术。

史蒂夫·班农:这一切都结束了。在美国的这些人会看到,大限将至。人们已经开启讨论如何限制资本市场给中共注入资金,不是吗?人们也开始讨论给技术设限制。中共为所欲为的日子结束了。

萧茗:在你继续谈之前我有太多问题要问。 我会忘记我的问题。 所以当你说话时,你不必那么礼貌。

史蒂夫·班农:西方记者会问到我。好吧。

中共不会改革 2020大选前达不成协议

萧茗:我认为你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是贸易谈判的一方面,中共没意识到他们同意了什么,他们说“哦,这没关系”。 就像,去年年底阿根廷G20期间,习近平几乎全盘接受了美方在谈判中提出的条件,甚至谈到了细节,然后他们反悔了。 对。 所以我的问题是,你认为中共真的会做出美国所要求的结构性改变吗?

史蒂夫班农:不会。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我都说了一年多了,尤其是今年年初的采访中,我说2020大选之前,我们达不成协议。

萧茗:大选以后呢?

史蒂夫班农:如果(中共)经济形势变得足够困难,也许大选以后能达成协议。我认为他们对川普有所了解,现在舆论有利于川普,政治上的变化就是民主党有舒默,共和党有卢比奥,汤姆寇顿和泰德克鲁兹这样的人。这些人都倾向于保守……

川普总统是……首先,他是对中共最厉害的总统。 但是他周围这些人比川普更保守。 而且我认为政治权谋,就像我说的那样,是唯一一个把美国团结起来的事情,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事能把美国团结起来。

这就是共产党给自己找的麻烦。因为他们就是用别人不能想像的方式表现自己。中国人记得一件重要的事。总统奥巴马和拜登刻意去迁就中共,想从中共那里得到好处,他们走到了——拜登在2013年去了北京想讨好他们,换来的的却是中共在南海的大肆军备扩张。不是吗?奥巴马想阻止中共的网络入侵和技术盗窃。他们和中共在白宫玫瑰园举行了盛大的签字仪式。奥巴马总统很得意,觉得那是他的巨大成就。习近平的国事访问……最后证明被中共骗了。

我们后来才知道在那之后不久,中共军队事实上变本加厉的搞网络入侵,这实在是,实在是……

美国一直喜欢中国人 而中共残酷对待人民

史蒂夫·班农:在香港问题上同样是谎话连篇,是吧?中共自己的行为把它带到现在的处境。世界上……理由是这样的。居住在美国的中国人大概有一千五百万。然后还有五百万到七百五十万左右的中国人居住在世界各地。

无论中国人走到哪里,他们都非常受欢迎。他们努力工作。他们是自主创业的企业家。他们开启新的生意,也是很好的社区成员。他们有家庭观念。

所以美国人从20世纪初就对中国人非常有好感,也愿意与中国人结交,是吧?别忘了,在二战中我们还是盟友。否则想独自打败日本还不容易。是因为与中国人民结盟才战胜了日本军。

所以说中美是盟友。美国一直都很喜欢中国人民。改变这一切的是中国共产党,尤其是那些极端的党魁,是他们把中国管理成了独裁国家, 一个人民时刻被监督的国家。这是20年前人们始料未及的。

为什么我们一直迁就中共呢?我认为是我们太傻了,做出了错误的判断所以才一直迁就中共。很多时候是出于善意以及期待中国变得更加自由开放。 (我们期待)中国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现在看来(这些想法)很荒唐。管理这个国家的是独裁者。

香港就是最鲜明的例子。香港发生的事情是中共蓄谋已久的。如果你不相信中共会将那些香港年轻领导者带走……那些年轻人一直在外抗议。你不认为中共会将他们带走投入监牢吗?我们都知道中共想怎样处置他们。

史蒂夫·班农:中共会拷打折磨他们,然后杀了他们。好吧。人们能了解这些。人们明白中共准备好了用怎样的残酷手段对待他们。然而这些(香港人)还是这样选择。

我想现在西方世界明白了。我认为中共一直享受的免费午餐结束了。

美政界已看清中共 北京持续误判

史蒂夫·班农:我不清楚贸易谈判是否能达成一个结果。我只是在我们之前所谈论的层面上思考,这是经过近两年谈判的经济战争中的停战。那个协议,我觉得不可能在2020前达成。中共的一个错误判断是,他们期待除了川普之外的任何人当选。

中共希望是民主党人当选,比如拜登。但是我愿意在这个节目上公开讲,我之前也说过,拜登不可能赢得民主党内的初选, 因为拜登对中国让步,他的家人与中国有经济往来,而他对这些信息有所隐瞒,不愿开诚布公地讨论。

拜登儿子从中国银行贷款15亿美元。其中部分被用来投资监控公司,就是那些用于监控无辜中国百姓的公司。这令人愤怒。

看一下其他人选。你知道Kyle Bass, 当前危险委员会的重要成员,我也非常尊敬的一位人士说过,他宁可支持Elizabeth Warren。而最主要的原因就是(Bass认为)她在中国问题上比川普更强硬。

我倒不觉得(她比川普强硬)。但是关键点在于在美国政界,如何抵制中共已经是一个持续升温的问题。

我认为中共,王岐山,习近平做出了一个根本性的错误判断,认为美国还会有所妥协。我认为美国人现在正非常专注的关注此事。我觉得香港问题是引发美国深切关注的主要事件。

川普坚持北京结构性改革 美经济不会受伤害

萧茗: 你说你不确信贸易战谈判会有一个结果,但是我想美国人希望知道。川普总统的底线是什么,在要求中共进行结构性改革这一点上,他会放弃吗?他的立场会软化吗?

史蒂夫·班农:我认为不会。我不认为他会在要求结构性改革方面放松。也许在谈判过程中会有些许变动,在具体关税项目上。具体的我不清楚。但是我认为(在结构性改革让步)可能性非常小。但是川普的确受华尔街挟持。

我觉得经济在增长,而且增长强劲。川普在做正确的事,而且表现得很好。对他达成贸易协议的压力是巨大的。我觉得他立场坚定。我知道这是他总统施政的重要一部分。最根本的两个问题就是移民政策和中国问题,是吧。这两个是他施政的基本点。这将是他的政治遗产。

萧茗:但是经济问题,贸易战的另外一方面就是美国经济。如果经济受到伤害……

史蒂夫·班农:但是我不认为经济会受到伤害。我觉得经济……其实我觉得太杞人忧天了。数据上没有显示。数据显示的是经济还在增长。我觉得我们现在处境还可以。

那些反对川普的人,要求替换川普的人,你知道的,华尔街那些人每天都在讨论经济增长会减缓。会减缓,但是还没有减缓,只是将来会减缓。他们都是在预测而已。我觉得那不是事实。

萧茗:我上周与Steve Moore谈过,他说美国央行需要降低利率。不是等到9月1号,而是现在就需要降息。我们上周讨论的时候他说,如果不立刻降息,他认为美国经济,乃至世界经济都有进入衰退的风险。

史蒂夫·班农:Steve Moore是经济学家,而我不是。所以我们还是要考虑专家的意见。我认为央行做错了,至少他们高估了美元。不降息是错误的。我觉得经济……我们要记得有华尔街,还有实体经济。

我认为实体经济还是充满活力的。我相信央行在考虑再次降息,让我们的利率更有竞争力。我认为会有人关注这个问题的。总之,我觉得经济的基本面上很好的,而且会越来越好。

没有美中贸易协定 川普也能连任

萧茗:所以归根结底,没有贸易协定川普总统也能连任?

史蒂夫·班农:是的,没有贸易协定川普总统也能连任。如果美国人看到川普总统勇敢地面对中共、要求他想要的结构改革,并开始恢复供应链,将一些供应链和制造业带回美国,或者重建我们的制造基地……

这正是为什么美国人、中西部给他投票的人、工人阶层和中产阶级中给他投票的人希望看到他连任并保持强势的原因。他承诺过他会这样做。

他们都是成熟的人,他们明白要花30年的时间才能达到目标,需要25到30年才能走到这一步。这不是一夜之间能得到解决的事,但川普总统已经开始着手来解决这个问题。

人们关注的核心问题是:18个月以来,中共和美方一直在协商如何对中国经济进行根本的结构性的改革,才能让它更符合资本主义和自由市场的原则,并给人们更多自由。这就是改革的目的。当中共意识到这种后果的时候,他们就拒绝改革。

把中国人当傻子 中共怕法治 是黑帮心态

史蒂夫·班农:迫使中共进行改革是川普总统努力的方向。这就是为什么它如此重要。中共拒绝对经济进行结构性的改革,原因是中国共产党只能搞独裁统治。如果有人……为什么他们有防火墙?对吧?他们像对待傻子一样对待中国人。

萧茗:是的,(这是)他们唯一知道的,他们唯一知道的统治方法。

史蒂夫·班农: 他们用铁腕统治。是的。我们正处在一个信息开放的时代,一个人们能够跨越国界获取信息的时代。人们可以获得世界上所有的信息。看看香港。香港同样充满精神和活力…… 它在一个没有资源的小岛上。

香港是如此的充满活力,因为它是中国人民的精神、坚韧、家庭价值观和纯粹的勇气。是的。拥有英国普通法和法治的香港人民,你把这两者加在一起就什么都挡不住中国人民;中共明白:一旦他们允许法治,先不说民主,民主可能要晚点到来,一旦他们允许法治,他们就完蛋了。

因为他们是黑帮。这是一个黑帮…… 他们的心态和三合会(华人黑社会)一样。

萧茗:那麽你认为中国共产党能从根本上改变吗?

史蒂夫·班农:不可能,它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这是个极权主义专政。他们可以尝试改革,那就会像苏联一样(解体)。你不可能改造一个黑帮的运作。

贸易战什么目标?中国自己决定命运

萧茗:这样说来,经济战争的最终目标是什么?

史蒂夫·班农:我认为经济战争的目标是有一个停战协议,停止战争,并让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世界公认的资本主义制度接轨。

之后发生的事情要看中国人民。记住,我的这个观点是不可动摇的。中国的未来掌握在中国人民手中。我们在台湾看到了这一点。今天我们在香港也看到了。

但是中国大陆人…… 归根结底,中国会发生什么不会由华盛顿决定,不会由伦敦决定,不会由罗马、柏林、巴黎或者沙特阿拉伯决定,而是由中国人民来决定他们的未来。我恰好认为中国人民的未来最终是自由和繁荣的。

萧茗:好。我只是想确定我百分之百地理解你…… 你说的那个词是什么? 这是否意味着选择去做,我说经济战的最终目标是什么……

史蒂夫·班农:我认为经济战争是要达成一个协议, 并将中国经济带到世界经济体系中来。好。在此之后,中国人民将自己决定他们的命运和未来。如果他们对中国共产党感到满意,那是他们的决定。

如果他们像香港那样感到不满意,你也看到了中国共产党在打压这一问题上所做的,他们已经向世界展示了自己的真面目。

你在中国共产党的宣传中看不到这些…… 他们在纽约和华盛顿的富人中所有的啦啦队长,所有的领导者,所有的百人委员会的成员,你知道,所有想整我的人,他们现在都躲起来了。

他们都在躲起来,因为他们为中国共产党所做的一切宣传,以及中国共产党本身,都被揭露出是谎言。

香港对中国经济至关重要 北京很清楚

史蒂夫·班农:香港揭露了那是一个谎言。好。这就是为什么…… 听着,这将是一场漫长的斗争,但我认为川普总统一开始,就提出了这个真能给中国经济带来结构性变革的方案。

萧茗:我在采访史蒂夫.摩尔的时候,他提到,你知道,我想回头谈谈史蒂夫·摩尔。我们在中国谈论过美中贸易战。他提到一件事:就是中共领导人可能没有意识到中国经济是何等脆弱。他们还没有意识到他们的资产,他们中国资产是以美元计价。所以史蒂夫.摩尔说如果美国采取措施,中国经济会一落千丈。您同意吗?

史蒂夫·班农: 只有一点我不同意。我觉得中共对此非常了解。中共, 王岐山和其他人, 比方说习近平是聪明绝顶。不是他们不懂。我认为他们对此非常懂。

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点会变得越来越明显。 我认为这是中国经济下行的原因。所以我认为他们明白这一点。一切资产是按美元计价。

你知道中共需要美元。我认为这是最近几天,中共在香港问题上调门变软的原因之一。他们懂得香港是进入全球资本市场获得美元的管道。

卷入货币战 中国经济可能全盘崩溃

萧茗:货币战可能都包括什么?意味着什么?

史蒂夫·班农:我觉得是竞争性贬值。有些话我不想说,你了解,我们不能……那就太不幸了。我认为美国不应该卷入货币战。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必须十分,十分谨慎。但你一定会看到中共的反应,不是吗? 中共将如何?我是说,美国刚宣布中共为货币操纵国。

我知道一部分,这部分是中国大陆的观众们应该理解的。本届政府从一开始就提出要这样做。2017年1月的一个周末,我和川普总统,财政部长在白宫有过一次激烈辩论。

川普总统想在与习近平打交道时稳健行事,决定先在海湖山庄见习,并且又一次推迟了这项政策。总统迁就了中共方面,选择了与习近平合作,直到最近不得不宣布中共为货币操纵国。你知道的,几个星期以前才宣布。

但是伯尼. 桑德斯在那之前6个星期就在竞选时宣布,如果他赢得大选,在宣誓就职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宣布中共为货币操纵国。所以我们对于货币战这个情况必须非常谨慎。我认为值得人们好好研究。

中共必须明白,如果他们卷入货币战,那可能就会全盘崩溃。

从国家安全方面 美国应立即关闭华为

萧茗:你认为川普总统会对谷歌做些什么? 此外,对华为的制裁推迟了90天, 你认为,推迟对美国来说是一个好的举措吗?

史蒂夫·班农:我认为这是很坏的举措。 我认为华为就是中共军队。 他们告诉西方的一切以及他们所说的一切都是谎言。 是这样。 我认为他们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公司之一。从国家安全方面讲,我认为应该立即在美国关闭华为。

大概在8周前,我在南华早报上曾经说过,处理华为问题要比处理其它贸易问题重要十倍。 我认为必须要做。 我想商务部一直是,就像我一贯的批评,在处理华为方面做得很糟糕。

我想,当我昨晚听到川普总统关于华为的言论时,我希望,今天华为所有的执照都被取消。 而且我不想听到,美国公司认为制裁华为会让他们更难做生意的说法。

我理解这一点,但你必须要……资本主义顺应其变。你将不得不顺应这种情况。在谷歌方面……我是彼得·泰尔(Peter Thiel)论点的大力支持者。

彼得·泰尔,中国观众应该明白,他不是一个随便讲话的人。他是我们硅谷最精明的风险投资家之一。他是第一位支持川普总统的风险资本家,更重要的是他是贝宝的创始人之一,也是脸书的创始人之一。

我的意思是,他是做早期投资,并创造数千亿美元的财富的人。他知道他自己在说什么。

与中共合作的科技公司 都将受审查

史蒂夫·班农:泰尔指责谷歌和其它一些公司实际上是叛国,并与中共做交易的公司,而且他们拒绝与西方国防部门合作。我认为这一切都将会暴露。但我今天刚才听说,推特实际上在收钱刊登中共反对香港抗议者的广告。

他们在删除一些香港的抗议活动人士的帖子。 这一切都会被揭露。 人们必须理解一点,那些高科技,特别是那些帮助中共建立防火墙的技术,都将在未来受到大量审查。 免费乘车的日子或者说人们视而不见的情况已经结束。

因此,我认为华为是第一家。所有那些与中国共产党合作的科技公司,他们对维吾尔族,地下福音派,法轮功,天主教会,以及达赖喇嘛和西藏佛教徒所做的那一切,都将被揭露。

萧茗:讲的很好。还有什么补充的吗?

香港事件将对世界产生巨大影响

史蒂夫·班农:没有了。我认为,现在世界上发生的事情,没有比香港更重要的了。 在世界政治中,这是焦点,未来几天和几周内会发生什么,它将会对未来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或五十年的世界产生巨大影响 。

所以,我很自豪的是,我们现在已经在告诉人们在未来几个月,必须专注香港。过去两周,三周,全世界都已经在关注。

好。谢谢你!

谢谢!感谢光临!谢谢!

新唐人《世事关心》制作组  #

责任编辑:李昊

评论
2019-08-23 2: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