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方平饭间教婿

作者:默安

张方平在朝为相,平时在家,即使吃饭时,也总是穿戴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苟,连他的女婿王巩,也深受岳父的影响,不仅为人正派,而且平时行止,同样也是一丝不苟。(公有领域)

  人气: 70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宋代张方平(1007年─1091年),字安道,号乐全居士,应天宋城(今河南商丘)人。据史书记载,张方平幼时“颖悟绝伦”,但家中贫穷,无书可读,跟人借来《史记》、《汉书》等史书,刚过十天时间便还给主人,说:“我已经都仔细读过,大体上记住了。”所有的书,张方平都是读过一遍便了然于胸,不需要再读。因此之故,人们称他为“天下奇才”。宋仁宗景祐元年(1034年),他举茂才异等科,任昆山县县令。到宋神宗即位时,官拜参知政事。他反对任用王安石,后来又竭力反对新法,因政见不合,自己请求出京任地方官,后以太子少师,致仕家居。

提起张方平,不能不说说他与苏洵父子三人的关系。张方平任蜀地地方官时,得识苏洵和苏轼、苏辙父子三人,对他们十分器重。后来,他曾推荐苏轼为谏官。苏轼因事下狱,张方平又竭力加以营救,上表为苏轼辩护。所以,苏轼一生都十分敬重张方平。

张方平为人正派,为官时从不徇私,也不阿谀奉迎。他与王安石政见不合,尽管王安石为宰相主持朝政,却丝毫不为所屈,因此在当时很有声望。张方平平时行止也十分端正,从一些生活小事上也可看出其正直的性格。他在朝为相,平时在家,即使吃饭时,也总是穿戴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苟,连他的女婿王巩,也深受岳父的影响,不仅为人正派,而且平时行止,同样也是一丝不苟。(《东都事略》载:王巩是宋代宰相王旦之孙,字定国,拜文学家苏轼为师,善文,官至秘书省正字。后来苏轼被贬官,王巩也受到牵连,被贬官宾州。《宋史》中有记载)

王巩,字定国,号清虚居士,魏州(今河北大名)人。北宋诗人、画家。(公有领域)

有一次,正当炎夏,酷热难当,张方平和王巩翁婿两人在一起吃饭。王巩热得汗流浃背,却依然衣冠整齐,不肯脱下衣服露出一点随便放任的形态。张方平见到女婿热不可耐的样子,便叫王巩把外衣脱掉再吃。王巩见岳父衣冠楚楚,便也不肯脱。这时,张方平便开导女婿道:“我从平民百姓考中秀才,以后中举人、中进士,一直到现在,在朝廷中做官,拿国家的俸禄,所吃的每一顿饭,都是朝廷所赐。吃朝廷赐予的饭食,我怎么敢不恭而敬之呢?你跟我就完全不一样了,你吃的饭是我所给的,所以虽然随便一点,吃饭时将衣服脱掉,也没有什么关系。”从这里可以看出张方平公私分明,教育家人也是如此。

虽是点滴生活小事,张方平也丝毫不肯马虎。张方平的心中,装的全是天下、国家的正理和仪规,没有一点私心杂念。@*#

(《宋史・张方平传》、明何良俊《语林・德行》)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宋哲宗御书“忠清粹德”称勉的司马光,不仅为官清廉更以所着《资治通鉴》流芳千古。他认为:“积金以遗子孙,子孙未必能守。积书以遗子孙,子孙未必能读。不如积阴德于冥冥之中,以为子孙长久之计。”
  • 有一天张方平到滁州琅琊寺礼佛,进入一所闲置的僧房。他偶然抬头张望,发现房梁上有一个经函。他命人取来梯子,攀至房梁,取下经函。函里装着半卷《楞伽经》。原来他前世曾是琅琊寺的僧人,那半卷经书就是他前世所抄写的,没有抄写完就去世了。
  • 《颜氏家训》全书总共八卷二十篇,虽然篇幅不长,但涉及内容广泛,以儒家思想为核心,同时又结合了之前的诸多历史典故和当时的各地风俗、社会现象,夹叙夹议,与晚辈娓娓道来,没有丝毫说教的色彩,读来倍觉亲切,但内涵深远,实在是值得作为后辈的我们仔细研读的。以笔者现在的能力和所做的这一点读后感,绝对不能为读者带来其全貌,但愿抛砖引玉,能够引起读者们的兴趣,亲自来探索这一中国传统文化的入门路径,最终能真正领略到华夏瑰宝的魅力。最后就以《颜氏家训》第八篇《勉学》片段的研读来与大家共勉吧。
  • 读《教子篇》,对照中国当今社会的种种现象,深感先人们早已预警我们会出现的问题,并且教给我们解决问题的方法和道理了。
  • 古人云,文以载道,形而上者谓之道,行而下者谓之器。作为一个现代的中国人,除了还有着不知经历了多少次华夏各族的混血后,轮廓不清、面目模糊的亚裔形象,我们对古圣贤们孜孜以求和祖辈们谆谆教诲的文字所载之道知晓多少呢?对那些精美绝伦的古器物,意境幽远的古字画背后的内涵领悟几分呢?当我突然明白那莫名的感动正是来自于早已融入我骨血的中华文明时,我知道我需要找到一把钥匙来开启这中华文明的宝藏,来汲取来自于古圣贤和先辈们传承的宇宙生命之道。
  • 北宋的王巩是苏轼的好朋友,他被流放蛮荒五年,生还后反而“黑发如漆”、“面如红玉”,让苏轼非常惊异,他有什么保养的秘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