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反送中运动中的创意 对抗暴政的神来之笔

2019年6月以来的香港反送中运动中,港人发展出各种不一样的抗争方式。(大纪元)

人气: 230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律生综合报导)香港反送中运动以来,港人除了采取百万人、几十万人、数千人游行集会方式抗议外,还不断发展出其它抗争办法。如人链活动、“为港遮眼”运动、“流水式”集会、“快闪”、雷射笔观星、简体字空投真相给大陆游客等等。

港人用自己的智慧抗暴政,有的方法让全世界参与声援,有的方法令港警疲于奔命,还有的方法打破中共防火墙,展现香港人和平理性抗共抗暴的坚强意志。

人链活动

8月23日晚7时,港人发起“香港之路筑人链”活动。21万参与者横跨港铁港岛线、荃湾线、观塘线三条主要干线30多个车站,还通过天星小轮线连接港九,手拖手形成人链,还同时打亮手机灯光,让人链也变成了一条星光之链。

参与人链活动的人们还大声呼喊:“香港人加油”、“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齐唱《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甚至,在九龙塘窝打老道、北角现场参与人链的民众高喊“天灭中共”等口号。

约晚上10时,各地区港人如流水式散去。

由于参与人数众多,多个地区新增路线,如嘉顿山、红磡码头、九龙塘等十几个地方,让“香港之路”长达60公里。另外,在狮子山的人链在夜幕映衬下,好似北斗七星,更让人联想到港人同舟共济、不屈不挠的狮子山精神。

8月23日,港人挺身反送中,“人链”手牵手组“香港之路”,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图为香港中环。(余钢/大纪元)
2019年8月23日,港人参加人链活动。图为狮子山人链。(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2019年8月23日,港人参加人链活动。图为狮子山人链。(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8月23日,港人挺身反送中,“人链”手牵手组“香港之路”,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图为香港中环。(余钢/大纪元)
香港之路
8月23日,港人挺身反送中,“人链”手牵手组“香港之路”,呼吁国际社会关注。(王伟明/大纪元)

“香港之路筑人链”活动,仿效30年前,“波罗的海之路”抗争运动,希望国际关注香港反送中运动五大诉求。

1989年8月23日,波罗的海的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及立陶宛200万人民组成650多公里长的人链横跨三国争取自由。

有民众说,看到点点灯光,民众手牵手筑成人链,此景比催泪弹更催泪。

“还眼香港” 遮眼声援

8月11日深水埗游行中,一名女抗议者被港警以布袋弹击中,导致眼球爆裂,或至永久失明。港警不承认是警察所为,港府也未制止警察暴力执法,中共喉舌则造谣称是其他抗议人士所为。

为了声援香港人,曾演出电影《尸杀列车》的韩国资深演员金义圣,8月19日在Instagram上传了一张手遮右眼的自拍照,声援日前右眼遭香港警察射瞎的香港少女。随后金义圣再次更新IG,并上传与几名工作人员一同用单手遮盖右眼的照片。

韩国资深演员金义圣19日在Instagram上传了一张手遮右眼的自拍照。(IG/@lunatheboy截图)
韩国资深演员金义圣8月19日在Instagram上传了一张手遮右眼的自拍照。(IG/@lunatheboy截图)

香港网民以此为灵感,发起了“#Eye4HK Campaign(#为港遮眼挑战,还眼香港)”的运动,呼吁全世界的网民效仿金义圣,把手遮右眼的自拍照上传至Facebook、Instagram、Twitter、Reddit等社交媒体。

“#Eye4HK”挑战火速引起各界关注。香港艺人徐天佑、王宗尧、王喜、杜汶泽、阮民安等都有参与,他们分别在社交平台上载用手遮右眼的自拍照及留言。

香港艺人徐天佑、王宗尧、王喜、杜汶泽、阮民安等都有参与“#Eye4HK Campaign”。(脸书推特图片合成)
香港艺人徐天佑、王宗尧、王喜、杜汶泽、阮民安等都有参与“#Eye4HK Campaign”。(脸书推特图片合成)

“NY4HK”关注组创办人安娜‧张(Anna Cheung)在美国福克斯新闻节目上,与《华尔街日报》的比尔‧麦古恩(Bill McGurn)、吉莉安‧梅尔基奥尔(Jillian Melchior)等亦做出遮右眼手势,声援香港。

美国电视台Fox News主持及嘉宾亦在节目中声援香港。 (脸书_NY4HK)
美国电视台Fox News主持及嘉宾亦在节目中声援香港。 (脸书_NY4HK)

8月22日,台湾内政部长徐国勇、嘉义县长翁章梁、立委李俊俋、立委林静仪、立委许志杰等人也上传照片,为香港加油。内政部长徐国勇表示,“民主自由是我们的灵魂,不要让灵魂之窗被遮蔽了。”

由左至右分别为嘉义县长翁章梁、立委林静仪、内政部长徐国勇、立委李俊俋。(脸书)
由左至右分别为嘉义县长翁章梁、立委林静仪、内政部长徐国勇、立委李俊俋。(脸书)

8·18流水式集会

在港警打压、禁止游行的情况下,8月18日,170多万港人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历史性的“流水式集会”。

当时现场下着滂沱大雨,而一批又一批的人潮接连不断,逼爆从炮台山到中环的港岛各大干道,持续至夜晚方休。而当晚湾仔、中环等地仍有不少未能进入维园的民众。

集会前,维园三个足球场已被民众站满,集会开始半小时后,人潮挤满六个足球场,要开放中央草坪容纳集会民众。当时民众从湾仔轩尼诗道、沿东角道、怡和街进入维园,占据全部行车线。

2019年8月18日,风雨中,170万人流水式逼爆维多利亚公园和铜锣湾、天后一带,和平理性地重申“反送中”五大诉求。(孙青天/大纪元)
2019年8月18日,风雨中,170万人流水式逼爆维多利亚公园和铜锣湾、天后一带,和平理性地重申“反送中”五大诉求。(孙青天/大纪元)

随后,集会人士在现任和前任立法会议员梁耀忠、李卓人、何俊仁等手持大型白色直幡带领下,从高士威道离开维园,沿铜锣湾方向前进。尽管当时天下着大雨,人们毫无退却之意,反而纷纷撑起雨伞继续前进,现场一片壮观伞海。

2019年8月18日,下午5时,大量民众继续沿大小道路缓慢前往维园,同一时间继续由维园离开。(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18日,下午5时,大量民众继续沿大小道路缓慢前往维园,同一时间继续由维园离开。(骆亚/大纪元)

现场不仅出现人潮一进一出的对流,还有部分民众进行回流。等候进入维园的人潮,还曾倒灌至铜锣湾、天后乃至炮台山和北角、英皇道。离开维园的人潮,则走出铜锣湾告士打道西行线,形成另一条游行路线,堵塞红隧港岛出口。在金钟,则有民众走上夏悫道往中环的行车天桥前往中环。

2019年8月18日,民阵发起的维园集会游行人潮塞爆。图为在铜锣湾sogo百货附近空拍图。(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18日,民阵发起的维园集会游行人潮塞爆。图为在铜锣湾sogo百货附近空拍图。(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18日晚上,参加集会游行的人士进维园。(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18日晚上,参加集会游行的人士进维园。(宋碧龙/大纪元)

抗议警方滥捕 七夕雷射笔观星

雷射笔(Laser Pointer),是天文爱好者的常用工具,帮助爱好者们用来指向天空的不同天体及星座,让其他人更容易确认星体位置。

然而,8月6日晚,香港浸会大学学生会会长方仲贤,在深水埗采购雷射笔时遭到便衣警察逮捕,罪名是涉嫌藏有攻击性武器。

为抗议港警抓捕方仲贤,港人在8月7日晚间在天文馆发起“无惧暴政,七夕观星”活动。

当晚,大批民众涌往尖沙咀太空馆外,以雷射笔“观星”,并将新闻片段、标语投射射在太空馆的外墙上,直到8月8日凌晨时分,仍有很多民众用观星笔照射,并有人播放音乐,有人跳舞。

2019年8月7日,尖沙咀太空馆,民众挥舞雷射笔声援被捕的香港浸会大学学生会长方仲贤,并将抗议标语投射在太空馆的外墙上。图为“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标语。(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7日,尖沙咀太空馆,民众挥舞雷射笔声援被捕的香港浸会大学学生会长方仲贤,并将抗议标语投射在太空馆的外墙上。图为“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标语。(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7日,尖沙咀太空馆,民众挥舞雷射笔声援被捕的香港浸会大学学生会长方仲贤,并将抗议标语投射在太空馆的外墙上。(余钢/大纪元)
2019年8月7日,尖沙咀太空馆,民众挥舞雷射笔声援被捕的香港浸会大学学生会长方仲贤,并将抗议标语投射在太空馆的外墙上。(余钢/大纪元)
2019年8月7日,尖沙咀太空馆,民众挥舞雷射笔声援被捕的香港浸会大学学生会长方仲贤。(余钢/大纪元)
2019年8月7日,尖沙咀太空馆,民众挥舞雷射笔声援被捕的香港浸会大学学生会长方仲贤。(余钢/大纪元)
2019年8月7日,尖沙咀太空馆,民众挥舞雷射笔声援被捕的香港浸会大学学生会长方仲贤。(余钢/大纪元)
2019年8月7日,尖沙咀太空馆,民众挥舞雷射笔声援被捕的香港浸会大学学生会长方仲贤。(余钢/大纪元)

万人接机

8月9日起,港人一连3天在香港机场举行“万人接机”集会活动,向各国游人澄清“反送中”事件的真相,希望赢得国际支持。

连续3天,逾千参与人士身着黑衣,部分人戴着口罩,举着反送中海报及警方使用武力的照片,还有的手持不同语种的反送中文宣,如日语、韩语、英文及简体中文等向过往的旅客派发。

参与者不仅有年轻人,还有老人、小孩。现场集会人士不时唱起《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并呼喊:“香港人,加油!”“Free Hong Kong”“五大诉求 delay no more”“香港警察,知法犯法”“没有暴徒,只有暴政”等口号。

2019年8月9日,香港机场万人接机,参加者持各式海报和标语在大堂静坐。(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9日,香港机场万人接机,参加者持各式海报和标语在大堂静坐。(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10日,万人机场送机,参加者持各式海报和标语在接机大堂。(林卓楷/大纪元)
2019年8月10日,万人机场送机,参加者持各式海报和标语在接机大堂。(林卓楷/大纪元)

8月11日,港人在港岛东及九龙的深水埗游行,再次遭遇类似7月21日港警及黑社会联手的暴力袭击,有示威者疑似头部中枪、眼部中枪。因此,8月12日、13日,港人再发起在机场接机集会,抗议警方暴力行为。

8月12日17时半左右,香港国际机场机管局表示,所有航班全部取消,登机服务暂停。一度传出港警抵达机场,海关人员的休息区临时改供警方使用。

约接近晚上6时,大批集会人士离开。由于集会人数众多,不少民众步行离开机场。晚上7时半左右,部分集会人士仍然留下来,继续抗议。

2019年8月12日,针对8.11警察在清场过程中近距离开枪致使一女示威者眼球爆裂,示威者到机场在集会,同时高呼“还眼”对警察近距离射杀示威者表达愤怒。(余钢/大纪元)

 

2019年8月12日,针对8.11警察在清场过程中近距离开枪致使一女示威者眼球爆裂,示威者到机场在集会,同时高呼“还眼”对警察近距离射杀示威者表达愤怒。(余钢/大纪元)
2019年8月12日,香港机场所有航班取消。(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2日,香港机场所有航班取消。(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2日,针对8.11警察在清场过程中近距离开枪致使一女示威者眼球爆裂,示威者到机场在集会,同时高呼“还眼”对警察近距离射杀示威者表达愤怒。(余钢/大纪元)

8月13日,机场接机集会继续,香港机场再度涌入人潮,促请香港政府回应民间五大诉求。民众持各式展板和标语表达抗议,也有部分民众以眼罩遮盖单眼,要求“黑警还眼”。由于人潮再次挤爆了机场,机场连续第二天取消了所有离港航班。

2019年8月14日,香港机场。(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14日,香港机场。(宋碧龙/大纪元)

连侬墙再现

“连侬墙”指抗议者用各种颜色的便利贴贴在墙上,表达心声。

2014年香港占中运动期间,连侬墙曾出现过。这次反送中运动,在6月12日,部分港人包围立法会期间,连侬墙重现,被称为“第二代”连侬墙。

5年前雨伞运动期间首次出现的“金钟连侬墙”又再次贴满各式写有各种诉求的便利贴和标语。(宋碧龙/大纪元)
5年前雨伞运动期间首次出现的“金钟连侬墙”又再次贴满各式写有各种诉求的便利贴和标语。(宋碧龙/大纪元)

此后,连侬墙很快遍及各处公共场所和街口,连侬墙记录着香港人的坚持和坚韧,正成为香港人维护权益、对抗中共暴政的见证,也成为香港市民共同对抗暴政的心灵纽带。他们或是写下加油打气的话语,或是谴责港府无视抗议者诉求的表现及警方以暴力清场的举动。

初期建起连侬墙的大学生Sue说,已有人在“反送中”过程中付出“死谏”的代价,连侬墙是想让大家看到,“你不孤单,你的身后还有我们大家”。

2019年7月初,大学生Sue同其他同学一起在尖沙咀地下通道布置一个小型连侬墙。(王文君/大纪元)
2019年7月初,大学生Sue同其他同学一起在尖沙咀地下通道布置一个小型连侬墙。(王文君/大纪元)
2019年6月反送中运动以来的连侬墙。图为大埔区连侬隧道。(余钢/大纪元)
2019年6月反送中运动以来的连侬墙。图为大埔区连侬隧道。(余钢/大纪元)

在8月9日起连续三天“万人接机”期间,还出现了连侬人墙,即参与抗议的民众自愿成为连侬人墙,民众可以把诉求贴在他们身上展示给旅客,让全世界来香港的人们看到反送中的真相;旅客也可以把写有支持港人反送中话语的贴纸贴在他们身上。

2019年8月9日,香港机场万人接机的连侬人墙。(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9日,香港机场万人接机的连侬人墙。(骆亚/大纪元)

8月5日“全港三大罢”活动结束后,夜幕下,在油麻地、沙田新城市广场依然人潮聚集,连侬墙的留言出现了很多大幅的小字报,“反送中”“罢工、罢课、罢市”等条幅格外醒目,不断有民众围观、拍照、留下自己的心声。

除此之外,连侬墙还在海外多国出现,如美国、加拿大、澳洲、台湾等。

2019年8月9日,香港学生在昆士兰大学做的流动连侬墙。(杨裔飞/大纪元)
2019年8月9日,香港学生在昆士兰大学做的流动连侬墙。(杨裔飞/大纪元)
2019年8月,在曼哈顿华埠格兰街(科西街和爱烈治街之间)的撑港连侬墙”。(蔡溶/大纪元)
2019年8月,在曼哈顿华埠格兰街(科西街和爱烈治街之间)的撑港连侬墙。(蔡溶/大纪元)

然而,连侬墙也一再被恶意人士破坏,其中最为严重的是,8月20日将军澳景林邨与厚德邨行人隧道内连侬墙处,大约有6至7名支持反送中的港人,被手持利刀的男子突然袭击,导致最少有3名年轻男女受伤。

Be Water“快闪”

“Be water”一词源自已故香港武打巨星李小龙,意指武者不应拘泥于形式招数,要像水般流动,既柔软又刚强,能适应万物、又能汇聚成强大力量。

7月1日,香港抗议者短暂进占立法会,重申抗议诉求,在警察正式进攻之前,如水般全体快速退去。

7月1日,立法会前的抗议人群。(宋碧龙/大纪元)

8月4日,港人采用“Be Water”策略,在中联办、铜锣湾、将军澳、观塘与黄大仙等地,且战且走“快闪”多点辟新战线,让港警疲于奔命。

当时,港人在东边的将军澳有15万人集会游行,西边的港岛西2万人集会,之后,抗议民众转向铜锣湾、湾仔、九龙、黄大仙、沙田坳等地以“遍地开花”的形式继续聚会,或包围多地警署。

2019年8月4日,准备参加将军澳大游行人士挤满宝翠公园。(PHILIP FONG/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4日,准备参加将军澳大游行人士挤满宝翠公园。(PHILIP FONG/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4日,港人参与港岛西集会,卑路乍湾公园挤满了大批穿黑衣民众。(庞大卫/大纪元)

此后,Be Water“快闪”经常出现在港人的抗议活动中,尤其是面对港警发射催泪弹时,他们经常从一个地方迅速换到下一个地方。

如8月10日,在大埔区的抗议者与警察对峙1个多小时后,转战其它地方进行“快闪”行动。部分抗议者转到大围,部分抗议者转至沙田,还有抗议者转到红隧道;入夜后,又转向尖沙咀。由于抗议者四处打游击,警察疲于奔命,到处放催泪弹驱赶。

“空投”简体字给大陆人

7月7日,港人在旅游区尖沙咀使用一种新型的数字“空投”(AirDrop)方法,专门使用简体字,把反送中的真相传递给中国大陆人。

“空投”即一种文件共享功能,允许苹果设备(手机等)通过蓝牙和无线网络发送照片和视频。港人以这种方式打破了中共的防火墙,向中国大陆游客传播信息。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盟军通过飞机、气球在德国占领的国家上散发传单,打击敌人的心理防线。韩国活动人士也长期通过气球向朝鲜人发传单,让朝鲜人民看到官媒以外的自由信息。#

本文首发于《真相中国》周刊 2019.9月号/第7期

责任编辑:叶梓明

评论
2019-09-07 11: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