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辉:六七香港红潮 新华社分社发动菠萝战

乱港者,非港人,而是港府和其主子中共。事实上,中共祸港可以追溯到文革时期。(Getty Images)
人气: 231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8月24日讯】没有人否认,此时的香港的“反送中”运动已经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而香港警方针对抗议民众动用暴力背后的主使是中共,也已经被一个个浮现的事实所证实。可以说,乱港者,非港人,而是港府和其主子中共。事实上,中共祸港可以追溯到文革时期。

1966年,毛泽东为打倒党内对手而发动的“文革”不仅彻底摧毁了中国的传统文化,而且害死和迫害了上亿中国人,其浪潮亦在1967年席卷了毗邻大陆、尚在英国政府治下的香港。对于发生在香港的这场运动,中共和左派称之为“反英抗暴运动”,右派和中立者称之为“六七暴动”。

2017年,香港评论人士、人权律师桑普先生在评论资深新闻工作者罗恩惠拍摄的呈现香港“六七暴动”的历史纪录片《消失的档案》时谈到,“六七暴动”虽有劳资、官民、贫困、贪腐、歧视等社会矛盾,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以毛为首的中共政权,指挥港澳工委,借镜澳门“一二三事件”成果,志在向港英政府夺权,或者至少要架空殖民政府,因此试图在香港把文革的阶级斗争暴力手法挪用到香港。

人造花厂事件

引发暴动的诱因起初不过是劳资纠纷,工人们不过采取了一些轻微的抗议活动,但是在左派和中共介入后,使纠纷升级,导致暴动。直接导火索是位于九龙新浦岗的香港人造花厂爆发的工潮。

据《1967:红潮香港》一文披露,1967年4月13日,该厂资方宣布了减少奖金、津贴等10项规定,这引起了工人们的不满,他们遂派代表与资方谈判。谈判尚没有结果,资方在4月底以生意萎缩为由,先后开除和解雇了近600名工人,并拒绝与工人进行对话。

九龙新浦岗聚居的主要是工人和贫民,其中很多是15到19岁失学的少年,左派在该地的影响力巨大。于是5月2日,人造花厂的工人在工厂外贴出了两张大字报,一张是号召工友坚持斗争,不要领薪;另一张是毛的语录,但当晚被人撕去。两天后,工厂前门、后门和外墙贴了更多的大字报。

5月6日,警察来到现场,并与使用暴力的工人发生冲突。警方出动了200多名防暴队员,见人就打,18名工人被拘捕。当地左派纷纷去慰问。

11日中午,当花厂工人再次在工厂门口聚集时,左派社团也赶来支持。每当一批慰问者出现,现场就想起一片掌声,还高呼口号,朗读毛语录、唱革命歌曲。围观民众达上千人。这导致警方又一次出动防暴队,并发射木弹枪,127人被拘捕。

警方的行动引起了左派支持下工人更多的不满,有工人向警方投掷石块、玻璃瓶等,在警方应对中,一名13岁的理发店学徒被人发现中木弹枪而死。

5月15日,中共外交部就此发表声明,高声谴责港英的“法西斯暴行”,并提出立即释放被捕人员等5项要求。《人民日报》还发表了评论员文章《香港英国当局必须悬崖勒马》。中共的声明给予香港左派人士极大鼓励。16日,左派成立“港九各界同胞反对港英迫害斗争委员会”,委员共101人,以工人为主。此后,大批左派工人每日有组织地到港督府抗议、贴大字报。

桑普先生指出,随着“港九各界斗委会”的成立,形势急转直下。举凡港督府门前狂嚣、花园道事件、罢工罢市运动、沙头角枪战、真假炸弹(菠萝)阵、清华街血案、林彬惨死案、空降搜索侨冠大厦、中华中学师生制造炸弹,全是历历在目,令人胆颤心惊。无疑,上述事件背后都有着左派和中共的影子。

新华社香港分社主导“菠萝战”

伴随着左派制造的香港乱局,香港电车、巴士、街道甚至出现了土制炸弹,而炸弹安放的主使者正是中共新华社香港分社。为什么是新华社呢?原来由于英国拒绝中共在香港设立政府机构,因此1949年以后,香港新华社分社就扮演着中共“影子政府”的角色。当时设在广州的中共港澳工作委员会的一个工作组,就设在该分社。

据时任香港《文汇报》总编金尧如介绍,文革爆发后,新华社香港分社领导层处于极左状态,他们认为北京会正式出面或插手支持“反英抗暴”斗争,迫使港英投降,也让他们不仅可以免于批斗,还可以升官。

金尧如回忆,1967年6月10日左右,他去党内“反英抗暴”总指挥部开会,一个负责湾仔、北角和筲箕湾地区斗争的***人,做关于他发动“菠萝战”第一炮结果的报告。所谓的“菠萝战”,即指炸弹,因其形状似菠萝,所以称之。

这个人说,今天清早已经制成第一批炸弹,也进行了第一炮实验,但很可惜让无知的扫街阿姨都扫走了,而当时炸弹恰恰没有爆炸。他还说:“今天凌晨二时,我令人将纸包的小小炸弹放在北角电车站驶出英皇道的电车轨道上,只要4点钟第一辆电车出来,便会立即爆炸,试验便告成功,以后就可以在香港大摆‘菠萝阵’,叫港英防暴队疲于奔命,又寸步难行,叫那些白皮猪(指英国警官)、黄皮狗(指香港警察)尝尝我们铁‘菠萝’的好滋味。”

此人还表示,这么做一可以动摇港英统治,二可以威慑香港右派,三可以鼓动群众进一步扩大斗争。

错愕不已的金尧如马上站起来反对,认为“我们的斗争怎么能杀害自己人?将来大摆‘菠萝阵’,会杀害多少我们的香港同胞?”但他的话却引起了在座的笑声。他的一位好友说道:“对敌斗争能像数鸡蛋那样吗?自己能不死一个人吗?”

会议主持人也站起来说,摆“菠萝阵”,发动武斗,工委领导(指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们)已经作了决定,不能再在这个指挥部上讨论了。

左派暴力引发社会动荡

香港左派的暴力行动,给香港社会造成了巨大冲击。不仅银行出现挤兑,大米被抢购,而且资金大量外流。至5月底,香港银行存款减至84.7亿,比4月份减少了5亿元。还有不少人移民海外,香港经济陷入低潮。

而面对港英针对左派暴力行动采取的措施,北京一再提出抗议。8月22日,红卫兵还冲进英国驻北京代表处,殴打英国外交官和家属,焚烧了9辆汽车、代办处大楼和英国代办的官邸。

市民反对暴动  主播被暗杀

左派们的暴力行为,使原本对工人持同情态度的香港市民普遍反感,很多不受左派控制的传媒都反对暴动,支持政府和警察维持秩序和治安。比如香港商业广播电台制作了一个旨在减少市民惶恐的“时事评论”节目,林彬担任主播。在节目中,他猛烈批评发动该次暴动的左派人士,指他们扰乱香港秩序,并强烈谴责香港左派极端分子。

此外,该电台还推出了一个半小时的名为《欲罢不能》的广播剧,嘲讽左派的行为和“想休兵也不行”的心理。林彬、尹芳玲等播音员,每日将暴徒所做的恶事通过广播传递给大众,揭露他们的丑恶面目。声情并茂的广播,将一个个恶徒的嘴脸曝光在大众面前,引发大众开怀大笑。林彬每日还加插一段评论,对左派行为加以痛骂。据说,每天全香港至少有100万人收听该节目。

林彬的言论引起了亲共人士的仇视,他不断受到恐吓信和恐吓电话。8月20日下午,两个分别是8岁和2岁的姐弟俩在街上玩耍时被炸弹炸死,港民骂声四起。林彬当即痛骂为野兽行为,指斥左派人士丧尽天良,骂他们是“无耻无良、低能邋遢、下流贱格的左派暴徒”。恨之入骨的亲共媒体《文汇报》将林彬的名字改为“临殡”,并公开声称要将其置之死地。

1967年8月24日上午,林彬驾车回电台,途中被两名伪装成修路工人的凶徒拦截。凶徒纵火,林彬全身着火,次日伤重死亡,终年37岁,与其同车的堂弟林光海则昏迷留医至8月30日亦不治身亡。后据报章披露,林彬脸部烧焦,头发烧光。他在救护车曾一度苏醒,并向妻子大喊:“左仔害死我咯!”

林彬遇害案在香港引起轩然大波,商业电台董事总经理何佐芝以及市民普遍谴责这种暗杀行为。当时警方悬赏五万元缉凶,商业电台立则增加十万元,但凶手迄今仍未被缉捕归案。目前,此案仍是悬案,但背后一定有中共的身影。

中共出尔反尔

对于中共在“六七暴动”中的出尔反尔,金尧如是知情者之一。1966年9月底,他在回大陆时,曾与中共高官陶铸、陈毅、叶剑英、廖承志面谈文革后,左派人士应对港英政府持何种态度。他得到的回答是:“香港在海外,还是资本主义社会,你们在香港不能照搬国内一套。”“要避免在香港搞斗争发生大乱子,毁掉我们在香港长期工作的深厚基础和战略部署:长期打算,充分利用。”周恩来对此也表示认同。

然而,香港“六七暴动”中,北京却接连发表讲话、声明,支持香港左派人士的斗争,甚至暗示要推翻港英政权。据说当时北京给予香港新华社分社港币2000万元用于斗争。

香港《南华早报》曾报导,根据英国政府公布的绝密档案:为避免受到文革冲击,“六七暴动”后,英国曾两度考虑提前撤出并归还香港。可见中共左祸乱港至深。

蹊跷的是,不知是因为中共党内斗争出现了新问题,还是其他原因,1967年12月中,周恩来向香港左派下达直接命令停止炸弹风潮,“六七暴动”随即结束。

结语

这场“左派暴动”共造成51人死亡,800多人受伤,5000多人被捕,而大批暴露身份的左派人士,随后被港英政府遣返大陆。不过,中共左派实行暗杀、放炸弹等暴力行为,在今日的香港依旧可见。按照桑普先生所言,今天香港当权派,基本上充斥着当年“六七”暴徒及其支持者。部分人更加绝口不提当年血债,不反省唯上意识,不批评共党罪行,还要叫嚣要求所谓平反或删除刑事纪录,简直令人发指。而这些或者迄今仍在危害香港之人,在中共灭亡后,也会一并被清算的。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9-08-24 2: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