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友群:中共在香港问题上为什么倒行逆施?

北美时事评论员陈破空:“各国媒体和记者都会问香港问题,即便中共方面不去回答,但其他国家领袖都必须去回答,所以香港问题不能回避。”(授权影片截图)

人气: 230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24日讯】8月15日,美国总统川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如果他(指习近平)与抗议者,一群有代表性的抗议者坐下来,我敢打赌他会在15分钟内完成它(解决香港问题)。”川普的说法不无道理。顺民意,一顺百顺,香港危机很快就会得到解决。

但是,从6月9日103万香港人大游行到今天,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在香港问题上,中共一直逆民意而动。6月16日200万香港人大游行时提出五大诉求:(1)撤回送中条例;(2)取消612暴动定性;(3)不检控示威者;(4)调查警察滥权;(5)实行真双普选。至今为止,对这五大诉求,中共一条也不答应。对于第一条诉求,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宁可说这个法案已经死了,也不愿意说出法律上的术语“撤回”两个字,一直跟主流民意顶着。

为什么?

古诗云: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生在此山中。如果跳出香港本身的问题看一看中共,可以看得非常清楚。用一句最简单的话说,中共现在已经成了全世界最腐败的政党。最腐败的政党,就是快死亡的政党。快死亡的政党,他身体上的癌细胞已经从骨髓扩散到表皮了,已经没有任何药可以医治了,你要它顺民意,可能吗?

8月20日至21日,原中共山西省委书记胡富国的长子、原陕西省榆林市委书记胡志强受贿案,在西安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根据我的跟踪统计,胡志强是中共十八大以来被查处的第60个亿元贪官。

胡志强被控单独或伙同其配偶、亲属受贿金额超过1亿多元,包括受贿5381.8万余元人民币、544万美元、98.6万欧元、100万港币、1万英镑、黄金制品3380克(价值147.13万元)、宝马车一部(价值72.3万元)、奔驰车一部(价值69.8万元)、王西京书画作品一幅(价值29万元)、茅台酒10箱(价值24万元)、中央空调一套(价值4万元)。

去年6月12日,胡志强被查。同年12月14日,陕西纪委监察委发布的对胡志强“双开”的通报中称,胡志强“毫无党性观念”,“‘四个意识’个个皆无,‘六大纪律’项项违反”,“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仍然不收敛、不收手,顶风违纪,性质十分恶劣,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影响极坏。”(中共所谓的“四个意识”是指“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六大纪律”是指“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群众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

8月15日,原内蒙古政法委书记刑云,因受贿4.49亿元,在大连市中级法院出庭受审。刑云被查后,内蒙古政法系统一系列官员或被查或自杀。刑云落马后的第6天,内蒙古公安厅原副厅长孟建伟被查。次日,时任内蒙古公安厅副厅长、呼和浩特市公安局长李志斌自杀身亡。今年6月25日,内蒙古公安厅副厅长赵云辉落马。刑云当内蒙古政法委书记时,赵黎平任内蒙古公安厅长。2016年11月11日,赵黎平因犯故意杀人罪、受贿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非法储存爆炸物罪,被判处死刑,后被执行死刑。刑云的下属,原内蒙古政法委副书记杨汉中,因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被判死缓。

今年4月29日,中纪委在对邢云“双开”的通报称,邢云长期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收受他人巨额财物,经济上贪婪成性,肆无忌惮进行权钱交易;生活上腐化堕落,大搞权色、钱色交易。

去年12月18日,原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委常委、集宁区委书记(副厅级)杨国文出庭受审。杨国文被控受贿4669万余元,并有9468万余元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大陆微信公众号“长安街知事”的文章称,杨国文曾让司机开着公车送他夫妇俩去北京看女儿,每晚9点后开始出去寻欢作乐,有人在其办公室排队送礼,据查送礼金干部达百余名,行贿企业家达百余名……为安全起见,他先后在亲属名下隐匿银行存款共计8000余万元,隐匿房产8处。在藏匿现金财物的地点选择上,他受谍战剧的启发,亲属家的仓库、废弃的水箱、树林、装煤的库房,甚至鸡窝,都被他隐匿大量人民币、外币、黄金、手表等,仅这些零碎财物就折合人民币2000余万元。

去年6月1日内蒙古纪委对杨国文“双开”的通报中称,杨国文“‘四个意识’各个皆无,‘六项纪律’项项违反”。

7月11日,今年第一个部级“老虎”、北京市原副市长陈刚被“双开”。中纪委的通报称,陈刚毫无信仰,毫无敬畏,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对抗审查;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利用职权建造供个人享乐的豪华私家园林,违规出入、独占私人会所,长年无偿占用酒店豪华套房;经济上极度贪婪,长期利用规划审批的重要职权大肆敛财,为亲属经营活动谋取利益,大搞权钱交易,收受巨额贿赂;生活上极度腐化奢靡,道德败坏,肆无忌惮追求个人享乐。

众所周知,从2013年1月起,习近平发起反腐打虎战役,声势不可谓不大,落马官员不可谓不多,出台的法律法规不可谓不严厉,党风廉政教育不可谓不频繁。可以说,中共对于反腐败几乎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但是,从上述中共官员的表现看,从中共纪委监察委的通报看,所有这一切,对他们一星半点儿的作用都没有!道德规范,不管用;法律法规,不管用;撤职查办,不管用;判刑、坐牢、杀头,也不管用!

当年,被判死缓的广东茂名市委书记罗荫国,被抓之后讲了一段非常有名的话:“我要是真进去了,茂名官场就没有一个好人了,不腐败不是官,像我这样级别的,谁不能供出来百十个人?我是腐败分子,我的上任不是腐败分子吗?我敢肯定,我的下任绝对还是腐败分子。不就是腐败分子提拔腐败分子,腐败分子反腐败吗?”罗荫国被抓1年后,他的上任周镇宏被抓,后被判死缓;2014年10月,罗荫国的下任梁毅民被抓。至今近5年过去了,梁毅民还没有被判刑,可见罪行也是非常严重的!

罗荫国的话讲出了当今中共官场腐败的真实情况。除了已经被抓的腐败分子外,没有被抓的,有几个不是腐败分子?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韩正是不是腐败分子?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张晓明是不是腐败分子?中央驻港联络办主任王志民是不是腐败分子?

中共一党专政的体制就是一个滋生腐败的体制。党管政治、经济、文化,党管立法、执法、司法,党管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党什么都管,既当运动员,又当教练员,又当裁判员,这样的党能不腐败吗?

1999年7月20日,当时的中共独裁者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他以为,他手中掌管着几百万军队,他可以动用全部宣传机器和专政机器,国库里有的是钱,就可以在极短时间内铲除法轮功。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古今中外所有流氓手段都用尽了,还是打不倒法轮功。但是,江泽民、中共是不会认错的。为换取官员跟他一起迫害法轮功,江泽民只好放任官员腐败,以“贪腐治国”。江泽民此举进一步加剧了中共的腐败,导致大官大贪,小官小贪,小官也大贪,几乎无官不贪。

时至今日,中共的腐败已经到了人类有史以来登峰造极的地步。中共就像一个烂苹果一样,已经彻底烂透了。一个满脑子黑糊糊的人想问题,必然都是负面思维。今天腐败透顶的中共官员就是这样的人,他们看待任何问题,都是严重扭曲变形的,都是与天意人心反过来的。
在香港问题上,2个多月来,香港人在反送中运动中表现出的大真、大善、大智、大勇,他们全都看不见。他们所思所想,所言所行,都是从过去几十年政治运动中形成的固有框框里“推导”出来的。“错的都是别人,对的都是老子”。香港出了问题,责任不在中共,不在港府,而在美国,在英国,在台湾,在香港的“乱港‘四人帮’”。这些腐败透顶的中共官员,除了高压和欺骗,还是高压和欺骗,别的东西,它们不会。

中共在香港问题上的表现,也是中共腐败到了极点的体现。中共继续这样往前走,必然重蹈苏联东欧各国共产党的覆辙!

附录:2013年1月中共十八大以来被查处的60个亿元贪官名单

正国级1人: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1.3亿元,滥用职权造成损失14.86亿余元。

副国级4人:原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1.7亿元;原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1.9亿元;原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的贪腐金额,中共不敢公布,肯定远超亿元。

省(部)级27人:原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房峰辉、原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主任张阳的贪腐金额,中共不敢公布,肯定远超亿元;原安徽副省长陈树隆,3亿余元,滥用职权造成损失29亿余元;原安徽副省长周春雨,3.6亿余元,滥用职权造成损失6.65亿元;原安徽副省长杨振超,贪腐8190余万元,滥用职权造成损失9.15亿元;原贵州副省长王晓光,2亿余元;原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2.46亿余元,另有巨额资产不能说明来源(到底多少亿?中共也不敢对外公布);原广东省政协主席朱明国,2.3亿余元;原广东省委统战部长曾志权,1.4亿余元;原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1.11亿元;原辽宁省委书记王珉,1.46亿余元;原天津市公安局长武长顺,5.3亿余元;原青海省西宁市委书记毛小兵,5亿余元;原河南省洛阳市委书记陈雪枫,1.48亿元,滥用职权造成损失2.24亿余元;原河北省人大副主任杨崇勇,2.06亿元;原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1.57亿元;原河北省委秘书长景春华,1.47亿元;原内蒙古副主席白向群,1.4亿元;原内蒙古政法委书记刑云,4.49亿元;原陕西省人大副主任魏民洲,1.09亿元;原山西省副省长杜善学,1.69亿余元;原山西省人大副主任金道铭,1.23亿元;原浙江省宁波市长卢子跃,1.47亿元;原江西省副省长李贻煌,1.9亿余元;原最高法院副院长奚晓明,1.14亿元;原国家统计局长王保安,1.5亿余元;原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1.09亿元。

省(部)级以下20人:原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2.1亿元,还有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原山西省吕梁市副市长张中生,11.7亿余元;原陕西省榆林市委书记胡志强,1亿多元;原新疆公安厅副厅长谢晖,贪腐9206万元,玩忽职守造成损失1.27亿元;原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委书记杨信,家庭财产及支出超3亿元;原河北省承德市副市长李刚,1.25亿余元;原贵州省凯里市长洪金洲,1.2亿元;原甘肃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理事长雷志强,3.2亿余元;原广东省揭阳市委书记陈弘平,1.39亿元;原杭州市房产管理局副局长张新,1.24亿元;原河北省北戴河供水总公司总经理马超群,从其家中搜出1.2亿元现金、37公斤黄金、68套房产证;原河北省邯郸市大名县委书记边飞,1.01亿元;原内蒙古乌兰察布市集宁区委书记杨国文,1.5亿元;原内蒙古供销合作社联合社理事会主任刘金水,副主任唐利民,涉案金额6亿多元;内蒙古自治区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理事长杨阿麟,1.03亿元;原山东省滕州市政法委书记彭庆国,2亿多元;原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院长王天朝,1.16亿元;原安徽省淮北市烈山区烈山镇烈山社区党委书记刘大伟,1.5亿元;北京市海淀区西北旺镇皇后店村会计陈万寿,1.12亿元。

国企8人:原华融公司董事长赖小民,仅在其几处房产中搜出现金折合人民币2.7亿元;原黑龙江龙煤集团物资供应分公司副总经理于铁义,3.06亿多元;原广州白云农工商联合公司总经理张新华,3.4亿元;原河北省融投集团董事长李令成,1.74亿多元;原内蒙古银行董事长杨成林,6亿多元;原湖南省高速公路广告投资公司董事长彭曙、总经理胡浩龙,1.79亿元、1.74亿元;原湖南省基础建设投资集团公司董事长彭旭峰,2亿余元。

需要说明的是,这些贪官的涉案金额,都是中共官方给出的数字。中共官方的数字都是有水分的,是根据政治需要确定的。对周永康等大贪官来说,实际涉案金额可能大许多倍。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8-24 1:0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