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疑因转发香港事件 郑恩宠医院急救被拘捕传唤

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大纪元)
人气: 706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上海著名人权律师郑恩宠日前出门时,贴身跟监的警察、保安欲将他带往当地派出所,遭他拒绝,推搡中突然脑梗昏倒送医急救,警察追到医院强行将他拘捕传唤。

郑恩宠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事肯定和香港事件有关,我在群里转发香港事件,在国内三个群发是有点影响的,所以老百姓通过这些微信转发文知道了大量香港的信息。”

自十九大后,郑恩宠已经二年没接受媒体采访,这段时间官方对他的态度比较宽松,日前之所以对他态度大转弯,他分析还有一个原因,即跟他关系交好的香港支联会何俊仁等人在香港(反送中)事件中被打成“乱港四人帮”,看他的后台不行了,所以才给他制造了事端。

医院治疗脑梗 警察强行拘传

据网民提供消息,8月22日下午,郑恩宠在上海长征医院急诊室治疗脑梗,上海市公安局北站派出所警察于下午5点钟到医院将他拘传,罪名是涉嫌“偷税漏税罪”。

22日早上7:30,郑恩宠计划前往金山区南社纪念馆参观,因路途比较遥远,他叫来一部出租车,监控他的警察和保安不准他搭乘,后来他们也硬挤上车。车开了三分之一路程,保安马海龙叫驾驶员往回开到北站派出所,郑恩宠不答应,向驾驶员说,我叫的车他们不能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去。

就这样,车子开回郑恩宠居住小区,他要警察和保安下车,他继续原车到南社纪念馆。这时他们着急了也不下车,郑要驾驶员把车开到家门口,警察何康凯硬把他拉下车,连衣服都拉下来了。

他大声问警察:“有传唤证吗?”争执了约20分钟,小区的人都围过来看,在推搡中郑恩宠被弄晕倒了,家属得知后打120叫急救车。

据家属事后所述,急救车快到时,何康凯打电话到派出所,可能是打给副所长薛文龙,说千万要阻止120的到达,后来急救车到了,他们还要派人跟上车,家属说“要上车的是家属,他们是警察,要快点不要出错”。

此时何康凯又说:“你们慢慢开,我在后面跟着”,引起医护人员的不悦:“我们救人哪,凭什么慢慢走。”

到了医院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郑恩宠才恢复过来,做了检查,医生说要再观察,27日再来检查,不行的话要住院。

接近郑恩宠的朋友发出他被拘传信息。(受访者提供)

警方开立传唤证闹笑话

当天下午4点多钟,郑恩宠在家属陪护下准备叫出租车回家,这时郑的朋友刚好赶来医院,郑拦出租车时,朋友和警察打起来了,警方不准他们上出租车,在这时北站派出所警车来了,要郑上车,他不肯上车,于是他又回到医院大厅坐着。

警察跟进来对他说是口头传唤,他对警察说:“你懂法律吗?全国人大公布的全面书面传唤,口头传唤只准在一种情况下,就是在大街上发生紧急情况时。”

在争吵中,医院保安过来大声问:“你们干什么?”郑恩宠说:“他们冒充警察要传唤我,没有传唤证。”这时警察就走了,过了一个半小时才拿来传唤证,罪名是涉嫌“偷税漏税罪”,传唤证上的落款日期是“2019年8月88日”,而且出生年月日栏是空白的。

在车上郑恩宠说,“明年3月打黑除恶要重返上海,杀回马枪,我首先举报你们。”

警方开立传唤证闹笑话。(受访者提供)

到派出所,郑恩宠被关在审讯室3个小时,没人来讯问做笔录,说国保要来也没来,派出所也没人来,倒是曾被他举报的警察何康凯,每个小时就来骚扰他10分钟,叫骂:“上次把你关监狱三年判得太轻了;文化大革命你早就被枪毙了;你是什么人?你是老干部啊?我凭什么照顾你?你举报我要把我开除,如果你开除我,我就用你手机打死你。”

晚上,警方将一名打扮时髦女嫌犯和郑恩宠关在一起,两人之间距离仅1公尺。他提出抗议但无效。“那天晚上我很紧张,我闭着眼睛发现那女的就碰了我一下,他们吃喝嫖赌抓不了我,政治上问题打不了我,他们就用这个来陷害我。”

23日早上8点钟,郑恩宠被放出来了。

安抚、压制,共产党长期的战略

郑恩宠表示,“这事前因后果,我觉得这件事不是偶发的,是共产党长期对我的战略。”

郑恩宠举了此前发生的二件事,一件是发生在6月28日中午12点10分,他和爱人蒋美丽正在吃饭,门口保安叫了:“蒋美丽下面有人找”。夫妻俩觉得奇怪,现在亲戚朋友来找都让上来的,除了他们最防的港澳记者。过了15分钟保安又叫了一次,她才下去。

原来是静安区长期管他夫妻俩的国保史金龙,郑恩宠说,“他来我家都是乱吼的,这次不敢和我接触,找我爱人在下面接触。他第一句话:‘你的护照办好没有?’我爱人回他:‘我办没办好你们最清楚’。他说为什么不去办?当时他承诺蒋美丽10月1日以后可以走的,可之前要稳定。”

史金龙又说:“你们老郑最近有点不太礼貌,把过去的文章在海外大量转发。”

“过了二天我证实了一条消息非常震撼,6月28日那天,习近平和川普在大阪会面,在会上宣传中国有人权,那一天允许了王全璋夫人李文足可以探监了。为何6月28日要拿我发表的文章和带我爱人去办护照做交换呢?就是要我政治文章少发。”郑恩宠说。

“第二件事,7月1日晚上8点30分,国保突然打电话给我爱人,她说我老公的事情我传达不了,你自己跟他讲,这通电话讲了50分钟。他要我隔天到西藏去,静安区过去有一个共康中学,都是壮族的小朋友读书的,要到拉萨叫他们父母来接,时间要一个星期。”

“史金龙说:‘老郑,你最近文章少发一点好不好,少发一点声’,我问他:‘有时间限制?’,他说:‘从明天开始四天’,我说:‘好,我五天不讲话可以吗?’7月3日晚上我才知道7月1日香港发生大游行,可能有暴力冲突。他们就很害怕我这在国内还有知名度的人对香港表态。”

一周后史金龙又有事来找郑恩宠夫妻商量,郑告诉他这二个时间点发生的事,史金龙忙说这事和他不相干。“我就跟他讲你就是共产党替罪羊,共产党做错了,上面的就找你做替罪羊,官员们躲得远远的,我现在很理解你。”

感谢美政府对人权律师家属的支持

“今年是中美建交四十周年,我观察中美官方没有互动,有一天美国驻华大使夫妇接见了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我很感谢美国政府对我们中国人权律师家属的支持力度。三个人的合照就是从大使馆发出来的,为什么这次中国官方不阻拦?”

他视频,后来法国国庆,在北京有大型庆祝活动,竟然也邀请了许艳参加,中共官方也没阻挡,“许艳发照片给我,当时我非常感慨,美国是希望中国走上法治,希望中国律师能够站起来对中国问题表态。”

首位被入狱的维权律师

郑恩宠接着说,“人权律师、维权律师也好,我是第一个坐牢的,我出狱后前二个月还跟高智胜律师通过二次电话,第三个月他被抓进去了,中国现在还有好多不知名的维权律师,他们踏踏实实地在做,我感到很欣慰。”

这两年郑恩宠不接受媒体采访,觉得自己年纪大了,应该把机会让给年轻一代,共产党看他好像不再冒头角了,所以前一阶段对他较宽松。但长期监控工作未停,每天4个警察配12个保安,4个人一班,一天24小时轮班看着他。

郑恩宠,1950年9月生,上海市人,曾任上海市敏鉴律师事务所律师等职。因曾担任拆迁户辩护律师而得罪当权者,2003年被以“泄漏国家机密罪”判刑3年,于2006年6月获释。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9-08-25 10: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