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儿童专家:学校是人类健康的最大风险地

孩子们在家庭生活中会很自然地学到他们将来所需要的知识。(iStock.com/evgenyatamanenko)

人气: 4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樊伊德国报导)在德国,托儿所幼儿园和学校承担了养育孩子的责任。奥地利的儿童专家Michael Hüter认为,托儿所是一场灾难,学校则是人类健康的最大风险地。

Hüter表示,98%的孩子在出生的时候都是非常有天赋的,而且是健康的。而当他们结束学校生活的时候,这部分有天赋的人只剩下了2%,并在生理或心理上都有所损伤。Hüter认为主要由于我们现行的教育系统所造成的。现行的教育系统不仅没有使孩子的天赋和潜力得到提升,没有使孩子们得到发展,反而摧毁了我们的家庭系统。他认为,“校园童年”是过去200年来最糟糕的教育方式。

灾难式的托儿所

Hüter将我们今天让孩子接受教育的方式称为“灾难”——一个需要与家庭建立联系的孩子,由于各种不同的原因被送到了托儿所,从此与家庭“割裂”。

Hüter表示,不管这个托儿所多么的有名。如果一个孩子从三个月或者是一岁大时被送到了一个全日制托儿所,之后进入幼儿园再到学校,经过18年与父母的“隔离”,这个孩子已经走上了一条“愚蠢的道路”。即使是再优秀的教育工作者也无法改变这一事实。这个孩子所缺失的能力,即应该从父母那里得到的能力,将永远无法弥补。

Hüter明确表示,他并不是针对双职工父母,而只是想说明我们当前教育系统的弊端。因为很多父母犯错都是由于对事情缺乏了解。而事实上孩子的父母也在承受相当大的压力。

另这位儿童专家感到惊讶的是,父母们,甚至是教育工作者们对于当前教育系统的副作用知之甚少。他说,“我们做很多事情是因为我们没有看到它们的后果。我们没有看到在托儿所发生的事。托儿所只是一个被封闭的设施。”

Hüter从托儿所的幼师那里获悉,孩子们大部分时候只是在紧急情况下才会得到照看。Hüter坚信,如果在这些托儿所内安装上隐形摄像头拍摄孩子们的生活情况,并将影片公布于众的话,这些托儿所都将会在三年内关闭。Hüter鼓励家长们设身处地的为孩子着想。“我只是稍微和我的孩子交了一下心便了解到,他是多么的痛苦,”他说。

另外很多家长还会犯一个错误,就是当他们发现孩子对于某些事物感兴趣的时候便尽量的督促孩子去做。然而在孩子六、七岁之前这么做绝对是适得其反的。

家庭才是孩子接受童年教育的场所

在过去,不分宗教、文化或地域,一个家庭是“神圣的”,至少是得到保护的。而孩子和家人一起生活是天经地义的事。“一个稳固、健康的家庭不仅能培养出健康的孩子,家庭观也是每一个强大、健康、灵活或者具有创新能力的社会的核心。”Hüter说。

非洲有一句谚语:养育一个孩子需要举全村之力。很多世界知名人物都有着非常称职的父母。他们并没有把孩子送到托儿所或者幼儿园,而是选择自己抚养。孩子们在家庭生活中会很自然地学到他们将来所需要的知识。

自然的学习过程           

千百年来孩子们都是通过模仿来学习的,这是一个自然的学习过程。小孩子会自然的向年长的家人学习。过去,小孩子经常被兄弟姐妹、父母和祖父母所围绕,他们自然就会留意周遭所发生的事情。

Hüter表示,当孩子对于某些事情感兴趣并可以和他的“老师”建立起联系时就很容易学到知识,而这位老师并不一定是一名科班出身的教育工作者。任何一个可以唤醒孩子兴趣和激发起孩子学习热情的人都可以成为老师。最重要的是这个人可以和孩子建立起密切的,相互信任的联系。Hüter举例说,一个工地的驾驶挖土机的工人,如果他能很专业地、很有热情地回答孩子所感兴趣的问题,他就是一名老师。“而孩子会将这样所得到的知识铭记不忘”,Hüter说。

相反,学校里的老师就陌生得多了。当然学生可以和老师建立起联系,但是一个班上有几十个学生,老师和每个学生的联系又怎能密切呢。在这样的条件下,再加之孩子尚未健全的语言能力,孩子能够在学校里学到多少知识也就可想而知了。

同时,学校的教育属于“填鸭式”教育。通过这样的方式获取的知识,学生会在3至4年内忘的一干二净。按照Hüter的说法,学校所教授的不是知识,而只是“就业疗法”(Beschäftigungstherapie)。很多人因为这样的教育系统在走出校门后不再愿意学习,这是一场悲剧。此外,现行的教育系统也影响了孩子的生理和心理健康——在过去的30至40年间,15至24岁孩子的自杀率增加近了四倍。

缺失的社交能力

现在的孩子健康状况普遍不佳,能力较差,受教育程度较低。数字化的普及正在让人付出代价。数字化让人们按一下按钮就可以获取知识,这并不是一件坏事。但是一个人必须要有辨别是非的能力,为此人们需要一个健全的人性感知。

然而现行的教育系统使人的社交能力越来越退化,人们不再有同情心,相反自私心理却越来越强盛。

尽管我们生活在和平与繁荣中,并没有对与饥饿的恐惧,但是人们的“病情”却越来越严重。另外,根据Hüter的说法,全世界的人口也越来越少。

家长的责任

Hüter表示,相较于患病的、行为异常的和发育障碍的孩子,健康的孩子越来越少。孩子应该具有的如建立关系、专注力、创造力和语言等认知能力完全得不到发展。为了符合现代的生活方式,家长们正在让自己的孩子去适应成年人的世界。

他说,几个世纪以前,让别人去规定一个家长如何教育自己的孩子是完全不可能的,而当今这种现象却非常的普遍,而且几乎不会受到质疑。

我们应该如何做?

专家的建议只有一个:我们必须重新开始。

整个社会系统是交织在一起的,所以所有的事情必须重新来过。其中包括重新建立起家庭观,使孩子能够在家里接受教育。而父母应该从政府得到经济上的资助。

Hüter说,“一个托儿所的位置每月需要1000至1200欧元的费用,这些钱为什么不能资助给孩子的父母呢?”这样就会有更多的母亲或父亲呆在家里教育自己的孩子。Hüter说,如果父母们认清了一个事实,也是世界上很多顶尖的医学家们早就认识到了的事实:学校是人类健康的最大风险地。父母们也就更有可能去创造条件让孩子在家接受教育。

然而现实却是,有太多的人不愿意对当前的系统进行改变。根据Hüter的说法,德国的家庭有超过孩子三至四倍的家庭宠物,有超过孩子六至七倍的汽车。如果这样发展下去,Hüter说,200年后我们人类将不复存在。所以我们真的应该认真的思考:是否要走一条新的路?

Michael Hüter是一名奥地利儿童专家、作家、钢琴家和活动家。他在2018年所出版的书《童年6.7》(Kindheit 6.7)中详细的论述了现代教育制度的弊端以及对孩子身体及心灵的影响。此书从2018年11月以来一直是随选书籍(BoD)的最畅销书。

责任编辑:余平

评论
2019-08-25 6: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