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中国人现在不爱存钱爱花钱的背后

在一个全民举债买房的国家,政府大肆宣扬“与其他国家对比,中国储蓄率仍然位居前列”,只提“储蓄率”,而不提“负债率”,岂不在掩盖危机、粉饰太平!(AFP/Mark RALSTON)

人气: 492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8月27日讯】最近,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2019年消费者金融素养调查简要报告》显示,“不太同意”或“完全不同意”“今天有钱今天花完,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的被访者比例与2017年相比,下降了0.37%。

尽管只下降了不到半个百分点,但中国却有“专家”断言,这“意味着一部分人不再存钱,而是把钱即时花掉”。对于“一部分人”,经中共喉舌人民日报采访的“专家”都普遍认为是“95后”和“00后”这样的“年轻一代”。一来,他们“生长于富裕时代与移动互联网时代”;二来,他们“心态好、很自信,自然敢‘买买买’”。

说中国年轻人“敢买”,这话倒是不假。就在今年3月,有陆媒发消息称,“汇丰银行公布的一组数据吓呆了大伙:90后人均负债12.79万元”。陆媒还分析,90后高负债的原因有二:其一、“在消费水准上的‘不将就’,使超前消费更加普遍”;其二、“便利多样的借贷渠道更助长了他们负债的概率”。

另据央行的最新统计,近1.7亿“90后”中,有4500多万人开通了“花呗”。可见,中国“年轻一代”虽然“生长于富裕时代”,但自己却并不“富裕”。他们的钱大多来自“信用卡、互联网消费信贷产品”。

能借钱,就表示他们有偿还能力吗?对此,央行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高达797.43亿元。而在9年前,这个数字还只是88.04亿元。这足以表明,如今在中国,敢借钱消费与敢借债不还的年轻人都越来越多。难怪有专家疾呼,培养“良好金融素养和消费观念”,得“从学校教育入手,从娃娃抓起”。

但问题是,给明显不具备偿还能力的年轻人提供“信用卡、互联网消费信贷产品”,甚至让“裸贷、套路贷、校园贷”走进校园,是学校没教育好学生的问题吗?事实上,这显然只是政府为了扩大内需、促进消费而搞的“邪门歪道”。同时,也是由中共官方对包括年轻人在内的所有中国人的收入水平、消费能力盲目乐观所致。

《2018中国养老前景调查报告》显示,中国“18—34岁年轻人的月储蓄平均为1339元”。面对这样的储蓄水平,各家银行竟然会给年轻人发放月均好几千、甚至上万元的贷款,这不令人匪夷所思吗?在如此宽松的信贷政策的纵容下,年轻人不过度消费才怪!

给年轻人的宽松信贷和年轻人的过度消费,虽然从某些片面的数据来看,消费是搞上去了,但能养活的,却只是拼多多这类低端电商以及榨菜、二锅头这类低端饮食公司。而为了这点消费,银行付出了高昂的代价,面对着一堆坏帐不知如何处理。最终,只能更无耻的通过“上调房贷利率”,把“代价”再转给消费者。

这也正是中国人“无钱可存”的关键所在。不少网友留言指出,“不是不爱存”,是“存不下了”;因为“全存给国家了啊!每月房贷1万多呢!”尽管“房贷1万多”不是人人都有,但中国人因贷款买房而承受着高负债,却是不争的事实。

2017年底,有陆媒撰文指出,“近10年数据显示,相比存钱,中国人更爱借钱”;虽说家庭存款额增长了1.85倍,但贷款额也增长了6倍之多。“家庭贷款占居民可支配收入超过九成”,而“家庭贷款又以房贷为主”,并且“有部分非住房贷款违规流入楼市”。对此,有文章总结道,“加杠杆”买房仅仅是家庭沉重负担的开始,居民买房也会“借道”短期消费贷。另外,中国人买房还会向父母、亲戚、朋友借钱,“但这并没有统计在居民的负债率中”。

在这样一个全民举债买房的国度,中共喉舌们不断重申“与其他国家对比,中国储蓄率仍然位居前列”,不知有何意义?只提“储蓄率”,而不提“负债率”,就是在替政府粉饰太平。此外,中国人的债务与政府的狂征暴敛也是紧密相关的。

在持续攀升的房价中,仅税费就占到了六成以上。而其中,近四成是所谓的“土地出让金”。本属于人民的土地,如今却让人民付“出让金”,还只能“出让”70年,这哪是政府征税,简直就是强盗抢劫。

中共这个已被国际社会认定的“流氓政权”本就是一个欺世大盗。它先阴谋篡权、占领权力高地;再以“共同富裕”为诱饵,欺骗善良民众、将其私有财产纳为己有。从私有到公有、再从国有到党有,中共是在想方设法把中国民众都变成真正的“无产者”。在共产主义谎言下,在极权暴政的淫威下,中国人一无面包、二无自由,其实是早已注定的结局。而在这个“党富民穷”的中国,别说存钱、花钱了,被剥夺了私有财产的中国人哪有底气谈钱呢?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9-08-27 5: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