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挖坑害师,中国大学生的堕落令人吃惊

2018年4月25日,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翟桔红在课堂上向学生介绍西方政治制度时,对中共人大修宪做出了批评,结果遭学生告密。翟桔红教授因言遭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停职、记过等处分,还被提报注销教师资格。(维权网)

人气: 802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27日讯】类似电子科技大学副教授郑文锋因遭学生挖坑陷害被停职这样的事,在毛时代尤其是文革时并不鲜见,但文革后这几十年似乎还是第一次听说。我以为这件事不仅开了文革后大学生用告密方式报复老师的先河,也是中国大学生道德堕落的一大新标志!

在我的记忆中,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大学生可以说是理想主义的一代,他们中许多人心系天下,追求独立人格和自由意志。89学运后,尤其是进入新世纪后的新一代大学生,则变的越来越自我,也越来越势利。钱理群教授在谈到这一代人的特点时曾提出过一个概念: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钱先生并且举例说:一天他去上课,看到一个学生坐在第一排,他对钱先生点头微笑很有礼貌,课开始后。钱先生很快就注意到,这个学生总能够及时地作出反应,点头、微笑,等等,就是说他听懂老师的课了,钱先生很高兴,就注意到这个学生了。下课后,这个学生又迫不及待地跑到钱先生的面前,说“钱老师,今天的课讲得真好啊!”钱先生说:“对这样的话,我是有警惕的,我也遇到很多人对我的课大加赞扬,但我总是有些怀疑,他是否真懂了,不过是吹捧而已。但是,这个学生不同,他把我讲得好在哪里,说得头头是道,讲得全在点子上,说明他都听懂了,自然也就放心,不再警惕了。而且老实说,老师讲的东西被学生听懂了,这是多大的快乐!于是我对这个学生有了一个好感。如此一次,两次,三次,我对他的好感与日俱增。到第四次他来了:‘钱先生,我要到美国去留学(课程),请你给我写推荐书。’你说我怎么办?欣然同意!但是,写完之后,这个学生不见了,再也不出现了。于是我就明白了,他以前那些点头微笑等等等等,全是投资!因为你对他已经没用了。这是一个绝对的利己主义者,他的一切行为,都从利益出发,而且是精心设计,但是他是高智商、高水平,他所做的一切都合理合法” 。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钱先生提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个概念大约是十年前的事了。十年间,大学里不但精致利己主义者的阵营更庞大了,而且还滋生出了像下套陷害郑文锋老师这样的新“人种”,我姑且称之为挖坑害人的心机婊。这样的心机婊十年前在中国大学里显然还没出生。

相比较而言,所谓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用钱先生的话说就是 “一己利益成为他们言行的唯一的绝对的直接驱动力,为他人做事,全部是一种投资。所谓‘精致’指什么呢?他们有很高的智商,很高的教养,所做的一切都合理合法无可挑剔,他们惊人地世故、老到、老成,故意做出忠诚姿态,很懂得配合、表演,很懂得利用体制的力量来达成自己的目的。”可见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虽然满脑子一己之利,但一般不害人,至少不主动害人,而是善于利用人。

而挖坑害人的心机婊则不同。他们不但利己,而且害人,更准确的说,是费尽心机害人。也可以说是通过挖坑害人来达到自己的个人目地。如果说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把高智商都用在了如何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上了,那么挖坑害人的心机婊则把满脑子的聪明都花在如何挖坑下套置人于死地上了,人性的恶被他们表现的可谓淋漓尽致,所谓道德底线在他们心里显然是不存在的,。

郑文锋教授遭陷害的由头很简单,就是因为有学生在写结课论文时想蒙混过关未获他首肯。被曝光到网上的聊天截图显示:为了报复郑老师,告密的学生先是想到了“打快攻”,因为“收集不了多少证据”而放弃。(我不知道“打快攻”是什么战术,是辱骂呢还是色诱?)接下来用的是激将法,“最好是勾引他说出一些反动的话,然后就有举报的证据了,你可以说辩证法很好,他肯定会怼你……”打蛇要打七寸,干掉老师要逮住他们的“反动言论”。学生对老师的研究,可谓深入。老师的短板,他们深知。而且,他们的身后站着鼓励告密的官方,相信举报定能成功。结果,他们也确实成功了——校方认定郑文锋有师德失范行为,取消其评奖评优、职务晋升、职称评定资格,停止教学工作、停止研究生招生资格,期限为24个月。

从上世纪的理想主义一代到新世纪的精致利己主义者再到今天挖坑害人的心机婊,当代中国大学生的这一演变历程充分说明他们一直在不断的堕落,而且堕落的速度和程度令人相当吃惊。以前都说坏人老了,现在看来新的坏人还在批量出炉,一代更比一代强。

《郑文锋被停职是学生一手导演》一文说的好:“电子科大学生举报老师这个事,让人心寒的不是什么民族主义狂热,这里头一点狂热的成分没有,只有赤裸裸的冷酷计算。

“几个学生异常冷静地把‌‌‌‌‘告密’‌‌‌‌这件不体面的事当作实现自己报复欲望的工具拾起来在用,计划都周密到诱供的地步了,这不能不让人去想,原本应该是求知求学问的学生,怎么就下作到这个地步了?新一代的来俊臣周兴们正在成长。

“杀人不可怕,诛心也不可怕,怕的是杀人还诛心,打死你还要在你的墓碑上吐痰,何况打死的还是自己老师。

“更可怕的是,当一切过去之后,这些人只需要事了拂衣去,便可以深藏功与名。

“最可怕的是,这些学生把人心险恶发挥的淋漓尽致,心理阴暗,自己的老师都能陷害,毕业后没有他干不出的事了吧?”

这件事也可以换一个角度看。挖坑害人的心机婊固然可憎,但更可憎的其实还不是他们,而是造就他们的土壤。试想,如果大学里禁止学生告密,谁告密就会受到校方的处罚,还会有人去干挖坑害师这种下作的事吗?

可悲的是,随着中共对大学教师的监控不断趋严,大学里的告密之风可以说日甚一日,告密已经成了一些失去道德底线的学生向上爬,达到个人目地的捷径。这种状况如果不改变,还会有更多的郑文锋们被学生挖坑陷害,成为告密的牺牲品。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8-27 11: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