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思敏:中共监管假大空 A股败絮其中

8月6日,大陆三大股指齐跌,沪指跌下2800点。图为资料照。(AFP PHOTO/JOHANNES EISELE)

人气: 96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29日讯】A股行情历来靠政策驱动推升,本轮即8月中旬以来的反弹现象也不例外。

近期一系列刺激政策的强心针,是中共证监会指导沪深交易所8月19日实施“两融”(融资融券)扩围新政。

两融业务就券商而言是借钱给客户炒股、出借股票给客户套现,就投资人而言是融资买进、融券卖出(俗称“买空”、“卖空”)。两融是信用交易也是给股市“加杠杆”。

公开资料显示,A股于2010年3月正式启动两融业务,最近一次也是第5次松绑政策是在2016年12月为了激活股灾受创的A股。

而这次松绑是第6次,并且是一次甚于以往的大规模扩充。据报导,彻底取消了“红线”(原本担保比例130%的平仓线),标的股票数量从原本950只,扩容至1600只;市值占A股总市值比重由70.3%升至 85.6%;预计短期内或增加20%资金,换算约1800亿元人民币。

本次两融标的股票扩容1600只,相当于占半数A股上市公司。A股公司独有特色是年年有爆雷,而今年有所不同的是,雷声来得特别早,炸雷特别多,还多是知名“白马”、“大白马”(千亿市值、上证50成分股、纳入过MSCI指数等),主要原因处于经济减速时期,地雷埋不住了纷纷爆发。

今年上半年,A股诸多大白马接连原形毕露,舆论焦点有“国产伟哥第一股”、“新三板最大财务造假案”,乃至康美药业虚拟300亿货币资金一举突破康得新百亿造假纪录,等等。

进入下半年,有更多A股公司深陷财务造假旋涡,就近梳理几起案例。

跌停”、“停牌”双料冠军*ST信威,8月25公告“还不起钱”。信威集团自7月12日复牌至8月27日,33个一字跌停,累计跌幅已达78.50%,公司总市值相比停牌前蒸发高达1900亿元,不仅15万股民踩雷,风控见长的31家机构、基金、券商资管跟着踩雷,“国家队”也未能幸免,2019年Q1证金公司持有逾5328万股,社保基金持有逾1500万股,双双位列信威十大股东、踩大雷。

“养猪第一股”雏鹰农牧集团,公司董事会在审议半年报时,包括独立董事等高管均声称“无法保证本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公司股价雪崩般下跌78.4%,踏上退市路即将被摘牌,波及16万投资人。

“分红放鸽子第一股”辅仁药业,账上趴着18.2亿的货币资金,却无法兑现6000万分红,原来18.2亿资金都是幻象,实际只有300多万。辅仁虚构17亿元利润,被指当初造假上市。

甫获颁2019食品行业“诚信自律杰出榜样企业”的大康际农,被曝3年间营收增20倍,净利却亏8个亿,最大一笔3亿应收账款来自一家空壳公司。

“中国第一股”飞乐音响,创立于1984年,在1990年12月上市,是(新)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上市公司,亦是最早在上交所上市的八只股票之一,如今账面18亿都是假的,实际只剩377万,上市30年商誉扫地、面临退市。

A股2019年从“中国第一股”、“国产伟哥第一股”到“河南网红乳企”,从财务造假、业绩变脸、分红取消到董事长被抓,各种丑闻轮番上演,也让无数股民踩雷。

上市公司造假不能没有帮凶,相关审计机构难脱“同谋”之嫌,不仅有本土最大规模会计事务所涉案,包括国有机构也在协助作弊,如中金、中信为科创板IPO公司偷偷修改招股书关键数据(毛利率、管理费用率)等。

A股如此流行造假首先是违法成本全球股市最低,如两家头部券商擅改科创板招股书,证监会仅仅出具一纸警示函。现行证券法规定,财务造假等对于上市公司和个人的处罚上限分别是人民币60万、30万。据称修改之后,上限分别是500万、100万,这样的处罚仍是不痛不痒。

今年曝光一个经典案例,宁波圣莱达公司财务造假,虚增了2015年年度收入和利润1000万元,被罚60万。虚增了收入,就多缴了企业所得税。今年7月圣莱达公司向宁波税务当局申请退还所得税250万元,公司不仅弥补了60万元罚款,还多赚了190万。只有圣莱达的投资人踩雷赔本。

对照美国2002年《萨班斯法案》:上市公司及相关负责人编制虚假财报表等,最高可处500万美元罚款或20年监禁,造假公司直接破产,永久性无法重新上市,造假公司非法获利全部没收,中小投资损失可申请全额赔偿。相比之下,美股股民是幸福的。

中共证监会、官媒吹嘘“科创板速度”仅用200天开版,但30年搞不好一个主板交易,一部证券法退市、处罚、赔偿等监管制度形同虚设,上市公司造假还可以“赚钱”,也难怪中国股民说A股盛产地雷。沪指红色其外,败絮其中。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8-29 8: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